首页> 耽美> 一梦骆樊尘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一梦骆樊尘-连载网

一梦骆樊尘

三七 著

  • 耽美

    类型

  • 2018.02.03

    上架

  • 3.6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时间到了

一梦骆樊尘 三七 3,122 2018.02.03 19:53

北京,德庄大院里樊一洛还在睡梦中,眉头紧皱,额头上好像还有着些许细密的汗,忽然两眼一睁从床上惊醒。

又是那个梦,连续半个月了,每次都是同样的梦,一个男人,长发柔软的顺在背上,嵌着蓝宝石的簪子绾着些许发丝在头上拢起,束在镶有紫金珠玉的冠里。身姿飒爽,风姿卓越,背影撩人,似乎是怀揣着别样的欢喜,在那农家小院里闲云野鹤。但是那人突然间拿起了一张不知写了什么的纸,深深的垂下头去,能感觉到浓郁的悲伤溢出自己的梦境,渗透到自己的骨子里,自身的感觉强烈的击打着心脏,似乎要把这汇总疼痛深深的烙印进胸腔里的脏器中。每当樊一洛想要把那人的脸看清楚时,就会因为那种锥心蚀骨的悲伤而醒来。

樊一洛还沉浸在这梦境中,就见樊一白端着果盘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要梨还是要苹果?”

樊一白看着自己这个穿着自己上次在商场买一送一得来的粉色睡衣的哥哥,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帅气,啊呸,搞笑。”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穿着全粉色helloKitty的睡衣,任他长得多美,我也只想笑。但怎么说也是自己作妖整出来的,况且她哥哥樊一洛也确实是长了一张美丽动人的脸蛋。索性自己也得憋着。

“啊,要苹果”樊一洛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揉了揉自己肿胀的脑袋。

“不行,我要苹果。”

“哎哟,你丫的一天天闹腾个什么玩意儿,你要苹果还问我干什么玩意儿。要梨要梨,玩儿了一二十年还不腻?”

“不腻,我告儿诉你个大事”樊一白把梨扔给樊一洛突然间收起了脸上坏笑的表情,一脸严肃,这整的樊一洛一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会是白女士又有什么交代吧?”

“不是,咱妈哪儿能有什么交代呀。”

“啊,那就好,不是老白就好不是老白就好。”樊一洛长舒了一口气,咬了一口水汪汪的梨。只要不是他的母亲大人又嚷嚷着让自己去相亲就行。

“你穿这身衣服,贼TM漂亮。”

樊一白凑到樊一洛耳边悠悠的说了一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出了自己的房间,留樊一洛在房间石化。然后从客厅传来一阵灭顶的哄笑。

“樊一白,你大爷。”

樊一洛扯着嗓子在房间里叫唤了两声之后扔掉了手里的梨核,再一次躺下。好不容易有个双休日,当然要跟被窝相亲相爱,缠缠绵绵,你侬我侬,卿卿我我,天长地……

“樊一洛,你给我滚起来。你没事干起来打禅也行啊,天天就知道待在被窝里,你是打算这辈子就守着你那两床被子过了是吧。你说说你,你妹妹都快结婚了,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就靠着你那两只手解决?”

樊一洛听着他可亲可敬的娘亲赤裸裸的嚷嚷着,嘴角抽搐着拿被子蒙上了头。

“你实在不行,你去养老院做做义工,给人家检查检查身体,说不定人家喜欢你,给你介绍自己的孙女之类的也ok的,大一点我不介意。行不行啊,儿子?”

樊一洛又往里缩了缩。就听到砰的一声,门开了。

“我说樊一洛,要不然男的也可以。”

“妈,我说你说什么呢,我?樊一洛?找男的?开玩笑,我铁直好吗?”樊一洛坐起来,看着面前自己亲爱的母亲跟亲爱的妹妹,大眼瞪小眼的瞅着自己,一丝寒意渗上心头。

“得,你们娘儿俩这么齐的来我房间,这是要来哪一出儿啊?开始你们的表演。”樊一洛冷漠脸拿起枕头垫着背后,斜靠在身后。准备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要说什么。

“我说洛儿啊,你看你一个医科大学博士在读生,怎么就找不到女朋友呢。”

“妈,你也不看他学的是什么,现代医学那么发达,学什么古人寻医问脉。药理那么多,偏要学什么毒。哪个女的那么不长心眼,会想跟他一块儿过日子是不是?”

樊一洛心想,你懂个屁,现在的医学说白了也是从最开始的望闻问切一步步发展来的,与其钻研现在的成果还不如从根源寻找真理。这才叫探索,毒说出来吓人,很多毒药的成分丫的都是大补品,想吃都吃不到,等小爷把这钻研好了,以后门口贴的就不是春联了,就是人家送来的“悬壶济世”的金牌匾,亮瞎你的狗眼。你一个天天念徐志摩,读张爱玲的小毛丫头,能懂小爷这么高深的学问?

不过念在这丫头是在绕他妈,也就闭了嘴。

“也是,你看你妹妹,文学硕士,听着就有涵养。又有气质。你在看看你,专业不好也就算了,你还天天在家宅着看什么侦探推理,浪费了这帅气的脸蛋哟。”

“哎哟,妈,哥就是长得太好了你知道吧,外面那些胭脂俗粉都配不上我哥。她们长得还没我哥好呢。”

“哎哟,也是,你哥也就这一样随我了。这小脸越看越好看。”

“就是嘛,所以呀,你就先别催他了,毕竟你把他生的那么好看,也有责任不是。”

“恩,对,你说得对,我是不该这么催他。可是……”

“哎哟,妈,你别急,你儿子我这么帅气,这么有能力,是吧,带媳妇儿不是早晚的事儿嘛。”樊一洛见母亲大人被妹妹哄得正一愣一愣的,赶紧抓紧着嘴甜两句,打算糊弄过去。“那啥,您说完了我就出去吃饭去了哈,拜拜了您。”

樊一洛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抓着手机就出么去了。

“哎呦,谢谢我们家一白助你哥我逃脱苦海,吃什么,老哥给你带回去。”樊一洛出门就给自己的宝贝儿妹妹传了一条消息。一二十年来,没白疼她,虽然平时跟自己打打闹闹,时不时整一下自己,动不动指使自己干这干那,重要时刻也算是体贴自己。

感觉到手机振动,低头一看三个大字,炸酱面,哈哈,果然是我妹妹,都好这一口。

还没等跨出大院的门,就听到他家白夫人吵嚷着自己又被糊弄了,樊一洛吓得连衣服也不敢回家换了。低头看看自己这一身粉嘟嘟的衣服,一咬牙一跺脚就出了门。

“一个大院一起生活了一二十年了,小时候光着腚都见过,不就穿的娘了一点嘛,没事,没事。这样也好,省的这院子里觊觎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阿姨们在吵吵着给自己介绍自己家哪个姑,哪个姨,哪个二大爷家的姑娘孙女的。”樊一洛这样自我安慰着走出了大院。

北京的小胡同热闹不凡,从早上起就有老头老太太们打打太极,跑跑步,一直到晚上大叔大妈们跳跳广场舞结束才得消停。今天早上的人更是分外的多。不知道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一群人堆在一块,也不知道是在闲话些什么。

想着正好趁这一群人被吸引着,自己正好可以趁机溜走,免得被笑话。正打定注意准备迈开腿跑的时候就听到后面一个慵懒的女声。

“洛洛呀,你快来,哎哟喂,你今儿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看着真是更像个姑娘了。正好啊,这有个特别准的算命先生,让他给你看看啊你跟我们家小颖合不合适。”

“是陈阿姨啊,我看你们正在兴头上,就没过去叨扰你们,这都什么社会了,怎么还信算命的哟。”樊一洛眼看逃不掉抬起的腿转了个方向扭过来跟她们打招呼。心里想着“还算命的,算姻缘也就算了,还跟你家的女儿配,我得多缺心眼儿才会跟你家的姑娘看对眼哟。花痴都花痴到小爷身上了。”

没办法,既然人家叫了,咱也是个文化人,要是因为这个失了礼数,那不能够啊。樊一洛换了个笑脸开始打找呼。

“哟,何叔儿也在,哎哟喂,还有李大娘,怎么着啊,这是多有趣儿呀,你们怎么都在这聚起来了”

“洛洛呀,正好你也来看看,这老先生呀,算的可准啦。”樊一洛嘴里的何叔扭脸让开了一条道,其他人也都侧了侧身子,让樊一洛看看这高人的面目。

樊一洛定睛一看,那老先生脸上已经爬了些许皱纹,眉目里却没有半分衰老的讯息,眼神锐利的像鹰一般,脸庞虽然略有些岁月的痕迹,看起来倒也很是英气。说不出什么地方,樊一洛总觉得奇怪,没等他细看,那老先生得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说了一句让樊一洛想骂娘的话。

“小伙子,时间到了。”

这话樊一洛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时间到了,小爷我才二十七岁。这大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就是时间到了你丫就是嫉妒我年轻帅气。樊一洛气得抬腿就要过去跟那术士讨教讨教。心想着你等小爷走到你跟上不给我个理由,小爷削你丫的。

正走到胡同街道的一半,却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辆卡车,樊一洛登时双脚离开了地面。骨头在身体里来回摩擦着内脏,疼痛的感觉这次不是在梦中了。

“那术士还真TM准,时间还真是到了。”樊一洛放弃挣扎般的放空了双手,就在樊一洛意识弥留之际好像抓住了什么,但是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