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心理研究生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心理研究生-连载网

心理研究生

朝阳猫 著

  • 都市

    类型

  • 2019.07.26

    上架

  • 2.4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我叫杜子腾

心理研究生 朝阳猫 2,442 2019.07.26 11:27

  看了一眼睡得和死猪一样的舍友,姚天意轻轻地关上了门,走出了研究生专属的两人间宿舍楼。

  今天是10月20日,星期六,早上6点半。

  之所以起得这么早,是因为姚天意非常重视今天的这份高薪兼职。

  可能正是因为薪资丰厚,所以还要经过一轮面试,9点钟在学校附近的海德五星级酒店大厅进行。

  自从大四的时候妈妈换了甲状腺癌,尽管手术成功但失去了劳动能力开始,姚天意就独自承担起了家庭的经济压力。

  2年多了,靠着天庆大学土木工程系本科生的身份,他接了很多设计院的私活。其实也就是画设计图,计件工资。

  但是设计院本来就是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的地方,这种私活的报酬和付出比起来低得可怜。往往累死累活一个月下来,也就能拿到3、4000块。

  所以今天这份日薪400的兼职,是他无论如何都想拿到的。

  从宿舍到校门要经过学校的李子湖,一般来说,只有到了晚上,这里才会成为情侣们约会的圣地。今天可是周末,还这么早,却已经热闹非凡了。

  “嘿,姚大学霸,没想到你也要去啊。”人群里走出来一个身材火爆的女生。

  红色的小背心和运动短裤,配上她充满力量缺不失美感的肌肉线条,整个一奥运会女子短跑冠军的形象。

  “别,许大小姐,我哪也不去,您别离我这么近。”说着,姚天意就往后退了一步,“上回的事情可把我害惨了。”

  “你指的是言逸辰那个公子哥吧,别担心,他现在不知道在谁床上呢。就算他来了,有我在,他还敢怎么样不成?”许唯一胸一挺,腰一插,大姐大风范显露无疑。

  “得了吧,我是去应聘兼职的,没工夫跟你瞎闹。”姚天意准备从旁边绕过去。对于这个来镀金的市长女儿,他是真的没什么办法。

  研一刚来的时候,这货就在班聚上就大张旗鼓地公开了自己的大小姐身份,当场宣布请客,同学们就开始巴结上了。

  本来他考心理学研究生的目的确实是为了方便接近高层和权贵从而挣钱,毕竟普通人也不会舍得花钱找心理医院生。

  但是,许唯一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幼稚的大小姐”,虽然人美声甜有权有钱,不过直觉告诉他,跟她走近了肯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不过老天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怕什么就越是会发生什么。

  哪怕姚天意已经尽力伪装,保持和同学们表现一致了,许唯一还是敏锐地发现了他这个不想接近她的异类。

  结果就是,许唯一主动搭讪他,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却成了班上另一个富二代借题发挥的突破口,最后弄得很尴尬。

  “许唯一,你在干嘛啊,车马上到了,今天的马拉松赛可得靠你了。”

  “知道啦,马上就来。”许唯一气鼓鼓地往回走,还不忘对着姚天意翻个白眼,“今天就放过你了,如果这次海选我过了,下次比赛你可得来给我送水!”

  “得嘞,大小姐慢走不送。”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姚天意真的挺怕这个脾气火爆的女子田径队头号种子的。

  希望不要是什么指腹为婚,然后随便找一个穷小子冒充男朋友的桥段吧。他脚底抹油,走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因为双脚同时离地的话,那就算跑了。

  摆脱了许唯一,而且知道她今天一整天应该都没空来骚扰自己,姚天意的心情那叫一个好,走路都快飘上天,与太阳肩并肩了。

  到了海德大酒店,时间刚到7点,离规定的面试时间还有两个小时。百无聊赖的姚天意掏出了手机,习惯性地点开了背单词软件。

  不对啊,我为什么还要背单词?

  当初为了通过研究生英语测试,天天背单词,他人都背魔楞了。要知道虽然现在大家都叫他学霸,那是因为已经不用考英语了。

  返回主菜单,删除,确定。然后手机里除了系统软件,就只剩一个叫王者闪耀的手游了。不过这个游戏从来没有成功打开过,因为这个400块的智能机根本运行不了,下载的目的也是为了应付室友冯权不厌其烦的安利。

  最后,百无聊赖的姚天意只得重新确认了一遍招聘信息。9点,海德酒店,唯一要求:对自己的大脑有信心。

  和大部分人一样,对于这个对自己大脑有信心的要求,他自动理解成了聪明,智商高。

  “你好,你也是来应聘兼职的吗,怎么来得这么早!”一个长发女走了过来。

  姚天意点了点头,礼貌地回答道:“是的,你好。”

  “那个,能不能麻烦你装作是和我一起来的。”长发女说,“这个兼职的要求有点奇怪,工资还那么高,我怕是那种工作。有个伴的话,应该,应该会安全一点。”

  看着这个打扮得很正式女孩,还算精致的脸蛋透出来的焦虑,姚天意升起了一股穷人家孩子同病相怜的感觉,最后还是没有拒绝她的请求。

  于是他们一起进了酒店大厅,从前台得知招聘地点在鱼嘴厅之后就进去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那个,我叫李姜兰亭,是天大历史系的。”过了几分钟,长发女可能觉得两个人这么坐着实在是太尴尬了,主动扯起了话题。

  “姚天意,天大心理学。”可能是许唯一走了真的很令人很高兴,姚天意并不是很抗拒和这个陌生女孩说话。

  “哇,你是心理学专业的啊。我有个同学也是心理学的,她本来考得还不错,志愿填的都很高,结果还是差一点才能被我们学校最好的计算机系录取,结果顺位到最后一个志愿去了心理学,那个,我不是看不起心理学……”长发女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姚天意都怀疑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做,就当听故事了。

  姚天意除了时不时发出“嗯”、“这样啊”用来表示自己还在以外,剩下的都是长发女一个人在那说着各种各样的八卦。

  大概到了8点半,姚天意正纠结要不要提醒话痨长发女停下来,喝口水歇一歇的时候,大厅终于来了第三位应聘者。

  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带着一根拇指粗的大金链子和墨镜,说他是黑帮老大多半也没人会怀疑。不过还有个更贴切的说法,暴发户。

  后来陆续又有几人进来,一个中年男人,还有一对年轻的大学情侣。

  大厅六个人坐在四个相隔很远的位置,互相之间相互打量,气氛很是诡异。特别是那个暴发户,怎么看都和应聘沾不上什么边。

  9点!

  最后一个人踩着点缓缓走进了大厅,哒哒哒的脚步声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粉色的西装没有一丝皱纹一看就是反复熨烫过的,红色的皮鞋擦得闪闪发亮,蓝色的条纹领带,戴一顶黑色的礼帽,这个大约30岁的男人走到了大厅主舞台中央。

  只见他一脚前伸,一手摘下帽子,一手平举,弯腰行了一个马戏团小丑的礼,然后说道:“大家好,我叫杜子腾。”

  作者有话说:读者群873279392,欢迎大家加群建议、催更。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