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一个丁老头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一个丁老头-连载网

一个丁老头

一阶魔方 著

  • 都市

    类型

  • 2019.08.07

    上架

  • 1.4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重生

一个丁老头 一阶魔方 2,871 2019.08.07 22:05

  一睁眼,白色的石膏顶映入眼帘,鼻尖闻着消毒水的味道,稍微转了转头,看见穿白大褂的女生再给旁边的人换药。是一位腿部受伤的人,好像是刚送来的,格子衬衫满是污泥和不知道哪里蹭来的像酱一样颜色的污渍,胳膊和脸上都有擦伤,额头冒着油光和汗,因为伤口的疼痛,五官扭曲着,大喊着。

  “哎呀,别乱动了,等我先给你上好药,你这腿上得先消毒,要是腿废了我可没办法了啊!”护士夹着棉球,严肃的说道。一听这话,病人尽力忍着刺痛,让护士给他上药。

  老丁转回头,看着天花板,回想之前的事情。

  “我不是在那军阀的家里嘛,怎么到了这里?”

  “难道最终还是让他按下了按钮吗?”

  “那么近的爆炸,我难道没死?”

  护士上完药,给病人安顿好,准备收拾床头的垃圾,一眼瞥见老丁睁眼了。

  “啊,你醒啦。”赶忙跑到病房门口,用手把着门,侧身出去对着外面的走廊喊道:“四床的病人醒了,快去叫赵医生来。”说完便回来继续收拾,只不过是加快了动作。

  不一会,一位大概五十多岁,戴着厚厚的眼镜的谢顶医生走进了病房,来到老丁床边,用手电筒照了一下老丁的眼睛,恩,瞳孔反应正常。开口问话:“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老丁没说话。

  “身体哪里不舒服吗?”医生问道。

  老丁还是没说话,但是摇了摇头。

  “感觉还好吗?想喝水吗?想不想吃东西?”医生又问了一句,顺便在助手手里拿过一个黄色的木板,上面有张表格,在那里写着什么。

  老丁又摇了摇头,张开嘴,刚想出声,却是一道浑浊沙哑的声音:“额...”

  “什么?你想说啥?”医生稍微弯了下腰,侧了侧耳朵。

  老丁清了一下嗓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我想要小解。”

  医生听完瞬间挺直了身体,扶了扶眼镜,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你想要啥?”

  “我想要小解。”老丁又说了一遍。

  “哈哈哈,大兄弟,我们这里是医院,没有你想要的那个东西。你这人真的是!”医生笑着说完,在表格上写下了“身体虚弱,但并无大碍,可能思想受到打击,无法正常思考”字样。

  旁边的助手拿回赵医生手里的病情记录,也是笑了两声,没说啥。

  刚收拾床头柜的护士说道:“赵医生,他是想小便吧?就是解手,嘘嘘。”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厕所的位置。

  赵医生和助理愣住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还是老丁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我想去洗手间。”

  助理啊哈哈地笑了两声,赶忙回着:“好,好”就打算扶老丁起来,护士赶忙说道:“不用起来,他插着尿管呢,直接尿吧。”

  老丁回道:“我不是已经醒了嘛,能自己去还是想自己去,躺着感觉不对,而且这个玩意带着也是好不方便。”说完,在助理的搀扶下,进了厕所去解决一下自己的个人问题。

  医生和助理在老丁回来后,又问了些关于身体的其他问题,老丁都一一回答。问完之后,赵医生对老丁说:“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是好几天没吃饭,有点虚弱而已。随时都可以出院了。”

  老丁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既然医生没说钱的事,想必有人替自己交钱了。过了一会,护士带了点饭菜给老丁吃,老丁说了声谢谢后就狼吞虎咽的吃完了。

  中午过后,病房里来了一位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妇女,一身运动装的打扮,散着齐耳的短发,进来后就紧紧盯着老丁,看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大夫说了,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脑袋虽说是被打了一下,但也没什么大碍了,可以出院了,只是以后注意别再被打到就好,毕竟不知道还会造成什么后果。”

  老丁其实不记得有这么个女的在组织里了,或许是新招的人。只是应付的回应着“恩”,就没再说什么了。下午的时候,妇女办好了出院手续,坐着出租车和中年妇女回家了。

  似乎知道老丁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一路上妇人都没有和老丁说什么,只是专心的看着车外的景色。老丁也就得空总结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出院时候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大概有一米八三,体重大概90多公斤,直立状态下低头能看见自己的脚,说明没有啤酒肚,也就是说这幅身体是健康强壮的,进一步来说,是过分的强壮了,暗自比对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比一起回家的女人的腿还粗。而且出租车也不是自己那个熟悉的车型和颜色,路边的店铺也不是熟悉的,总之一切都变了。

  “发生了什么?难道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吗?人死后会去另外一个世界吗?难道是穿越?”老丁有点烦躁,什么都想问,但是却害怕问了之后会被怀疑身份,因为他很想问旁边的女人你叫啥,咱俩什么关系。

  车子大概行走了二十分钟,从医院来到了一个小区,普普通通的小区,稍微有点老旧的楼型,外表皮有的都脱落露出了红砖,最里面的两栋楼有工人在做保温,小区的道路上也有人在挖沟埋管子,居民有的在外面聊天,有的在玩牌,小孩子在疯跑,跑完了就在旁边的沙子堆玩。老丁被妇人带进了家里,妇人放下钥匙,换了鞋子,回头跟老丁说:“你下午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睡会儿吧,我一会还要和人出去一趟,晚上广场那边还要去跳舞,我就不回来做饭了,想吃点啥你就自己做吧,不想做的话就出去吃吧。”说着,在桌子上放了了一百块钱,就换了一身衣服后,回家了。

  老丁目送妇人出了门,恰好看到了门口挂着的几张相片,其中有一张是三个人的照片,一个男人穿着运动服,一手竖着大拇指,一手挽着个女人,女人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接老丁回来的妇人,两人中间坐着一个孩子,大约六七岁,穿着一身花裙子,头扎的像哪吒,咧着嘴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露出了新长出来的一个门牙,另一个还没出来,显得那么可笑。那么可爱。

  旁边的落地镜照出了老丁的样子,标准的圆脸,胡须从下巴连到了鬓角,摸一下还有点扎手,胖胖的脸颊,稍微有一点双下巴,眼睛不大,一笑就眯成一条缝了,左边有个酒窝,额头三指宽,头发有些乱,但看得出来,应该是背头。耳朵大,但是有点外翻,好像变形了,像个花卷一样,有两个大耳垂,这让算命的看到,保准来句:先生,有福啊,来一卦?

  镜子边上有个橱柜,三个格子,上面是是各种舞蹈比赛的一等奖,二等奖,啥的奖牌和奖杯,还有点证书。中间的格子里是各种知识竞赛和小发明创造啥的奖状和证书,有的还有市教育局的公章。最近下面的是最大的一个格子,首先就看得到一个高高的奖杯,金光灿灿的,后面还有个银色盘子形状的,上面写着:国际重量级摔跤冠军终身成就奖。老丁蹲下身,仔细看了看其他的奖杯的字,有什么洲际的,国家级的,还有三连冠,五连冠的。最角落,有个小小的透明奖牌,上面写着:徒手掰苹果冠军。落款:A市第9小区街道办。

  老丁意识到,原来我是个玩摔跤的,怪不得身材这么壮实。那我上个世界的东西要是用在这个身上,我岂不是要超过我那个世界的首领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就算超过了,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谁都不认识。

  利用前世的直觉,老丁找到了这个家里的户口本,和大多数人一样,藏在了衣柜的一个抽屉里了。老丁还是姓丁,名字都一样,家庭关系为:户主。妇人叫胡月兰,是老丁的妻子,二人结婚二十年了。女儿叫丁倩,看一下出生年纪,又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年份,算出来了女儿今年应该是17,大概是高三吧?

  上个世界,自己也曾有个家庭,但是被敌人和组织破坏的支离破碎,重生到了这个世界,老丁打算过个平淡的生活,因为上辈子没有一天不是提心吊胆的。虽说实力强横,可最后还是免不了被头目陷害了。既然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老丁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尽量不惹事,平淡过一生。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