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连载网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第4技术 著

  • 短篇

    类型

  • 2018.01.16

    上架

  • 3.2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01、采果民

大吉大利晚上吃鸡 第4技术 2,072 2018.01.15 21:50

宇宙大航海时代,神王历丁卯年四月十四日,28周岁的周南身着交领秦服束发髻,吃着花生糯米糕,唱着一首遥远的二十世纪歌曲《后来》,登上了探索丁卯星系的丁卯号宇宙舰队。

……

后来

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

就不在

……

时光回溯十六载,神王历辛亥年四月七日。

卯时日出落进东部农耕文明区域秦国的千年古镇鲤一间破旧的茅屋里,晒醒了彼时快将满12周岁的周南。

下周,四月十四日,是个特别的日子,他的诞辰,那一天奶奶总会特别为他蒸一碗花生糯米糕。

这是一年才能品尝一次的美食,口感即香软又甜糯,奶奶手艺相当好,蒸得即不硬也不黏牙,他性子急嘴巴子快,三下两下便能消灭一碗,然后意犹未尽盯着奶奶,眨巴着眼睛装可爱讨要吃食。

擦了擦滑落口角的涎水,麻利起身,穿上粗麻缝制的交领长衫,戴上头巾,出了茅屋,在院中井边木桶里舀了一瓢水冲了冲脸,奶奶正好从灶台端出早饭。

放下水瓢,一路小跑到小院正中的石桌上,用袖子扫走桑叶,奶奶放下两碗稀饭,他便又急急忙忙跑去灶台端菜。

早饭相当不错,馒头咸菜配稀饭,奶奶做饭的手艺很好,便是这咸菜和馒头也比别家要好吃百倍,稀饭也是浓稀恰当,入口及化,百吃不厌。

双手拿着鸡翅木制成的筷子,奶奶对简单的生活细节相当讲究,总是将里里外外拾掇得很干净有一股风味,筷子她只用鸡翅木,因为它木纤维直,不易弯,无异味,不脱色,木纹漂亮,重点是还很耐用。他却总觉得筷子嘛,能用就行,喝了一口稀饭,夹起一块咸菜,爽脆入口,盐的味道让身体充满活力,头顶桑树冠上鸟儿和知了鸣叫,鸡棚里母鸡在孵蛋,黑狗小泉子绕着石桌讨食,“拿去。”给它丢了半个馒头,赶在盐味消逝前咬了一口香甜的馒头,热腾腾特别暖身。

夏季的早晨懒洋洋的舒服,他特别喜欢,这不快要过诞辰了嘛。

穷人孩子早当家,与奶奶相依为命的周南,觉得12周岁已经可以及笄,可以实现理想和抱负,让奶奶过上富裕生活。

“先秦有甘罗十二岁为相,阿嚒我想去挑战荣耀竞争。”

奶奶慢慢品了一口稀饭,舒服眯着眼,任由风吹着她慢腾腾的衣袖。

“歹娃子,知道那是什么吗?”奶奶晃了晃脑袋,斑白发鬓轻舞,一本正经道:“不要胡思乱想,跟阿嚒采靛蓝果去。”

“阿嚒讨厌啦!”

撅着嘴吃完早饭,背起箩筐,扎起午饭包袱,出了小镇,爬上后山“十二彩”,十二彩如其名,是一座长着十二彩树的小山,鲤是秦国榕城外十三里的一座千年古镇,大多数人以采摘十二彩果为生,十二彩果是一种染料果不能吃,专门用来染色。

秦国律法严苛,规定采果民必须日出卯时上山,西落酉时下山。整整一日都要呆在山上,不完成规定数,哪怕只差一颗,也要克扣1铜板,他和奶奶忙活一天也才12铜板。

所幸这活计不难,十二彩果受神眷顾贼能长,前山后山漫山遍野长得到处都是,而且一周便能开花结果,这周花上五天时光采摘完后山,休息两天,下周便去前山采摘,如此往复,简单的劳力付出,彩果民便是这般日复一日。

他们家负责采摘靛蓝果,果树刚好一个女子高,伸手可得,没有什么难度。奶奶站在一株靛蓝果树下,动作娴熟,看着动作不快,采摘数却不输给隔壁的壮汉张虎。

张虎今年20周岁,长得虎背熊腰,16岁成婚,如今已是四个娃娃的父亲,一年一个,总是到处炫耀腰子好。

周南第一次听闻荣耀竞争,便是出自张虎之口,9岁那年第一次跟着奶奶上山,张虎便在那一边采摘果子,一边信誓旦旦炫耀着大胳膊,扬言要去挑战荣耀竞争。

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娃娃一个一个生,熊腰虎背日日锻炼,结果还是没去成。

“切。”见张虎又要开始吹嘘,周南不喜的别过脸,麻溜得爬上树干,开始日常采摘靛蓝果。

当初他是多么崇拜张虎,如今觉得他不过是个骗子,年年岁岁日日月月开口闭口吹嘘腰子好,一年一娃,捋起袖子便要炫耀力气,扬言要去挑战荣耀竞争,结果都20岁大叔了,还在这里采果。

伸手采摘下一颗颗靛蓝饱满的果实,放进挂在腰间的篮子,他长得比同龄孩子瘦弱却高出一个头,坐在树干分岔上正好。伸手便能轻易摘到果实。

重复又重复的采摘消耗了大好光阴,转眼卯时流逝,辰时过去,巳时已末,午时的阳光有点毒。这个时辰是休息时刻。

周南从果树上跳下,奶奶要去跟几位老友唠嗑吃饭。她们一群老阿嚒总是喜欢聚在一起。

奶奶总是随身带着席子,他跟在奶奶身后,逗趣的踩上奶奶留在泥土上的脚印,亦步亦趋不落下自己的脚印,落下便算输了。这是他给自己找的游戏。

在后山唯一的大桑树下,树荫蔽日,帮奶奶铺上席子,很快镇东头的刘奶奶便会提着一副小木牌(一种鲤的传统休闲棋牌小游戏),镇东南大街第三户的王奶奶则会提着甜糯的米酒,隔壁的张奶奶则带着她的必杀技腌制小银鱼,四个加起来二百二十二周岁的老太婆便这般惬意的坐在席子上喝着米酒,啾着馒头,品着小银鱼,打着小木牌,顺带唠唠八卦里短。

大桑树是个热闹的聚集地。

每当这会,周南便召集小伙伴们远离此处,到他们的秘密基地,一处用土石和茅草搭建起来的简陋小屋。

进屋前他们都会比划一个只有他们认得的手势,只有知道手势的人才是伙伴,事实上大家经常一起行动又彼此熟悉,手势显得有些多余,大家却乐此不疲,当成了一种乐趣。

小伙伴聚在一起总要讨论荣耀竞争,因为它可以成神。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