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天梦幻魂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天梦幻魂-连载网

天梦幻魂

削铁先锋队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11.21

    上架

  • 1.8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遭雷劈

天梦幻魂 削铁先锋队 2,069 2018.11.21 08:15

  世间生命,灵魂六感,总有一道黑影永远陪着自己,人类将它命名为“影子”。

  我叫梦小凡,男,今年22,一米七四,我来自博梦云孤儿院。

  对,我就是一名孤儿,出来打拼五年成功将自己活成狗。

  ――

  “踏踏踏”

  雨声漓漓,昏暗的路灯下,一道偏瘦的身影淋雨慢跑着往千米之外的公交车站牌跑去。

  出门习惯不带伞,淋会就淋会吧反正三天没洗澡了,回家正好方便洗澡。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我没有任何朋友,沉默寡言成了我生活的大部分状态。

  我是一名码字员,好吧,这个工作我只干了一个月,微薄的收入,或许是唯一支撑我继续生存下去的动力。

  对,没错,我有自闭症,我也常常这么怀疑自己,健身成了我生活的唯一快乐,即使我看起来依然很瘦小,

  或者说这是我唯一能自我发泄的勇气。

  以上都是我的吹牛介绍,没错我失恋了。

  直到今天才发现交往了近半的网恋对象是个男的,我憨难受。

  熟悉的街道,雨下抖落的水滴不住的从路边的樟树叶上滑下。

  “呼”,似是跑累了,梦小凡停下脚步,捋了口气,朝前方走去。

  夏末秋初,一身短袖早已湿透,雨水顺着短发从额间流下进入眼球,顺着泪泉滑落,哭了吗?或许吧好像又没有,无知无觉,情绪是什么东西?不该出现在我身上吧,无情一点呵呵...

  喜欢一个人走在昏暗无人的夜色里,不需要面对陌生的双眼,不必用白痴一般的脸蛋去凝视,这很安全。

  在繁华喧嚣的城市,也有它安静到无人倾听的时候,他的名字叫“暗夜”。

  仅有月色与人做伴,星光璀璨的陪衬着这份自由。

  没有白天时那汽笛声,也不会有尘土飞扬空气,此刻只有着雨下泥土的芬芳。

  微风夹杂着丝丝缕缕的水气,眼白充斥着数条血丝,似乎是雨水的进入,些许难受。

  好痒,闭着吧闭会儿吧,或许闭着眼睛就很舒服了,一天十三个小时面对着枯燥无味的电脑屏幕,我应该已经习惯了吧,难德今晚天气这么好。

  踏踏踏

  一道人影透露着年轻稚嫩的气息,路灯下俞拉俞远,梦小凡一路闭着双眼漫步雨间。

  “轰,霹拉拉”

  欧,打雷了么,或许吧。

  “轰”

  路灯下,一具身体浑身冒着白烟,挣扎着从路面爬起,坐在路边台阶缓了缓,走向掉落在一边的手机。

  老牌摁键机,小屏幕彻底碎裂,原本防水机雨水开始逐渐渗透着碎裂的屏幕,应该不能用,心疼了三秒。

  手机是从宿舍不远小卖部老板手上买的二手货,听老板唠了两个小时口水,最后花了五十块从老板手上买下,山寨机防水不耗电,本冲着山寨机就是牛去买的没想到让雷劈坏了。

  “轰”

  又是一道闪电将站在原地的梦小凡劈倒在地,躺在地上痉挛了会,挣扎着再次从地面爬起。

  真是天也看自己不爽,“哼”,这都没让我死,真是开玩笑么..

  碎裂的手机冒起了阵阵白烟,看了眼,握在手心低头琅琅苍苍的朝前方走去。

  此时已是夜晚二十三点三十,路边两旁早已关上了卷帘门,阴雨天除了路灯一片漆黑。

  “轰”一道凝聚着滔天威压的雷霆瞬息间朝梦小凡落下。

  眼前一白,瞬间失去了知觉,根根发丝如钢针般竖起,手中手机成了焦炭,一片模糊顺雨水融于路面。

  ――

  苍白无力的意识,昏沉眩晕充斥脑海,浑身上下如蚁嗜般深入骨髓。

  “咳咳咳”

  入眼一片模糊眼前似乎被绷带缠绕。

  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喊叫声,似乎是一女人在喊着什么,肉体上的痛感再次袭来,意识再次模糊陷入了沉睡。

  “小凡,醒醒,醒醒,醒醒阿,你还这么年轻,老天真不公,唉。”

  意识再次清晰,感觉过了很久,没有之前的痛感,感觉身体的麻木僵硬,尝试着动了下手指,很困难,缓缓蠕动,渐渐握起。

  丝丝力量感从手心传来,一瞬间一股深入灵魂的窒息袭来。

  “阿!”

  这一叫直接将坐在一旁哭泣的老者从椅子上吓趴在地。

  一瞬间一股热流从心脏处朝全身流动,从未如此感受到过自己的血液流动。

  “砰砰砰”

  感受着越跳越急促的心脏,一瞬间从病床上竖起,撕开眼部的绷带,嗯哼,一阵刺眼。

  足足眯了近五分钟,视线开始恢复,门口站着四名白衣大褂的中年男女,两年不见的孤儿院院长云浮年无比激动的看着自己。

  几名白衣大褂像看怪物一般盯着自己!

  麻木感使人不由自主的摇了摇脖子,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声响,自己都吓了一跳。

  “别动”一位白衣大褂的中年女人朝着自己尴尬一笑,洁白的牙齿,空气中浓重的消毒水味,此刻闻起来眩晕无比。

  “呕”

  趴在床边一阵干呕,也不知道多久没吃饭连口水都没有吐出来,唯独喉咙如冒火的难受感,这时门口几人早已围拢过来。

  那位白衣大褂的中年妇女迅速找来了一边的垃圾桶轻轻拍打着自己的后背。

  干呕了两下,兴许是急性不适,感官细胞反而快速反应适应刺鼻空气。

  “我昏迷了多久”?此刻梦小凡瞳孔正在极速收缩,一股空冥感直刺大脑。

  “七天七夜”

  “哦”,这么久。

  面无表情看着天花板,工作大概又要没了吧。

  大脑分泌着无奈的情绪,转瞬即逝。

  “呵”

  “算了吧”

  闭上眼感受着脑海中的眩晕

  这时一名年约五十岁样貌的白大褂中年男子朝梦小凡走来,一米七左右标准国字脸,中年人一副沉稳面孔。

  “你好,听云院长说你叫梦小凡是吧,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秦朗,你可以称呼我秦医生。”

  “有吃的吗?说重点”。梦小凡一副不买账,说这么多无非不就是想讨点高昂的医疗费。

  “小冯快去食堂打份温水粥来”,一旁身穿白衣大褂的中年女子点头往门外跑去。

  “年轻人你创造了奇迹,从医三十多年第一次遇见让直系雷电劈中还能活下来的人”。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