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恶少VS冷校花之永不分手的恋爱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恶少VS冷校花之永不分手的恋爱-连载网

恶少VS冷校花之永不分手的恋爱

蒙面人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9.27

    上架

  • 3.6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恶少VS冷校花之永不分手的恋爱 蒙面人 1.31万 2019.09.27 22:34

  深夜的小巷吹过一阵阴风,

  “五哥,他一定就在这条巷子里!”一个男人说道。

  “继续找!”这个男人口中的五哥嘴里叼着烟,手里拎着砍刀,带着一班人马朝着小巷走去。

  突然,沐紫芹被一个有淡淡薰衣草香味的男人拖进了巷子尽头的角落,

  “喂,你是谁啊!放开我!”沐紫芹拼命挣扎着,完了完了,刚刚从孤儿院出来就遇到流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正在她感慨人生坎坷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吻附在了她柔软的双唇。

  “唔——”她睁大眼睛看着这个强吻她的流氓。

  凌乱的头发遮住额头还溢着鲜血的额头,深深邃的眼眸乌黑发亮,微微上翘的长睫毛遮不住眼底的精光,高挺的鼻梁,细腻的皮肤,不得不承认他的脸庞是那么的完美精致。

  “快找,别让他跑了,你们去那边!”巷子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些男人是来找他的吗?他到底是什么人?

  直到着二三十个男人从巷子离开,韩云熙才放开了沐紫芹。

  “喂!你流氓啊!”沐紫芹大喊道。

  韩云熙没回答,冷冷的看着她一眼捂着肚子上的伤口踉跄的走开了。

  “混蛋,别让我在看到你!”沐紫芹愤怒的冲着他喊完转身离开了。

  沐紫芹走出巷子,愤怒的踢向路边的石头!真够倒霉的,从孤儿院离开的第一个晚上就遇见了流氓,还丢了自己的初吻。如果在让她看到那个可恶的家伙,她一定会好好修理他。

  回到今天刚租的房子,她一个翻身倒在床上,摆成了“大”字,“累死了!”。

  “紫芹,工作找到了吗?”苏佑琪坐在了紫芹的床边。

  “找到了!星海酒吧!晚上七点到十二点。你呢?”

  “还没有呢!”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吧!”

  “好啊!两个人也有个照应。”

  苏佑琪和沐紫芹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小时候,佑琪被人欺负,紫芹总会站出来保护她,久而久之,她们成了好姐妹。孤儿院里的孩子大多内心孤僻,因为从小被遗弃,他们不懂得爱,在他们的眼里,只有强者才不会被欺负,没有人可以真正的保护自己,所以必须建起一栋坚不可摧的心墙才能让自己不被伤害。

  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沐紫芹变得冷漠,学会伪装自己的内心,学会假笑淹没自己的情感,在她的字典里没有娇弱,没有被保护。除了佑琪,她对每一个都是冰冷的。

  相对紫芹,佑琪则没有那么强势和冷漠,被欺负了她会抱着紫芹哭,会告诉紫芹心里的想法。因为只有紫芹能给她家人的感觉。

  十八年了,她们两个视彼此为姐妹。

  而今出了孤儿院,她们开始了独立生活,必须自力更生,两个十八岁的女孩开始打工生活。

  “睡吧!明天还要去新学校报到!但愿是个好的开始。”紫芹双脚掀起被子,开始培养睡眠。

  “那我去睡了,以后每天都要打工,十二点之前是别想睡了。”佑琪也回房睡下了。

  紫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在巷口被强吻的那一幕出现在脑海里,不得不承认那个流氓真的很帅,只不过,他惹了不该惹得人,别让我在看到他,否则要他好看,紫芹咬牙切齿的回想着晚上的那一幕。她珍存了十八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真是窝火。

  “起床了!紫芹,要迟到了!”佑琪边穿衣边喊道,.

  “好困啊!”紫芹慵懒的穿着衣服。

  到了圣樱学院,她们不得不惊叹一下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比起孤儿院的福利中学,这里简直美得像童话故事。

  “快走啦!否则真迟到了!”佑琪拉着紫芹跑向教学楼。

  “报告!”门外两个整齐的声音响起。

  “进来吧!”老师的声音明显不悦,“第一天报道就迟到,孤儿院的就是不懂规矩!”

  这是什么话,她的意思是说她们没家教吗?

  “老师,我们迟到是不对,可是你也不能因此就妄下结论吧!孤儿怎么了?”佑琪辩解着。

  “孤儿?她们两个是孤儿?”

  台下同学一阵议论。

  “好了好了别吵了,你们两个第一天报道就顶撞老师,出去站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进来!”老师发狠的说着。

  “老师,你确定要我们出去吗?”紫芹冰冷的声音让教室的温度骤然下降。也引来了所有同学的目光,包括坐在角落的韩云熙。

  昨晚他为了活命强吻了一个女孩,并没有看清她的脸,可是她的声音让他怎么也不会认错。对!昨晚就是她,就是眼前这个倔强的女生。

  “你在威胁我吗?给我出去”老师狠狠地拍向桌子。

  “我们可以出去。不过,传说中的圣樱学院也有这样低素质的老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留在这样的教室里呢?”紫芹冷哼一声,大步跨出教室。

  “你……你……”老师气得语塞。

  韩云熙勾起嘴角一笑,这个女孩有点意思,他到想看看这个女生还能多冰冷。

  下课了,同学们都走出教室,

  “听说新转来两个美女,在楼道罚站呢,去看看吧!”

  “哇,美女啊!”

  草痴们望着紫芹和佑琪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美女?我看是丑女才对!”韩云熙走到紫芹面前。

  “是你?”紫芹看着这个夺走她初吻的流氓,眼睛瞪得好大,恨不得把他吞了。

  “很意外吧!还真是冤家路窄,不过谢谢你昨晚救了我。”韩云熙玩味的说着,

  “救你?那真是个意外。”紫芹冷笑一声别过头去不想看他。

  “狐狸精,刚来就勾引韩云熙。”

  “又是个狐狸精。”

  楼道里的女生纷纷投来仇恨的目光。要知道校草韩云熙身边的女生可是不少,但他能睁眼看的却少之又少,就不要说能和他说上话的了。

  韩云熙好奇的看着紫芹,柳叶眉下面一双水灵清澈的大眼睛,好似荷叶上跳动的两颗露珠,小巧精致的鼻子下面一张樱桃小嘴,粉嫩动人,皮肤白皙富有光泽,俨然是一个美女的胚子。

  她水润动人的脸颊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口。看起来清纯又楚楚动人,和她冰冷的性格完全形成反差。

  一向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韩云熙似乎对她充满了好奇。

  他捏住紫芹的下巴仔细欣赏着这张天使般的两旁。

  “啪!“紫芹狠狠的打掉了韩云熙的手,“别碰我,流氓!”

  还没有人敢这么公然的骂韩云熙,况且还打掉了他的手。从来都是女生追着他,围着他,眼前的这个女孩竟然如此放肆的骂他流氓。

  “啊——他竟然敢打韩云熙,他死定了!”围观的同学惊讶地看着这个女孩,她好大的胆子啊。

  “哼!欲擒故纵吗?你是在表现你的与众不同?又或者你是在用这种方式勾引我?”韩云熙抓起她细嫩的胳膊。

  “你以为你是谁?勾引你?也要看你有没有让我勾引的资本!”

  天啊,从来都没有女生敢这么对他说话,他可是圣樱学院的校草级人物,那个女生不为他的外表所倾倒,这个女孩胆敢这样说他。

  “告诉你,我和你说话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韩云熙狠狠地甩开他的胳膊。

  被他这么用力一甩,紫芹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厮——”痛感从她的背部传开,背上在孤儿院被打的伤口还未愈合,这么一幢,伤口再次裂开。

  “紫芹,你没事吧!”佑琪担心的扶住吃痛的紫芹,

  “喂,我们有惹到你吗?干嘛找紫芹麻烦?她背上有伤,这样欺负一个女生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佑琪气愤的瞪着韩佑哲。

  “她有伤关我什么事?”说完韩云熙没有一点内疚的走了。在他的眼里女人都一样,每一个试图接近他的女人都是为了有目的的,而紫芹刚才的行为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出欲擒故纵的戏码。况且她竟敢用这么恶劣的口气对他说话,这无疑已经惹怒了韩云熙。

  ……

  沐紫芹和苏佑琪被叫到了校长室。

  “你们两个可是孤儿院院长极力向我推荐的人,而且你们的成绩很优秀,怎么第一天上课就顶撞老师,我要听解释。”校长非常不悦,

  “对不起,校长!让您失望了,下次我们不会再迟到了。但是对于顶撞老师,我并不认为我们是错的!”沐紫芹谦虚的低下头,最基本的礼貌她还是懂得,她向来是个是非分明的人。

  “好了好了!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回去好好反省反省自己!出去吧!”校长没有再为难他们。

  “谢谢,校长”她们俩退出了校长室。

  “看来高傲的沐紫芹也会向人低头啊!”走廊的另一端,韩云熙双手插在裤袋里,斜靠着墙壁,好像在看笑话。

  “你……”佑琪怒了,她不许别人说他的好姐妹。

  “算了!不要和这种流氓一般见识,我们走!”紫芹可以加重了流氓两个字。

  “你……”韩云熙指着沐紫芹,“告诉你,别给脸不要,本少爷给你说话是看得起你。”

  “是吗?承蒙你看得起,不过……”紫芹回过头看着韩云熙,“我不需要这种廉价的看得起!”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韩云熙望着她的背影冷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多久。”

  ……

  晚上,紫芹和佑琪到了酒吧,换了工作服后便开始工作。

  酒吧里,灯红酒绿,各种欢愉的男女。紫芹讨厌这种气氛,讨厌这样的地方,可是生活所迫他必须坚持。

  “先生,您要的酒!”紫芹很恭敬地将一打品酒和一瓶白酒端进了一间包房。

  “呦,美女!过来喝一杯!”一个面部抽搐,一身肥肉的男人拉住了紫芹的胳膊。

  “不好意思,先生,我不会喝酒!”紫芹抽回了男人抓着的手。

  “女人,告诉你,我们老大要你留下来陪酒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一旁的男人按住了紫芹。

  “不好意思,我确实不会喝酒,我还有工作,请你放手!”紫芹不冷不热的说着,眸子里没有一丝畏惧。

  “看你长得还不赖,留下吧,做我的女人,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那个浑身肥肉的男人点了一支烟,**的看向紫芹。

  “先生,不好意思,我还要工作,请你放了我!”紫芹深眸里冰冷和镇静让人看不透她的城府到底有多深,

  “我们老大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让你留下伺候我们老大是你的荣幸!”

  “我不需要!”紫芹怒了,她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一个反手将这个男人的手腕反握在手里,然后用力一推,

  “咔——”那个男人的手腕怕是已经断了。

  她可不是什么较弱的女生,在孤儿院的生活让她从小就练就了些的功夫,灵敏的反应,比一般女孩子强大的脚力、臂力,还有让人无法想象的抗击打能力。

  “给我抓起来!”那个被称作老大的男人发话了。

  一下子,七八个男人围上了紫芹。

  纵使紫芹有再大的本是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女孩子,她根本不可能抵得过这七八个强悍男人的围攻。

  一连串的还击后,他终是被那群男人擒住了。

  “贱女人,装什么清高?”那个“老大”扭住了他的下巴,狠狠地喊道,“今天晚上,我一定会让你离不开我的!”恶心的表情令人作呕。

  “碰——”包间门被踢开,冲进来五六个男人,

  接着,只见擒住紫芹的男人一个接一个被放倒,而那个“老大”也已经顾在地上。

  “韩少!原谅我这一次吧,下次不敢了!”他浑身发抖,想必他口里的韩少一定是个狠角色。

  “别让我在看到你,滚!”韩云熙一声怒吼,那个男人两滚带爬的逃跑了。

  “谢谢你救我!”紫芹缓缓起身道谢。

  “救你?你大概搞错了吧!我是为我的兄弟报仇来的!别自以为是了。”韩云熙说的没错,这个男人确实曾经打了他的手下,不过那次的仇早就报了,而今天他大打出手完全是为了紫芹。看到紫芹进了包间很久都没有出去,他担心紫芹会出事于是冲了进来。本以为她一定被那个凶恶的男人吓坏了,可没想到她居然毫无畏惧。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为什么会在这里打工?她又经受过什么吗?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说完紫芹拿着酒盘离开。

  “你就是这样谢人的吗?”韩云熙邪恶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脸上挂上一抹轻笑,回过头,“既然你是顺便救了我,应该不用我特地登门道谢吧!”说完留给他一抹微笑,离开了。

  这次韩云熙并没有生气,他倒要看看她到底可以多倔强。

  开学的第二天,沐紫芹和苏佑琪终于可以坐在教室里了。

  “新来的美女,做我女朋友怎么样?”走过来一个长相白净的男生。

  紫芹并没有抬头,仍旧忙着收拾东西。

  “你难道没听到吗?”这个男孩提高了嗓门,

  “喊什么喊啊,你以为你是谁?”佑琪站起身吼道。

  “你滚开!”男孩将佑琪一把推倒在地,佑琪的头不偏不依的撞在了板凳上。

  “佑琪,佑琪醒醒啊!”紫芹猛地冲到佑琪身边,摇晃着她的身体,佑琪天生凝血功能差,看她流着这么多血紫芹吓坏了,吃力的抱起佑琪跑向医务室。

  “佑琪,你别吓我。佑琪没事吧!”紫芹紧张的握着佑琪的手,好像她一松手佑琪就会离开。

  “她凝血功能极差,现在只是暂时止血,由于撞伤了的是头部,需要马上进行处理,学校条件有限,赶快送医院吧!”

  校医和紫芹一起将佑琪抬上了救护车!佑琪从小身体就不好,再加上她们现在生活很艰苦,她和佑琪都严重营养不良。她好怕佑琪会出事啊,老天保佑,千万让佑琪平安。

  医院里。

  “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医生,她怎么样了?”

  “病人有凝血病,伤口已经处理了,但是需要输血,去交钱吧!”

  还好佑琪没事,紫芹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一共一千五百块!”

  什么?这么贵?紫芹根本没有这么多钱!“能不能先输血在缴费?”

  “不可以!”

  紫芹和佑琪从孤儿院出来,身上根本没有钱,这要他们怎么办才好?她就是再找几份工作也不能在一天之内凑到一千五百块钱啊。

  在这里,除了她们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她要找谁借钱呢?

  突然,他想到了院长,虽然她不确定院长会借钱给她,但是这时他唯一的希望了。

  紫芹出了医院,为了省下每一分钱,她决定走到孤儿院,这里到孤儿院的距离并不近,坐车大概要半个小时。

  她一路小跑,为了佑琪多累她都愿意。

  终于,她到了孤儿院,

  “请问,请问,院长在吗?”她累得直喘气,艰难的直起身子。

  “你是说周院长吗?昨天他就离职了,现任院长在里面!”院长秘书回答到。

  院长离职?怎么早不离职晚不离职偏偏现在离职!这下她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现在她该怎么办呢?佑琪还在医院里等着她呢!

  这一刻她是那么的恨自己,恨自己的渺小,恨自己连照顾佑琪的能力都没有。

  她沮丧的走回医院!脑袋里都是如何凑够这一千五百块钱救佑琪,她还在病床上等着呢。

  “医生,能不能先帮她输血,我一定会在三天内把钱交齐的,求您了!”向来高傲不会屈服的紫芹哀求着医生,

  “对不起,小姐!我们医院是有规定的,我很想帮你,但无能为力!”说完,医生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现在紫芹该怎么办呢?她不能再等了。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弄到这笔钱。正所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一千五百块钱可能就是有钱人家的一顿饭,可是对于她们来说,却是那么的难。

  “我说了我没事!”走廊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病房门口,手腕包扎着绷带的男孩不顾护士和医生的劝阻,执意不住院。

  他怎么在这里?跟人打架弄伤了吗?紫芹看着那个脸上微微有些擦伤的韩云熙,帅气的脸庞无论在哪里都是瞩目的焦点。

  “喂!看什么看!”韩云熙看到紫芹正望着他。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紫芹不冷不热地说完便转身,她现在没有心情和他斗嘴。

  “不知死活的女人!”韩云熙在她身后说道,

  可是这一次她没有反驳,也没有回头。

  这似乎不像是她的性格啊,为什么现在她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孤单呢?看到这样无助的她,他好像心里微微触动了一下。

  “喂!”

  紫芹没有回头。

  “叫你呢!”

  下一秒,韩云熙抓着了她细嫩的胳膊,他这才发现这个女生好瘦啊,可是说是瘦骨嶙峋,好像刮一阵更就会倒。

  “你怎么在这?”韩云熙松了松手,好像再重一点她的胳膊就会被折断。

  “和你有关系吗?放开我,佑琪还在等我!”紫芹抽回被他握着的胳膊。

  “你是十四床病人的家属吗?病人需要马上输血,请马上去缴费!”护士推着医药车大步走向病房。

  “护士小姐,求你,求你先给她输血好吗?钱我一定想办法交上!”紫芹急的眼泪都快要掉下。

  她真的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借这笔前,

  突然,“可不可以借给我一千五百块钱!我很快会还你,连本带利!”紫芹死死的抓住韩云熙的胳膊,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他看着焦急的紫芹,原来不是每个人都天生冰冷。

  “可以!不过有个条件!”韩云熙双手插进口袋里。

  “你说,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紫芹满眼感激的看着他。

  “陪我一个晚上!公平吧!”他玩味一笑。

  什么?为了一千五百块钱,她就要出卖自己吗?她做不到。

  可是,难道就眼看着佑琪在医院里躺着,却没钱输血吗?她到底该怎么办?为什么这个流氓总是这样,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可是现在除了答应他的要求,她别无选择。

  “我,答应你!”她终于还是答应了。

  韩云熙鄙夷的看着他,不过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人。

  “缴费单给我!”他伸出右手,看都看没她。

  “谢谢!”她的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到。

  紫芹一直守在佑琪的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

  “这是我家地址,晚上十点准时来我家!”韩云熙丢给他一张字条离开了。

  紫芹紧紧握着这张纸条,手微微发抖,她就这样出卖了自己。

  直到晚上九点,佑琪终于醒过来。

  “佑琪,你终于醒了!太好了。”紫芹一直握着佑琪的手。

  “紫芹,把你吓坏了吧!我没事。”

  “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我不饿,你还没吃吧?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没事、”

  紫芹看看表,已经几点了,她还要赶去韩云熙的家里。

  “你等着,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说完她飞快的跑下楼,买了几个包子回到病房。

  “佑琪,好好休息!明天我来接你出院。我先走了!”

  “恩,回去吧!”

  佑琪终于醒了,她心里的石头也算是落下了。可是,今晚,她真的要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吗?

  带着忐忑和烦闷的心情来到了韩云熙家,他们家很大,是一栋华美的别墅。

  她调整了呼吸,走上去。

  门没有锁,她推门而入。

  楼梯口正站着刚刚沐浴过后的韩云熙,下身只裹着一件浴巾,赤口裸的上身是那么的那么的健硕,小麦色的皮肤上还挂着晶莹的水滴。

  紫芹忙把头转过去。

  韩云熙投去一个不懈的眼神,装什么清纯?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吗?

  “上来!”冷冷丢下两个字,他走进了卧室。

  从楼下到卧室的这段距离。紫芹走的很艰难,每走一步她都在下决心,瘦弱的身体在不停地发抖,她的嘴唇也已经发紫。

  走进了卧室,紫芹的双手一直紧紧地我在一起,她低着头,不敢看韩云熙。

  “要我动手,还是自己来?”韩云熙冰冷的说着,没有一丝感情。

  她缓慢的走到床边,韩云熙头枕着床头,仿佛在看一场好戏。

  紫芹抛下所有自尊,抛下羞耻感,抛下所有的一切,闭上眼睛慢慢的脱去外衣。此时,洁白的双臂,**的锁骨暴口露在韩云熙面前,这个女孩的皮肤如婴儿般白皙透亮,好像可以捏出水来。

  “快点,我没那个美国时间看你脱衣秀!”

  紫芹的双手在不停的发抖,她没办法为了一千五百块钱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更没有办法人这个流氓摆布。

  于是,她迅速捡起地上的衣服,“对不起,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连本带利、”说完,我转身就跑。

  韩云熙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他。

  他一个动作就将我狠狠地拽进怀里。他身边的女人无数,可是,从没有哪个女人能激起他这么强的欲口望,此时的他已经被眼前这个女孩迷住了。

  她,他要定了!

  “放过我吧!求你,我会把钱还给你的。”紫芹眼里充满了哀求。

  “放过你?难道不是你答应我的吗?既然已经答应了我就不可能有反悔的余地,这是规矩。”说完,他扳过她僵硬的身体,低头吻上她的唇。

  她的味道真的很诱口人,唇齿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他吻得很动情,似乎还没有那个女孩可以这么吸引他。

  “唔——”紫芹用力挣脱。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韩云熙帅气的脸上。

  他怒了,还没有哪个女人敢打他,哪个女人不对他投怀送抱,哪个女人不是极力讨好他,可是沐紫芹竟然再被他吻过之后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

  这一次,他将她抱起狠狠摔在床上,还没等她挣扎,他的身体已经紧紧的压在了她身上。

  他的吻再次落下,这一次他的吻是那么的霸道,好像在索取着什么,他的舌口头撬开她的贝齿,狠狠地享受着她的味道。

  一阵昏天暗地的吻后,沐紫芹几乎喘不过起来。

  他的身体越来越燥热,似乎这个女人的身体让他迫切渴望着。他霸道的扒下她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雪白水润的肌肤在他面前暴口露无疑。

  “求你了,放过我吧!”紫芹苦苦哀求,眼泪在这一刻滑落。

  她是一个多么孤傲和坚强的女孩,打记事以来,她就没有在流过眼泪。可是今晚,在眼前这个男人的凌辱下,她落下了泪水,绝望的泪水,冰凉了她的心,冰凉了她的身体。

  可是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想要得到。

  此时,他的大手已经褪去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他的吻从她的唇一路往下,她的脖颈,她的锁骨,她的肩膀,好像要在她的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留下他的印记。

  “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紫芹含着绝望的泪水冰冷的说着。

  他再度抬头望着此时的沐紫芹,她的眼睛里全是冷漠。难道他就这么让她不屑和厌恶吗?

  这一次,他没有了刚才的温柔和深情,毫不顾忌她的感受,狠狠地咬着她白皙的肌肤,不放过她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大手在她的身上不断摩挲,他的身体也变得异常的燥热难耐。

  这一刻,紫芹的心凉透了,身体的疼痛远不及他此时心里的疼痛。她别过头,不去看眼前的这一切,她只希望这场噩梦赶快过去,她只希望从今以后,不要再和眼前这个男人有一点纠缠。

  终于,她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她是那么的痛苦,紧缩的眉头,一滴滴滑落的泪让他的心脏跟着抽搐了一下。

  他竟然心疼她,看着她放声哭泣,他的心竟有一丝疼痛。

  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静静地望着这个早已哭成泪人的女孩。

  “别哭了!我不会伤害你的!别哭了好吗?”韩云熙换上温柔,用被子遮住她雪白的身体,纤长的手指滑过她冰冷的小脸。

  他俯下身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渐渐地,她的哭声平息,她睡着了。今天她太累了,应该说过去的每一天里她都太累了。似乎韩云熙的怀抱有一种特殊的魔力,他身上淡淡的薰衣草味道有催眠作用,在他的臂弯下,她竟然睡得特别安稳。

  早上,朝阳照进偌大的别墅,照在沐紫芹粉嫩的小脸上。她微微睁开眼睛,眼前一张俊美的面庞,长而密的睫毛微微上翘。

  他慵懒的睁开眼睛,眼前这个清纯可人的女孩正望着他。

  “欣赏够了吗?”他伸了个懒腰。

  紫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她怎么在他的床上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安稳。糟了!她此时还光着身子。

  她下意识的拉了拉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身体。

  “遮什么遮,该看的我都看了,不该看的我也看了!”韩云熙无谓的说着。

  “下流!”沐紫芹猛地坐起身,被子紧紧地裹住了身体。

  “下流?要不要看看我到当地有多下流?”说着,他扯去裹在她身上的衣服。

  这一下她慌了,萎缩着身子向后退,谁知,“啊——”她狼狈的跌下了床。

  “你在演戏吗?”韩云熙极力克制自己的笑意。

  沐紫芹的脸顿时染上两抹红晕,她气愤的穿起地上的衣服,摔门而出。

  她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和这个流氓扯上任何关系。

  到了医院,佑琪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紫芹,我们走吧!”

  看到佑琪已经没事了,她昨晚的凌辱也算没白受,

  “走吧!回学校吧!”

  紫芹一脸的凝重,她只希望不要再和韩云熙有人任何纠缠,昨晚的一切就好像一场噩梦,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教室门口,沐紫芹看到了走廊那边站着昨天那个把佑琪推倒的男生。他殷勤的为身边的女孩子递着面包。

  她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一个箭步冲到男生面前。

  “我们的帐该算算了!”说着,紫芹揪住男孩的衣领将他拖到了顶楼。

  “我靠,你想干嘛?是不是想通做我女朋友了?”那个男生不屑的整了整衣服玩味一笑。

  “今天,你要为你那天伤到佑琪付出代价!”说着,沐紫芹一个跳起,给男孩干净的脸上留下了一只脚印。

  男生顿时错愕,这个女孩看起来弱不禁风,怎么会有如此身手。

  他后退两步,擦了擦脸上的脚印,“你竟然踢到我的脸,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不关我的事,但是我今天要打的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说着紫芹又是一记飞腿,可是这一次男孩迅速躲开。

  “告诉你,我是飞鹰社的人,惹到飞鹰社,你只会吃不了兜着走!”

  飞鹰社是排位第二的中国黑道社团组织,这个帮派出了名的狠毒,它在中国的影响力仅居天龙社以后。而天龙社就是中国最大的黑道帮派,他们的势力覆盖全国黑白两道。是亚洲首屈一指的大帮派。

  但是,紫芹才不管他是天龙派的还是天虫派的,她只知道,她的屈辱不能白受,佑琪的血不能白流。今天她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轻狂的小子。

  “你以为你能伤到我吗?”男孩一个反手把紫芹紧紧扣在怀里,单手拨通了电话。

  “到顶楼!”简单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要么乖乖求我放了你,向我道歉,否则要你好看!”男孩干净俊秀的脸上现出一抹邪恶,从他此刻独断的眸子里,就能看出他是危险地。

  紫芹试图挣脱他的束缚,可是无奈,她的力气明显比这个男孩小得多。

  突然,顶楼门被打开,“二当家!”几个男人齐声喊道!

  “把这个女人给我带回去!”说着,好毫不怜惜的把紫芹丢给了几个男人,

  “紫芹,你们放开紫芹!”佑琪冲上顶楼,愤怒的喊着。

  “佑琪,快走!我不会有事,快走!”紫芹怕佑琪再次受伤。她必须保护佑琪。

  “放手!”佑琪拿起墙角的木棍挥向抓住紫芹的男人。

  “佑琪!”紫芹奋力挣脱了男人的钳制扑向佑琪,原本打向佑琪的那一棒狠狠地落在了她身上,

  她尽量掩饰痛苦,回给佑琪一个微笑。

  “紫芹,紫芹!对不起,每次我都只会拖累你!紫芹!”佑琪双眼泛着泪花紧紧抱着后脑勺慢慢渗血的紫芹。

  “都带走吧!”这个“二当家”发话了。

  远处,韩云熙正坐在学校露天办公室里看着这一切,“叶哲涛,你敢动我看上的女人,看来我们是时候交锋了。”韩云熙端起水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叶哲涛就是刚才的“二当家”,他是飞鹰的老二,叶哲阳的亲弟弟。看来这一次,韩云熙打算动手了。

  紫芹和佑琪被带到了一家昏暗的酒吧,因为白天,这里还没有营业。

  “臭女人,我看得上你是你的荣幸,可是你却不知好歹敢动手打我!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叶哲涛狠狠地捏住紫芹的下巴。

  “我呸!”紫芹朝他吐了口涂抹。

  “被你看上,真是我的不幸!”她依旧尖锐冰冷,没有一丝畏惧。在孤儿院里,她早就习惯了被人折磨和欺负,对于他现在的行为,她根本不惧。

  “啪——”一个耳光落在紫芹雪白的脸上。

  “贱女人,敢骂我们二当家,想死了吗?”身旁一个女人说道。

  “兰儿!她就交给你收拾了,到我满意为止!”说完叶哲涛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准备看好戏!

  这个叫兰儿的女人也是出了名的狠毒,她得意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手里玩弄着皮鞭。

  “要折磨我可以,放了她!”紫芹把佑琪护在身后。

  “紫芹,我不要你代我受苦,我要和你一起承受。”

  “够了够了!烦死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演出姐妹情深的戏码,我可没这个兴致看!”

  说着,一记皮鞭已经抽在紫芹瘦弱的身子上。

  “嘶——”钻心的疼痛袭来,但是她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又是一记鞭打落下,紫芹将佑琪胡在身下,无疑这一鞭又落在了紫芹身上。

  “紫芹!”佑琪哭着喊她的名字。

  “别谢我,我也是受人所托!回家休息吧,今天就不用去学校了!我送你们回家!”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就了紫芹和佑琪,她们俩可是把他当成了大恩人,只是“受人之托”受谁之托呢?

  “请问,是谁让你来救我们的?”佑琪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们大当家!”

  “大当家?你是天龙社的人,你的大当家?”

  这时,紫芹和佑琪都惊讶的张大嘴巴,天龙社的大当家?那不是中国第一黑道社团组织的老大吗?他为什么要救她们倆?她们素未谋面,他怎么可能救她门呢?

  洛辰透过倒车镜看到两人惊讶的表情,淡淡一笑。“我想,你们会知道为什么的!我叫洛辰,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找我。”他递给她们一张名片。

  “谢谢你!”紫芹礼貌的接过名片。

  回到家里,紫芹瘫倒在床上,从脖子开始,浑身是伤。

  佑琪细心地打了热水为紫芹敷着伤口,她看着浑身是伤的紫芹忍不住落泪。

  “对不起,都是我害你被打的!”

  “说什么对不起,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她仍旧保持微笑,是由多坚强,让她在被鞭子抽遍全身的时候仍可以一声不哼。

  休息了一天,紫芹和佑琪准时去了学校。她们还真是多灾多难,从转学到现在还没有好好地上过一天课。

  “给你!”韩云熙将一盒药膏丢在紫芹的桌上。

  “我不需要,谢谢!”紫芹换过头把药膏还给了身后的韩云熙。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不需要你关心!”紫芹依旧冰冷。

  这个倔强的女孩就是有本事惹韩云熙生气,还从没哪个女人敢这样对他。明明是他救了她,可是她却把他当做敌人。韩云熙的顿时涌来一股征服欲,早晚有一天,他会让这个女人乖乖的听命于他。

  上课了!从前面传过来一张纸条,“下课来操场,有种的就别做缩头乌龟!”

  看到纸条紫芹冷哼一声,有名的圣樱原来就是个是非之地,她倒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人看她不顺眼,她倒要看看这里的人究竟有多狠。

  下课了,紫芹如约来到操场。

  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朝她走来!

  “大一a班的沐紫芹!长的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可惜!……”

  “啪——”一个耳光落在她脸上,“可惜是个贱货!”

  要知道她可是最痛恨别人动她的脸。

  “啪——”她还了回去,她可不是娇弱的小女生,对于这样的侮辱,她决不会选择忍耐。

  “贱人!你敢打我!”眼前的女孩顿时甜美的脸扭曲,恶狠狠地瞪着紫芹,正当她伸手要再还回去的时候,她的胳膊被狠狠地抓住,停在空中,然后将她狠狠地推开。

  “萧冬雨,沐紫芹是我的女人,如果你敢动她试试看!”韩云熙一把将紫芹搂入怀里。

  “韩少,一个孤儿怎么配当你的女人!”萧冬雨气愤的瞪着紫芹,两只眼睛就快要喷发出火苗。

  “闭嘴!如果你的话在这么多,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不要说我不给你哥哥面子!”说完,韩云熙搂着愣在一旁的紫芹离开了。

  “放开我!”紫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他搂着。

  “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又救了你!”

  “我又要你救吗?放手,还有,请你以后不要随便乱说话,我,沐紫芹不是你的女人!”她刻意加重你的两字。

  这一次,她是彻底惹怒了韩云熙,他还是第一次当众宣布有人可以做他的女人,而紫芹却是如此冰冷的对他,他发誓,会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臣服于他。不!应该是爱上他,然后他会狠狠地把她甩掉,看着她痛苦。谁让她敢如此轻视他。

  晚上,紫芹和佑琪照旧来到酒吧打工,

  “紫芹,你确定身体没事吗?”

  “放心吧!没事!”

  她总是这样坚强,似乎在她的眼里,一切的皮肉之苦都不算苦。不只是内心强大到可以忍受一切,还是她的心里早已筑起一栋心墙,任谁都不可能肆意侵入。

  不远处,正有一双眼睛盯着紫芹,将她的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尽收眼底。他满意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阿熙!这个女人的冰冷似乎和你不相上下,我看有点意思!”坐在一旁的洛辰说道。

  “是吗?”韩云熙继续畅饮杯中酒。

  看得出来,他的眉宇间写着满意,

  “先生你好,这是你要的酒!”紫芹礼貌的把酒端上来。

  “美女,我有这个荣幸和你喝一杯吗?”洛辰起身端起酒。

  “是你!谢谢你那天救了我。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但是这里有规定,我是不能陪你喝酒的,实在抱歉!”她看起来是谦卑的,可是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冰冷的傲劲。

  “洛辰,看来这位美女并不愿意赏光!”

  沐紫芹这才看到韩云熙。他怎么在这?为什么她越想躲着他,他就越会出现?

  紫芹没再说话,转身离开,,没有任何表情。

  “有点意思!”洛辰自语道。

  “紫芹,经理叫你过去一下!”一个服务生喊道。

  于是,紫芹放下酒盘走向经理室。

  “经理,有什么事吗?”

  “有客人买你今晚的时间,你可以下班了!”

  什么?有客人买她今晚的时间?为什么?要做什么?是谁?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紫芹的脑袋里。

  “经理,我不是商品,我想我还是呆在酒吧里工作比较合适!”

  “顾客就是上帝!难道你没听过吗?”经理室的里间里走出来一个帅气的男孩,完美的身材,零碎的头发,绝美的脸。

  “又是你!”紫芹握紧拳头,看到他就想到被侵犯的那一晚,无论如何她不会让那天的事情重演。

  “什么叫又是我?难道不知道对客人要尊重吗?还有,你,有义务为我服务!”他不冷不热的说着。

  “我的工作不包括你所指的服务!”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服务是……恩?”韩云熙走近她,轻轻捏起她迷人的脸蛋。

  “放手!”紫芹正准备夺门而出。

  “我已经花了钱,如果你不乖乖来伺候我,那么……”他看向经理,“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是,是,是”经理连道三个“是”,看得出来他很怕韩云熙,“韩少,她今晚的时间是你的了。”

  接着,经理又看向紫芹,“沐紫芹,别不识好歹。韩少花钱买了你的时间,现在你可以下班了!”

  这个贪财的经理,为了钱真是什么事都敢做,紫芹双手已经捏成个拳头,狠狠地握着,恨不得一拳把韩云熙的脑袋打开花。

  “可以走了吗?沐紫芹?”韩云熙贴在紫芹的耳边,一只手把她禁锢在怀里,他的力气很大,让她根本无法挣开。

  “你是流氓吗?为什么每次都用这种方式强迫别人?”紫芹的眼里看不到愤怒,唯有冰冷,沁人心脾的冰冷。

  “沐紫芹,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流氓!”说完,他炽热的吻落在紫芹的双唇上。

  “唔——”这里可是公共场合,他竟敢这么吻她,而且,她越挣扎他吻得越疯狂。

  既然如此,她放下抵住他胸口的手,冷冰冰的望着他,没有挣扎,任他的吻落下,任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狠狠地索取。

  见此,他原本含情双眸冷淡下来,慢慢放开了她。此时他的眸子深不见底,他彻底愤怒了,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孩,为什么会有如此冰冷的表情,面对他的吻,她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难道她就着这么讨厌他吗?他的心掠过一丝悲伤,一丝痛意。

  他放开她,转身离去了。

  这一晚,紫芹失眠了,面对韩云熙的吻她有一丝心跳,可是她明明讨厌他的不是吗?

  翻来覆去,韩云熙俊美的脸庞总是出现在紫芹的脑海里,还没有哪个男生可以让她这样铭记,也从没有谁可以让她如此讨厌。一定是她太讨厌他了才会想起他的摸样,对!一定是。紫芹一遍遍这样告诉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进入梦乡。

  第二天,紫芹和佑琪疲惫的来到学校。

  “那不是昨天勾引韩云熙的狐狸精吗?”

  “是啊,是啊!才转来没多久就勾引上校草,够不要脸的。”

  “听说啊,昨天在操场,韩云熙还当众宣布狐狸精是他的女人,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一阵刺耳的议论传进紫芹的耳朵,她只当没听见,嘴长在她们身上,想怎么说她无权干涉。

  “你们够了!紫芹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她才没有勾引什么韩云熙。”佑琪大怒。

  一旁不动声色的紫芹拉住了佑琪,“走吧!要迟到了!”

  她拉着佑琪走到教室门口,这一路议论声不断,佑琪已经气得脸都发紫了,可紫芹全当没听到,毫不在乎。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