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绝世乳娘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绝世乳娘-连载网

绝世乳娘

流方百世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12.27

    上架

  • 10.1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001 莫名失忆

绝世乳娘 流方百世 2,012 2017.12.26 12:17

“红鸢,待我平定内乱,定会带你回宫!”

“红颜花羞看,君心天可鉴,游梦白首牵,死生亦婵娟……”

“红鸢,红鸢……”

猛然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却是层层交错的红色幔帐。

“墨儿,你醒了!”

身旁突然冒出的低沉男音让她心惊,一回头,却发现面孔完全生疏的中年男子坐在床尾,不觉皱起秀眉。

“你是谁?”她冷然问道。

“我是你的夫婿,柴义山啊!”男子对她的反应似乎并不吃惊,语气十分温和。

夫婿?她愕然,她已嫁人了?

“芸墨,还记得什么吗?”男子试探性问道。

“谁是芸墨?”她脱口而出。

男子轻叹一口气:“你就是芸墨,吕芸墨!”

芸墨,她叫芸墨?那……

“红鸢是谁?”她皱眉,头隐隐作痛。

男人微微一愣,随后坚定地摇了摇头:“我没听过这个名字!”

“那……”欲出的话突然戛然而止。

方才的梦境中,似乎还有一首诗,“回宫”什么的,可是越发剧烈的头痛让她放弃了继续询问的念头。

“墨儿,你刚生了场大病,需要多休息,待我备好车马,就带你回林祁……”

车辘与碎石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打扰了她的清梦,可她却不想醒过来。

身旁的男子一直在照看她,偶尔还帮她擦擦额头上的汗,虽说是她的夫婿,可举止间却很有分寸,没有让她感到不适。

她努力想回忆,可脑子里却一片空白,就连“红鸢”、“回宫”这两个词都逐渐模糊起来。

总觉得心底空荡荡的,像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莫名的怒火,不断地燃起与消散。

她这是怎么了?竟然没有过去半分的记忆……

这一行便是四天三夜,她的身体也有所好转,而柴老爷也断断续续讲述了她的身世。

她,吕芸墨,年方19岁,是个孤女,本在青楼打杂,却被柴老爷一眼相中,替她赎了身,又将她纳作妾,不料回府途中突发高烧,昏迷几日后竟失去记忆……

柴老爷的叙述合情合理,找不出半分破绽,可不知为何,她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马车赶到柴府已是深夜,柴老爷没有惊动府上的人,悄悄将她安排到了厢房,又亲自为她整理好床铺。

“芸墨,这一路上你也累了,晚上睡个好觉!”说完,他径直走出厢房,轻轻关上门。

她呆呆地望着已合上的房门,心里却十分复杂。

这一路上,柴老爷对她照顾有加,若不是跟自己有夫妻情份,又怎会对一个失忆之人如此之好呢?难道他所说的都是真的?

“芸墨,吕芸墨……”轻叹一口气,她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

拂晓初浮,沉睡中的芸墨被窗外鼎沸的人声给吵醒了,她轻皱眉头,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紧闭的门窗外投射出一个一个的剪影,她本不想理会,可那些剪影似乎在往里窥视,让她不得不穿好衣裳,打开房门。

两名丫鬟打扮的女子吓了一跳,抬头看到芸墨冷峻的脸,一下子呆住了。

白皙如凝脂般的肌肤,在初露的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淡雅素洁的秀眉,就像画匠的神来之笔,没有一丝多余;秋水似波的明眸,却隐隐透出孤傲与不羁;玲珑挺直的鼻翼,粉如樱瓣的薄唇,这是一张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生妒忌的绝美脸庞。

所以,当众人的目光都齐聚她身上的时候,时间仿佛静止下来。

“你们是谁?”芸墨朱唇轻启,打破了沉默。

其中的一名丫鬟突然清醒了过来,巴巴结结地对身旁的同伴说道:“快,快去禀报夫人,就说,她,她醒了!”

接到命令的小丫鬟忙不迭地点点头,逃也似地跑开了。

芸墨轻皱眉头:“你是谁?”

冷冰冰的语气充满了寒气,让这丫鬟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回,回二夫人,奴婢是大夫人的贴身丫头环翠……”

二夫人?这个刺耳的称呼让芸墨感到很别扭。

转头看看其他人,却惊讶地发现众人手中都捧着红帐喜字,似乎在为迎亲之事做准备。

见芸墨不再作声,环翠的头也埋得更低了,她的心怦怦直跳,不知为何,这个美得出奇的女子身上,似乎带着惊人的压迫感。

她的沉默让众人无所适从,大家都感觉到了一种迫力,也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一位衣着华贵的中年妇人,领着一从家眷,匆匆赶了过来。

一走到芸墨面前,她便拉起了芸墨的手,瞬间化解了这种尴尬。

“果然是天生丽质啊!怪不得能被老爷一眼相中!”女子面带喜色,说话也十分柔和。

芸墨抽回手,冷眼望着眼前的妇人,眼神依旧冰冷。

妇人也并未生气,笑着对芸墨说道:“我是老爷的发妻杜凤娥,以后你就该叫我姐姐了!”

芸墨不语,心里竟莫名的产生一丝丝的恐惧。

众人见她如此轻怠杜凤娥,面露不满之色,那名叫环翠的丫鬟低着头翻了好几个白眼。

杜凤娥倒也不生气,伸手指了指大院:“咱们柴府在京城虽算不得显赫,倒也有几分名气,所以呀,这礼数也不能缺,待我将这里布置好,再让老爷风风光光迎你入府!”

“不必了吧!我是青楼出身,配不得这样的礼数!”

不知为何,虽然完全丧失了记忆,却也隐隐知道,那不是个好地方。

果然,此话一出,众人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几个胆小的丫头更是吓得捂住了嘴。

杜凤娥略带尴尬地打着圆场:“怎么会?你只是在青楼里做下人,若不是双亲身故,指不定还在做官小姐呢?”

听到这话,芸墨一挑眉,语气也终于有了一丝急迫:“你知道我的身世?”

“我……”一向世故的杜凤娥,竟被她问得哑口无言。

气氛再次陷入沉寂,好在匆匆赶来的柴义山打开了尴尬的局面。

“凤娥,你这是干什么?”柴义山看着下人手上的东西,不觉皱起眉头。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