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四角天空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四角天空-连载网

四角天空

盼伊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1.23

    上架

  • 6.0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1]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四角天空 盼伊 2,320 2018.01.22 22:08

我们都茫然地踽踽独行在人世间,想要获得内心的独立和安定,倘若我们有缘遇见命定的彼此,我们应该要好聚好散不再寂寞。我们应该要保持缄默不再离散于棱角分明的四角天空之下。

 

下午一点钟的时候,她伴着颠簸从梦中醒来,习惯性地伸手拿出帆布包里精致的烟盒。她觉得自己虽然常年生活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里,但是内心却全然向往乡村的生活。喜欢这种带有性价比的国外进口香烟,素雅的白色盒子,浪荡褐色的纹路纠结缠绕,简单的英文译名:雅让。她嗤笑,不羁地把脸贴在这辆开往南方小城的车玻璃窗户上,她亦然知晓行走在国道上的农人看向她的时候会感悟她的丑态。但是她不在乎,她是沈济河,她此刻无比清醒自己要做什么。

前些天偶然地在并不畅销的一本小众杂志上,看见一个评论家说,人一生必须要亲身经历才能让生命获得完整的两件事,分别是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她怦然心动,于是毅然决然决定行走。

 

她的目的地是南方村落雅让。突发奇想要去或许是跟那盒素雅的香烟同名吧。反正是说走就走的旅行,而她恰好是一个没有目的的旅人。

雅让。地图上描出它的位置,一座位于平原地区呈现花朵状地形的村落。一千年前就已经在历史上有了尘烟,因为环境优美却隐秘,曾被某个君王修建成避暑山庄,繁华一时。生活其中的人民勤劳聪颖,有清雅简洁的审美趣味,所以留下很多古香古色的建筑样式,出神入化的高超手工艺更是被人传颂至今,许多人前去一探究竟想要模仿出来,都是失望而归的,他们只能画出型,但那个韵味怎么也刻不出来。虽然历史上经过多次地震,但仍有不少建筑留存下来,但现在的雅让早已不再繁华,成了一个常住人口不到两百的村落,但那里的一景一物仍保留了原始的清雅,连人都是骨子里渗透足了古都的气韵。

这些都是她曾经在一期昂贵的地理杂志上看到的,那是一本由法国籍男子主编的地理杂志,专门为隐匿于世俗的神秘景观、村落、河流的高难度拍摄耗费财力、物力、精力。她尤为欣赏这个男子的价值观,内心的盛美在作品里得到了完美的诠释。简约的名字作为他向世人彰显他内心丰盛的披露,他把他的书命名《颠沛流离》。

订购这本杂志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本杂志上的专栏[捕风]里有她最喜欢的摄影师Occult(隐匿)策划的主题摄影集,这个叫做Occult的男子仅在这本杂志上做摄影图片的发表,正如他的英文名Occult。隐匿。好像从来没有进入过世俗生活,他的摄影里永远选材是海,是天空,是大片的白云和浪花,满眼的蓝搭配着无尽的白。

却出奇的美,美的瑰丽,美的奇异。

她每次看着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动,想哭想闹甚至想要撕裂那些洁白印着好看风景的纸张。她的力量来源于内心深处的一股执念和冲动,她一定要认识这个人。

在太阳光辉普照世间每一个角落的时候,她看见他的摄影便从容地在心底深处的黑洞里看到了光芒闪烁,看到了无尽黑夜里转瞬而来的黎明破晓宛若某一时刻的鲜血染红了灰黑色的天空,看见了生命潮水的退去背后隐匿生机的复苏带来滚滚激荡的冰雪融水,看见了钢筋水泥的石头森林里没有的重重繁星,看见了一个躺在冰冷木板上沉睡了很多年的人爬起身对她浅笑。

 

她十七岁的那一年,刚满二十岁的哥哥却永远睡去。

她望着躺在棺材里的哥哥傻笑。她说,“哥,你活了,你终于活了。”于是母亲疯狂地冲过来给了她两个耳光,全然不顾这是在殡仪馆里冷冰冰地举行哥哥的葬礼。放眼望去全是一片白茫茫的丝带和洁白栀子花堆积满的大理石地面,凉凉的。没有一丝温度。她紧紧咬着嘴唇不肯松口,红色的血滴不停止地淌到地面上。眨眼间,她披着孝服站起来发了疯一般冲到江晚身边,不停止地摇晃着他的手臂,她问:“大叔,清濯真的死了么?”

江晚回答她:“小济河,他真的死了。”江晚哀叹了一口气,用双手很用力地按在济河肩膀上,试图安慰她。可是沈济河不领他的情,她跑过去掀开盖在沈清濯身上的白色被单,拥抱他。全然不顾及周围人的眼神和流言蜚语。迎接她的是母亲气呼呼跑过来给的最后一个耳光,那是记忆里母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她,母亲是家境富裕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子,思想在年幼进入正轨,此后便循规蹈矩按着世俗认定最优秀的路途生活发展。

这种人生太过圆满,而圆满本身又自是一种残缺。

年少的她不能理解。虽然她也不能理解叛逆着的自己。

七岁的那年,她嚷嚷着要个哥哥,于是母亲便带着她来到市里的福利院领养了一个男童,比她要大三岁,长得异常好看,皮肤白皙,有着一双被雨水淋湿的瞳孔,长长的睫毛却掩盖不住漆黑眸子里的隐藏的瑰丽和忧郁。小小的她穿着一袭红裙走过去紧紧盯着他看,她说:“我在找你。”而他的目光也直接向她的眼说:“我知道。”那一瞬间沈济河,特别惶恐,她第一次感觉有个人的目光望穿了她的心灵。

从此他便成为了她家庭里密不可分的一员。

她叫沈济河。他叫沈清濯。他们是彼此相伴的朋友与世俗认定的兄妹。

 

手里紧紧握着Occult最新的摄影作品[空],她笑了,如果清濯还在,那么他一定会和这个在世俗里踽踽独行的男子一样吧,他想做天空摄影师的梦想,她一直都记在心里。所以从第一次看见Occult拍摄的主题后,便一直追寻多年,买了所有关于他的杂志和他所著的唯一一本精装摄影集《四角天空》。

潜意识里这个人是她的清濯,而现实里他们从未有过交集。

无数个失眠的夜晚里她想着清濯也会胡思乱想起Occult,他该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心里应该装着一个苦行僧,也许他喜欢的画家和清濯一样会是梵高。也许他喜欢的诗人和清濯一样会是海子。也许他喝饮料和清濯一样只爱喝可口的可乐而不喝百事的可乐。

当然这都是她无限的幻觉和自作多情,唯一看得清楚的是只有现在,现在她独自一人在路上行走。

她抬起头,眼前山间的浓雾已经褪去,身下的山崖墨绿而不见尽头,耳边风声呼啸,遥远的丛林深处传来一声声鸟鸣。再往远处看去,到处是明黄色的油菜花接天连地,漫山遍野。

这才是繁华殆尽的真实。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