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涅槃焚天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涅槃焚天录-连载网

涅槃焚天录

人字拖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12.17

    上架

  • 9.7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荷花村

涅槃焚天录 人字拖 3,448 2018.12.17 17:16

  荷花村。此村的村民以种植莲藕为生。

  荷花盛开的之时,一望无际的荷花形成了荷花村独有的风景,荷花村因此而得名。

  九月,秋意渐去。此时荷花村的村民正忙着挖莲藕。

  “哇,哇,哇!妈妈你快看仙鸟从我们头上飞过耶,闲鸟上面肯定坐着仙人。”吴暗兴奋地指着天上的仙禽喊道。

  一声响亮的鸣叫,引起正在挖藕的村民的注意。村民纷纷双手合十,向仙人祈求下一年,莲藕大丰收。

  温贤惠自然知道自家儿子想成为仙人。成为仙人,谁不想呢?温贤惠无奈的答道。“妈妈看到了。”

  直到仙禽远去,村民才弯腰继续挖藕。

  十岁多的吴暗,可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小小年纪的他就已经知道,不趁着这月份把莲藕收成。冬天到了,他们就不够钱购买过冬的物品,这样可能会冻死在某个冬天的夜里的。所以,吴暗向私塾老先生请了假。来到田里,帮父母一起挖藕。

  尽管吴暗站到到田里,水位已经漫过半腰以上。尽管吴暗用手在看不见的底土低下,扒拉了老半天才挖出一条莲藕。但忙碌了一天吴暗,没有喊过一个‘累’字。

  “哇,我又挖倒一条了。爸爸、妈妈你们快看,这条莲藕好大呀!”

  小吴暗,把一条差不多有他一样高的莲藕,用双手举过头顶,向他的父母展示着他又一次的劳动成果。

  “噢,暗暗又挖到一条啦?”

  “真的好大。”

  “我家孩子果然是最棒的。”

  常暗的父母双双鼓励到。

  傍晚,工作了一天的时间。荷花村的村民陆陆续续地回家去做晚饭。有些已经全部收成的,现在已经看到他们家房顶的烟筒,冒起了连绵的白烟。

  “暗暗是不是很饿啦?”吴暗的爸爸吴浩天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于是对吴暗说到。

  吴暗点头:“嗯,晚上我能吃很多很多的饭。”

  “看来我要煮多点饭了。”常暗妈妈笑着说。

  “贤惠,我看估计再有两天,我们就能把藕收完了。”

  “嗯。”温贤惠点头答道。

  当一个人饿的时候,只是闻到食物的香气就能让人理智动摇。

  此时饿的肚子打着咕噜的吴暗,望着桌上的碟莲藕流着哈喇,偶尔还猛咽口水,但是吴暗并没有偷吃。

  这是父母教育的成果。吴暗一直等到到父母一同坐在桌旁。

  “好了。大家都饿,吃饭吧。”作为一家之主的吴浩天说到。

  “爸爸,妈妈吃饭。”

  吴暗礼貌地说完,看着吴浩天起筷夹起菜肴。吴暗才拿起碗筷吃饭。

  “好吃吗?”温贤惠看着吴暗大口吃饭,嘴里塞的满满的,快有点嚼不过来了。

  “妈妈做的饭菜最好吃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以说是与世无争的荷花村,在今晚天降横祸。

  马蹄声由远而近,大约一百余人的马贼。骑着快马,冲进荷花村焼杀掠夺。

  “兄弟们。现在正是荷花村的收获季节,每家每户都是一个小宝藏。给我冲进去抢。”马贼的头目高举着手中的大斩刀,面目狰狞地叫喊着。

  “头说的不错。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啦。”

  “哈哈哈......爽,这妹子不错。抓过去给头过过目。说不定头看上了,那是大功劳一件啊。”

  “不要啊!这位爷,救你放过我吧。我愿意为你做牛做马。”一花季少女,哭喊着哀求。

  那个马贼小头目笑着说道:“不用你做牛做马。嫁给我们头,让你吃香喝辣的,绑咯抬走。”

  村里突然哀嚎声不断,浓烟四起。还在吃饭的吴浩天,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他推门出去瞄了几眼。立即关上门,把门锁的严严实实。

  温贤惠看着丈夫,面色大变地关门后,就走过去做饭的灶台。

  于是她问道:“昊天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马贼进村,焼杀掠夺不能干的都干了。快过来帮忙,把暗暗藏起来。”

  他们做饭的灶台有一个能容纳两人暗格空间。这个暗格不知道是哪位祖先建造的,一直就没有用过,历代家主都不知道这个暗格有什么用。反正就这样代代口传下来了。

  今天算是用上了,当然吴浩天情愿这个暗格永远都用不上。

  “你在刨什么啊?”温贤惠问道。

  “这里有个暗格。快过来帮手。快没有时间了。”吴浩天催促道。

  “哦!”

  吴浩天这间祖传的房子,建造在村尾的最后边,这为他们争取到了一点的时间。现在吴浩天明白了一件,这个暗格和房子建造的位置都是有它的寓意的。

  终于,把灰炭都清除了出来。可是空间已经不足容纳两个人,由于常年的灰炭的灰尘的沉淀。剩下的空间,看上只够吴暗蹲在里面。

  看着这个小空间,愤怒得在心里疯狂地怒喊:“不是说能容纳两个人吗?”吴浩天想着至少能把妻子和孩子藏在里面的。

  温贤惠不知道丈夫此刻为什么望着这个暗格不动。她立即走过去把还在吃饭的吴暗,抱起来,走过去放到暗格里。

  不明原因的吴暗问道:“妈妈,这是干嘛?”

  “暗暗,你躲着里面别出声啊。我们玩躲猫猫,你藏起来我和爸爸没找到你,你不能出来。”温贤惠胡乱编了个理由就开始还原灶台。

  吴暗正想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为什么不知道?

  吴暗看到妈妈做出一个‘嘘’的动作之后。乖乖地点点头就靠墙坐着,静静地等着。而然,让吴暗没有想到的是,那是他看到妈妈最后的一眼。

  吴浩天一边说着一边帮忙复原:“父亲说这个暗格能容纳两个人。可是现在刚好能够放得下暗暗。”

  “暗暗能活下去就好了。”

  很快灶台就复原了,里面还有一些燃着的灰炭,就像做完饭一样。

  吴浩天把油灯吹熄,拉着温贤惠一起坐到床上,“希望他们看到我们房子没有灯火,以为没有人,就不会来进来。”

  “嗯。”

  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就算房子没有灯火亮着。马贼还是会破门而入,他们这样想,只是心存一点希望罢了!

  命运并没有放过这对善良的夫妻。最终马贼还是敲响了他们的正门。

  “快开门,你们爽快点把门打开,我能让你们死的痛快一点。”马贼一边敲门一边喊着。

  这敲门的声音对这对夫妻来说就是断魂钟的钟声,在它他响起的时候,就已经宣布了这对夫妻的死忙。

  温贤惠早已握着菜刀,父亲两人知道迟早会被杀害,以其被羞辱之后死,倒不如亲自了断。他们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吴暗不要被发现,之后可能是是乞丐又或者......

  “昊天哥,你下辈子还愿意娶我做你的妻子吗?”

  “我愿意,这辈没有让你享福,跟我操劳了半辈子。下辈子我一定投胎到有钱人的家里。让你过上少奶奶的生活。”

  房子内的夫妻在做临终的告别。门外的马贼见没有人应门,开始用刀斩,在破门了。“你们别装了,我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你们再不开门,我发誓绝对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房子内的世界现在只属于吴浩天和温贤惠两人。在习惯了黑暗之后,他们渐渐地看到了对方的容颜。夫妻两人都会心一笑,因为他们此刻的没有看到对方露出恐惧害怕的表情,脸上有的是微笑。

  吴浩天往灶台的方向望了最后一眼,然后对温贤惠点头了。

  温贤惠看到吴浩天点头后,用手中的刀刺进了吴浩天的心脏,吴浩天顿时瞪着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嘴角溢血。

  随后温贤惠拔出刀,吴浩天‘砰’一声倒在床上。

  温贤惠帮吴浩天合上眼睛后,望向了灶台说出她这一生最后的话:“暗暗,爸爸、妈妈以后不能看着你长大了。希望你快快乐乐地长大。对不起,暗暗!”

  说完后,温贤惠靠着吴浩天的旁边躺下,闭上眼睛,举起剪刀刺向自己的心脏。

  在温贤惠插向自己心脏之后,没多久马贼破门而入。

  举着火把,看到倒在床上的夫妻两人的尸体。马贼吐了口水骂道:“这两个怕死鬼。都吓得自杀了。不过这样他们倒是少挨很多痛苦。”

  马贼骂骂咧咧骂了几句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把值钱的东西搜刮完之后。

  “真是倒霉!忙碌了半天,进了死穷鬼的家,才翻出几两银子。难怪会住在村尾,我呸。”

  如果这个马贼早点过来,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围着桌子上的唯一的碟莲藕在吃晚饭。估计这个马贼是不会踏进这间房子。

  小马贼骂完之后还不泄愤。在夫妻两人的尸体上乱斩了泄愤。直到心情好点之后,便走出房子,点火把房子烧了。

  躲在暗格里的吴暗还知道外边发生的事。外面的嘈闹声,他是听到的。但自小听话乖巧的他没有多想,在等着妈妈把他抱出来了。

  整个村子都在燃烧,气温的上升,让吴暗的房子被轰轰烈火烧的崩塌。

  在燃烧的高温里,空气越来越稀薄。吴暗感觉越来越难受,慢慢地吴暗的意识开始越来越模糊,如果此刻吴暗晕过去,那将是直接被烤熟在暗格里面。

  或者是巧合,在吴暗快晕倒时候,也刚好是灶台墙壁被烧的通红的时候。吴暗倒下的一瞬间碰在灶台墙壁。直接烫熟了一块皮。

  撕心的疼痛,让吴暗清醒过来。求生的本能,使得他拼命地乱抓、乱扒。

  暗格里瞬间鲜血飞溅,洒满了整个空间。

  沾到鲜血的灶台墙壁,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灵力波动。然后开始龟裂随后爆碎。有一本秘籍,在一块灶台墙壁的碎中跌落出来。

  浮在空中的秘籍漂浮了一阵,在沾染到了吴暗的鲜血的之后,融入了吴暗的体内。

  那本秘籍融入吴暗的身体之后,吴暗的身体散发出一阵的灵力波动,灵力构筑成一个阵法把吴暗保护起来。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吴暗,在灵力的包裹中力竭晕倒。

  马贼今天抢得盘满泊满,一路叫嚣着走了。

  吴暗被压在了颓垣败瓦之下。吴暗除了伤痕累累之外,并没有生命危险。因为灵力形成的保护法阵,挡下了房子崩塌的冲击。直到马贼走了一个时辰之后才消散。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