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青楼大官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青楼大官人-连载网

青楼大官人

一腔诗意喂了狗 著

  • 武侠

    类型

  • 2018.01.18

    上架

  • 11.0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青楼少东家

青楼大官人 一腔诗意喂了狗 2,321 2018.01.14 23:46

“少东家,快醒醒,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这声音酥酥软软的,听着让人十分舒服,如果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一定会有想要见上一面的冲动,听她说话都觉得是种福气。

上好的红木制成的女子大床,淡紫色的帐幔轻挽,床上躺有一年轻的男子,看上去二十出头,脸色苍白,紧闭着双眼。床边坐着一穿紫色裙裳的年轻女子,素手轻摇,趴在男子的胸口上,隔着被子哭的梨花带雨,甚是惹人怜爱。兴许是女子哭累了,趴在床沿就睡着了。

“我这是在哪儿?”不知过了多久,男子幽幽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入眼一片漆黑,脑海中一片混沌,只觉得头疼欲裂。那场大火说来就来,睡梦中的他被浓烟呛醒,火势极猛,根本不给他逃命的机会,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现在竟然有了意识,说明自己还活着,只是眼前一片漆黑,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

动了动自己的手,还好,知觉也在。

等等,这是什么,这么柔软。他仔细摸了摸,这不是女人的手吗,怎么会有女人的手,我一定是做梦了。女子被他的小动作惊醒,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地说:“少东家,你醒了吗,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紫儿都要伤心死了。”

少东家?紫儿?我到底是谁?这么想的时候,脑海中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好像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记忆中,自己叫余忘,是雁春楼的少东家。可是自己明明不叫余忘,自己只是现代的一个古乐器演奏者,因为一直得不到演出的机会,他只能蜗居在几十平米的出租房里,所以大火来时根本无处可逃。怎么一转眼,自己变成了余忘呢?紫儿看他愣愣地不出声,担心道:“少东家,你这是怎么了,你说句话呀,别吓唬紫儿。”

余忘小心翼翼地问道:“紫儿,紫儿是谁?”声音不大,透着一股疲累。紫儿的泪水瞬间充斥眼眶,适应了黑暗的余忘渐渐恢复视觉,看到紫儿的泪珠在夜里晶莹闪烁,听她哭着说道:“少东家,你是忘了我吗,我是紫儿啊,从小陪你到大的紫儿啊,这里是雁春楼,我们从小一起在这里长大的呀。是紫儿没用,姑姑不在,我没能照顾好你。”

余忘从小到大最受不了女孩儿哭了,赶忙出声安慰道:“紫儿,别哭了,我最怕女孩儿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我这会头好痛。”

余忘闭上眼睛,不再抗拒那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他看到小的时候,自己与一个喜欢穿着紫色衣服的小丫头围着他的娘亲身旁打闹。之后十几年,他们三个人就一直生活在一起,他的娘亲带着他们走了许多路,来到了这里开了一家叫做雁春楼的青.楼,从此这里的所有人都称呼他为少东家。至于为什么开一家青.楼,他问过他的娘亲,但是他的娘亲并没有多少什么,只留一句以后你就知道了。

有一次听他娘亲说,紫儿是个孤儿,父母不知是谁,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他们在一起了,他们也算是青梅竹马。紫儿在雁春楼里地位也很特殊,不卖艺更不卖身,帮着余忘的娘亲管理雁春楼,而余忘自从长大之后就很少跟紫儿在一起,变得纨绔异常,经常欺负楼里的姑娘,狐朋狗友更是数不胜数。

这次他的娘亲有事出门几天,临走让紫儿多多看着余忘。可是这才第二天,余忘就出事了,发现余忘的时候,余忘倒在自己的房间里,衣裳凌乱,口吐白沫,翻着白眼一动不动,怎么叫也不醒。雁春楼中本也有自己的大夫,是个年过半百的婆婆,楼里的人都唤她为荣婆婆。可是荣婆婆那是专门给姑娘看花柳病的,其他只懂点风寒之类的小病,她给余忘把了把脉,摇了摇头,让紫儿赶紧去楼外找大夫。

紫儿把他移到自己的闺房,让人去叫大夫,可是这么大的白水城,派出去的几个人都说大夫不在家,这里面就很有蹊跷了。紫儿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坐在床边哭,便有了现在的一幕。躺在床上的余忘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自己这是穿越了变成了别人,一下子就来到另外一个世界,此前这具身体的主人估计早已魂飞他乡。

他算是鸠占鹊巢,大晚上的,他也不能照照镜子,不知道自己的这副皮囊生的如何。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件事本身虽然有点匪夷所思,但是自己还有着意识,也算是老天给他第二次活着的机会,现在短时间内他也想不到将来会如何,还是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再做打算。余忘在沉思的时候,紫儿在房间里点了蜡烛,屋子里一下变得亮堂许多。紫儿回到床边,柔软的声音还是带着担忧。

“少东家,你想起来了吗?”余忘终于可以一睹紫儿的真容,紫儿一身紫色裙裳,出落的亭亭玉立,眼眶红红的泛着泪光,脸颊上还留着泪痕,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典型的小家碧玉式姑娘。余忘真是有点羡慕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了,身在青楼,身旁还有青梅竹马的陪伴,怎么也该是风流倜傥,不负此生了吧。

可是为什么有人要陷害他呢,他记得是中午吃了饭之后没有知觉的,一定是有人在饭菜中做了手脚。余忘出声道:“我都想起来了,我是余忘,你是紫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对不起,让你担心了。”紫儿一听,眼泪又掉了下来,这让余忘又不知如何是好,难道自己又说错话了?紫儿看他这副模样,说道:“少东家,你好久没跟我这样说话了。”

余忘想了想,有点不理解身体的前主人是什么意思了,自从有了雁春楼,他就不再亲近紫儿了,不再让紫儿叫他忘哥哥,让她改口叫少东家,他的娘亲为此还打过他,但是他就是不改,从此变得越来越纨绔。

余忘以为是自己前身的横行霸道才让紫儿哭的,出言安慰道:“紫儿,以后别叫我少东家了,还是叫我忘哥哥吧,那样叫太生分了,你可是我的青梅竹马啊。”

紫儿不但没有止住眼泪,反而哭的更加凶猛,但是这次是泪中含笑。她的鼻子红红的,眼眶都肿了一圈,哭哭笑笑,让余忘直感叹女人真是水做的。以前的余忘看到紫儿哭,要不然就是严词制止让她不要哭,要不然就跑出去鬼混干脆眼不见为净。

但是现在的余忘可以了解当时的心境,那时的他不懂得如何安慰紫儿,出去鬼混其实就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喝着闷酒睡大觉。其实他也不想这样对待紫儿,但是没有办法啊,自己是天萎。等等!自己是天萎?!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