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月明栖梦楼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月明栖梦楼-连载网

月明栖梦楼

褚褚一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11.27

    上架

  • 3.1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祸起秋围

月明栖梦楼 褚褚一 2,208 2018.11.27 16:30

  光霁十四年秋,晴天霹雳,乌云遮日。

  叶知秋猛然睁开熟睡的双眼,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窗外的阳光依旧灿烂,雷声

  “哎哟,我的大小姐!”

  “你怎么光脚踩在地上了,云儿!死丫头又死哪去了,小姐醒了也不知道!”

  一年约三十左右的妇人急冲冲冲进叶知秋的内室,一手拉着叶知秋便往梨花木雕床拖去。此时的王嬷嬷嘴里骂着那个云儿的丫环,却忘了,自己伸手去拉主子,这也是不合规矩。

  王嬷嬷心里很着急,这老爷去忙秋围之事未归,这大小姐也不知到底怎么了,自从前日便整个人开始恹恹的,如同厨房里那些去年就在罐子里腌着的大白菜。

  “我的姑奶奶耶,这可快要入冬了,这地上可不是一般的凉,你小姑娘家家的怎么能受这个冻,若是寒气入了体,以后于子嗣上不利!”

  提到子嗣,想到浩儿,叶知秋方清醒过来,梦中情形是那么的真实,就连王嬷嬷刚刚说得那句也跟梦里说得一模一样,难道这是在预警吗?

  “嬷嬷!”

  只一句,叶知秋便哽咽了,王嬷嬷被叶知秋的动作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哪个欺负你了?快告诉嬷嬷,嬷嬷非抽了他的皮拔了他的筋不可!”

  叶知秋闻言破涕而笑:“嬷嬷!没人欺负我!”

  “我在睡觉,怎么会有人欺负我?是我做了一个恶梦,梦中爹爹被人杀了,对了,是不是秋围的时节到了?”

  叶知秋没有告诉奶娘的是:梦中,不只她的爹爹被人杀了,还有她们一家人全都被砍头了,她就是被人拿刀把头砍下时才惊醒。

  梦里的情景很真实,真实的就像马上要发生一样,梦中她们一家数十口人都是在大门外被砍的头,有梦如此,莫非爹爹真的出事了?

  “再过五天就是秋围的时候了,小姐这次想去?只怕老爷是不肯的,围场那是什么地方,刀箭无眼的,若是伤到了怎么办?”

  奶娘一面从床上拿过衣服鞋子伺候叶知秋穿戴好,一面虽如此说道,然心中却十分清楚,这次说不定又是小姐故意扯出来的,其目的就是去秋围。

  可是秋围那等地方,虽然戒备森亚,而防御等都是由老爷亲自布置,但以小姐这等性子,只怕去了那里,定又要去到围场里面去骑马打猎,如同那些混小子一般,先不说小姐与他们接触了,单单说那林间的野兽,对于小姐来说也是危险的,虽然小姐自幼被老爷逮着训练了不少,但毕竟她练的都是些花花架子,只看得好看,实则真遇到什么情况是完全不顶用。

  “奶娘!我都十二了,再没两年,你们肯定又要急着把我给嫁出去了,到时候又哪里还有什么机会出去见识一下,你就答应了嘛!”

  叶知秋挽着奶娘的手臂拖着长音叫着奶娘,把奶娘的心口都叫软了,差一点就要答应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进来:“闺女,过几天去秋围,你要不要去看看哪?”

  “老爷!”

  奶娘一听这下急了,心中不免有些埋怨起自家老爷来。

  叶相清听见奶娘含着责怪的叫声,一丝懊恼爬上心头。

  “去!去!”

  叶知秋如同小猴子一般挂在叶相清身上,高兴地叫道。

  奶娘一见拦不住了,只得退了出去。

  临退出去前,还狠狠地瞪了一眼叶相清,惹得叶知秋咯咯地笑个不停。

  若是奶娘就是自己娘该多好,以前她不清楚,但自从长大后,她很清楚,奶娘的身份不一般,会做她的奶娘,都是因为爹爹的缘故。

  否则,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怎么会跑到人家家里做一个奶娘呢?

  只是爹爹虽然一直不曾接受,却很敬重奶娘。

  晃眼间,便到了秋围的日子,叶知秋如同一匹脱了缰的马儿,撒了欢似的乱跑起来,一直跑进了林子里。

  哇!

  美人!

  “再看,削了你的眼睛!”

  美人的言词,吓得叶知秋忙把自己眼睛给捂了起来,却从指缝间偷看:“你若是害怕被人看,躲在家里别出来啊,即然出来了,就会有人看,再说了,长美又不是你的错,你老是出来逛还不准人看就是你的错了!”

  “伶牙俐齿,明尘,拔了她的牙!”

  “哼,我看谁敢!我可是御林军统帅叶相清的独女,你今日若是伤了我,我父亲定会把你抽筋拔皮,打得你直接去见阎王爷!”

  叶知秋也不捂眼睛了,直接双手叉腰,头一抬,胸一挺,怒视着对面的美人。

  我的娘呢!

  长得真美,可惜了这张脸,若是这张脸给了我,那我定是天下第一美人儿,给了他,他一个男的又不能去争天下第一美人。

  “放肆!”

  “我就放肆了又怎么样……”

  一语未了,一个人骑马过来,伸手拉过叶知秋,将其甩到马背上,同时手起手落,劈在其脖子后面。

  叶知秋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闺房里面。

  “奶娘!”

  “奶娘!”

  “奶娘!”

  叶知秋揉了揉有些疼的后脖,叫着奶娘,但却一直无人应答,正当叶知秋欲起床之时,一群身着御林军侍卫服的人冲了进来,一把将叶知秋抓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瞎了你们的狗眼,竟跑到本小姐房里来,你们干什么,快点放开我,否则我要告诉我爹爹,把你们这些人臭打一顿!”

  然而,无论叶知秋如何踢打,如何谩骂,这些人一言不发,一直将叶知秋带到叶府的大门外。

  “奶娘!小红?宁伯?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叶知秋望着大门前跪着的一排排下人,每个下人后面都站着一个穿着大褂,扛着大刀的壮年,眼前这一幕是何等熟悉,这不就是我梦中所见吗?

  “爹爹,爹爹在哪?”叶知秋挣脱被擒住的双手,啷呛着跑到宁伯面前问,“爹爹呢?他去哪了?”

  “小姐,老爷,老爷他不在了!”

  叶知秋呆住了,傻了,什么叫做不在了?

  “小姐,别怕,奶娘在,奶娘在!”

  奶娘叫着,欲去搂住叶知秋,给这个她从小带到大的孩子最后一点温暖,然而,她尚未站起来,便被摁了下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知秋傻傻的站在那里。

  “人可到齐了?”

  “齐了!”

  “那开始吧!”

  “不!”

  “不要!”

  轰轰轰!

  天突然打起了雷,血溅到叶知秋的脸上,把她突然惊醒了,她哭着喊着,却阻止不了她的奶娘、她的丫环小红、她的宁伯伯还有那些熟悉的下人的人头一直滚呀滚,滚开她的脚下。

  “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