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师兄,求你别崩人设同人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师兄,求你别崩人设同人-连载网

师兄,求你别崩人设同人

筐章三 著

  • 耽美

    类型

  • 2019.02.26

    上架

  • 1.3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这是百分之千的系统快穿了

师兄,求你别崩人设同人 筐章三 2,356 2019.02.26 23:45

  丁超面部表情系统逐渐失控:呆滞木楞、眉飞色舞、热泪盈眶、痛哭流涕……他紧紧攥着手里的彩票,从知道自己中了八千万大奖起,足足三小时,语音系统已经完全崩溃。

  从来没想过,打小自己就是个走平地能摔狗啃、放屁能砸脚后跟的主,昨天只是图好玩买着玩儿,没想到老天爷终于开了眼,将他这运道大改特改,成了一夜暴富的土豪,心里激动无以言表,擦眼泪抹鼻涕,一打卷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光速消耗。

  他住的出租屋又小又暗,楼道还常年弥漫着一股股匪夷所思的酸腐味,间断性供水,随缘性供电,这些也罢了,关键是楼上那操着一股不把地板跺穿誓不停的架势的一家老小,让丁超实在是忍无可忍,这么想着,他握紧了彩票,立誓要先用这笔钱在郊区买个豪华套房。心情平复一些后,丁超穿上外套,紧紧攥着彩票,准备出门领奖去了。

  说来也奇怪得很,虽说不是上下班高峰,但走了半天,马路上半辆车的鬼影也没有。但比起这个,丁超沉浸在规划暴发户的生活中不可自拔,丝毫没有发现“前方塌方,禁止通行”的路标。

  买了房之后呢,就把辞职书甩在那个周扒皮脸上,学着炒股,然后钱生钱,钱生钱,钱生钱……脑子里浮现出自己在钞票的海洋里游泳的画面,笑得哈喇子长流……每天山珍海味,身边美女云集,越想越兴奋,不由自主哼唱起来:“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突然,路面剧烈颤抖起来,把他从幻想中拉回现实,还未搞清状况,突然耳鸣而紧跟着就是一串点子音:“密码正确,成功激活。”

  他还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脚下一空,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石块碎裂的巨响坠入了深渊。身体飞速坠落,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刮得耳膜生疼,头顶的光束渐渐缩小,黑暗和睡意如潮水,渐渐将他吞没。

  在晕过去前的一瞬,眼前突然浮现一副画面:遮天蔽日的竹林中,两人正在奏乐,一人抚琴一人吹箫,竹叶,……

  ……

  ……

  ……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烦不烦!楼上那家俩倒霉孩子又在折腾了!

  “嘶……”头痛欲裂。

  昨天宿醉了?丁超正奇怪,却被一声巨吼震得清醒了。

  “总镖头、夫人!少镖头醒了!!!”

  不情不愿地撕开沉重的眼皮。

  金色花开锦绣丝绸被,浅绿色绣竹帐幔,不远处大案上笔墨纸砚整齐放置,墙上挂着一幅《奔马图》,香炉轻烟袅袅。丁超嗖的一声坐起身,不可思议地打量四周。

  “我、我、我靠!”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丁超舌头打结,脑细胞当机。

  “少镖头,自从你在练武场吃了总镖头一掌,足足躺了半月了,总镖头、夫人日夜诵佛念经,终是把你盼醒了!”面前这五大三粗的汉子抓着丁超的手热泪盈眶道。

  别介,要是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妹子我可以接受,这驴高马大的糙爷们我可吃不消啊!还有,这装潢,这服饰,又是概率为百分之一千的狗血穿越吗?

  “我的儿啊!你终于醒了啊,呜呜呜……”门外响起了女子哽咽的声音,跟在女子身后的男子满脸激动。看到后两人进来后,汉子抹着眼泪退到一边。

  女子面容秀美,走近些才看见些许皱纹和几缕华发,身后的男子气宇不凡。

  “感谢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救了我儿,我的平儿啊,儿啊……”

  给个剧本啊!这唱得是哪出?真让人摸不着头脑啊!丁超内心发出迷茫而绝望的呐喊。

  看着坐在床上抱着自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子,搞不好随时就背过气了,丁超虽还是满脑子浆糊,但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边给她顺气边安慰道:“我没事了,没事了。”

  男子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道:“莫哭了,平儿刚醒身子还虚,别把他累着了。”

  “还不都怨你!非要平儿和你比武,伤成这样你满意了?”她气得转身瞪着男子恨恨道。

  “平日他不认真习武你就惯着他,现在才会被你宠得这般娇气,哪还有半分少镖头样!”男子眉头紧皱。

  “习武也非一朝一夕,你这么急功近利平儿怎么吃得消!”她把丁超拉进怀里心疼地摸着他的头。男子一时语塞,站在床边连连甩袖叹气。

  看气氛不对,一旁的汉子开口打圆场道:“少镖头刚醒,怕是饿坏了,我去让厨子做点吃的吧。”

  女子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丁超:“是了,肯定饿坏了,你最爱喝娘给你煮的鸡汤了,不用厨子,娘亲自下厨给你好好补补。”

  听这夫妻口吻,应该是亲爹和儿子比武下手重了,坑了儿子,虽然说穿越什么的好羞耻,但眼下这事太超自然了,情形尚未明朗,先按兵不动,将计就计。

  “好!咳,那个谢谢……娘……”

  丁超心情平复些许才感觉饿得都前胸贴后背,乱认亲戚不好,但叫声爹娘有饭吃,这买卖倒也不亏。厚着脸皮喊了一声娘,女子高兴地曲起食指温柔地刮了刮丁超的鼻子。

  “娘这就去给你炖啊。”说完,起身后不忘朝她丈夫瞪了一眼,走了。

  男子面色闪过一瞬间的尴尬,待他娘和那汉子走后,坐到床边。

  “平儿,这次是爹爹的不是,是我操之过急了。”

  丁超看着眼前中年男人微红的眼眶,有些尴尬的挠挠头,不是吧,大……大叔,大哥,别哭啊,我不会哄人啊。

  “……爸,咳,爹,我真的没事了,练武切磋受伤是常有的事,不用在意。”

  听他这么说,男子别过头用袖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回过头微微一笑,“你从小体质弱,不适合习武,但终得继承家业,所以习武之事更不可小觑,等你伤好了,便继续练功吧。”

  “是。”

  学武功,求之不得啊!不过……自己一点武功基础都没有,到时候若暴露了咋整?罢了罢了,大不了强行来一波柔弱少男失忆梗去糊弄糊弄应该能行吧。

  男子看他刚刚清醒身体还很虚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了声“好好休息吧。”,语罢,起身走了。

  “呼……”都走了,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可能是这身体大病初愈着实虚弱,又被搞了这么一出,丁超脑子也着实有些懵圈,就这么躺在床上发愣,半晌,突然有些好奇:不知道这小相公皮相如何?

  突然像被打了鸡血,一骨碌翻身下床,走到铜镜前一瞅。哟,这小脸儿,目测十七八岁的样子,眉清目秀的还挺中看。吐吐舌头,做做鬼脸,在镜子前搔首弄姿半晌后,感叹一句:“嗯嗯,俊的很呀,勉勉强强与我有得一拼。”

  “哔——不要脸指数达标,电量中等,为友谊干杯系统启动。”

  突如其来的电子音吓得丁超差点闪了舌头,等等,什么萝卜?

  系统穿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