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云卷风起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76章

新婚之疑

四位美人

沈太后心中的皇后人选

沈碧云自杀

沈碧云妥协入宫

梁帝选妃上

梁帝选妃下

沈碧云谢佩第一次交锋

江南振灾

船上冒出个萧一朽

黑衣人

再次遇袭

各方反应

振灾

归途遇袭

摇摆的梁帝

萧一朽打架

沈家兄弟相亲

赏菊宴上

赏菊宴中

赏菊宴下

千山雪莲

沈碧云起疑

姐妹反目

萧一鸣质问旭王妃

旭王的隐忍

左文宣

梁帝刁难,孙策无奈

萧世子私会孙家小姐

高离与碧玉

沈青病重

旭王的态度

萧一鸣的力争

世子大婚

未来的路在何方

皇后的宴会

敬茶

慈宁宫的神秘之地

法云寺

聂浅梅失踪

流言满天飞

萧一朽接下银月阁

梁帝的反应

聂浅梅的回忆

梦中一吻

医怪降运

小寒杀冬雪之念

小寒的故事

小寒之死

人皮小魔女

父子谈心

旭王试探谢衍

沈碧云的查探

第五十四秘密基地转移

第五十五章 冬雪(小魔女)出手

第五十六章:任务失败

第五十七章:谢衍与聂浅梅之争

第五十八章::旭王突然驾到

第五十九章:沈碧云的阳谋

第六十章:旭王的怀疑

第六十一章:宫中打斗

第六十二章:聂浅梅受伤

第六十三章:朝堂之争

第六十四章:萧旭的不解

第六十五章:沈碧云的计谋

第六十六章:聂浅梅之死

第六十七章:萧旭之殇

第六十八章:困境

第六十九章:沈碧云的怀疑

第七十章:王海阳之谋

第七十一章:新户部尚书方绍

第七十二章:梁帝收回云军帅印

第七十三章:沈碧云收服高离

第七十四章:萧一焱的心事

第七十五章:萧一水的愤怒

第七十六章:萧一鸣的后院

第七十七章:萧一朽之情

第七十八章:旭王妃出殡

第七十九章:王尔之死

第八十章 萧一朽的怒火

第八十一章:沈碧云母子摊牌

第八十二章萧一焱的痛苦

第八十三章:萧旭离京去东三村

第八十四章:云军兵变

第八十五章 一朽天牢会一鸣

第八十六章:碧玉的小心思,碧云的阴谋

第八十七章:审讯萧一鸣

第八十八章:萧一鸣之殇

第八十九章:一鸣和玉论冰儿之死

第九十章:萧一鸣接下出征圣旨

第九十一章:百姓论局势

第九十二章:沈碧云彻底收服高离

第九十三章:谢玉闯怡红院

第九十四章:萧一朽怼萧旭怼萧一鸣

第九十五章:高离中计

第九十六章:赏菊宴风波(上)

第九十七章 赏菊宴风波(下)

第九十八章:萧一平的自白

第九十九章:闲论太子之事

第一百章:无奈的谢君

第101章:三人夜会

第102章:银阁与紫焰门

第103章,立储大典上

第104章:立储大典下

第105章:雪落风起了

第106章:世子去,旭王残

第107章:梁帝昏倒

第108章:萧一朽遇袭

第109章:身痛不及心痛

第110章:父子相谈

第111章:萧一朽脱困,空空王府

第112章:萧旭的痛

第113章:无路择主

第114章:峰回路转

第115章:父子重逢救人

第116章:我就是喜欢

第117章:漂亮老妈子

第118章:噬心蛊

第119章:妖魔附身

第120章:破流言

第121章:成王败寇

第122章:碧影提亲

第123章:谢佩之死

第124章:母后慎言

第125章:动手

第126章:偶遇

第127章:兄妹相见

第128章:太子回京

129章:父子相见(上)

130章:父子相见(下)

131章:吵架

132章:宫中惊慌(上)

第132章,宫中惊慌(下)

133章:平知焱诈死闹皇后

134章:杀,不杀

135章荒园难念的经(上)

135章:荒园难念的经(下)

136章:星辰学院

137章:梅林

138章:刺客请客

139章:梁帝之死(上)

140章:梁帝之死(下)

141章:帝崩全笑

142章:生得偶然,死却必然

143章:云悲

144章:云智斗老翁平观之

145章:云怼相水有疑

146章:你!你!

147章:云之悔

148章:姐妹聚

149章:母子见

150章:相失言

151章:无故恨

152章:两相争

153章:一死伤

154章:众人疑

155章:意外出

156章:兄弟反

157章:德妃殁

158章:云悲恸

159章:湖水乱

160章:霞失踪

161章:兄妹逢

162章:绝色崩

163章:大结局(上)

164章:大结局(下)

作者要说的话

番外:紫霞的告白

番外:平王的告白

番外:旭王的告白

番外:天意弄人(1)

番外:天意弄人(2)

翻外:天意弄人(3)

番外:天意弄人(4)

番外:天意弄人(5)

番外:天意弄人(6)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云卷风起-连载网

云卷风起

褚褚一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12.16

    上架

  • 36.5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新婚之疑

云卷风起 褚褚一 2,389 2017.12.15 22:53

  自萧旭从掖庭出来已经有十五年,如今已经是二十二岁的青年,此时萧旭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在掖中任人宰割,等待当初的瑞王来解救自己的少年,他已经成长成一个像自己外祖父那样的元帅,掌管着大梁一半的军队:云军。

  瑞王在位十年,于三年前去世,将皇位传给萧天昊,萧天昊改年号为昊。

  昊三年,萧旭大婚,娶的是云南王府的千金聂浅梅。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丝丝缕缕、如同细雨般滴落在眼前这好似梦幻曼妙身躯上,聂浅梅声呤一声,两手伸开向床两边摸索着,入手的除了软软的棉被,空空如也。

  咦,这个人跑哪里去了,一大清早的,聂浅梅睁开双眼环视整个屋子还是没有看到想见的身影。

  新婚一大早上地就不见人影,王爷这是对我不满吗?

  “春花,春花!”

  “唉,来了,小姐。”春花推开正红色的木门,快步走进里屋,两手讯速拉开床边的帘子,露出一张芙蓉脸,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柳叶眉挂在两只水灵灵的大眼睛上。

  “你该改口了,春花,应该叫我王妃。”

  “是,奴婢记住了。”春花一边扶聂浅梅起身,同时拿着一块枕头垫在聂浅梅的后背,让她靠得舒服些。

  “春花,王爷去哪了?”

  “回王妃的话,王爷在练武场舞剑呢!”春花一边回答,一边从旁边的衣柜中拿出几件大红色的衣裳供聂浅梅挑选。

  “就这套菏叶边的吧!”

  “好的,王妃。”

  春花飞快地给聂浅梅穿戴好,这时夏雨端着一盆清水放在架子上,把毛巾打湿,轻绞一下,递给春花,春花轻轻地为聂浅梅浄面,先是额头,鼻子,再是面颊,下巴,不放过任何地方。完了再次交给夏雨细细洗过,给聂浅梅净手。

  “夏雨,你让秋月去把食物端来,让冬雪去叫王爷过来吃早餐。”

  “是,奴婢这就去。王妃娘娘稍等。”

  一晃两年过去了,这天中午,梁帝私下出宫,在旭王府吃午餐,聂浅梅把新进的大头鱼用来招待梁帝。

  当聂浅梅让人把屏风拿过来放在大厅中间时,梁帝表示,一家人,无需如此见外。于是梁帝坐首席,左手边坐着旭王,旭王旭的左下手坐着聂浅梅,梁帝的右手边并未再摆椅子,身后立着近待高荣。

  “高公公你去旁边厢房用膳吧,朕这里就不用你伺候了,有冬雪就行了。”

  对于这个历经三朝老公公,梁帝是还是很尊重的,当年父皇能坐上龙椅,他是功不可没,更何况他是看着他长大的。

  “来,庭生,咱们今天不醉不归,自从父皇去世后,我是很少有机会喝酒了,今天难得偷偷出来,你可要陪我好好喝个够!”

  梁帝说完不等旭王端起杯子,就一饮而下。

  “好,皇上,臣今天就舍命陪君子。”

  “叫什么皇上,叫皇弟就行了,王兄,我从小是跟着你屁股后面长大的,不能因为我做皇帝了,你就跟我生疏了。”

  梁帝看着旭王,一动不动,好似旭王不答应,就要哭出来。坐在龙椅上,高处不胜寒,母后整天要我提防这个,提防那个的,连一起长大的庭生都要我防着,这种日子实在是太累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聂浅梅看到眼前一幕很是欣慰,看来母亲担心的完全没必要。皇上还是很重感情的,并不像太后娘娘。

  聂浅梅突然感觉胃里有一团东西急着要出来,连说话时间都没有就吐在旭王身上。

  那一瞬间,旭王有些发愣,自从掖庭出来,自己有多久没这么狼狈过了。

  “还愣着干什么,秋月,快去请王太医来。”

  梁帝用手一指着秋月,眼神犀利地盯着秋月,那一眼让秋月双腿发软,喘不过气来。

  “是,奴婢马上去。”秋月连礼仪都忘了,转身就小跑起来。

  “秋月,你马上去叫府医张先生过来,让冬雪去叫王太医,拿着旭王府牌。”反应过来的旭王急忙吼道,连刚刚梁帝的吩咐都忘了。

  对此,梁帝只是觉得好笑,原来旭王还这一面,改天一定得取笑他几番。

  夏雨端着啖盆,春花拿茶水缓缓喂给聂浅梅漱口,旭王用手一边轻轻拍聂浅梅的后背,一边不停地询问:“好点了没,还难受不难受。府医怎么还没来。”

  府医张终于在旭王的碎碎念中单肩跨着医药箱走进大厅,聂浅梅左手放在桌子上,手腕盖着一块丝巾。府医张摸着脉博,良久又让聂浅梅换右手,沉吟片刻后脸上露出笑容。

  “回禀皇上,王爷,王妃娘娘这是有喜了。”

  “赏,今天旭王所有下人赏白银一两,春夏秋冬四位丫头赏白银五两,张府医赏白银十两,纹银都从朕的私库出。”

  梁帝发现今天的阳光特别灿烂,父皇,庭生哥终于后继有人了,您在九泉之下可以安心了。

  “春花,你去安排一张软榻放正屋里,另外王妃妃的饮食严格按张府医列的单子准备,你亲自盯着。还有王府所有下人赏月钱半月,你们四个赏月钱两个月,张府医赏月钱半年。王妃从今天起的香料开始停了,凡是王妃会活动的地方都不准点香,噢,不,是整个王府都不允许再点任何香料,你记着是任何香料;秋月,你去安排木匠做张婴儿床,针线房也要开始准备小世子的衣服,王妃的衣服也禁止熏香,各种首饰让张府医检查后方可佩戴。”

  旭王忽然觉得今天的王妃真美,院子里的花也更娇艳,当初从夜庭中出来时的那种心情再次重现。

  “王爷,好了,这些交给丫头们打理就好了,臣妾能给您孕育子嗣,臣妾很开心。”

  聂浅梅望着旭王,能得如此夫君,我的人生也圆满了,死而无憾。

  一个月后,聂浅梅睁眼望着不远处的沙漏,凌晨两点半了,再抬眼看着熟睡的旭王,轻轻地下床,走到外屋,准备倒杯水喝。

  “春花姐,你说王爷是不是好奇怪呀,至从娘娘怀有小世子后,反而每天晚上都呆在里屋陪娘娘,而之前每天都是半夜起床去书房来着。”

  “小铃,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吧,这话也是你能说的,王府的规矩你都忘光了,谁?”

  春花站起,聂浅梅眼中的惊讶,疑惑,尽收春花眼底。

  “娘娘,您起来要如厕吗?”

  “春花,刚刚小铃说的是真的,王爷在我没怀孕之前,天天都是半夜离开去书房?”

  聂浅梅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紧紧盯着春花。春花呀春花,你回答不,要回答我不。

  “回娘娘的话,王爷确实是每次等你熟睡后,去的书房,但奴婢向你保证,王爷去书房后,没有任何雌性动物接近过书房,这点王爷的侍卫王土也可以作证的。”

  娘娘啊娘娘,您千万不能多想,您现在可是还怀着小世子呢,想多了可对小世子不利呀!

  聂浅梅不明白,王爷,您这是为何?您能跟我圆房,为何不能跟共眠到天明呢?若不是王爷没有其他女人,我可真得会多想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