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乱世掌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乱世掌门-连载网

乱世掌门

酒至微醺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08.14

    上架

  • 6,432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师父召见

乱世掌门 酒至微醺 2,094 2018.08.13 13:51

  静室中,一个白衣男子盘坐在黄色蒲团上,闭目凝神,专心感应着灵气。

  天地间存在着灵气,修炼的第一步就是与灵气共鸣,牵引灵气进入丹田之中。

  不过男子显然遇到了困难,他猛地睁开眼睛,从先前静坐冥想的状态中跌落出来,左手捂着胸大口喘气,额头上尽是汗水。

  “唉,又失败了。”男子擦去额头的汗珠,仰天长叹,脸色如死灰一般,黯淡无光。

  他叫林茂,今年四十岁,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山村里,父亲是一个屠夫,一家靠杀猪宰羊过生活。七岁那年,林茂在后山救下一个道人,道人见他资质不错,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动了收徒的念头。

  由于道人要躲避仇敌,在林茂行完拜师礼后迅速离去,临走前说将来会过来接林茂,并告诫他千万不可杀生。

  盖因万物有灵,生灵被杀时会产生极大的怨念,这怨念会纠缠在行凶者身上,形成一股煞气。煞气对普通人来说,影响还在可控范围内,只要平时多多注意,不做太出格的事,一生也能风平浪静。对修士而言,煞气是致命的毒药,如果身上纠缠了无数的煞气,很难感应周围的灵气,更可怕的是每过一段时间,上天都会对其降下雷劫。

  但身在屠夫之家,焉有不执屠刀的道理。林茂十七岁时候,开始跟着父亲练习宰杀,几年后接过父亲手中的屠刀。

  直到三年前,当年的道人再次出现在林茂面前,两人一番交谈后,林茂便跟着道人来到鼎离门中修炼。

  “咚咚咚…”

  林茂平复一番后,听到敲门的声音,随后从门外传来一个弱弱的童音——“大师兄,师父让你去明通殿一趟。”

  林茂听声音知道来人是师父的烧火童子,开口问道:“火童,你可知师父找我有何事?”

  门外的童子穿着一身红白道袍,头上梳着两个髻,他轻声回答:“林师兄,三个月后是师父六十大寿,我猜师父可能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毕竟…”火童欲言又止,不过林茂明白他的意思。

  师父正阳道人去年成功结丹,进入金丹修士的行列,宗门随之水涨船高,想和宗门交好的修士多如鸿毛。到了师父六十寿诞那天,明通殿内肯定摩肩接踵,被前来拜寿的修士围得水泄不通。

  同时门下弟子肯定要回来祝寿,这里面免不了几分暗斗。这位师弟修为精进,顺利筑基;那个师弟外出奇遇,获得神异宝物;或者某某师妹钓得金龟婿,如今在哪儿逍遥快活等等。

  而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大师兄,修为微薄,身无长处,甚至跟两位童子一般居于师门中,庇护在师父的羽翼之下,实在说不过去。

  林茂摸着下巴,低声自语:“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我该如何应对?”

  门外的火童听到林茂的说话声,但又听不分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自己这位大师兄修为低浅,但深得师父厚爱,几个有背景的师兄心中不忿,遇到林茂时不免讥讽几句,师父对此睁只眼闭只眼便过去了,但自己不过是一个烧火的童子,要修为没修为,要身份没身份,是万万不敢嘲讽大师兄的。

  “大师兄不用担心,师父他——”火童开口劝慰,刚讲到一半,房门便开了。

  林茂站在门前,面露微笑说:“走吧,去明通殿。”

  林茂和火童往明通殿走去,路上两人聊了起来。

  “火童,我久居家宅,不曾走动,最近可有什么奇闻佚事么?”林茂问道。

  火童眼珠转了转,想了一会儿说:“最近倒没什么事情发生,不过听老周说江东项家要为家里的二公主择婿,这事牵动了很多人的心思。”

  “江东项家为二公主择婿,还真是一件大事啊……”林茂低语。

  项家是江东势力最大的修炼家族,江东大小宗门无一不与项家交好,就连处于江西之地的自家鼎离门都积极示好,两年前正阳道人将门下弟子嫁入项家做妾。

  倘若被项家看中,做了东床快婿,妥妥的麻雀变凤凰。海量的修炼资源,羡煞旁人的身份地位,而且听闻二公主有倾国倾城的容颜。如果江山美人皆可得,谁会在意入赘这种小事。

  憧憬一番后,林茂收回心神,他清楚自己的斤两,项家二公主再眼瞎也相不中他。就算二公主真的阴差阳错选了他,项家也不会同意一个废人入赘的。所谓的公开择婿,八成是噱头,乘龙快婿估计早就内定了。

  “我看你长得温润如玉,不如去碰碰运气,做个童养夫,要是被看中了,瞬间飞黄腾达啊。”林茂调侃着火童,“到时候还望童子念及同门之情,能够提点一二。”

  火童虽然年少聪颖,但毕竟是儿童心性,他对男女之事,既陌生又向往,这便生出一种羞涩的情绪。

  火童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如炼丹炉中的炉火,一时间又是挠脖子,又是摸鼻子,紧张不已。

  林茂见火童如此局促不安,按捺住玩闹的心思,对火童说:“哈哈,我跟童子开玩笑的,还是赶紧去明通殿吧,别让师父等急了。”

  火童这才长舒一口气,撇着嘴巴说:“大师兄真过份,哪有这样取笑小师弟的。”

  “好好好,师兄的错,这两粒灵丹送你做赔罪礼。”林茂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瓶,倒出两粒米黄色丹药。

  “多谢师兄赠丹之恩。”火童双手捧着那两粒灵丹,眼中爆发出炙热的光。他跟随正阳道人炼丹已有两个年头,对林茂拿出的灵丹熟悉得很,深知此丹的珍贵和功效,有了这两颗灵丹加持,他的修为有望突破到下一阶段。

  火童将灵丹小心翼翼收好后,睁着大大的眼睛,一脸祈求地看着林茂,说:“师兄,刚才的事你别告诉师父和别的师兄,好不好?”

  “好说好说,我不与别人说便是。”林茂说着突然想到,一年前师妹嫁入项家时,师父带着两个童子前去赴宴。这样说来的话,火童有可能见过项家二公主,再结合童子刚才的表现……

  林茂歪着头看看人畜无害的火童,心里狐疑道:不会是真的吧,造孽呀!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