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茂贞居岐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茂贞居岐-连载网

茂贞居岐

稗官bai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2.05

    上架

  • 2.7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茂贞居岐(一)

茂贞居岐 稗官bai 1,858 2018.02.04 00:54

岐王李茂贞自朱温称帝以来,便居岐国以五州四十五城为根基,虽远离洛阳,乃是极其荒蛮之地。传言李茂贞待百姓仁厚慈善,治国有方,初建国率领仅仅不到三万人马半年之内,四十五城便建立起了强大的防御公式,在战火中流浪的百姓纷至而来。仅仅两年时间,每城兵士过万,都城建安更是商业来往繁茂。采用的屯田制度使百姓安居乐业,百废俱兴,路不拾遗,家有余粮。建国第三年,因朱温命其子朱友珪创立了玄冥教;晋王李克用命其义子李嗣源创立了通文馆,为求自保以抗衡,便创立了幻音坊。

岐王大殿内。

“啧,这么说火灵芝又没到手。”刚才尚且眯着眼睛小憩的李茂贞,现在倒是缓缓睁开了眼。

水云姬依旧站在原地不语。看不出她的神色。着了一身鲜红色织锦的长裙,用一条紫色织锦腰带将那纤腰束住,红色的眸子魅惑而又透露着冷然。

李茂贞站起身,水云姬便抬头看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像黑水晶一样闪烁着的深邃双眸,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显得狂野不拘,邪魅万分。身着以湛蓝色为主绣着银龙的蜀锦玄服,腰间系了一块羊脂玉,显得文雅自然。

“是否应惩治一下幻音坊呢?”李茂贞依旧是含着笑说,只是夹杂着些许冷意。

“办事不利,应当受罚。幻音坊事务繁多,先行告退。”水云姬微微鞠身行了一个礼,而后径直走出大殿。

李茂贞轻叹一口气,已然一年有余,每次召见她,话不到十句就走,除了幻音坊的事务,便无其他。真不知当初为何在众多幻音坊的高手中偏偏瞅上了她。或许是她年纪轻轻便达到了大天位的功力,或许是她不参一点儿感情的眼神。

随后,召见了几个军机大臣,回到了御书房,继续处理今天早朝上还未处理完的事情。

水云姬回到马车上,凤眉紧蹙,心里仍想着火灵芝的事件。依着李茂贞的性子,不杀几个人定是不会完结,虽说火灵芝金贵但并非什么必需之品,原是救人性命的东西反而害人命了。

河边几道炊烟袅袅而上,正是几户小巷人家妇孺做着汤菜,家里正直壮年的男儿皆参了军登了记服兵役,明日便要入了军队便做了桌好菜求得行军途中平安,也好教家里人早日团聚。

满都城皆是热闹非凡,灯红彩绿的一片,卖小玩具小吃的商贩,从西域来的卖象牙卖特产的。

早朝早就开始了。在重重雾气还未散开之时,岐王府前便已经挤满了马车,穿着朝服带着冠帽的官员一个一个下车,进殿面见岐王。

“臣以为是时候出兵讨伐朱温逆贼了。如今何处兵士莫约六十余万,调动二十万人马出征定可一路上势如破竹直取洛阳!而且臣以为税收太少,屯田制度我们朝廷应拿七分粮而不是五分。应该强制性的让男子全部加入军队。”身穿官服的几个大臣出列跪在红毯上,虽不敢直视李茂贞,但仍旧铿锵有力地说。

“不可!岐王!我们在这岐国还未站稳脚跟,若急于出征,必定后患无穷!这些意见都是短命王朝才会使用的啊!”几个穿着金色铠甲的武将急忙出列,跪在地上反驳。

“迂腐!我们岐国居四十五城……”几个大臣依旧不依不饶的说。

李茂贞穿着那套湛蓝色玄服,轻轻揉着太阳穴,不慌不忙地瞅着大殿里跪着的人,眉毛轻轻挑起。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迷人的王者气息,邪魅的脸庞上露出一种漫不经心的成熟。“累了,退朝。”语毕,回到了后殿,薄唇微泯,眉宇间皆是怒意,令心腹将女帝唤来。

水云姬踏着步子刚到后殿门口,便听到里面一片打砸声。以往那个风度翩翩一举一动皆透着悠然的人,竟凭借掌风砸碎了面前的矮方檀木四角桌,想必定是遇到了什么极其不顺心的事情。

“拜见岐王。”行了一个礼,便看着李茂贞缓缓转过身来。

他原本就是红色的眸子,此时更加赤红,面色如霜,手握成拳。“你来了。”尽管极力压抑着怒火,声音中还是透出几丝怒意。

“岐王可有什么事。”

“这些该死的庸臣!竟然劝我出兵攻打朱温还要征收苛捐杂税!若不是他们在朝中的关系太复杂杀了他们会牵扯多人,我早就……”话说道一半,便眼露杀意,似是无意一脚踢开身旁的椅子,椅子便滚倒在地上。

“杀了又何妨。岐王是君,他们是臣。明知再过几年梁朝必定自灭,却怂恿岐王做无用之事。”水云姬淡淡地说,同是红色的眸子里,一丝情感也没有,仿佛那几条人命与她无关。看着滚到地上的椅子,从刚才碎的桌子可猜测岐王的功力至少已到达小天位。

“听你的。明日早朝当着群臣凌迟处死。”随着李茂贞的声音渐渐和平常一样悠然,滚落的椅子碎成碎片。

“陪本王去练功吧。”李茂贞走出殿门,一挥手,旁边的宫女端着的黑漆木盘上的茶杯便飞到他的手中,吮了一口便将捏成碎片。

“只怕是不便。”水云姬随在李茂贞身后,那种冷漠而淡然的语气,使他笑了几声。

“呵,真是有点儿狂妄呢。”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