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戴面具女主播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戴面具女主播-连载网

戴面具女主播

惊鸿独舞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9.26

    上架

  • 5.6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赶鸭子上架

戴面具女主播 惊鸿独舞 2,119 2019.09.26 21:58

  “你是落在我肩上的云”

  ………………

  “你是落在我肩上的云”

  ……………

  ……………

  到了第5遍铃声的时候我被催醒。

  睁开惺忪的睡眼我摸索着去床头柜摸到手机然后按下接听键……

  “喂!琴呐!你耳朵塞鸡毛了吗?我打了5次电话你才接听?你这是故意要急死我吗?”

  打电话是我最好的闺蜜槐花,微信昵称小夜猫给我打的电话,她从来做事都是风风火火,处事大大咧咧,说话口无遮拦的样子,我已经习惯了,不过她这次的口气听着真是有点急,究竟是什么事呢?

  “你?你干嘛这么早打电话?还让不让人睡个安稳觉?”我佯装生气的问。

  “我的大小姐!还怪我打电话早?你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已是太阳晒屁股了,都日上三竿了你还不起?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奶奶级的人了还熬夜熬的那么深干嘛?你是不是又撩上了哪个帅哥聊到这么晚…”

  我没等她说完话,马上接过话头:“你还是不是我的闺蜜呀?这一大早的你就像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乱叫不停,你说我奶奶级我能撩谁?没那个精力,我就是看直播看入迷才睡得晚,瞎说!快闭上你那鸟嘴!让我睡个消停觉!”

  “砰!啪!呯!”

  手机被我扔到了地板上。

  “你是落在我肩上的云…”

  手机真抗摔居然还在响

  “你是落在我肩上的云…”

  我懒得接,仍然想睡个回笼觉。

  可是,可是…手机铃声还在继续……

  “你是落在我肩上的云…”

  “不接!我就不信我一直不接你还能那么有耐心打下去?”

  这样想着我用卫生纸塞住耳朵。

  这样做过手机的铃声是听不清了,但手机震动的声音却撞击着地板砰砰响,这比起手机铃声更具躁音。

  我心想:这个臭槐花!看来我不接她电话今天她是不准备善罢甘休了?

  此时我已被槐花的电话骚扰气得完全清醒,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臭槐花,等我接了电话看你说些什么!如若还是平时满嘴跑车说些没用的,那你等我见你面时有你好看!”

  我边咬牙切齿边下床,操起电话吼道:“臭槐花,你有完没完?”

  “没完!你听我说!”槐花在电话那头明显的气我。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琴,是这样……”

  槐花从来都是快人快语,今天却反常,从口气中我感觉到了。

  “你不快点说,我要撂电话了!”我威胁道。

  “别!别!别!别撂电话!我有重要的事,好事要告诉你!你就说你听不听吧?”

  听槐花的口气是有重要事,而且她这个语气是在吊我的胃口,既然是好事情,以她直性子迟早要告诉我真相,我也不怕她吊我胃口,我要慎着点等着她竹筒倒豆子。

  果不其然被我猜中,只几秒功夫,电话那头便传来槐花的急切声音:“琴,这是一件千载难逢的好事……”

  “你说不说?不说我可挂了!”

  我这激将法对于槐花百试百灵。

  “你看你咋这么性子急呢,我这不是马上要说了吗?别打断我!打断我等于打断了你的财路…”

  一听“财路”二字,我心里的那股欲望火苗立刻蹿了上来,我最需要财路。

  我耐着性子等着槐花给我指“财路”。

  “琴,我去我表姐家听我表姐说她儿子,就是我表外甥在一个平台做主播,一个月赚好几万块钱,我觉得你形象不错,声音又像个18岁的大闺女,不如你也去那个平台做个主播?”

  听了槐花的“馊主意”,我第一反应就是天方夜谭,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多大年龄,我也看过平台的直播,那里基本上都是年轻人的霸屏地盘,对于我这奶奶级别的人物不合适,这个自知之明我还有。

  想到此,我在电话里断然拒绝:“不行!我这个年龄只适合出去遛遛弯,晒晒太阳,有时候去看看外甥女,做主播都是小年轻人的事,我若去做主播没有人去观看不说,还会被别的主播笑掉大牙,这不是自取其辱吗?什么破“财路”?你这是将我朝死路上逼吧?”

  “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咋这么没自信呢?我认为你行你就行!这条财路我根本没和别人说,我只和你说,就说明,我认为你行,因为你无论从身材上,还是形象上,然后还有声音上,都具有主播潜质……”

  “你就别逼鸭子上架了!你也不看看我是多大年龄了,我近60岁的人了,况且身材有些发福,主播一播要几个小时,我哪能坐得住啊!再说了,我也有没有那个厚脸皮去出镜跟小年轻的一争高下呀,不行!不行!你饶了我吧!”

  “我真不是因为什么企图去说服你,我怎么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别的人呢?我认为她们各方面都不如你,就觉得你行!你打扮打扮,买几件年轻好看一点的衣服,画个精致的妆容,然后你甜甜的声音一出来,那指定是打赏的人很多,我敢保你做了主播之后能发大财,不信你可以试试!这个又不用什么本钱,你说你一个单身都不容易,就那么点儿微薄的企业工资杂七杂八的去掉了一个月也剩不了几个钱,然后你又是个女儿,养老的问题怎么办?像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最终都要去养老院,不攒点养老钱到时候指望谁呀?所以说为了养老你都要攒点儿养老的本钱,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如果考虑好了,你给我打电话,我问一下我的表外甥怎么个在那个平台注册,好不好嘛?”

  听了槐花的话,我沉吟了半晌,觉得槐花分析的有道理,说实话,我真的是太缺钱了。

  钱是个让人欲疯欲狂欲醉的东西,缺它不行,说不好听人又是个贪婪的“动物”,所以钱对于人永远充满诱惑,人可以为了钱而挺而走险。

  我是普通人,钱对我来说何尝不是诱惑呢?在金钱面前我妥协了。

  “我想想!明天给你回信!”我咬牙说出这些话。

  电话那头马上传来槐花的声音:“好啊!好啊!我一准儿知道你会同意,明天等你消息!”我还有事,挂了!”

  放下手机我在自嘲:“我现在成了一只鸭子!我是被逼上架呀!”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