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龙逆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风起 共43章
第二卷 纷争 共43章
第三卷 雄图 共43章
第四卷 新贵 共43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密谈

第一百三十二章 苏醒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发财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龙斗气与神降术

第一百三十五章 神和神还是有区别的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大海捞针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王子罗布到来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凛冽寒意

第一百三十九章 剑灵罩

第一百四十章 红目异蛇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射线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异蛇王

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可真是把我坑惨了!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反击计划

第一百四十五章 龙语魔法的威力

第一百四十六章 摊牌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归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战局将变

第一百四十九章 医院,光明教团和叛乱

第一百五十章 加官进爵

第一百五十一章 龙眸家族的传承

第一百五十二章 莫尔斯

第一百五十三章 初试魔法拳

第一百五十四章 武技对魔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布莱特

第一百五十六章 气息

第一百五十七章 摧毁与再造

第一百五十八章 极夜,即杀

第一百五十九章 普希努尔的消息

第一百六十章 响彻雪原的狮吼

第一百六十一章 城门

第一百六十二章 城破

第一百六十三章 格雷的计划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兵扫昂卡城(上)

第一百六十五章 兵扫昂卡城(下)

第一百六十六章 抵制教团计划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大歼灭!冰雪狂狮显威!上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大歼灭!冰雪狂狮显威!中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歼灭!冰雪狂狮显威!下

第一百七十章 新贵四起

第一百七十一章 流浪者

第一百七十二章 禁忌

第一百七十三章 巨变

第五卷 渊海 共43章
第六卷 狂澜 共43章
第七卷 暗层 共16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龙逆-连载网

龙逆

月明即杀 著

  • 奇幻

    类型

  • 2017.11.24

    上架

  • 68.4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万龙之祖,一朝苏醒

龙逆 月明即杀 3,331 2017.11.24 17:38

  无尽的沉睡……阿迦觉得自己真是沉睡了太久,久到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自己是干什么的。阿迦所知道的,就只有无边的黑暗和不知道从何时起开始的浑噩。

  沉睡的世界里只有一眼望不透的混沌,阿迦有时甚至都不觉得自己在睡觉,而是觉得自己就应当生活在这样一个空洞乏味的世界里,日复一日,盯着那分辨不清的四周,无法眨眼,无法动作,无法做任何事情。这种日子一直都在持续,持续的同时,也给阿迦带来麻木,让阿迦慢慢忘却,本就浑噩的脑海里,渐渐地只剩下三个字。

  前两个字是阿迦,他的名字,他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自己的名字,另一个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直到有一天,阿迦体验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是长久的空洞日子以来他第一次拥有新的感受,他觉得他的尾巴火热。

  是的,阿迦感受到了自己的尾巴。在这之前,阿迦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如何构成,但是现在,第一次的,阿迦感受到了自己的尾巴。而且,这条尾巴,正在传出一种叫做灼热的不适感。

  这让阿迦慌了神。长久的重复让阿迦害怕新的变化,尤其是这种变化让他觉得不快,让他觉得不安。这种烧灼很快就变得让阿迦难以忍受,阿迦的喉咙里第一次爆发出了一阵声响。

  那是一阵怒吼,夹杂着对痛苦的压抑,裹挟着对无力抵抗的现状的不屈。这一声怒吼,声震云霄。吼声直冲而上,甚至震得整个空间颤抖不已,这一声怒吼,也让阿迦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存在。

  腐朽,但却充满莫名的力量;僵硬,但却与整个空间有着和谐的共鸣。阿迦不解了,自己的思维怎么就变得清晰起来,但是这种不解仅仅只持续到了阿迦睁开眼睛。阿迦睁开了他沉重的眼皮,他发现自己好像正站在山巅。

  在这期间,阿迦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尾巴依然一片火热,让人难以忍受的火热。终于,阿迦清醒了过来,思维里也突然多了很多东西。而那个原本看不清的字,也如初生的朝阳,开始发出红亮的光华,好似烙印般,映在阿迦眼前,几乎刺得阿迦睁不开眼睛。

  那是一个“龙”字,当阿迦看到这个字的时候,一种叫做责任的感觉在心底涌起,阿迦的思绪渐渐打开——“龙?吾乃……吾乃万龙之祖!万龙皆因我而兴起,龙行盛世由我开创!我的霸业,我的龙子龙孙……”

  然而现实是,阿迦好像没时间想起更多,他只是一醒来,就想起了一些,比如他想起了自己是谁,他也想起了自己的责任。但是更多的还是迷茫,阿迦不知道自己为何醒来,就如同阿迦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何开始沉睡。时间,真是过了太久太久,身为龙祖的阿迦,根本想不起之前的事情了。

  紧接着,麻烦事儿就来了。阿迦再次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尾巴的方向,他非常讨厌尾巴上传来的灼热,那是族群面临亡族灭种的危机时发出的哀嚎般的炽热。这种炙烤,让阿迦没空多想,他准备先从地上爬起来。

  与此同时,在龙族的发源地——龙谷,正在上演着一场大戏。

  “末代龙皇!我奉教团六大净化红衣主教之命,前来诛讨你族!龙族作恶多端,是让大陆陷入黑暗纪元的罪魁祸首,为祸世间数千年。现在终于气数将尽,我作为巨龙净化骑士团的总团长,劝你赶紧带领龙族上下自裁,莫要继续负隅顽抗!”

  说话的男子体形健硕,器宇不凡,得意而又威势逼人的语调和眉宇间闪过的金红色光芒让人完全不怀疑这具躯体中蕴含的力量。身披制作精美的赤色铠甲,跨坐在一头通体赤红的烈焰狮子上,手擎一杆粗长旗枪,旗帜上没有文字,只有一幅火焰灼烧巨龙的图案,正随风猎猎,似乎正在愉悦的炙烤巨龙,等待开餐。

  在男子身后,整整三个大队的重甲骑士,遮天蔽日,犹如红色渊海。人人手持长枪,身披暗红铠甲,约束着胯下纯黑的披甲魔马,偌大的队伍竟然连马蹄声都没有发出一下,这也让喊话者的声音能够最大程度的传达出去。

  这队人马所处的位置正是环形龙谷的山峰之上,整个山谷都成了男子的扩音器,喊声传出,回声久久不散,似在一遍遍的嘲笑着巨龙们的软弱。

  直到所有回音消失,才有一个略带虚弱的男声响起:

  “图哈,你真当我龙族好欺负是吗?”

  语气淡漠的质问,彰显出问话者胸有成竹的气概,唯一的瑕疵就是,这个声音有些太年轻了。

  图哈仰头大笑:“哈哈哈哈!上任龙皇新死,你这未成年的小龙也敢和我叫板?你可知道我净化团的座右铭?将士们,听我号令!”

  图哈话音刚落,所有骑士齐声呐喊,全覆面的头盔成为了最好的功放,那好似蕴含着爆炸般力量的战吼再次填满了整个龙谷:

  “圣光净化一切!圣光净化一切!圣光净化一切!”

  三声战吼过后,魔马同声长嘶,图哈的坐骑烈焰狮子也竭力发出了一声兽吼,一匹匹坐骑似乎在用自己的嘶吼表达着下位生物对龙族的不满。

  年轻的龙皇似乎被这些吼声吓住了,半晌都没有任何回音。而图哈并不着急,他知道,这条刚过三百岁的小龙,会成为末代龙皇,而龙族,也将在今天从圣古大陆上除名!

  图哈早在十几天前就预料到了今天的存在,这些天来他也一直在为实现这一天而努力。毕竟,教团的至高目标之一,就是灭绝曾给大陆带来灾难的龙族,稳固大陆的态势。今天,他图哈终于做到了,整个教团努力近两个世纪都没有完成的宏愿,就在今日,被他图哈完成了!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凭借这项功绩跻身二十四红衣主教的行列,图哈就一阵热血沸腾,这个位置,整个大陆没有人不想得到。

  浮想联翩之中,图哈感受到了一些异状,常年与龙族作战的图哈,有着近乎先知般的危机预测能力。龙族长久以来对抗教团大军时从来都是宁死不屈的,今天这才随便喊了两声,准备的后手都还没有使出来,那年轻气盛的新任龙皇就怂了?

  很快,龙族仅存的五大长老外加龙皇低沉的龙语吟唱声传入了图哈的耳朵,因为手下保持的绝对静默,图哈听得格外清晰,他对龙语的认识很少,只是在对巨龙的战争中了解到了一些,所以他只听懂了一个词——苏醒。

  富有节奏的龙语吟唱在图哈听到后的那一刹那,就瞬间拔高了声调,与此同时,龙族仅存的五大长老的龙语声骤然停顿,似乎被人掐住了壮硕的龙颈,只留下龙皇略带青涩的龙语哀婉吟唱。五道金色光柱紧跟着冲天而起,亮金色的长老级龙魂盘旋而上,冲入云霄,直至离开视线。随即,五道光芒流星般陨落,狠狠地击中了龙谷四周的山峰顶端。

  一道龙魂就在图哈身边炸开,速度之快甚至以图哈的实力都无法及时避开,但奇怪的是,龙魂的爆炸并没有趁机给图哈造成伤害,而是直接没入地表,连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图哈当然不会以为这就是龙族在自裁,更不会觉得自己是侥幸躲过一劫,强烈的危机感从心底升起。自己即将面对的是能够将自己灭杀的危机,这是图哈自成为巨龙净化团总团长之后就未曾体验过的危机感,图哈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久病的孩子,而一头猛虎,正在山巅俯视着他。

  图哈当即就想要开口下令全军撤退,但是今天实在是太重要了,重要到只要略一思考就能封住他的嘴巴。再等一等,说不定只是龙族的缓兵之计,积弱已久又被不断打压的龙族,还能翻起什么大浪?强化灭龙枪就在山脚下,今日是毕全功于一役的时候,如果只是因为这种莫名的危机感就撤退从而导致灭龙大计延缓的话,教宗冕下恐怕饶不了自己。

  图哈没想到的是,正是这种想法,让此次他带来的巨龙净化团一半以上的兵力,整整三千名与他同生共死十多年的精锐屠龙骑士,全都埋葬在了龙谷外围的山巅。

  阿迦首先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昏昏沉沉的感觉慢慢从脑袋里面甩出,阿迦这才发现,自己并非站在山巅。而仅仅是趴在地上,眼睛就已经离地面非常远了。将这种不适应的空间感理顺清楚之后,阿迦开始活动自己的双手。低头看着自己长满各种植被的双手,阿迦的嘴角漏出一丝轻笑,自己这是睡了有多久啊,竟然被植被和土壤盖满了全身。

  待腐朽的感觉尽去,力量又重回身体之后,阿迦终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尝试站起身来。奇怪的是,在这段期间,阿迦的尾巴一直处于固定的状态,好像尾巴已经因为年代久远,变成了化石一般,阿迦甚至没法获得尾巴的控制权。可是尾巴又并没有断掉,还是在不断的给阿迦带来痛苦。这让阿迦异常急迫,要不是沉睡多年的身体恢复需要时间,阿迦一准会直接跳起来,就算扯断尾巴也在所不惜。

  被尾巴上的痛苦困扰了许久的阿迦,终于站起了身子,扭身面向自己尾巴所在的方向,尾巴的情况终于映入眼帘——自己的尾巴,像条蛇一样盘在一起,形成了一种上粗下细的漏斗状,“漏斗”上都是坚硬的石头和一些稀疏的植被,难道就是这些错综复杂的顽石与植物根系组成的甲壳,阻碍了自己尾巴的移动?

  自嘲一笑的同时,阿迦终于看到了自己尾巴附近的一些蚂蚁大的生物。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