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逃离日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71章

第一章 初入竹林

第二章 回到过去

第三章 寻找信里人

第四章 老者的家

第五章 梦里的姑娘

第六章 不速之客

第七章 埋伏!不速之客

第八章 传说中的阴阳山

第九章 大闹衙门

第十章 再回银座

第十一章 雨中的故事

第十二章 途中救美

第十三章 饭桌风云

第十四章 厕所的学问

第十五章 景博文的妙计

第十六章 浪客,东方一直赢

第十七章 浪客之死

第十八章 分裂

第十九章 再见,黑人

第二十章 汇合起义军

第二十一章 勇敢的景博文

第二十二章 一波平,一波又起

第二十三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十四章 危机,危机

第二十五章 神秘的公子

第二十六章 无与伦比的推理

第二十七章 反客为主

第二十八章 A plain night

第二十九章 撒泼的大脸妹

第三十章 神秘人的阴谋

第三十一章 脑洞大开

第三十二章 有些人就是不知道

第三十三章 张大侠

第三十四章 被识破的诡计

第三十五章 铤而走险

第三十六章 江府落脚

第三十七章 江姑娘啊,江姑娘

第三十八章 江之阔登场

第三十九章 是骡不是马

第四十章 不经夸

第四十一章 再回茅草屋

第四十二章 回忆

第四十三章 忆当夜

第四十四章 相聚

第四十五章 饭桌上的故事

第四十六章 平凡的日子

第四十七章 外出

第四十八章 果汁与水杯

第四十九章 逝去

第五十章 智取钱发克

第五十一章 江之阔的决心

第五十二章 出发前的晚会

第五十三章 驿站轶事

第五十四章 诡异的客栈

第五十五章 食人客栈

第五十六章 舌战捕快阁

第五十七章 江之阔的眼泪

第五十八章 接回圆圆

第五十九章 江之阔的怀疑

第六十章 吟诗

第六十一章 江之阔的推理

第六十二章 江之阔的计谋

第六十三章 被识破的内鬼

第六十四章 追风少年与他的摩托车

第六十五章 大战前夕

第六十六章 国安道的惨败

第六十七章 不战而退

第六十八章 逃离京城

第六十九章 卫衣人的身份

第七十章 真相

最终章 夕阳中结束的故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逃离日-连载网

逃离日

小天才阿阔 著

  • 短篇

    类型

  • 2017.10.29

    上架

  • 14.6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初入竹林

逃离日 小天才阿阔 5,961 2017.10.29 17:40

一轮硕大的红日划破地平线,冉冉升起。昭示育英一中的莘莘学子们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校秉承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教学理念,并极力推行非人性化的管理模式。这里的“非”作非常讲。学生旷课,打架,恋爱都无妨,欢喜就好。

但有时只图欢喜就意味着放弃了屁股,特务般的老师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家长。就像校长说的那样:我们要一如既往的秉承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的教学理念,坚定不移的走赋有育英特色的学校管理道路。我们不捏造事实,我们只是事实的搬运工。为此,学生们一个个人心惶惶,只得把全部精力用在学习上。如校长所愿,育英一中最终成为一所人才辈出的名校。

三月份举行的联考中,育英一中以平均分领先第二名20分的优异成绩勇夺全省最佳初中奖。同时授予牛柳镇状元初中奖,尽管镇上只有这么一所初中。地方电视台特派记者前去采访。记者问:“您觉得贵校取得如此优异成绩的原因是什么?”校长微微一笑,可并不倾城,答:“这得益于我们的教育理念,凡事实事求是,求真务实。你看,我们的学生多乖。”说着摸了摸旁边一位女同学的头。第二天该条采访上了报纸头条,校长很高兴,决定举办为期一周的春游活动。同学们得知消息后一个个高兴的手舞足蹈,有的女孩子佯装镇静,心里却在激动的思索着该穿哪件衣服,男孩子们则幻想着借此和心仪的女孩约会。

坐在湖边的小树林里,听着鸟语,嗅着花香,贪婪吮吸着清新的空气,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把人晒得甚是舒服。渐渐地有了一丝睡意,我们互相抱在一起,然后……想想就很浪漫。

周一一大早,学校就来了几辆大巴,学生们被分批运走。头靠在窗上的大伟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暗恋的女孩正跟一男生就鸡兔同笼问题聊的很开心。男生叫景博文,是他们班的第一,同时也是整个年级的第一,被老师们誉为小诸葛。很多女孩子经常向他讨教问题,一来二去也就熟了。这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泡妞方悔读书迟啊,大伟不由感叹。当然大伟也曾努力过,可事实一次次证明了他确实不是读书的料。

汽车开了大约1个小时就到了目的地。那是一片平平坦坦的,一望无垠的青青草地,这真是一片真正意义上的草地,因为除了草什么都没有。老师让同学们自由活动,但中午之前必须到这里集合,没等说完下面便兵荒马乱般的一片狼藉朝各个方向奔去了,有的同学甚至迎面碰了头。大伟哪都不想去,就在原地坐了下来,眼睁睁看着景博文带着方敏一起走了。他一边喃喃自语的骂着景博文,一边疯狂的拔着地上的草。“张伟,你怎么不走走?”站在一旁的张皓说。

大伟抬头看了一眼张皓,说:“娘娘腔啊,你怎么不去玩呢?”

张皓说:“我想找个有勇气的人陪我去完成一件事。”

大伟说:“哦。”

张皓向四周瞧瞧,靠张皓坐了下来,凑在大伟耳边轻声说道:“陪我去找天山雪莲吧。”

大伟一脸狐疑看着张皓,说:“雪莲,去哪找?“

张皓说:“就离这不远。”

大伟朝张皓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愤愤地说:“你他妈的拿我寻开心是吧?”

张皓朝地上吐了口痰,说:“呸,我这嘴,反正是什么莲,我记不清了,它就在离这不远的一片竹林里。”

大伟继续愤愤地说:“老子没兴趣,滚!”

张皓觍着脸继续说:“嘿嘿,伟哥。你有所不知,这莲可是价值连城,找到咱就发了。直接退学,回家开上他十几所火锅店,以后就天天坐在家里收钱了。”

大伟说:“滚!”

看到决绝的大伟,张皓白了一眼,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草,悠悠说道:“方敏不会喜欢穷光蛋的,人家老爸可是教育局局长,要是既没钱胆子又小,唉,那更不可能了。”

大伟一听这话急了,毕竟男人最怕被女人瞧不起,这是有害尊严的。被人数落自然是不好,尤其还是被个娘炮数落。他站起来扯住张皓的衣领,愤怒的说:“老子跟你去,不过我告诉你我不是为了去找什么莲,我是想告诉你,我不是胆小鬼!”

张皓邪魅一笑,但这笑就像浅溪里泛起的涟漪,稍纵即逝,以至于大伟并没有注意到这笑容。

在张皓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一片竹林面前。不同的是这片竹林里到处弥漫着白茫茫的烟气,颇有仙境的感觉。大伟一高兴拍拍张皓的肩膀说:“娘娘腔,没想到你还知道这么个漂亮的地方,快带我进去走走。”两人走进竹林不一会,大伟发现前面有一只兔子,便不顾张皓自行跑了起来。他在前面跑,张皓在后面追。但追了没多久兔子就被追丢了。大伟生气的说:“这狗养的兔子。”

张皓说:“没事,这林子里应该还有不少。”

大伟说:“再多又怎么样,不还是追不上,现在光追一只就把我累的不行了,你还要我怎样,你是不是想累死我啊!”

张皓平静说道:“我没那意思。”

大伟说:“哼,鬼知道你怎么想的,我玩够了,现在我们回去吧。”

张皓面露不悦,说:“咱们跑的太远,我不记得从哪跑过来的了。”

大伟怒了,恶狠狠的说:“去你妈的!是你带我来的,你赶紧带我出去!”

张皓说:“你先别急,这里的路很多都通到外面,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大伟说:“那你快带路啊!”说着朝张皓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

走着走着大伟感到累了,索性一屁股坐了下来,从背包里拿出块面包咀嚼着。张皓则站在一旁向四周张望着什么。

大伟说:“娘娘腔,你不累吗?你看我都累了。”

张皓背对着大伟微微一笑,说:“我不累,你赶快吃吧,吃完继续走。”

两人又走了一会,突然听到了一阵说话声。这声音很是熟悉。张皓试探的问:“是景博文吗?”

那人回应:“是,你是……张皓?”

张皓循着声音走过去一看,果然是景博文,另外还有方敏和大脸妹。

大伟一看是方敏,赶紧用手擦了擦嘴上的面包屑,接着把手放在裤子上来回摩擦了几个回合。

张皓说:“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景博文说:“我们原本就是到处随便走走,看到这片竹林不禁想到了“竹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所以我们想……”

张皓哈哈大笑说:“你们是来找禅房的对吧?”

景博文也笑了,说:“是啊,不过禅房没找到,倒是先迷路了。”

张皓面露羞涩,说:“唉,我们也迷路了。”

大伟插话道:“你个死娘娘腔,真是没用。”说完发现张敏正看着自己,连忙改口说:“啊,那……那个其实不怪张皓,是我自己玩心太重,非要追什么兔子,才让我们迷的路,责任在我,在我。”

张皓说:“不,我的错,是我不记得了回去的路。”

大伟说:“不,我的错,是我不该去追什么野兔。”

张皓说:“不,我的错。”

大伟说:“不,我的错。”

张皓说:“不,我的错。”

大伟说:“我……。”那句去你妈的刚要说出口,突然意识到在方敏就在旁边,所以憋了回去,改口说:“我……我觉得咱俩都有错。”

一旁的大脸妹显得很不耐烦,说:“争什么争,跟娘们似的唧唧歪歪个没完。没错,你俩都有错!”

大伟恶狠狠瞪大脸妹一眼,巴不得吃掉她。但细看了番她那张仿佛月球表面的脸便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对于丑的人,细看是一种残忍。

方敏说:“我有点累了,咱们先在这休息下吧。”

景博文说:“好,先吃点东西再走吧。”

大脸妹从包里拿出一席粉红色的毯子铺在地上,大伟看见印在毯子上的闹钟突然尖叫起来:“我知道怎么走出去了!”

方敏一脸期待的问:“怎么走出去啊。”

大伟得意洋洋的说:“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

大脸妹不耐烦的说:“你还是男的吗?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麻利点!”

大伟抓起身边的面包狠狠的朝地上一摔。方敏见况说:“刘芳,你少说几句吧。张伟,你快说吧。”

大伟拿过张皓的手表说:“我们在北半球,所以只要把手表的时针对准太阳,那么时针跟12之间的夹角就是正南方向。”说完满怀期待的看着方敏,幻想方敏对其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还没等方敏说话,大脸妹先说话了:“知道了正南又怎样,我们现在连从哪里来的都不记得了。你是不是蠢。”说完白了大伟一眼。

大伟气的身体发抖,但又无力反驳,毕竟大脸妹说的是事实。所谓的无奈大抵就是如此。

气氛一时变的紧张起来,谁都明白如果走不出去意味着什么。

景博文说:“我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我提议继续往前走走,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大家对此达成了共识。再走了一段路后果然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们发现了一个山洞。

张皓感叹:“好黑啊。”

景博文警觉的说道:“你们看这洞口附近的地面是不是格外光滑,这说明经常有人在这附近走动。”

方敏说:“那是不是也是迷路的人啊。”

大脸妹开心的说:“还等什么,进去看看啊。”

景博文说:“这洞太黑,冒然进去可能会有危险。我们需要火。”

大脸妹说:“我有火柴。”

方敏惊讶的说:“大脸妹,难道你抽烟?”

大脸妹解释说:“嘿嘿,其实我寻思着烤个野味啥的。”说完脸颊红的像田里熟透的番茄。

大伟轻蔑一笑,心想真是个极品肥妞。

景博文说:“还需要火种。”

张皓不假思索道:“大脸妹那张粉色地毯。”

大脸妹生气道:“凭啥啊,这是我姐姐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你别做梦了,怎么不烧你的衣服呢。”

景博文说:“别吵了。烧我的毯子吧。”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条蓝色的毯子点燃,扔进了洞里。顿时洞内变的明亮起来。

大伟说:“操!这洞原来这么浅。”说完意识到说错了话,赶紧缄口不言。

突然天空响起几声闷雷,几朵厚厚的黑云笼罩在山洞之上,黄豆般大小的雨滴纷至沓来,俄而像洪水猛兽般一泄如注。

张皓感叹:“这雨真大啊!”

景博文观雨有感道:“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大伟看了看身旁的方敏,问道:“冷吗?”

方敏说:“啊,不冷。”说着冲大伟甜甜一笑。

笑者无意,观者有心。这一笑笑得大伟不淡定了,他开始呼吸变的有一点难为,开始慢慢敞开心扉,慢慢感动慢慢流泪。

大脸妹一脸坏笑道:“张伟,我看你是喜欢方敏吧。”

大伟一时哑口无言。方敏红着脸说:“刘芳,你瞎说什么呢。”

大脸妹看到方敏脸红突然亢奋了起来,说:“我早就看穿这小子喜欢你了,路上不知道偷偷瞄了你多少次呢。你快看,快看,他脸红了,哈哈,脸红了,快看。”

大伟既觉得羞涩又觉得愤怒,心想美好的氛围就被这猪婆给全破坏了。现实中总有这么个群体,对于自己的事缄口不谈,别人问起来甚至还要拍案而起。但对于他人的隐私倒是很乐于交谈与传播。

张皓打破了尴尬的局面,说:“这毯子快烧完了,谁还有能烧的东西。”

大伟说:“我没有毯子。”

方敏说:“我也没有毯子。”

景博文推推自己的黑框眼镜淡定的说:“我把数学课本带来了,就烧它吧。”

大脸妹吃惊的说:“天哪,博文,咱们的数学可是学完还早呢。”

景博文抿嘴一笑,说:“我已经用一周的时间把这本书全部自学完成了。”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了数学课本,潇洒的扔进了火堆里。

方敏用崇拜般的眼神望着景博文,说:“博文好厉害啊!”

大伟坐不住了,忙说:“其实我也已经全部自学完了。”

大脸妹一脸不屑道:“就凭你?吹吧你。”

大伟轻蔑的说:“不信拉倒。”

大脸妹讥讽道:“怕你是心虚了,有本事拿出来看看,博文,出道题考考他。”

大伟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刚拍上就后悔了,只好忍着龇牙咧嘴的疼痛说:“谁怕谁!来,考吧。”

景博文说:“李大伯家共鸡兔8只,腿共24只,问鸡,兔各多少只。”

大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答案。旁边的大脸妹笑话道:“挨个试,都能得出答案了,你到现在都没得出答案,真是笨到家了,真是笨啊,笨啊!”

大伟怒道:“没算出来怎么了,你那样做也不过是靠运气而已,要是鸡兔共2000只你也挨个试啊,你个智障。”

大脸妹也怒了,说:“你不会还有理了,你骂谁智障呢。”

大伟继续说:“你啊,智障东西。”

大脸妹抡起书包就朝大伟甩了过去,说:“你骂谁智障呢,有种你再说一遍。”

大伟气急败坏道:“我就骂你怎么了,智障,智障,智障,你他妈的就是个智障。”

方敏再也忍受不了了,站起来大喊:“行了!别吵了!你们俩一路上就知道吵吵吵,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很有可能死在这懂吗?博文为了我们连自己的书都烧了,他可是个视书如命的人!团结一下好吗?”

景博文脸微微一红以表高兴。大伟既生气又无奈。

张皓说:“待会雨小点我们可以生火冒烟,这样搜救人员就能看到我们。”

景博文说:“好主意。”

中午的时候雨停了,同学们集合在青青草地上。但却迟迟没看到大伟,景博文,张皓,大脸妹,方敏的身影。老师情急之下只得报警。

景博文命令大家去采集一些竹子以备生火,但四人就火种问题再次发生了纠纷。景博文无奈之下只得献出了自己的书包。烟是有了,只可惜上升高度还不如个NBA球员。

张皓说:“这样搜救人员不可能看到。”

方敏焦急的问:“博文,那我们怎么办好啊。”

景博文紧闭双眼,叹口气道:“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

大脸妹急切的说:“快说,都什么时候了。”

这时大伟突然插话道:“我们五人兵分四路,这样总有一个人能走出去,出去的人一定要赶紧告诉搜救人员我们被困在这片竹林里了。”

大脸妹反驳说:“那万一都出不去呢?”

大伟不耐烦的说:“你这样想我们就只能等死了。这本来就是看运气的。你要坚信我们一定会有人走出去。”

大脸妹气愤的说:“那你自己坚信去吧!”

大伟愤愤的说:“那你在这等死吧!”

大脸妹毫不示弱道:“你才死呢,你才死!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大伟气的直跺脚,说:“你骂谁狗呢!?”

大脸妹把脸仰了仰,说:“就骂你,就骂你!你能怎么着吧?”

大伟气坏了,憋了一肚子的脏话再也忍不住了,可刚要骂就被方敏那颇有女高音水准的一声“啊”给打断了。

方敏脸红彤彤的,生气的说:“你们两个真是够了!一个就知道吃,一个连鸡兔同笼问题都不会,你们除了吵一点用都没有。”说完发现大脸妹眼里正闪着泪花看着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说的有些过分,连忙拉着大脸妹的手一口一个对不起的安抚着,完全忘记了身旁大伟的感受。

大伟像个石头人一样傻傻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刚才那席话要是换做从别人口中说出倒还没啥,毕竟大伟平常也没少挨骂。但这话竟是从自己心爱的女孩口中说出的,这威力就好比给普通小轿车换上了F1赛车的引擎一样,大伟感到自己的心直接散架了。还有一点,那就是用“没用”,“废物”这样的字眼骂人时,杀伤力有时往往比用“傻x”,“草泥马”更强,因为没人想承认自己是傻x,可往往很多情况下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很没用。

待大脸妹情绪稳定后,方敏侧过头问:“博文,你快说说你的办法,咱这里面就你最靠谱了。“

听到这,大伟散架在地的心仿佛又被人狠狠踩了几脚,直接碾成了渣。

景博文用中指推推黑框眼镜,咳嗽几声后说:“我们现在已经迷路了,所以我们坚决不能分开,人越少,就越危险。乱走万万不得,我建议找些柴火,晚上生火,这样搜救人员很容易就能从天上看到我们了。现在我们已经有柴火了,但还有些潮湿,先晾干它们,晚上直接升火。“

其余人一律表示赞同。只是这赞同不是多么的同意对方的观点,只是实在没有别的法子下的无奈之举,就像一个人饿极了还管什么馅的包子呢。

景博文为自己的聪明感到自豪,他内心得意故作平静的看着周围。殊不知直升机这种东西,小镇上,不存在的。

从中午到黑夜,从青青草地到阴阴水沟,搜救人员没看到半个失踪者的身影。与此同时大伟一行人正在竹林里升起一团烈火,火把每个人的脸蛋映的通红,每个人都喜笑颜开,颜开的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搜救人员找到一样。可任凭一堆竹子快烧成了灰,也没看到半个搜救人员的影子。大伟见状,绝望的瘫倒在地。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