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虚拟人生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虚拟人生-连载网

虚拟人生

星月链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08.14

    上架

  • 2.3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痴呆植物人

虚拟人生 星月链 3,550 2018.08.13 07:50

  十六岁,一次旅游……

  旅途中一次意外摔倒,林红枫脑出血痴呆了,成了植物人,但他大脑却还有着清醒的意识,只是不能动,不能说,身体各个部位都不受自己控制。

  这一年,林红枫16岁。

  脑出血痴呆已经三个月了,林红枫的父亲和母亲进进出出好几家医院进行治疗,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却一点好转的迹象也没有,做为普通工薪一族,最后只能绝望的放弃了这种无效果的治疗。

  大脑拥有着意识的林红枫,看着父母亲伤心而又悲痛欲绝的身影,却无能为力。全身除了眼皮能非常慢地缓缓睜开闭合,眼珠能上下左右缓慢地转动外,就没有什么可以动的了。就连吃饭都需要人掰开他的下颌后,才能喂入一些流食解决饮食问题。

  这三个月林红枫算是经历了身心和灵魂的双重考验。父母亲人的伤心绝望,一些朋友同学的怜悯和同情的眼神,还有人偷偷的似乎看笑话似地幸灾乐祸的表情。拥有清晰意识的自己,对这一切都十分的清楚,今后要是都要如此的生活下去,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绝望,无比的绝望。

  想死,一了百了,却连自我了结的能力都给剥夺了。

  林红枫是家里的独生子,父亲林建豪,46岁,母亲任月菲,44岁,这几月二人心力憔悴之下,现在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林建豪年幼时就很早从乡下农村出来打工挣钱,自从他的父母很早就因病故去后,把老家房产土地变卖后拿着钱在丽都县城买了个55平米的小房子和打工认识的任月菲成家后,就和老家的人断了来往。

  任月菲是被一个姓任的单身孤寡老婆婆在一个小医院门口捡回家里收养的。任月菲初中未毕业在任老婆婆病死后就出来打工挣钱了,原来的房子也被用来还债了。

  幸好林建豪年轻时打工聪明偷学了维修车间一些好手艺,被工厂转职为正式职工,随带着把任月菲也带进了工厂打杂,几年后因为工作勤勉,受到领导赏识也转为了正式员工。所以夫妻俩人几年的打拼在丽都县也算是跨入城镇户口的行列了。

  这一天下午,林建豪郑重地对任月菲说:“月菲,枫儿这病一时也好不了,你也不要急,那些医生也说了,现在枫儿能随指示转动眼珠,说明大脑有好的迹象,你就陪他多说说话,先慢慢调养,这是脑溢血的后遗症,你就请长假照顾枫儿吧,坚持进行康复训练,防止肌肉发生废用性萎缩和关节僵直。”

  “嗯,你明天就上班去吧,枫儿就交给我,你就别管了。”任月菲看着床上躺着的儿子林红枫无奈伤感地说。

  林建豪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儿子转身到客厅,就坐在小凳子上郁闷地想着一些事。

  这个家,因为儿子林红枫一次意外摔倒脑出血痴呆成了植物人而失去以往的欢乐,生活变得死气沉沉。

  这时床上的林红枫的大脑最深处,一片白蒙蒙世界中,有一个透明物质,正在缓慢的向他大脑深处蠕动着,还缓缓地吸收着大脑中周围红白之色的丝状莫名物质。

  人类的大脑是所有器官中最复杂的一部份,婴儿在母亲体内成长期间,脑神经元会不断增加,平均每分钟增加250,000个脑神经元,到了出生时,可达近100亿个脑神经元。由此可以人类大脑的繁衍神秘。

  林红枫自从旅游时,在一处浓密的绿色植物林中的青石上,滑倒仰面摔了一跤,造成脑后出血,庆幸远处的几位同学看到他摔倒没有爬起来,及时找人抢救并报警送医院。

  而他自己则一摔倒就昏迷了。在医院中,从意识迷茫到逐渐恢复清晰意识,他一个星期后才逐渐明白了周围的一切。

  林红枫不知道其他痴呆植物人是什么情况,但他自己却感受到了这种神奇而又折磨人体验:他的大脑能意识和看到自己周围2米内距离的一切事物,闭上眼睛也能像看电视一样,在脑海中清晰地看到自己周围2米内的一切,包括躺在床上自己的样子。

  这种感觉很奇妙,自己不睁开眼,通过意识感知,也能在脑海中看到爸爸妈妈在自己身边悲伤欲绝而难过的情形。

  自己全身都不能动,张不开嘴说不出话,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一点也动不了,完全不能控制身体的任何部位,但却有着清晰的思维和意识,这种感觉,就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幸好后来医生对他说,让他转动眼珠看看,他就试着慢慢转动眼珠,虽然非常地慢,但也是让病床周围的众人一喜,父母也由刚开始的绝望转而变得忧伤。

  现在自己爸爸妈妈最常做的事,就是傻傻地让林红枫转动眼珠,一会儿向左转,一会儿向下,又一会儿向上或向下。当林红枫缓慢地完成转眼珠的动作后,也是爸爸妈妈最高兴的时刻。

  现在他的妈妈任月菲就在干这件事情,一边给儿子活动关节,按摩腿部肌肉,一边说:“枫儿,向下面转动眼珠,让妈看看。”

  林红枫无奈地只好按妈的要求去做,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让妈妈高兴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林建豪就出门做公交去开始上班了。

  林红枫出院回到家,刚开始的星期六、星期天,和爸爸妈妈交好的同事,学校的老师和几位以前交好的同学,也来看望了他几次,大家都了解病情后,慢慢地就在也没有人来过。

  又是二月过后,林红枫家里恢复了平静如水的生活。

  但却在十一月十二日,这天的清晨又发生了一件让林红枫这个家几乎悲痛绝望的事:他父亲林建豪在上班的途中,飞来横祸,因下雪路滑一辆小车,因为速度较快失去控制撞向了行走在路边的林建豪,当场就把躲闪不及的林建豪碾压致死。

  当交警处理事故查明身份用手机通知任月菲时,正在林红枫床边坐着掰开下颌给儿子喂食的她,停下接手机那一会儿,就是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嘴里喃喃地说:“不可能!不可能……刚才还好好的,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随及就发疯般地跑出门,向交警通知地点跑去。

  林红枫在母亲任月菲接到交警电话,通知此事的那一刻,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父亲今天早晨居然出车祸死了。

  他还记得老爸出门那一刻还难得来到他床边俯下身一摸着他的头,微笑着对他说:“枫儿,好好听妈的话多转动眼珠做运动,快点好起喔!”

  父亲又很少见地转身拥抱了母亲安慰地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放宽心,一切都会好的。”

  林红枫眼角的泪止不住一颗颗流了下来。做为痴呆植物人,他不能动一点点,也无法嚎啕大哭,但在母亲接到手机电话那一瞬间,母亲哪难以置信和悲伤欲绝的表情,那一刻,近在咫尺的他,都能通过意识和现在的听觉,清晰地感触到那一切。

  那股彻骨心扉地痛和悲伤让林红枫慢慢地闭上眼睛,那种迟缓的慢和悲痛绝望地眼神,让任何人都不能忍视,林红枫也因此晕厥沉睡了过去。

  二个月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林红枫在“枫儿,枫儿,你醒醒啊,枫儿,你难道也要丢下妈妈吗?枫儿……”的一声声呼唤中慢慢地睁开眼睛。

  一双无神的眼睛和一张憔悴干瘦脸颊出现在了他面前,林红枫的意识也开始复苏。

  这是我的母亲吗?

  怎么瘦成这样了?

  当林红枫恢复意识,慢慢睁开眼那一刻,那一双无神的眼睛,开始有了神采,脸上泛起潮红。

  任月菲看见儿子睁开了眼睛,她激动地抱着儿子的身体,干瘦的脸颊轻扶儿子额头,流下了几尽干枯的泪花,嘴里不停地喃喃自语:“醒了,枫儿终于醒了,你知道妈盼了多久吗,二个月了,你知道妈在天天盼你醒吗?枫儿,我的枫儿醒了,你知道妈有多开心吗?枫儿,呜呜,枫儿,呜呜……”

  任月菲心力憔悴之下抱着儿子控制不住自己这些日子忧伤悲痛心情嘤嘤哭了起来。

  林红枫看见母亲任月菲无神眼睛和干瘦的脸庞那一瞬间就想起了自己晕厥沉睡之前的事,不由开始自责自己,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丢下母亲,让她承受了那么多痛苦,还给自己唯一的亲人带来无尽的悲伤。

  林红枫很想安慰妈妈,却张不开嘴开不了口,发不出任何声音,很想拥抱妈妈,却连手指都动了,这就是痴呆植物人的悲哀吗?!

  一定要好起来!

  林红枫此时,对这一刻的想法无比的坚决。

  我一定要好起来!

  再不能让妈妈这样悲伤下去,现在爸爸不在了,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如果在这样下去,肯定不行。

  我要照顾好妈妈,我一定要好起来!

  正当林红枫暗下决要好起来时,任月菲哭了一阵,发泄了这几天焦虑伤感之情,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突然起身抬头关切看着儿子,见儿子还睁着眼睛看着自己,才安心地急忙说道:“这几个月你一直挂的营养液,肯定饿了,妈这就给你熬点粥,枫儿你等一会儿啊!”

  任月菲顾不得擦拭眼角泪花,就站起来转身出去,准备给儿子好好熬点稀粥喂给他吃。现在林红枫就是她的动力,也是她的一切。

  而这时林红枫随着要好起来的意志力加强,在他的大脑深处,也就是所谓的脑核中,有一片白茫茫而又神秘幽幽深髓之处,一个白色透明小圆球,在这几个月吸收了无尽的红白丝线物质,在这股魂力的意志之下渐渐地凝实起来。

  人类的大脑可以区分为三个部份:脑核、脑缘系统、大脑皮质。脑核部分是掌管人类日常基本生活的处理,包括呼吸、心跳、觉醒、运动、睡眠、平衡、早期感觉系统等。而脑缘系统是负责行动、情绪、记忆处理等功能,另外,它还负责体温、血压、血糖、以及其它居家活动等,大脑皮质则负责人脑较高级的认知和情绪功能。

  人类的大脑在这个世界上也一直有许多未解之谜。

  林红枫旅游中一次意外摔倒,这个痴呆植物人,机缘巧合下大脑深处却意外被大脑血液吸收了一片不知名的白色物质。

  没有人会想到,世界中的有些物质是很奇妙的,机缘巧合之下,就是一个传奇的悄然开启。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