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伤心一刀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伤心一刀-连载网

伤心一刀

黄洋流 著

  • 短篇

    类型

  • 2019.06.20

    上架

  • 4,356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终章

伤心一刀 黄洋流 4,356 2019.06.20 20:14

  皓月当空,湖面平静而又美丽。月光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映照在他的脸庞上。

  他已经静静地坐在草地上一个时辰了,没有一句话,宛如一个死人。

  他稍作几分思索,独自啜上几口烈酒,然后就又低下头去抚摸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刀。

  他口中不知在嘟囔着什么,只是不住的发笑。清风不停袭来,吹动他薄薄的衣襟,吹乱他黑黑的长发。

  他浑然不觉,不住的发笑。

  现在,他举起长刀,在刀身的反射中,他清楚地看到自己在流泪!

  他流泪了,他竟然会流泪?他从来只是流血不流泪的!坚强如铁的他,莫不是伤心到一定地步,怎么会流泪?他在伤心什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只见他长吁一口气,凝视湖面,不动不响,思维蓦地回到了十年前……

  “王兄,够哥们,兄弟敬你一碗!王善,王善,真的是个大善人啊!这次若不是你帮忙,那五十万两白银,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弄到手?你真的是我的大恩人。来,干了这碗!”

  王善淡淡道:“章兄,干了这碗你就不要再干了,八王爷追查下来,我也不好交待。”

  “王兄,你就放心吧,八王爷绝对不会追究到你!不过,为了万无一失,这五十万两白银就先让你保管,过几天我来取,行不行?”

  章平静静地看着王善,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发现的阴笑,因为章平知道王善一定会答应的,他清楚王善是个什么样的人!

  过了片刻,章平见王善还在犹豫不定,便故意道:“你看我这嘴,五十万两白银不是个小数目啊,不行就算了,我另找别人吧!谁让你是我的好兄弟呢?”说罢,章平便端起大碗向王善伸去。王善却忽然开口道:“章兄,我答应你。”“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来,喝酒!”

  “咣,咣……声声酒碗相碰,似乎让两个人的感情更浓!是这样吗?天知道。

  此刻,清风拂面,吹起了一阵凉意。

  王善伸了个懒腰,清了清嗓子,对众人道:“我有公务在身,先走了,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说罢,起身便要离去。

  这时,突然有一个女婢急切道:“老爷,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嘴唇就被另一个男丁捂住了,男丁以眼神向她示意,并低头笑道:“老爷,没事,您快去忙吧!”

  王善听了这话,一阵狐疑,但却并没有犹豫,就大步流星地出了大院。涣娘生的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但却足以用美艳不可方物来形容了。她处处散发着一种风情,一种令男人心神荡漾的魅力。

  她现在就令一个男人心神荡漾。

  这个男人是谁?章平!

  屋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是一男一女的旖旎春光,似乎让黑色不黑,风光愈烈!

  清风阵阵,凉意飕飕。天空中布满了明亮的星星,亮的就像美丽的玉湖,情人的明眸。

  夜晚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神秘,那么具有吸引力,尤其是月圆的夜晚,圆月让夜晚更加明亮,也让人的心情更加愉悦满足。对一个即将回家与妻子温存的男人来说,这个夜晚似乎再美好不过了。

  王善踽踽独行,却并不觉得孤单,因为有美酒陪伴。大多数男人都会喝酒,不过大多数男人喝酒是为了消愁,王善却是为了陶醉。

  他陶醉,是因为他有个美艳不可多得的妻子,他比大多数男人都幸福;他陶醉,是因为他有偌大的家业和钱财,比大多数男人都成功。他愈来愈坚信他的仕途会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是这样吗?天知道!

  “你好坏。”涣娘娇嗔道。

  “王兄,你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哪里,哪里,这些都是贱内应该做的。”王善笑道。

  “不用客气,慢用,把这儿就当成你家好了。”只见说话的这位妇人眸若秋水,面似桃花。身材婀娜曼妙,此刻正嫣然对章平说道,这是王善的妻子,涣娘。

  “不劳贵夫人了,您快去休息吧。”章平笑道。

  章平偷偷瞟了涣娘一眼,涣娘也回看了章平一眼,脸上泛起微微红晕。红晕使原本美丽的涣娘显得愈加迷人。

  “王兄,这茶真好喝!”

  “好喝吗?好喝,我就再让贱内沏一杯。”

  “开玩笑的,我还有事,失陪了。”

  章平说话间,一个下人冲进内厅道:“老爷,都办妥了。”

  王善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先退下。”

  “是。”下人毕恭毕敬道。“章兄,我已吩咐下人把那五十万两白银搬进兵器库了。”

  “兵器库?搬那儿干什么?”章平道。

  王善淡然道:“银库都堆满了,不能再放了,兵器库是放这五十万两白银最好的地方。”

  章平轻诺一声,缓缓道:“王兄,我该走了,今日一叙非常开心,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章兄,慢走!”

  屋内,宫灯溢彩,暖帐流苏。

  “王爷,小人都办妥了,您就放心吧!”

  “很好,很好!”这个端坐在檀木椅上,神态威严的男人放声大笑,笑的好开心,笑的好无耻!

  此刻,清风拂面,吹起了一阵凉意。

  王善伸了个懒腰,清了清嗓子,对众人道:“我有公务在身,先走了,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说罢,起身便要离去。

  这时,突然有一个女婢急切道:“老爷,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嘴唇就被另一个男丁捂住了,男丁以眼神向她示意,并低头笑道:“老爷,没事,您快去忙吧!”

  王善听了这话,一阵狐疑,但却并没有犹豫,就大步流星地出了大院。涣娘生的虽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但却足以用美艳不可方物来形容了。她处处散发着一种风情,一种令男人心神荡漾的魅力。

  她现在就令一个男人心神荡漾。

  这个男人是谁?章平!

  屋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是一男一女的旖旎春光,似乎让黑色不黑,风光愈烈!

  清风阵阵,凉意飕飕。天空中布满了明亮的星星,亮的就像美丽的玉湖,情人的明眸。

  夜晚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神秘,那么具有吸引力,尤其是月圆的夜晚,圆月让夜晚更加明亮,也让人的心情更加愉悦满足。对一个即将回家与妻子温存的男人来说,这个夜晚似乎再美好不过了。

  王善踽踽独行,却并不觉得孤单,因为有美酒陪伴。大多数男人都会喝酒,不过大多数男人喝酒是为了消愁,王善却是为了陶醉。

  他陶醉,是因为他有个美艳不可多得的妻子,他比大多数男人都幸福;他陶醉,是因为他有偌大的家业和钱财,比大多数男人都成功。他愈来愈坚信他的仕途会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是这样吗?天知道!

  “你好坏。”涣娘娇嗔道。

  “你真美,再让我呆一会儿。”

  “你快点走吧!他要回来了。”

  涣娘急急忙忙地整了整凌乱的衣服,却不经意间看到黑暗之中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吓得“啊”的一声尖叫!

  “什么人?”章平惊呼道。

  章平已经清楚地看到门口正赫然站着一个人。那人不动,屋内却“霍”地一片明亮,亮的让人睁不开眼,亮的让人心伤!

  “王善!”章平又是惊呼。

  此刻,王善似乎不再是王善,眼神已完全不见平日里的仁爱祥和,换之而来的是凶狠弑杀。

  王善一声暴喝:“畜牲!”顺手一抽腰间的长刀,“霍”地像章平头上砍去。

  章平一声怒喝:“想杀我,就凭你?”章平见刀向自己头顶砍来,猛地一个飞身,“嗖”地一声抽出桌上利剑,“嗤”,王善的胳膊上添了一道伤痕,鲜血不停地流出。王善咬牙忍痛,刀风虎虎,招招凶狠,那样子恨不得把章平吃了似的。

  “啊……”王善左手被一柄锋利长剑赫然穿过,章平一脸狠笑。

  王善强忍剧痛,“嗤”一声,左手从剑身中抽出。王善怒吼一声:“你这人渣,去死!”血泪交织的王善右手抡起长刀朝章平砍来,章平阴笑一声,“嗖”地一把檀木方凳飞向王善。“啪”,檀木方凳四分五裂,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已然架在章平脖颈上。章平冷笑道:“你想杀我,杀得了吗?你瞧瞧你身后是什么!”

  王善顾盼间,章平身形一闪,已逃到院中。

  王善朝院中看去,诧异不已,因为此时庭院中已赫然站着二十多名铁甲侍卫,最中间的人竟然是八王爷。

  王善又回头看了看床上的涣娘,此时的她纵然再美艳,却也令人作呕!

  王善恨恨道:“你这荡妇,去死!”王善说着就要举刀砍来,却听一声厉喝:“慢着!”不容王善回神,八王爷已一声令下:“拿下贼子!!!”

  “是!”四名铁甲侍卫齐声应道,身形一闪已窜到王善跟前,顾盼间,四柄钢刀已齐刷刷架在王善脖颈上。

  “不许动,往出走!”一名侍卫厉声喝道。

  月明星稀,人情两亡!

  王善看见了章平,章平此时就在八王爷身边。

  王善顿了许久,看着章平道:“章兄,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说罢,纵声狂笑。章平拱手笑道:“多谢夸奖。”

  “王爷,银两在兵器库,看来他是意图造次啊!”

  “哼!”八王爷容貌一变,厉声道:“去兵器库!”

  “是!”十几名侍卫齐声应道。

  须臾,几箱白晃晃的银子已赫然呈现在众人眼前。

  八王爷突然开口道:“王善,人赃并获,你有何话可说?”

  “我无话可说。”说罢,王善像疯了一般,反身一转,顺势抄起一名侍卫的钢刀,一阵拼杀,冲了出去。

  他奔逃着,他就这样跑着,他不知道前方的路是什么,此刻,那些散发着诱人芳香的花朵,健硕高大的树木似乎都在嘲笑他,嘲笑他的愚蠢,嘲笑他的善良。凛冽的寒风不时顺着他的脸颊刮过,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寒风就像是地狱中的一个鬼卒,用力地挥舞着长鞭,抽冷了王善的心,也抽散了他的命运。幸好,寒风并不是鬼卒,可是同样也不是什么救星,因为他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在他前方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王善悲吼一声:“这到底是为什么?”他这一路上想了很多,想到了涣娘,想到了那曼妙的身材,美丽的面容,温柔贤惠的样子,想到了章平,那个曾经和他称兄道弟的男人,也想到了那个令他肃然起敬、清正爱民的八王爷,可这一切现在已成过往云烟,真令人心痛。

  王善心中一阵酸楚,却听得背后一声冷笑:“王爷,这厮在这儿。”

  寒风呼啸,四周群山巍峨,阴森可怖!

  “王善,束手就擒吧,你已无路可走了!”八王爷厉声道。

  “束手就擒?”王善嗤笑一声,踉跄几步,朝山谷纵身一跃……

  他再次笑了,再次举起长刀,只不过这次,他从刀身中已看到两个黑衣人朝他走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厮原来在这儿,天助我也!”

  “锵!”“锵!”

  两柄锋利长剑已赫然出鞘,架在他的脖颈上。

  “你这杀人狂魔,今天我们就要为武林除害。”

  他淡然道:“我这个杀人‘狂魔’,人人得而诛之,你们想来杀我,就来吧!”

  “哼,你杀我商家上下七十三口,难道还想活命吗?!”

  “剑已架在你的脖子上,你如何使出你的‘黄泉刀法’?去死吧!

  突然,其中一个双目圆睁,嘴唇微张微闭,脸上显现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好……痛!”

  另一名黑衣人也惊讶得几乎不能呼吸,面部抽搐,喃喃道:“这是什么刀法?”因为他看到他的兄弟脖子上赫然一个血洞。惊讶之余,顿觉胸口一阵剧痛,低目去看,长刀已穿过了他的胸膛。

  “噗……鲜血飞溅,刀身上的鲜血正一滴一滴落在枯草上。

  突然,雷声隆隆,霹雳闪电,瓢泼大雨陡然而至。

  雨冲乱了他的长发,淋湿了他的衣襟,他就在这雨中发出怒吼:“为什么?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我?”

  说罢,用力把酒坛向远处抛去,酒坛随着流水任意飘荡。

  他又突然狂笑。

  “你为什么要悲伤?你现在已是‘一刀黄泉’!”

  他恨得太多,也恨的太久,所以他现在仿佛就是黄泉。

  黄泉本来不是一个名字,只是王善要一刀把别人送上黄泉。

  一刀杀尽不义之人,一刀送他们上黄泉。

  恨尽天下不义之事!

  杀尽天下不义之人!

  “一刀黄泉”,王善就是黄泉!

  “刷刷刷……”雨还在下。

  “轰隆隆……”雷还在打。

  黄泉就这样提着刀走着,他走到一间客栈旁,却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最近,江湖上传言,那个‘黑红’又出现了。”黄泉根本没在意,径自向西走去……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