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终末渲染的颜色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终末渲染的颜色-连载网

终末渲染的颜色

Yoshou夜星 著

  • 二次元

    类型

  • 2017.10.20

    上架

  • 5.6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忘忆惜雪

终末渲染的颜色 Yoshou夜星 5,102 2017.10.21 01:07

世界的终焉之时,人类必定会被迫做出选择,放弃生存,或是相信拥有希望的未来继续存活下去。

如果选择了继续存活那么就必须选择是否要放弃自己作为人类的底线。

如果是我的话,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放弃生存,“没有意义。”这便是我为自己所找的借口。但如果这两个选项变为了,为他人而活,或为自己而活。

我会选择第一项,当然这种想法可能是出于自私的目的,为了他人但,是否是他人所期望的?我并不知道,可能只是想找一个继续活下去的理由罢了 ,利用他人给予的理由自私的继续活下去。

而第二个选项和第一个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出发点的不同导致了意义的不同,但第一个选项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是为了单单的生存,但却没有错误可言,世界上的事物都是为了生存而活着。

而我现在正在以利益的方面考虑到底要不要赖在床上。

“但赖在床上会有些不妙啊。”

考虑到各种因素而感到不安的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忽然的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经打了个抖擞。

“有些冷,还是把窗户关上好了。”

我自言自语的走到窗户旁,在瞟了一眼外面的景色后,便将窗户闭紧。走出房间后踏进了厨房,当早饭的香气完全覆盖在房间时,一个身影慢慢的从左侧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早上好啊,哥。”

她用自己的手不断地梳理着头发。

“话说昨天发生了什么吗?头发乱的跟鸡窝一样,去洗洗吧,离上学还有一段时间。”

“诶?但我想先吃早餐。”

“不行,先去洗漱再吃饭。”她突然凑到正在吃早餐的我的面前,用一副可怜的眼神看着我。

“就算这么看着我也没有用,快点去,一会可能就连吃早饭的时间也没了。”

之后听到我的这一句话后便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看来是理解了我的意思。

我的“妹妹”默樱(我一直称她为樱)只有在早上会变成这副样子,平时的话则是变成一副高冷的样子,又十分冷漠,难以交谈,但这样的清晨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折磨,就如同在每天的早上都会有一个醉鬼闯入你的房间一样。

“真的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相信冷漠而难以靠近的人。”在我小声的嘀咕着妹妹的坏话时,背后突然有一阵寒意。

正当我准备扭头向后看去的时候,声音便已经传了出来。

“你在说什么呢?”

“没,没,没什么。”看来又回到原来的样子了,我的日常生活啊。

之后便黑着脸一声也不吭,看来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唉。”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我们在那之后便再也没有了交谈,就在我们骑着自行车前往学校的时候,发生了意外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驶过,就在快要撞上樱的时候,我无意识的冲到了她的左侧将她推了出去,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只能如此。

当我意识清醒后只是在考虑着一个问题,是什么驱使着我去救她的呢?

之后被我判定为,是人类伪善的情感驱使我用如此愚蠢的方法去拯救他人。想笑,却又笑不出的感觉可能是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事情了吧,就像无法表达感情却拥有感情的AI一样。

但即使是那样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改变,感情这类事物正因可以被表现出来,才会变得虚假,也正因如此才会被演绎出来。

神明为了给每个人类都带上一个虚假的面具而制作感情这样的事物,我一直如此认为。

但现在这样的事怎样都无所谓了,我只想知道这个愚蠢的伪善行为到底有没有救到人。

一阵阵的电流窜过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我找回了名为活着的感觉,但这并非我所期望的。

“看来又没有死成啊。”我如此抱怨着。但死亡也并非是我所期待的,只不过用另一种愚蠢的解释来说,我认为在人将要死亡时往往会因畏惧死亡而不会死亡这一歪理邪说会在我身上成立,所以不期待死亡也因这一歪理邪说而得以成立。

接下来,是时候将这不完善的剧情继续下去了。我将双手撑在病床上,一点点坐起,四处张望着,看到一位年轻的护士正在为我换药。

“那个请问,是不是有一位与我一起入院的女生?”

“你醒了啊,身体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呃,请问。”

“那位女生的话,在另一个病房。”

“她伤的重吗?”

“和你比起来,只能算是轻伤了,虽然还在昏迷中。”

“能让我去看看她吗?”

“可能要一个星期后才行。”

“是吗,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快看看她的情况。”

“哦,难道是你的女朋友?”

护士一脸坏笑的样子看着我,让我突然想要恶作剧一下。

“不是,是未婚妻,让我想想还有几年才能结婚。”

“未婚妻,现在的年轻人。”看着她被吓到的样子,我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她是我的妹妹,未婚妻什么的现在已经不流行了。”

“妹妹,未婚妻?”

“不是啦,她是我的妹妹。”

“哦,了解了,总之一个星期后我会带你去看望她的,这一个星期我也会照顾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告诉姐姐,我会去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的。”

“那这一个星期就拜托你了。”

“嗯,包在我身上了,我会负责照顾好你的。”她将手抵在,她那丰满的胸脯上说道。之后又扭过头继续将药换好。“药没了或者是不舒服的时候,按下铃我就会火速过来救你的。”她笑着对我说道。

“了解。”我为了回复她敬业的精神向她敬了礼,以表达对她的感谢,虽然不是出于内心吧。

“那个,请问你叫什么?”

“寒惜雪。”

“很好听的名字啊。”

“我也这么认为。”虽然她口中这么说着但不知为什么眼中充满着悔意。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她的离开终于让这片土地得以宁静了,虽然是我先去问她的吧,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伪善这一项工作要做到最后,不论形式上的还是言语上的。这样剧本也多少完善了点,果然我无法忍耐不完善的剧本,不管是伤害他人的剧本也好,毁灭世界的剧本也好都是不完善的剧本。

但我所不能忍耐的并非是这些剧本所写下的罪行,而是他们并没有利用这些罪行为自己带来真正的利益。

“我也没有资格说别人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黑色的影子渐渐盖过,这样的压抑感让人难以承受,真是不知道让人难以承受的是这黑色的夜幕还是这让人不知如何形容的寂静。

“总有种感觉,这个世界,不久后就会被终末的红色所渲染。”但终末是不是红色的这还是个问题。

睡觉的时候,我时不时会保持着意识,真的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梦游,但假设在梦中的世界用自己的意识将其改变会发生什么?或者说将梦中的世界变为自己的工具更好一些吧,比如剧本创造一个个世界,之后演绎它。这样的世界可以说是我的本愿,可是现实的世界不可能一切都按照剧本演绎下去,人类这种生物如果发生什么改变便控制不能了。

所以剧本这样的东西不能真正用到这个世界上,除了虚拟的演绎。

“看来我还是喜欢完善剧本这一工作,假如所有的剧本都是完善的就省下不少事的说,但果然不能闲下来啊。”

渐渐停止了思考,将意识归为虚无,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耀眼的光芒不断地刺激着我。

当沉重的眼皮强烈挣扎的时候,我便时不时的会自问,为了什么而挣扎着,为了这虚假的天空吗?值得吗?

“不知道啊。”

但我的眼睛看不出天空的蔚蓝,能看到的只有这灰色的现实,真的是不愿睁开双眼,如果可以一直闭着双眼,也许就不用接受现实中无法接受的剧本了。

当我的双眼慢慢的看清了这个世界的姿态后,停止了挣扎,但却不断地跳动着,耳旁还是一如既往的寂静。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不想睁开眼啊。”

我看着窗外不断飘落下的树叶,思考着不知如何开始的今天。

“住院的第二天吗,如果有笔和纸就不会无聊到思考着这样的问题了。”

“需要吗,笔和纸?”

一个熟悉的面孔凑到了我的眼前,向我问道。

“嗯,如果有的话。”

“那,等我一下。”

“嗯,麻烦你了。”

随即便转头走出了我的病房,之后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呐,你要的笔和纸。”她将笔和纸递给了我。

之后我开始了绘画,我将窗外不断落下的树叶作为了背景将她的姿态画在了纸上。

“那个,能请你看看吗?”

“嗯。”她接过画后像是看到了什么惊艳的景色一样。“这个,可以送给我吗?”

“如果你喜欢的话,当然可以,就当帮我解闷的回报吧。”

“谢谢。”

“一副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喜欢这一个星期我都可以给你画。”

“真的吗?”

“嗯。”她的双眼中散发着让我难以拒绝的光芒,所以全当解闷了。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画上几幅素描送给她,有一天她突然向我问道:“人如果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会怎样?”之后我只好如此回答她。

“不会怎样啊,人类会为了活着而活着,所以活着本身就是存在的意义,只要还活着,人就不可能失去存活的意义。”但是我错了。

在第五天的早上,她并没有像平常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可能是时间快到了的原因吧,嘛,倒也没什么不同的只是没有办法消磨这剩下的时间罢了。”

我认为至今为止的剧本都没有不完善的地方,除了这个世界本身。我一直都想成为这个世界的“执笔者”可笑的是这个世界并不需要什么执笔者,如果有需要的时候,可能就是这个世界被毁灭的时候吧。那个时候这个世界需要一个能将它重新书写的执笔者,而那个人如果是我就好了。

“开玩笑的。”

现在想想剧本这样的东西即使再怎么繁琐的内容,都会很快的演绎完,时间这种东西真的是转瞬即逝。

“还有两天就要走出这个安稳的地方了吗,真是有些不舍。”

“是嘛,是舍不得我吗?”

“我还以为你今天请假。”

“没有啊,只是突然有些事情,我哥哥那边发生了些事我去处理了一下。”

“没事吧?”

“没有什么大事。”

“那就好,今天想看什么呢?”

“百合,我想看到百合。”

“了解了。”我在构图的时候,她向我说了有关她的哥哥的事情。

“其实啊,我哥哥他因为疲劳过度而住院了,他经常到处打工找兼职,把能做的工作全部接下来做到了现在,在那之前我曾多次让他不要这么辛苦,好好的休息,但他却对我说:“我可不能让我可爱的妹妹饿肚子啊,所以为了你能更安稳的生活不用太过辛苦,我必须怎么做,何况我们还有父母需要照顾。”

“你的哥哥真的很厉害啊,为了家庭自己一个人承担下了一切。”实际上我认为,这种人简直和白痴没什么两样,明明有更高效率的手段却不去利用真是浪费,现在却又落得住院辛苦的汗水又流回来了,功亏一篑。

“是啊,很厉害,厉害到自己得了病都不知道。”

“人类不就是这样吗,如果沉迷在某件事上就会忘记一切,奋不顾身的投入进去。”

“把所有的一切都承担下来的话。”

“我的话,是从游戏中得到的经验,一旦沉迷进去就会忘记一切,我想你的哥哥也一样吧,时刻想着你的未来不断地努力着,所以你现在才要更加努力不是吗,为了你的哥哥,当然要注意休息啦。”

“嗯,是啊,我怎么能在这里歇下气,得更加努力才对。”

我将画好的百合递了过去,不知为什么,我渐渐开始相信所谓的希望,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但她现在所展现出的笑容让我不得不去感叹一声。

“原来这个世界也并不是什么不完善的剧本。”

“这个世界是充满可能性的,对吧。”

“是啊。”我笑着迎合着她,但并没有感觉的她口中所说的可能性,又或许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性残存在我内心的某一处。

过了两天之后,她推着我的轮椅来到默樱的病房,而默樱则在病床上坐着看着窗外。

我小声的向在我身后的寒惜雪问道:“那个,我妹妹她怎么样了?”

“听她的主治医师说是,失忆。”

“失忆。”原来真的存在啊这种事情。我的嘴角微微的向上抬了抬。

“嗯。”

“那个能让我自己过去吗?”

“嗯,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她站在病床的一侧等着我,我一点点的靠近默樱的身旁,她仿佛听到了我的动静,向我问道。

“呐,你是我的什么人,又或许说你想成为我心中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我当然是想成为你心中最重要的那个存在。”看来是真的不记得了,接下来该怎么演绎呢?

“那先告诉我,你是我的什么人吧。”她站起转过了身,从窗外掠过的暖风吹散了她的长发。

“那就告诉我你心中最为重要的那个人是谁吧,我想成为那个人。”我看着她的瞳孔继续说道:“不,这里应该是让我成为那个人吧。”当然是假的,我不可能会想留在任何人的记忆之中。

“但那个人,我已经忘记了,就连他的面孔我都不能想起。”她的脸上充斥着痛苦。

“但你仍记得对于他的感情吧?不然你又为何会如此痛苦。”她将双手握紧。“看来是说中了。”我小声的说道。

“你能理解吗?”

“我能理解,我也是和你一样是个失忆症的患者,不过我忘记的。”我站起凑到她的耳旁说道:“是你哭泣的脸庞,但现在又让我想起来了,怎么办?”

她躲到远处像是看着可怕的怪物一样看着我,而在一旁看着的寒惜雪则懵在了原地。

这样的感觉才是我想要的啊,可是好像只能到这里了,之后只要说一句:“开玩笑的。”并解释一下就好了。

但这样的结尾太过无趣,实在不符合我的性格,果然还是。

“那我现在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曾经的伴侣,默洛,要与我开始一场新的旅程吗?”我虚假的笑着,向她伸出了手。

她的表情充满着不信任与疑惑,还有就是隐藏着的恐惧感,我不知道那个恐惧感是对我还是对这一切,那些都无所谓,倘若她接下了这个所谓的约定,那么剧本就会继续进行下去。

你会如何选择呢,我可爱的妹妹。

“真是鬼畜,新的路程,真是可笑的发言,你认为我会接受吗?”她刚刚不坚定的眼神,突然转变了,变为了黑色的深渊。

这样才有意思嘛,这才是所谓的世界。

“看来不会无趣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