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三国梦

目录

目录

第一卷 宛城之战 共17章
第二卷 走麦城 共23章
第三卷 成都行 共45章
第四卷 南征北战 共84章

第一章 南疆叛乱

第二章 分兵

第三章 鄂焕

第四章 首胜

第五章 平南策

第六章 诈降

第七章 毒泉瘴气

第八章 左慈

第九章 战象逞威

第十章 再擒再纵

第十一章 初战藤甲

第十二章 孟获归顺

第十三章 李严

第十四章 陆逊

第十五章 结盟

第十六章 再战荆州

第十七章 襄阳

第十八章 斗法

第十九章 攻拔襄阳

第二十章 虚虚实实

第二十一章 螳螂捕蝉

第二十二章 计取樊城

第二十三章 长驱直进

第二十四章 黄雀在后

第二十五章 四面楚歌

第二十六章 浴血奋战

第二十七章 绝处逢生

第二十八章 战略

第二十九章 上庸之变1

第三十章 上庸之变2

第三十一章 北伐之势

第三十二章 西凉之虎

第三十三章 兴兵北伐

第三十四章 首战大捷

第三十五章 整肃军纪

第三十六章 再战再捷

第三十七章 赵文逞威

第三十八章 夜袭魏营

第三十九章 围困南安

第四十章 计谋安定

第四十一章 天水姜维

第四十二章 攻克南安

第四十三章 北伐大军

第四十四章 姜维之智

第四十五章 算计姜维

第四十六章 姜维归降

第四十七章 设局街亭

第四十八章 临机决断

第四十九章 阻击张郃1

第五十章 阻击张郃2

第五十一章 阻击张郃3

第五十二章 抢班夺权

第五十三章 街亭之战1

第五十四章 街亭之战2

第五十五章 街亭之战(完)

第二章 范山

第三章 受罚

第四章 青城山

第五章 西凉马贼

第六章 西凉马贼2

第七章 西凉马贼3

第八章 西凉马贼4

第九章 西凉马贼5

第十章 激辩子午

第十一章 北出子午

第十二章 恐吓之计

第十三章 声东击西

第十四章 奇正相合

第十五章 血性楚轩1

第十六章 血性楚轩2

第十七章 血性楚轩3

第十八章 袭破郭淮

第十九章 袭破郭淮2

第二十章 暗流涌动

第二十一章 踏雪破羌

第二十三章 计杀张合

第二十四章 故伎重施

第二十五章 奇峰突起

第二十六章 威武马超

第二十七章 奔袭敌后

第二十八章 奔袭敌后2

第二十九章 光复西都

第三十章 古都长安

第三十一章 西凉黄沙1

第五卷 长安之战 共5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三国梦-连载网

三国梦

杀猪刀 著

  • 历史

    类型

  • 2017.12.30

    上架

  • 41.7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荆州援军

三国梦 杀猪刀 2,458 2017.12.30 14:12

•《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建安二十三年)冬十月,宛守将侯音等反,执南阳太守,劫略吏民,保宛,春正月,仁屠宛,斩音”。

《曹阿瞒传》亦曰:是时南阳间苦繇役,音於是执太守,与吏民共反,与关羽连和。南阳功曹宗子卿往说音曰:“足下顺民心,举大事,远近莫不望风;然执郡将,逆而无益,何不遣之。吾与子共戳力,比曹公军来,关羽兵亦至矣。”音从之,即释遣太守。子卿因夜逾城亡出,遂与太守收馀民围音,会曹仁军至,共灭之。

十一月的襄北,雨一阵、雪一阵的,弄得道路极是泥泞。

城外约百里处,赵文骑着骏马,虽然疲倦,依然从容,眼神清亮灵动,一身戎装也掩盖不住非凡的气度,不像连日急行军的战士,反而像郊区游猎的世家子弟。

赵文穿越三国已有四年,经历两个不同的世界,让他拥有同龄人不同的阅历。历尽千辛万苦,也不过是小小的曲督,是荆州军新锐将领。在接到宛城求援后,协助关兴率两百精锐前往救援,此时关兴正像长枪一样,笔直坐在马上,神情坚毅,走在队伍前方。

走到一片树林处,关兴突然手一举,全体人员马上停下,下马抽刀,动作娴熟,整齐划一,一看就知道是一支百炼精兵。

“向后传我命令,进林子。”随着关兴一声低喝,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就没入了林子。

不一会,“的哒,的哒”,数骑穿着曹军服饰的斥候疾驰而来,到得林子,其中一人喊道:“等等。”

关兴等人顿时紧张起来。

只见几名斥候下马走到树林边,曾阿牛示意要不要拿下,赵文摇摇头,按住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曾阿牛是赵文手下最骁勇的什长,赵文微末之时,还是曾阿牛的部下呢。

方才出声的斥候解开裤子,对着林子方便起来,

“我说头儿,你身体都快被你那胖婆娘掏空了吧?”

“放屁,想知道就回家问你婆娘去。”

众人在哄然大笑中上马而去。

“哎,我说头儿,就这么几个人,多好的机会,那北方马就是好。”曾阿牛讲到刚才那几匹马口水都喷出来了。赵文治军虽严,御下却宽厚,和曾阿牛感情甚笃。

赵文一脚踹向曾阿牛的屁股,“你就这点出息,杀了这几个斥候,不出两天,不见斥候回报的魏军就知道我们来了,还好马个屁。等君侯起兵,这马还不都是我们的?”

曾阿牛摔了个狗啃屎,吃了一嘴的泥和草,暗地嘀咕着,“头儿怎么那么喜欢踹屁股?”

关兴看着他们闹,笑了笑,转头问向宛城使者:“你来的时候有这么多斥候吗?”

“像这样一天遇到三拨的,绝对没有。”

“到宛城还有多少路程?”

“大约两天路程。”

赵文听见,猛一转头,关兴也正看过来,两人点点头,看来曹军很快就要到了。

曹军怎么会那么快到?赵文沉思着,君侯的荆州疑兵直指襄樊,曹仁怎么敢分兵来宛城?自己这小股部队,一路隐迹而行,应该很难察觉,曹仁必定不是为区区二百骑而来,此事蹊跷。

赵文又想了想,记起一件事,心中计算了下时间,东里衮(原宛城太守)要围城了,这事有点巧,若真是如此,只怕宛城都进不去。这事又不能直说,遂跟关兴低语:“少将军,把斥候放远点,明天我带上曾阿牛先行一步。”

关兴也不多话,“好,路上小心。”随即命令:“今天就在这里歇息,抓紧时间,三更出发。”说罢径直去察看地形,巡视众人去了。

赵文找了个干燥点的地方,铺上油布,躺了下来。

赵文此次出兵,算是处女秀,若不秀个天下震惊,怎么对得起穿越众的身份。四年的积累,让赵文自信满满,意淫了多少回自己跃马横刀,招招见血,刀刀毙命,所向披靡的情景,想到这里赵文抬手用袖子擦了把嘴角的口水。

赵文猛地醒来,周围仍是漆黑一团,天空中居然挂着几颗星星,看样子要放晴了。悄悄地把曾阿牛拽起来,“嘘!曾头儿,我们走。”

“去哪儿?”曾阿牛搓着眼睛,也不敢大声。

“领你抢马去,敢吗?”

“真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怕个卵?”曾阿牛兴奋地跃起。

赵文与曾阿牛换了套破衣服,把刀包裹起来就摸黑上路了。也不躲藏行迹,取大路两人大摇大摆地走。及至天刚放亮,就见远处三骑驰来。见到他们俩便扇形围了过来。

“站住,干什么的?”

“逃难的。”

“从哪里来?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从硤下来,是两件破衣裳。”

“拿过来瞧瞧。”

“是,军爷。”

赵文与曾阿牛对望了一眼,假意战战兢兢地走至马下,手伸进包裹里紧紧握住刀把,赵文只感觉刀把勒得手心生疼,牙齿也咬得有些咯吱响。其中一骑见状有些生疑,手按刀柄喝道:“打开!”

冷风吹过,腋下及背心处一阵透凉,赵文暗自骂了句没出息,就势全身都抖了起来。略低下头,弓起身体,乍看去确是吓破胆的农夫。抖抖索索慢慢打开包裹,横下心猛地抽刀就斜向上捅。

只觉着“噗”一声,和捅草人区别也不大,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得自己满脸满身都是。那斥候惨叫一声,在赵文面前掉了下来,赵文傻站着,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手指节都握得发白了。

“快闪开!”曾阿牛扑过来抱着赵文一个驴打滚,一名斥候策马过来,“呜”地一声,刀贴着赵文的耳边过去。

赵文回过神来,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心中戾气顿生,目露凶光:“想杀我,拿命来换吧。”见这斥候又纵马舞刀而来,一个健步跃上路旁大石,腾身而起,竟比马还高,脸上血迹斑斑,如杀神一般,大喝一声:“杀!”手起刀落,一颗斗大的头颅横飞数丈,身体还随着马奔跑了几步才坠于马下。

剩下那名斥候见状不妙,调转马头就要跑,曾阿牛怎肯舍弃,飞刀而出,正中那斥候后背。

赵文环顾四周,敌人尽杀,顿时松了劲,一屁股坐下来,直喘粗气。曾阿牛取刀回来,嘻笑着:“头儿,身手不赖呀,第一次杀人吧,感觉怎么样?”

杀人不是杀鸡,何况是第一次,赵文闻着血腥味,强忍着胃里翻滚的酸水,握刀的手仍在颤抖,浑身没劲,闻言不禁白了他一眼,强自支撑,“还不去扒了他们的衣服,我有用处。”

待处理完现场,赵文慢慢恢复过来,心中已有定计,“时间紧急,走,换了衣服,上马,直奔宛城。”

走不多远,一队曹军约有百人伏于路口,一小校喝道:“站住,你们是哪里的,往哪里去?”

“夏侯将军派我等前往宛城方向探查。”

“原来是中军斥候,怪不得眼生,弟兄们,放行。”

赵文俩人迅速通过后,曾阿牛奇怪,“你怎知此次曹军领兵主将是夏侯存?”

“为将者,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学着点吧,曾头儿。”赵文神吹一通,心想:“我会告诉你我是穿越众吗?”

曾阿牛只好懵懂地点头,外加一点崇拜眼神。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