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重生之穿越系统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23章

第一章:突生变故

第二章:生死抉择

第三章:穿越系统

第四章:七天期限

第五章:青灵护龙

第六章:青灵化形

第七章:奇秀应龙

第八章:无道师兄

第九章:兄弟谈心

第十章:恶毒师兄

第十一章:坑人系统

第十二章:师徒道别

第十三章:如此可笑

第十四章:选择穿越

第十五章:穿越卷轴

第十六章:骚了一脸

第十七章:隔壁二叔

第十八章:黑山老妖

第十九章:被吓尿了

第二十章:难以置信

第二十一章:盘询土匪

第二十二章:大妖小妖

第二十三章:了事回家

第二十四章:黄淤泥地

第二十五章:到高老庄

第二十六章:再赚骚点

第二十七章:以武会面

第二十八章:仙术妖术

第二十九章:三个女儿

第三十章:小女玉兰

第三十一章:真骚浪贱

第三十二章:委屈的泪

第三十三章:不是亲爹

第三十四章:三喜临门

第三十五章:居心叵测

第三十六章:化酒为水

第三十七章:再次被坑

第三十八章:黑影借风

第三十九章:再听黄眼

第四十章:大凶之兆

第四十一章:十年之前

第四十二章:硬的不吃

第四十三章:我也失忆

第四十四章:炎龙铠甲

第四十五章:爱买不买

第四十六章:猴子僧人

第四十七章:老妖出手

第四十八章:说来就来

第四十九章:猪妖李骚

第五十章:猪妖的毛

第五十一章:猪猴相斗

第五十二章:锁妖链传

第五十三章:十年真相

第五十四章:锁妖链出

第五十五章:罪孽深重

第五十六章:西天取经

第五十七章:计划泡汤

第五十八章:一片火红

第五十九章:铠甲能量

第六十章:山洞艳遇

第六十一章:铁扇公主

第六十二章:魔牛之体

第六十三章:芭蕉之风

第六十四章:声东击西

第六十五章:人性本恶

第六十六章:告别父女

第六十七章:屠龙宝刀

第六十八章:再用无影

第六十九章:五五分成

第七十章:白衣师兄

第七十一章:装疯卖傻

第七十二章:新的身份

第七十三章:诗云仙姑

第七十四章:只爱一人

第七十五章:一拳之力

第七十六章:不留后患

第七十七章:接我三掌

第七十八章:十为一掌

第七十九章:万气一掌

第八十章:逐出师门

第八十一章:侥幸生还

第八十二章:不敢辜负

第八十三章:大醋坛子

第八十四章:诗云圣女

第八十五章:宾客身份

第八十六章:传说神丹

第八十七章:仙丹品阶

第八十八章:生机死气

第八十九章:牛头马面

第九十章:小黑担忧

第九十一章:虚空之镜

第九十二章:锁魂夺魄

第九十三章:漏了一魄

第九十四章:逆天改命

第九十五章:认真炼丹

第九十六章:升级系统

第九十七章:属性变换

第九十八章:炼丹之术

第九十九章:变秃变强

第一百章:巧遇诗云

第一百零一章:无骚不乐

第一百零二章:初次炼丹

第一百零三章:相同不同

第一百零四章:诗云炼丹

第一百零五章:纯火丹药

第一百零六章:被怀疑了

第一百零七章:独自思考

第一百零八章:青红焰火

第一百零九章:木木之争

第一百一十章:浅青丹药

第一百一十一章:高瘦师兄

第一百一十二章:好贱好贱

第一百一十三章:伍齐佰六

第一百一十四章:八颗丹药

第一百一十五章:中了计谋

第一百一十六章:白发黑肤

第一百一十七章:二阶药草

第一百一十八章:道观之主

第一百一十九章:观察炼丹

第一百二十章:两道震惊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毫无异议

第一百二十四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重生之穿越系统-连载网

重生之穿越系统

暗骚难防 著

  • 科幻

    类型

  • 2018.01.30

    上架

  • 25.5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突生变故

重生之穿越系统 暗骚难防 2,985 2018.01.29 23:00

晃炫亮眼的歌舞厅,各色各样穿着时尚,又穿着暴露的年轻人们,在纵情的跳舞。

“飞哥,有没有看上的?看上我给您直接拉过来。“一个戴着棒球帽,打着耳钉面容猥琐的黄衣男猥琐的笑着问道。

“就这这儿这些货色,长得跟啥一样,丑的还没母猪玩起来带劲,我搞她们还不如去搞母猪咯。你居然还问我看上哪个了?”那个黄衣猥琐男子口中所说的飞哥回应道。

这飞哥也是一身杀马特,好似为了装b一样,嘴里还叼根烟。面容也是极其的猥琐。看样子就像是那种连母猪都不放过猥琐男。

黄衣男听着这飞哥的语气后心里甚是不爽。心想:\'说的好像你搞过母猪一样。还口口声声母猪都不如。要不是有两个臭钱,家里老子混社会的。老子才不对你这个丑货低声下气。\'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当面说,黄衣男子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罢了。这年头没钱就得像龟孙子一样?没人家牛逼就别装逼,就算比人家帅也不要说出来。如果实在是忍受不了自己的帅的话,那就说出来,说不定明天就面目全非了呢?是吧?还省得整容。说不定更好一点就是到最后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有些话还就得憋在心中。也正是这样,黄衣猥琐男才得以在这飞哥众多小弟中脱颖而出,独得飞哥恩宠。

\"飞哥可真的爱说笑,就算有母猪,那也得我上啊,飞哥您这身体是属于这些寂寞的美女的呐。”黄衣男低头猥琐的搓手说道。

“哈哈哈,还是你小子懂事,去吧,这里面的哪只小母猪你看上的,尽管上,费用我报销。”飞哥一听这黄衣猥琐男的马屁,瞬间笑容堆满较之黄衣男还要猥琐的面容。大手一挥,笑着对黄衣男说道。

说来也是不凑巧。。这飞哥手本是拿点着的烟的。要是不动还不要紧,这一挥,愣是把烟头插黄衣男子的鼻孔里面了。更关键的一点就是,烟是点着的。所以接下来的便是一阵惨叫和大笑。

“飞哥,小弟真是太荣幸了,居然能做飞哥的烟灰缸。”黄衣男哭着脸同时惨叫着对飞哥说道。那表情配上被烟烫出来的眼泪,当真是像极了感动的泪水。不过嘴上虽是奉承,心里却是一片谩骂。当真是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哎呀,小弟,那个大哥真的不是故意的啊,不过既然烟都被你鼻子收走了,那就顺便当个垃圾桶吧。”这飞哥努力装作很愧疚的说道。

不过那远比黄衣男惨叫还激烈的笑声还是出卖了飞哥。“哈哈哈哈哈,忍不了了忍不了了。”只见那飞哥笑得像个两百斤的胖子一般。

“小弟谢大哥赏识”黄衣猥琐男心中是敢怒不敢言。只好嘴上再来一遍奉承。

“哈哈,你去找你钟意的小母猪吧,本少爷的话,就再在这儿看看,看能不能看到个像人的。”那飞哥说罢端起了酒杯,玩味的看着四周的人群。注视着周遭的环境。

舞厅门外。

一对衣着光鲜亮丽的男女站在舞厅门口。

这女生长得倒是十分精致。虽没怎么化妆,但这天生丽质比什么都重要,还是会给大多数男人怦然心动的感觉。

再看这女生的着装,倒是一身的成熟韵味。黑丝包裹着浑圆的大腿,散发出丝丝温度的同时,也诱惑着宅男的心。一头乌黑光亮的黑发,如泼墨一般,柔顺的垂在肩上。那种范儿,就是女神范儿!

然而最亮眼的还不是这些,最亮眼的却是她那傲然挺拔的胸部,浑圆的两个圆球撑起精致的黑色上衣。让人的目光一旦有所停留,便难以挪走。当然,会不会淫荡猥琐的流口水,且满脑子意淫就因人而异了。

女生如此尤物,让人怜惜不堪。便不禁将目光投在其身旁的男生身上。

男生长得亦算上很清秀,眉宇间亦是透露出不少的英气。只是再仔细看其面容,便发现他面容黄瘦。用最简单的话来说。。

一脸肾虚。。

加上他那佝偻的腰板。那就是一身肾虚。。没毛病。。

不过两人手牵着手,看样子像是一对情侣。此时路人心中怕是都在恨。。“妈的,好白菜都被猪。。不对。。是好白菜都被太监捡了。”

“李骚,你就不能让我去一次嘛?每次我想来这你都不让我来,这次还不让?”只听那女生娇嗔似怒非怒的说道。满脸的娇气。

“幕弱,这种地方哪是你一个小女孩家该来的啊,里面都不是什么好人,乖,听我的,咱们去其他地方逛逛。你要吃什么好吃的,我们直接走买。”只听那男生一脸苦口婆心的说道。

“哼,我不听我不听,每次都是这个说法,我都听腻了。好,今天你不去,我去,我一个人去行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个人常常来这,你以为我看不出你肾虚啊?真是亏了你还有这么骚气的名字。”女生气呼呼的说道,随即猛地一下挣开男生的手,大步向舞厅走去。

“我靠。。”男生直接愣在了原地。心中气道:“你又没和我上过,你怎么知道我不行,我这是天生这样,好不好,谈了三年恋爱,每天就知道花我钱,一到要上床时候,反抗的比谁都激烈,搞得要把我弄成太监一样。再说了谁说名字里面有骚就要骚啊。我可是纯情的人。”心中这样想着,却发现女朋友早已经进去舞厅了。脚上步伐连忙不敢耽误,赶着走进舞厅。

踏着焦灼的步伐赶进舞厅后。男生便四处寻找女生的身影。终于,在一处角落瞥见了幕弱的娇影。只是身旁还多了个猥琐的身影。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旋即火冒三丈。那男的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长得还丑。更不能忍的是,幕弱居然还在和他有说有笑的。

李骚一个箭步上去,直接宣誓主权说道:“喂,这是我女朋友,你干嘛呢?”

“嗯哼?你是这位美女的男朋友?弱不禁风的,还满脸肾虚,你想让我吕飞对你女朋友干啥?自己不行,想让我来陪你女友上床么?”这猥琐男表情蛮横的说道。说完,还点了根烟,望着李骚。

“妈的,老子最讨厌别人说我肾虚,一个两个都有病吧。幕弱我们走,这地方全不是什么好人,一个个还长得这么丑。”李骚边说着边拉着幕弱的手,试图拉她离开舞厅。

然而,却没拉动。李骚惊讶的看着幕弱。

“李骚,我想一个人在这儿呆呆,你要走的话你先走吧。”幕弱似是冷下了脸。

“啧啧,听到没有,美女都表态了,肾虚男,滚吧!”这吕飞轻蔑的笑道。

“幕弱,你怎么和这种人......”李骚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远方的声音打断。

“你小子怎么说话的?就这样和我们大哥飞哥说话的?赶紧跪下来磕三个响头,然后再叫声爷爷,我们飞哥或许大人有大量,就此放过你。还不赶紧的,迟了小心连走出去的腿的没有!”声音越来越大,仔细一看,原来是远方的飞哥头号马仔黄衣猥琐男。

慕弱听到黄衣猥琐男的话语后,眉头稍皱,却没多做表态。

只是,李骚难以忍受了,先是女朋友的不听话,关键时刻还不站到他这边,他此时既觉得颜面无存又是怒火中烧。

“你他妈的滚啊!”李骚当即拿着桌上的酒瓶向黄衣猥琐男脑袋砸去。李骚怎么说也是有血性的男儿,终于没忍住的动起手来。

“哎呀哎呀,牛逼啊,小兄弟,还使这招啊,我们道上的使这招还真的没怕过谁。”这黄衣猥琐男中了一记酒瓶,脑袋虽流着血,可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也没听见这黄衣猥琐男叫。只见他当即抡起两个酒瓶,猛的向李骚抡去。

那力量那速度,当真是比李骚那出手猛的太多了。

李骚来不及躲闪。巨大的砰的一声,接着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脑袋随酒瓶一起开花了。鲜血止不住似的从头顶冒出,哗哗的从李骚那清秀的面容流下,洒落在地上。

周围的人们也再也无法安定了,心知这儿出事了,便走的走跑的跑,立马间溜走,害怕惹事上身。

终于,幕弱再也无法无动于衷,捂着嘴巴呆呆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流着泪缓缓的喊出两个字:“李骚......”

也不知李骚听没听见她的这一声呼唤,忽地,李骚的双脚像是软软的柳条一样。又是巨大的咚的一声,李骚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幕弱捂着嘴,哭着蹲下身子,轻抚着李骚那布满鲜血的脸。

“李骚,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你快醒来吧。”

清澈的泪水划过脸颊与地上粘稠的鲜血混在了一起。

旋即幕弱似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仇恨的望向那两个猥琐男。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