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海经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进化原初 共60章
第二卷新碳基人 共60章
第三卷钢人崛起 共60章
第四卷星海之初 共4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星海经-连载网

星海经

观天之熊 著

  • 科幻

    类型

  • 2017.12.29

    上架

  • 72.2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1 绑架

星海经 观天之熊 4,837 2017.12.28 22:20

  《星海经.第一卷.进化原初》

  ××××××××××××××××××××××××××

  ××××××××××××××××××××××××××

  “……三十年多年来,我和我的团队从大夏国渤海湾到迦南沙漠波斯湾,从极地冰川到深海海沟,从珠穆朗玛峰之巅到阿美力肯大草原,甚至深入地底,调查以百亿计数的生物和人类基因组,搜集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例。当然,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稀奇古怪,最终的源头还是在可以确定的相对少数的病菌、病毒和自身基因突变之上。我们没有发现比前人更多的东西。”

  纳尔金博士停顿了一下,对台下的人群露出矜持一笑:“或许我们太谦虚了,事实上我们还是有一些发现。下面我就给大家介绍一下……”

  蓝星地球,超级强国之一阿美力肯合众国,流越肯市,四季桂名校联盟,大学公开课。

  世界生物基因组测序联合组织知识巨头,纳尔金.斯托克顿博士领衔主讲,介绍他负责团队的阶段性成果。

  “……这是一个偶然的发现,一位组员无聊的时候选择了对比历史趋势,从统计图形判断,那就是我们所见的基因,不仅仅是人类的,在最近几十年都呈现一种趋势,那就是不稳定性增加。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惊人的发现。”

  纳尔金博士望着墙壁屏幕上的统计数据图,沉默了片刻,回过头来看看台下,发现没有人对此表示更多的好奇。

  毕竟这只是一堂公开课,来这里的绝大多数听众不过是在读本科学生,他们能了解一下前沿科技的动向就好了。

  “好了,我的报告结束了。你们有什么要提问的吗?”

  学生们开始交头接耳打破课堂的安静,嗡嗡声四起,相互讨论着彼此会问什么问题。

  很多学生纷纷举手,站在旁边的助教选择将麦克风递给其中跳跃得最厉害的一位。

  “纳尔金博士,听说您还未婚,不知道您的性取向是什么?您喜欢金发的爱人吗?”这是一个身材健硕,面目清秀的金发少年,眼睛很明媚,好像少女一样水汪汪眨啊眨的,望着讲台上的博士。

  课堂内轰一下爆笑起来,将科研报告公开课的严肃气氛一下子摧毁。

  助教恼怒得涨红脸,猫腰跑了过去,一把将麦克风从金发少年手中夺了过来。

  纳尔金博士双手张开,向下虚按,让课堂内的喧哗平静。

  “我喜欢美女,不管头发什么颜色,只是因为过去太过于投入研究,耽误了爱情。我们接下来希望尽量提一些严肃的问题。好吧,科学家在某些场合非正式讨论的时候,往往被迫认为同性恋是一个严肃问题。不过我过去在研究脑部受体的时候,对此多有涉猎,结果更倾向于认为它是一个社会学问题。下一位!”

  一个高大的学生站了起来,这是一个黄种人,一看就来自东方,他从助教手中接过话筒。

  “博士您好。我叫王东,是来自夏国星海大学的交流生。我记得您以前是人类神经科学方面的专家,曾经在生物脑量子效应方面有极为深刻的造诣,为什么会转向生物基因组测序?这从投入与回报来说,是非常不划算的一个转换。”

  “你们总是喜欢问一些八卦。对于我而言,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值得的转换。”

  名叫王东的学生没有归还话筒,而是继续提问。

  “您曾经说过,人类大脑可能只利用了10%这句话有可能是对的,这是真的吗?”

  “当然不是真的。作为耗氧最多的人体器官,人类的大脑已经全部利用起来了。我当时在论文里面提到这个,其实是说,人脑的效率局限于生物基础。”

  纳尔金博士将讲台上的一张纸揉成一团,掏出一个打火机,将纸团点燃:“人类的大脑,就好像这个纸团一样,燃点过低,过多的耗氧,会让它燃烧。”

  他用讲台上的一杯水浇灭了燃烧的纸团,“生物自我保护的机制,是生物大脑存活并且思考的重要基础部分,也限制了它。”

  “您转向生物基因组测序,是不是在寻找生物进化的更多的更高级的材质组合?”

  纳尔金博士诧异地望着台下这个名叫王东的年轻学生,半晌没有回答,面容上慢慢露出恍然的神色:“你和有个人很像?王正源是你……”

  “他是我的父亲,那个问题其实是他叫我问的。他嘱托我向您问好,并带了一些礼物给您。”

  纳尔金博士点点头,微笑着示意王东将话筒递给助教,让下一个学生提问。

  很快,公共课时间结束,纳尔金博士在两个穿黑西服戴墨镜的壮汉贴身保护下,与助教一起,从大教室前门离开。

  “等一等,纳尔金博士。”王东提着一个小包,追了上去。

  当他快追到博士的时候,一个黑西服保镖突然转身,一伸手快速推向王东锁骨和脖子处,很利索专业的阻拦手法。

  王东一晃身子,在黑西服保镖即将触碰到自己的时候,快速闪避开去,伸手拍到了纳尔金博士的胳臂。

  俩个黑西服保镖的神色都是一变,其中阻拦王东失败的那位甚至伸手探进西装内侧,握住了枪柄。

  纳尔金博士转过身来,微微苦笑,道:“王东同学,你叫我还有什么事吗?”

  “这是我父亲送给您的礼物,我们那边一些品味很好的茶叶。”

  “非常感谢他。”纳尔金博士看了看气势汹汹的两个保镖,苦笑,“我现在要回办公室,你跟我一起吧,我也正好有些话想问问你,关于你父亲王正源博士的。”

  黑西服保镖中的一位沉声道:“博士,为了安全考虑,您不适宜和没有经过安全审查的外人过多接触。”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的。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儿子,也算是我的学生,不是其他外人。我总有跟朋友交流的权利吧!”

  两个黑西服保镖对望一眼,交换了一下意见,终于同意让王东跟随着纳尔金博士。

  一行人穿过校园大道,搭乘防弹专车,由多辆车护送着,离开校园,七拐八拐之后,到了一栋摩天大楼车库,通过安保森严的通道,搭乘电梯到了位处大楼高层的纳尔金博士办公室。

  纳尔金博士拉开窗帘,在落地大窗的玻璃幕墙边伸了一个懒腰。感叹道:“我在调查搜集生物基因组的过程中,确实发现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材料,地球数十亿年的历史中,出现过许多意想不到的生物分子结构,我曾经很想找到你的父亲王正源,看看他对此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研究。只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我有些身不由己,身边还不得不多了两个保镖。”

  戴墨镜的黑西服保镖,一言不发,在房间里站得笔直,目光不离纳尔金博士左右。

  “你的父亲非常有才华,也是非常有实践能力的科学家,当初他离开这边的时候,我对总统说,我们损失了起码一个航母编队,结果没有人相信,当时没有多少人看得到生物科学的产业前景,读这个相关专业的学生一毕业就失业都成了广为流传的笑话。你的父亲,他现在在做什么研究?”

  王东站在纳尔金博士身边,与他一起观看着窗外高空中的流云。

  王东略有些不好意思:“我的父亲在一个创新科技公司里面当科学家,自封的。并不是特别大的一家公司,也没有什么政商背景。我最近几年出来读书,很少回家,不清楚他具体研究的细节,大方向是机器动力、人工智能、新能源和新材料之类的。”

  “他善于隐藏自己。”纳尔金摇摇头,道,“当人们好不容易发现他强大的科研实力的时候,他就换了一个地方换了一个角度,让人琢磨不透,但这个世界终归还是需要跟大企业集团合作的,一个人的资源总是有限。”

  “博士您现在已经跟谁合作呢?”

  纳尔金博士朝着两个黑西服保镖站着的方向挥挥手,道:“现在这边最强力的政府有关部门,他们强烈要求我给予合作。有的时候我挺羡慕你的父亲,能够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像我,去大学课堂讲讲课都变成难得的休闲享受。”

  “小心,纳尔金博士!”王东忽然将纳尔金博士拉开一边,并慢慢离开玻璃幕墙位置向后退。

  两个黑西服保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满脸狐疑,快步走了过来查看。

  一团黑影从远空高速袭来,眨眼间撞击到强化玻璃幕墙上,火花和爆炸轰鸣中,玻璃幕墙稀里哗啦的碎裂成铺天盖地小颗粒,迸散得满屋都是。

  那团黑影没有被钢化玻璃幕墙阻拦,刹那间冲进了屋子,将挡在它行动路线上的王东砰一声撞得横飞出去,摔到了对面墙壁上,掉落地面半晌没有爬起来。

  两个黑西服保镖脸色剧变,伸手掏枪。

  但为时已晚,两点寒芒闪过,两根尖刺已经穿过了他俩的咽喉,从脖子后面穿过,爆开一个巨大豁口。

  黑西服保镖一手捂住脖子,一手竭力稳定手中手枪,想要瞄准射击,却最终无力瘫倒,血流了一地。

  “纳尔金博士,好久不见。”这个黑影,伸手扯开遮蔽全身的翼装飞行服,露出一脸笑容。

  他是一个面容很普通的白人男子,身材匀称,肌肉线条钢浇铁铸般充满力量,蓝色的瞳孔。

  他的光头特别显眼,头顶一条从眉心蔓延后脑勺的粗大疤痕,看起来犹如一条巨大蜈蚣趴在头顶。

  他与纳尔金博士打着招呼,却走向即将从地面爬起来的王东。

  “你这个保镖的身体素质很强,被我撞了一下,居然这么快就能站起来。”他飞起一脚,正中王东的太阳穴,将他踢飞,再次狠狠撞击到墙壁上,这次是额角先撞到,双重重击的情况下,王东的身体犹如破口袋般摔到地毯上,不知死活。

  完成这一切的年轻男子长长喘了一口气,一下瘫坐到沙发上,从贴身小包中掏出一根针管,呲牙咧嘴地给自己注射了一剂体能药物。

  纳尔金博士徒劳地伸手,一脸愤怒又无可奈何,甚至说不出话来。

  “在这天网天眼密布的城市,要接近你很不容易,幸好我是极限运动的高手,总是能在常人视线之外找到行动的路径,这九死一生的突袭成功了,证明我确实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好了,你办公室应该有备用的外套吧,给我一套,然后咱们一起离开。不要耍花招,任何花招都只会招致痛苦。”

  片刻之后,换好服装的男子挟持着纳尔金博士,利用纳尔金博士的身份,戴着黑西服保镖曾经用过的墨镜,大摇大摆地从保卫森严的大楼前台走了出去。

  一辆漆黑的轿车等待在街口,接上两人之后,快速行驶几个街道,然后换了一辆车,连续多次换乘,两人已经消失在都市茫茫人海,不知从哪个天网天眼监察不到的角落离开了。

  “你犯了一个该死的错误,你杀死了一个不应该杀死的人!”

  一天之后,纳尔金博士已经身处地球上某个各大政权无法触及的地下基地,他挥舞着双手对那名劫持他的年轻人咆哮。

  “人总会犯错。那种情况下,我来不及知道他是王正源的儿子,用一句夏国成语来形容,奇货可居。但既然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我要说遗憾的话,在王先生归国的时候,没能够劫持了那架飞机,要不然我的基地里,就能够再多拥有一位真正拥有未来的科学家。”

  “克纳德,你走在一条罪恶的道路上。”

  克纳德已经换上了一身白大褂,戴上口罩,温文尔雅地招呼着纳尔金博士换好服装。

  “纳尔金博士,我带你去看看我最近几年收集并且编码的人体基因编码容器。非常壮观,效果非常好,我已经看到了地球上人类的未来,你会感激我给予了你一个毫无顾忌的机会,而不是讨论什么罪不罪恶的可笑问题。”

  两人走过长长的甬道,通过一系列严密的安全验证之后,克纳德带着纳尔金进入了一个宽阔的房间。

  这是一个铺设了数十条流水槽的巨大空间,水槽中维生液体深处,每隔一段距离放置着一具赤裸人体,有男性,也有女性,有大人,也有婴儿,各种肤色,身体插满导管和传感器。

  从微微起伏的胸腹可以看出他们都有生命迹象,但紧闭双眼,陷入沉眠。

  空中,静默型编队无人机携带着探头和武器来回飞掠,监控着整个空间。

  “这里面有三十七个实验组,三个空白对照组。四十条流水线,正在实验着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人体进化程序。你可以随意调配,就好像对付实验室的小白鼠小青蛙,对他们随意调配,如有损失,我随时可以补充。每个人体节点旁边,都有智脑配合监测相关节点的具体信息。我们基地的智脑数据库,不会比你曾经使用的逊色,在很多方面,反而更为准确细致。基地里还有最先进的合成药物车间、全息显微镜实验室等等一系列配套,你都可以随意使用。你的任何最狂妄悖逆的猜想,都不必拘泥,因为我们为所欲为。”

  纳尔金博士目光迷茫,来回观看着巨大地下空间的流水线,喃喃道:“克纳德,你身着翼装长途飞行,撞击大楼玻璃幕墙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一旦失败,这一切就会变得毫无价值吗?”

  克纳德口罩后无声咧嘴而笑:“博士,我从来没有想过。空白组里面有一组完全是我的克隆幼体,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它们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只是循着脑海中那冥冥的指示,去做。只要我是对的,就会成功;只要我成功了,我就是对的。”

  “你已经成为了魔鬼。”

  “新的时代帷幕拉开,魔鬼也能成为上帝。”

  “如果让人们知道了这里的邪恶,导弹会成群飞来洗刷这一切。”

  “没错。所以我们得抓紧工作。有个声音告诉我,时间不多了,我们人类的时间不多了。你知道的,我是你量子脑科学实验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自愿的人体对象。是你,当年告诉我,依照直觉行事。”

  纳尔金转头看着克纳德,似乎可见他蓝色的眼眸中缓缓渗透出淡淡幽光,恍如一片宁静背后渐渐浮现的绝大恐怖。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