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灵武天园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灵武天园-连载网

灵武天园

万财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08.21

    上架

  • 6.6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1入侵者

灵武天园 万财 2,396 2018.08.17 15:20

  魔殿的大厅里尸骸遍地,宛如炼狱一般的景象。

  虽然在鬼狱当中用这样的形容好像有些不太恰当,但实在是找不出其他什么更合适的词语来描述这番惨像。

  残缺的尸体遍布了阴森殿堂的每一个角落,浑浊的血液汇聚成一片凄厉的血海。

  这些全都是受困于此的恶魔,它们既是这座魔殿的囚徒,也是这座魔殿的守卫者。

  这些最高位的恶魔,任意一只被放出去,都具有引起一场灾炎的能力,然而它们全都不得不栖身于这座阴暗的魔殿,是出于无奈,也是出于敬畏。

  只有强大到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才会让这群灾星俯首就范,这座魔殿的主人就拥有这样的力量,如果鬼狱里也会有神的话,那么这座魔殿的主人就是位立于群魔顶峰当之无愧的恐惧厉神。

  这座魔殿是一个象征,是暴虐之神权威的象征,也是死亡寂静的象征,即使没有这些守卫,也不会有谁胆敢去冒犯这样一个恐惧森严的象征。

  然而,任何地方都存在意外。

  在尸堆当中,一个孤傲的身影屹立其中,它是最后一个以站立之姿存在于此的胜利者。

  这个胜利者的身上披满了黑色的鳞片,那是它的皮肤,也是它的铠甲,它将手中的长刀一挥,上面的污血尽落于地,然后这刀便迅速缩回到手臂之中,化为那无数黑鳞当中的一片,浑然一体。

  这个黑色的异类者已经犯下了无可饶恕的重罪,从这一刻起,它已经无法回头,不过它也并没有什么后悔的打算,所有的道路都在它的前方。

  入侵者踏着沉闷的步伐向魔殿的深处走去。

  在阴暗的密室里,一条大蛇盘旋在巨大的立柱上,口中的血信不断的伸吐,发出嘶嘶的声响,试图缓解内心的焦躁,却完全不起作用。

  它是掣魇,是这鬼狱当中最顶尖的术者,向来以阴险沉稳而著称,此时却抑制不住的频现丑态,这是它面对巨大危机时的本能反应。

  它是这座魔殿的守护神。

  曾经惨死在掣魇阴诡术法之下的亡魂数不胜数,其中不乏有能力独霸一方的王者,它是鬼狱当中的死亡传说,如同魔神一般的存在,掣魇这个名字在某种意义上等同于死神。

  然而,死神此时正在颤抖。

  面对这个黑色的入侵者,即使是魔神掣魇,此时也止不住脑中源源不断产生的想要逃走的强烈欲望。

  但若是如此,它又找不出借口去面对魔殿的主人,无论是这个入侵者,还是这座魔殿的主人,都不是它能惹得起的角色。

  紫色的幽晶铸成的走廊里,披着黑色鳞甲的入侵者正一步步的向前行进,它的身影被印在如镜般的廊壁上,化为千万。

  这是一条充满了杀机的通道,无数阴险且威能巨大的陷阱被安置在隐蔽之处,关于这些,入侵者全都了若指掌,但是它对此并不以为意。

  入侵者当然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此时正被这座魔殿的守护者所注视,所以它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以表示对此的蔑视。

  这个动作也当然会被大蛇看到,并且很有可能会激起它的愤怒,即使是它所恐惧的对象,魔神掣魇也同样厌恶自己受到轻视。

  守护者一定会采取行动,这是一个过程,缺少了这个过程,整条通道就会显得乏味无趣。

  这座愆魔殿可是鬼狱里最凶险的地方之一。

  入侵者踏出了一步,周围的幽晶似乎发出了一丝微弱的光波,那是一块普通的地面,却也是掣魇精心构筑好的一个陷阱。

  这微弱的光波快速扩散,在入侵者的周围形成了一个光弧,这光弧形成了一个球型的结界,将入侵者牢牢锁在其中。

  球型的结界迅速成型,成型之后又立刻收缩,原先的光弧性质骤变,成为了一道黑暗的屏障,所有在这屏障之内的物体都会随着结界的收缩而被碾压摧毁,最终归于虚无。

  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无论是谁都不可能逃出这个黑暗结界,连光都无法脱离,这是掣魇耗费数千年时间才精研出来的最高级的黑暗之术,它有自信可以用这个特制的小型黑洞吞噬掉任何东西,包括鬼狱之神。

  黑暗的能量在结界之内膨胀,原本稀薄的一层暗膜已经被充实成为一个黑暗的球体,而入侵者已经完全被困在这个黑暗的球体当中。

  黑暗的球体成型之后,随即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坍缩,不断缩小,一眨眼的时间内便缩成了一个小点,然后化为虚无。

  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一切又都发生在无声之间,在这悄然迅疾的瞬间,掣魇已经完成了一次绝杀,而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入侵者之前站立过的地方被凭空削出的一个球型的空洞可以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入侵者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它除了被黑洞的力量摧毁于无,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什么选项可选。

  密室里,大蛇惊喜又有些焦躁的注视着一切。

  只要给它一点点施术的条件,它能创造出毁灭一切的奇迹。

  如果这个黯灭之术能够杀死入侵者,那么要伏击鬼狱里最强的魔皇也不是全然没有机会,到时候……

  掣魇适时的抽回了自己的妄想,它需要冷静一下,这一切进行得太过顺利了,非常不合常理。

  这个家伙真的是这么容易解决的角色吗?

  大蛇持续用异术侦测着魔殿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始终不能感知到那个披着黑鳞的入侵者的存在。

  时间不停在流逝,这个结果却一直没有改变。

  那个家伙终究还是大意了,它低估了守护者的能力,它绝对没有想到这条大蛇已经可以将暗术强化到如此的地步,连魔核都能吞噬。

  这就是小瞧对手的代价。

  大蛇口中的红信又重新开始不停的吞吐起来,这一次并不是因为焦虑,而是由于兴奋。

  如果有能力干掉这个披着黑鳞的入侵者,那么按照常理,大蛇也应该属于魔皇级别的角色,只要时机成熟,它甚至不必再屈从于这座魔殿的主人,自立一片天地。

  想到这里,大蛇兴奋得连尾巴都一同摇动了起来。

  空气中忽然传来了一股浓烈血腥味,随即,是一阵强烈的剧痛,掣魇回过头去,发现修长的身体上无端多了一个大洞,耷拉的挂着半条残尾,鲜血正不断涌出。

  作为一名阴杀者,鲜血的味道会让掣魇感到兴奋,但如果这股味道是来自于它自己,带来的情绪则是愤怒,震惊,以及恐惧。

  半条尾巴将断未断,只要稍微触碰,便会引发痛苦,这种故意让受伤者加倍痛苦的伤势,没错的,就是那个家伙的风格,跟自己一样卑劣的品性。

  它果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掉的角色。

  大蛇心一狠,张开血口向自己的伤口咬去。

  只听咔的一声,那半截血肉模糊的断尾被大蛇咬断吐在一旁。

  “你始终都学不会教训,永远都会麻痹而漏出破绽。”

  密室的墙面上忽然呈现出一张阴森的面庞,披着鳞甲的入侵者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