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死亡规范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死亡规范-连载网

死亡规范

枫香晚华静 著

  • 短篇

    类型

  • 2017.10.26

    上架

  • 3.2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卷 不作 死不会死 第一章 回家惊魂

死亡规范 枫香晚华静 2,790 2017.10.26 11:17

每一个人在大难不死后真的就平安无事吗?你是一时失误造成他人的家破人亡,真的只是受到法律的制裁吗?自己暗地做的事真的就没人知道吗?这一切都是定数,一切都有报应,尊重安全,信任安全,才不会伤害他人,也不会祸及己身。

今天是国庆黄金周,终于可以放假回家一趟了,回去后好好的和我的那些朋友喝一顿。

就这样,我忙前忙后的进行了一番的收拾,抬头一看表居然九点了,“不行啊,得赶紧走,黄金周最容易堵车了,万一堵在高速上,那还不得饿死!”

我着急慌忙的提起行李向车库走去,开车门、扔包、系安全带、启动!这些动作一气呵成,接着我就驾车赶往慧城的高速公路站。

开了竟一个小时的车,终于赶到了高速公路站口,只见前方黑压压的一片铁盒子,让我很是无语“我去,要不要这么拼?路口都进去不,不用想啦前方一定堵车狗啦。”接着我抬头一看,果不其然,高速公路的告示牌上显示“去往银城方向以堵塞,去往哈城方向以堵塞,去往津城方向的以堵塞。”

“哎,这真是败兴啊!先下车看看吧。”我郁闷的说道。接着我下了车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还有好多车陆续的赶来,“我去,眼瞎吗,看不见告示牌提示高速堵车吗?还来!不行我得把车停出去,不然一会没法出去了。”说着我又上了车,趁着我的车后面还没有上来车,我快速的把车倒了出去,然后又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停下来,接着我下车直奔右前方的人群。

“这情景,我看没个下午两点是走不完的”戴眼镜的青年说道。

“是啊,是啊,这黄金周简直让人难受,还不如不放呢。”身材微胖的男子说道。

“啊!我担心我赶不上飞机呀,咋办!谁有办法。”一位浓妆的女士说道。

“大哥,你是去哪的?”我向旁边的长发男子问道。

“哦,我,我,是,是,去银城的,他,他们也是。”长发男子结巴的说道。

“小哥,你也是去银城的?”那浓妆女子问道。

“是啊,美女!咱们得想想办法,这么堵着也不是办法啊!各位有近道吗?”我着急的问道。

“没有,要有早走了。”身材微胖的男子说道。

“我知道一条近路,你们走不?”这时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们几个听到有人知道近路,都转身看去,只见一位红色酒糟鼻的大个中年男子在向我们走来。

“大哥,你是昨夜喝酒没散味儿,还是你喝了酒了?”那浓妆女子捂着鼻子问道。

“你管我,你们走不走,走的话一人10块问路费。”那酒糟鼻中年男子气冲冲的说道。

“大哥怎么称呼?”眼镜男看着酒糟鼻中年男子问道。

“我姓王,叫王亮,走不走,痛快点。”酒糟鼻中年男子不耐烦的说道。

“走,走王先生,那路好走吗?”眼镜男问道。

“好走,基本没车,我都走过十来回了,没事。”王亮说道。

“你,你说的是不,不是,运煤,煤,专线?”长发男子结巴的问道。

“嗯,那个是新修的能走,放心我都走了十来回了。”王亮说道。

“那还等什么啊,给你钱不用找了,赶紧的,别误了我的飞机。”浓妆女麻利的给了王亮一百催促道。

“那好吧,跟我走,我前面开车给你们带路。”王亮说着就转身向他的车子走去。

“哎,哎,你们等等,咱们都是银城的人,我建一个群,咱们日后能联系联系,我叫叶飞飞,你们呢?”浓妆女向我们问道。

“我,我叫,张强”长发男说道。

“我叫李阳。”眼镜男说道。

“我叫朱翻身。”胖子男说道。

“我叫秦风。”我说道。

接着大家各掏出手机,一顿忙碌都加了叶飞飞建的群。

“你们走不走快点,我还等着回去睡觉呢,喝了一夜,困死了。”王亮远处喊到。

“哎,大家听着,谁去银城跟我们走,我知道近路。”叶飞飞冲着人群喊了一嗓子。

“这女人,真热心!”我摇了摇头自语道。

接着大家开着各自的车跟着前面王亮的车,向着运煤专线使去。

“王亮这家伙靠谱不,大家开慢点,你看他开车摇摇晃晃的,别跟他碰了。今天交警派人这么少,让他这种人漏了。”这是群里传出朱翻身的语音。

“管他呢,咱们注意点就行,你们看好多车都跟着咱们呢。”李阳在群里说道。

接着我们一路浩浩荡荡向运煤专线使去。

走了半个小时,就见对面出现一个告示牌“前方桥段施工,未经测试不得上路。”

接着我就看见王亮停车,把档在路中央的拦路架给搬到了一边。然后他冲我们挥了挥手,上了车就往前开。

叶飞飞的车紧跟着也启动走了,然后是张强的车,李阳的车,朱翻身的车,最后是我的车。我们都上了运煤专线的桥路上了,后面的车看到我们已经走上去后,就紧跟着开了上去,因为桥宽平坦,后续的车渐渐加速一个一个的超过了我,而我担心桥,所以走的很慢,就这5分钟里,已经有十来辆车超过了我。

就在这时,我眼镜一花,仿佛看到了前面行驶的车在桥的中央发生了连环相撞,十几辆车撞在一起发生了爆炸,接着桥被爆炸震的从中央断了,后续的车来不及刹车,全都飞向了桥下的江里,期间有些车碰到了桥柱直接爆炸了开来。

“啊,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幻觉,幻觉。怎么那么巧呢。”我满头大汗的吓醒了,“不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得赶紧通知他们。”我喃喃自语道。

“大家都在吗,都在吗,听到赶紧回话,快点,快点啊!”我着急的冲群里喊道。

“都在,怎么了?”这是叶飞飞。

“在”这是张强。

“都在,你喊啥。”这是李阳。

“在啊,怎么了?”这是朱翻身。

听到了他们的回复语音,我着急的大喊到:“你们他妈的给我回来,快点,来不及了,快点,相信我!快他妈的给我回来,要不一切都晚了,赶紧回返离开这桥。”喊完,我就调转车头踩着油门往回返。

群里一片沉默,接着陆续传来都在加速往回返。

王亮今天很开心,原本他喝完酒就直接回家,但他看到高速路口堵了一片车,他就想到了赚钱的法子,他停车看到有六七个在那聊着天,隐约听到是去银城的,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问了清楚后,说给钱就带他们几个走,接着他们中一女人就给了自己一百块,让赶紧带路。这让王亮很开心,接着他开车领着这些人走向做煤专线去了。

王亮听着后面那女人吼了一嗓子有那么多人跟着他走,这让王亮很是气愤。“这得少赚多少。”王亮自语道。

在到了运煤专线后,王亮把路栅栏给挪了开来,接着他就一脚油门开了出去,“得赶紧回,酒劲有点上来了。”王亮自语道。

就这样他的车在行驶的过程中,突然有辆跑车从他旁边窜出,把王亮吓了一跳。

“妈的,我这暴脾气!”说着王亮一脚油门踩下,开着车直追前面的跑车。就在这时,又有七八辆车把王亮超了过去,王亮的火气瞬间起来,他把油门踩到底,直追前面的车,突然,王亮头一晕,方向没把好,车头一下撞到了前面的车尾上,前方的车打着转向它前方并排的车撞了过去,而王亮的车因为失衡,被后面的车拦腰撞上,瞬间王亮就死了。

在我开车返回桥口,接着叶飞飞的车,李阳的车,朱翻身的车,张强的车陆续都回来了。

“怎么啦,秦风发生什么事了,把你急的。”叶飞飞说道。

“就是,那声音,听着怕。”李阳说的。

“王,王,亮,那家,伙,开,开的真快,我,我都追,不上。”张强说道。

接着我们听到一生爆炸,冲天的火光瞬间飞起,紧接着大桥开始振动。我看见这些后,腿软的跑了过去一看,那桥的中央从中断开,后续的车如同下饺子般掉了下去。

“真的发生了。”我失声的说道。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