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骨缚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骨缚-连载网

骨缚

华@渭 著

  • 灵异

    类型

  • 2019.04.02

    上架

  • 20.6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古城柯南

骨缚 华@渭 4,875 2019.04.02 19:29

  1980年,秋冬之际。

  渭城市碑林分局刑侦第一大队办公室。

  一声响铃震醒了桌上摇摇欲睡的警员宋正业,立刻提起十二分精神,恢复了工作状态。在接听不到五秒钟,同事从他的神态上看到了这个电话不一般,里面的事情也不小。

  一向稳重的宋正业站直了身子足足肃听了3分钟,也没能插上一句话,对方听起来,特别火恼,外音尽是些‘珍贵’‘重要’‘一定’‘嚣张’之类的严厉之词。

  有些女同事听得目瞪口呆,平常讲话顺溜的宋正业一脸凝重,像是在给上级致歉一般。寻找了一个空隙,腾出左手,示意身边的同事,悄悄嘘声:“速叫李队!”

  看来电话里的报案人来头不小,机警的宋正业都没有办法应付,生怕一言不慎影响了警民和谐的大局,也担忧不满意的回复动摇了渭城经济投资的前景。

  谁让人家是去年政府评选的影响渭城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先锋的十大企业人之一,这等身份自然不能等闲视之,自己丢了职位不说,生怕会牵连李队在今年分局副局提拔的大好前程。

  大伙有目共睹,李队此人近十年来兢兢业业,对同事下属关爱有加。

  记得在15年前,李队的夫人怀有了现在经常来到队里特别可爱的的小染。

  那是在一个酷暑的夏季,他的夫人临盆在即,李队因为一起文物失窃案离开了即将分娩的夫人,冒着酷暑着开警车与重要证人省宗教局看门史大爷出了玉祥门,一路向西追捕越狱逃犯。

  心惊胆战的逃犯竟然躲到了废丘县史庄镇塔耳寺村一农家中,不料被发现,缠斗中杀死了户主史白,抢掠了钱财,点燃了房屋,推倒了刚刚产子的家妇。

  李伽下车后,追了一会儿便当场击毙了逃犯,史大爷一生未婚,出于善心救下了哭啼不止的婴儿。

  虽然追到了逃犯,但却失去了两条无辜的性命,李队从警以来立下的大功就这样不清不楚抹杀了,更为严重的是这次的行为伤害了老婆,即便之后为女儿取名为‘染净’,立意女儿将来不再像他一样诸事皆染,顾外失内,仍旧没有挽回老婆的脚步,临走前只是留下了一句颇有禅味的话语‘既已染何来净’便出省进入外企了。

  这么些年,一起工作的同事见证了他身为一个男人含辛茹苦将女儿拉扯到大,希望能够顺着他们夫妻的本意茁壮成长,方不负取名之意。

  没过几分钟,李队从电话里了解了重要信息之后,带上宋正业等人前去南稍门附近的高档别墅案发现场勘察去了。

  失窃者不是别人,而是著名的三辅省汉唐博讯文物拍卖公司董事长孔三日,之所以在电话里没有言明失窃物,不仅这件宝贝十分珍贵,还是曾经的高人馈赠。

  李队到了家里从其口中得知这件被盗的宝贝就是古城文玩市场的‘阿育王寺瑰林宫二十四苑首拓图’,莫说自己不是专业人士,就是与好友文玩专家周特利经常聊天中也能窥探一二。

  且不说它的罕见性如何,就说目前这张首拓的市场价值恐怕也值个‘万元户’了,在三辅古玩圈有句顺口溜:要想富,先挖墓,一挖就是一个万元户。

  这可不同于一般的失窃案,就连渭城市公安局因为其特殊性也高度关注,勒令碑林分局刑侦队半月之内破案归档,追回文物。

  无形的压力陡然之间压在了李伽的身上,这个案子办得好,年底的升任副局不是问题,办的不好,目前的正队头衔恐怕不保。李伽也意识到了此案的重要与急迫性,不敢懈怠。

  认真勘察了案发现场,发现作案人的手法十分干净利落,防盗门完好无损,主人下午下班回来的早点,就发现一直装裱悬挂在客厅的首拓不翼而飞了,再看看客厅也被翻得乱七八糟,抽屉里散放的一千元现金也消失了,李队分析案发动机很有可能是因财行窃,主盗名拓,顺窃现金的惯犯所为。

  主人的情绪也比较大,在他来之前就已经谴责了别墅安保主要负责人,李伽也耐着性子尽力安慰,最终承诺半月为期,一定破案。

  孔三日也不避讳言明倘若半月无果,便会自寻侦探高人追回失物。

  这一句话听得多年办案的李伽有些生气,瞪了他一眼,不就是有些钱嘛,这般张狂,搞起了国外的私人侦探,看来日美的出行对他的思维方式影响不浅呐!

  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反而让李伽认为这是使命感与责任感,关乎着古城渭城民警的尊严与能力问题。

  站在厨房里许久的李伽推测,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是从这里的出烟窗户翻跃进来,窗户开的很小,并且下面就是行人不多的小道。

  他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的场景,由于窗户狭小,故而嫌疑人的身材偏瘦,如果是身材高大的人进来,那么他最起码会缩骨功,当然了,这不太可能。

  躲过了楼下保安的层层守卫,证明嫌疑人多次踩点,十分熟悉这片别墅的布局道路。地板上稍不注意会错过的脚印,从其间隙来看,排列整齐,密度较大,足以说明嫌疑人的心理素质不差。

  东西得手后,不慌不忙的按照原路退了出去,没有擦去厨房内的脚印,看得出来嫌疑人当时比较自信,认为不会留下很有价值的线索。

  李伽试图站了起来,竟然发现眼中的脚印全然不见,告诉了他这般模糊的脚印只有人深深蹲下才能够发现,这一点显然嫌疑人没有料到。

  那么什么样的人平日走路不着不急,密度较大。一般的毛贼健步如飞,生怕失主反应过来追赶,所以脚下的速度是他们的逃跑法宝。

  会不会是经常吸毒赌博的人因为一时手紧,前来窃宝,也不会呀,这类人往往心性甚大,步伐不齐。

  最终,李伽将嫌疑人的身份锁定在了文物古玩市场。有了这个方向,全队的人都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再次为李队的洞察力与分析力翘首点赞。

  工作已经分派下去了,宋正业负责渭城最热闹的八仙庵古玩市场的暗访,小王负责回民街附近西仓集会的明察,小张则担任起渭城碑林博物馆前书院门的调查任务,李队稳坐钓鱼台,等待着小分队的最新报告。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各方倒也不曾派人前来询问进展,都知道这半月之内最为关键,不可无缘无故打扰案件负责人。外界的压力自然减轻不少,可是看着案桌上一整沓的调查结果,李伽始终沉闷着脸,高兴不起来。

  五天以来整队的努力换来的不过就是对古董更多的了解,或者是凤翔岐山一带周秦墓葬的发现传闻,对于案件的有关的重要信息一概没有,打击了从警这么多年来的李伽,难道自己的方向判断失误了,还是嫌疑人消失了。

  那也不会呀,偷盗珍贵首拓最主要目的就是出手高卖,嫌疑人始终没有出现在渭城的各大古玩市场,只能证明两点:一来刚刚盗出,正处于风紧时期,不敢贸然露面;二来想着日后寻找更大的市场,带出省外,前往江浙沪宁一带高价出售。

  但是仔细想想也不应该呀,当初接案时就考虑到嫌疑人迟迟不露面的缘故,让失主不要声张外泄。从而给嫌疑人一个较为疏松的环境,如今过去了一周,看来第一招不太管用。

  那么出省外售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了,这样一来,可就坏透了,结果不是各方都能接受的。

  首先失主定会利用自己手段解决此事,对渭城的刑警失去希望,说不定还会动摇渭城文物产业的发展。

  最为严峻的是此事助长了犯罪分子的气焰,丢尽了古城公安的颜面。

  正当李伽叼着烟坐在客厅沙发一筹莫展之时,女儿端着一杯温温纯净的牛奶走了过来:“我们的李大队长又挠头了,是不是孔家首拓丢失一案断了线索?”

  自己轻快地坐下,从父亲嘴巴上拿掉了燃烧一半的金丝猴牌香烟:“跟你说了多少次,抽烟我管不着,那是你们男人的权利,可是不要在家里抽烟,我能接受香烟,可是接受不了二手烟。”

  李伽停滞的目光移向这个可爱自豪的女儿,看到她那稚嫩的脸和清澈的眼神,目光都变得柔和了。就像是西域高原上的冰雪遇到了初春的骄阳,再多的忧愁烦恼,此刻间都烟消云散,旷野千里。

  李伽端起了杯子,一口不停饮用了半杯,打了个嗝,惹笑了身边的女儿,厚厚的大手膝盖一拍:“好!今天就让平时自诩聪明的净净来出个主意。”

  李伽又将这个孔家失窃案原原本本还原了一遍,睁大眼睛盯着他的女儿,有点不怀好意的微笑,看你如何接招,平日间总是爱看一些侦探小说,每当破获一起案件,她都要追问案情,尤其是里面扣人心弦的情节故事,今天倒要揭开被子,晾晾娃咯。

  李染净此时站了起来,双手在空中飞舞比划,无比自信:“孔三日可谓是大名鼎鼎,中国文物收藏拍卖界的知名人物。

  清朝末年,列强侵华,中国境内的许多珍贵文物被西方国家烧杀抢掠,文物产业处于濒危状态。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开始认识到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性,实施文教兴国战略。

  各地博物馆的筹建开始兴盛起来,尤其是文物大省,三辅、河南、河北、山西、山东等地苦于有想法没实力营建,更别说是地方上一些名扬海内的古迹遗址,更是一筹莫展。

  而对文物的重视也就使得流通、拍卖、收藏的市场前景越来越好,关注的人越来越多。

  孔先生一手创办的汉唐博讯文物拍卖公司渐渐兴盛起来,而他的名声也几番走进新闻媒体的报道中。

  从之前媒体对他的介绍中得知,他的祖父是三辅咸阳地区的一个大地主,由于土地改革,家道中落。他曾经留学日本、美国等地,眼界非凡,在三辅商圈、文物界颇具威名。

  也曾出资援建了诸多道观寺院,孔庙碑林,多次受到有关部门的褒奖。”

  李伽也随即补充:“但是这个人素来备受争议,他的公司性质是文物买卖一行,流通性较强,境内的许多珍贵文物在经济刚刚起步的国内市场远远不如境外昌盛,致使诸多文物宝贝流失海外,让国人咬牙切齿,纷纷指责。

  他却不以为然,有次在媒体中刊文指出,凡事皆有两面,倘若当初没有他的极力收藏,现在许多文物或许早就化作黄土,不复存在,更哪能如此轻快地唤醒沉睡的文物收藏产业。对于他的这套说辞,有些人苟同,有些人唏嘘。

  他的夫人更是名动古城,本市镐京医院副院长的掌上明珠。

  长相出众,性格和善,十八岁便担任了渭城白衣形象大使。

  那一次的钟楼海选让城中男儿纷纷侧目,久久梦萦。

  两人在南郊苍龙寺初识,互有好感。过了几年,再次相遇于日本富士山。

  这一来一往,眉目传情,最终在孔三日不惑之年携手走进婚姻殿堂。

  包下了渭城当时最豪华的酒店,被誉为建国以来渭城地区最为奢侈的浪漫婚礼,轰动全城。点燃了多少年轻男女的激情,据说当时酒店里面的普通员工都领到了精致的礼物。

  也让沉寂多年的古城渭城走进国内娱乐媒体的眼中,人们开始关注这对金童玉女,市民开始闲聊二人的生活。”

  让李伽措手不及的是,一番陈述后,一向调皮顽劣的女儿竟然出了招:“这就不奇怪了,既然嫌疑人迟迟躲避,我们也不能守株待兔,只能引蛇出洞!”

  目瞪口呆的李伽拿起的杯子停滞胸前,又快速放回茶几:“你说什么?引蛇出洞!看来你是有办法了,快来说说你的想法。”

  这种惊讶的表情倒是让女儿不多见。

  “老爸,你的方向与我判断的一样,嫌疑人很可能就躲藏在渭城市内的古玩市场,既然是财大气粗的孔家丢失了宝贝,想来他肯定着急万分,可让他联系媒体举办一场事关阿育王寺瑰林宫二十四苑拓片的甄别活动,获胜者可得到一笔丰厚的回收金,这样一来,渭城目前古玩市场所有持有拓片的人都会携宝前来,到时间嫌疑人自然也不会错过这等机会,只要他现身了,那么此案离破就不远了。”

  满面堆笑的李伽激动地离开了沙发,“真是个好主意!而且对外公布的回收金要高于国内其他古玩市场,这样一来,既阻断了嫌疑人怀宝外售的道路,又开启了重归市场的步伐,只是这固然是好,就怕……”

  李染净小嘴一翘,眼珠跳动,抢在了父亲前面:“就怕到了现场所有参赛者手中的拓片都一模一样,真假难辨了,这个问题最为关键,有幸的是前段时间我刚读了一本阿育王寺高僧真棠法师的自传,书中给出了答案,鉴别方法,其实还有一个人知道,可他担忧一旦外泄,珍宝尽失,所以孔老板寻找私家侦探的举动就可以理解了。

  世人都不知道当年瑰林宫二十四苑的首拓图与后来的诸多拓图都不一样,这一点除了真棠法师本人知晓以外,我想就剩下了孔三日本人了,当然了还有我这样对佛学典籍有所爱好的书迷了,当年的首拓能够看到的是瑰林宫二十三图,并非世人所知的二十四图,真棠法师故意凿去了一图。

  当年为何这样做呢,能够在书中分析到的原因他是一位勇于开拓又不满于顶的人,首拓缺少一苑证明了其留给自己的无限创造空间,这一苑应该由他亲手缔造,此图本是他的卧榻之物,从不外出,不知道期间又为何到了孔三日手中。

  所以从这一张独特的首拓便能断定持图人的身份,初选过后,剩下的10人可置于空室一间,每人相距十米分一桌,悄然桌下漫铺宣纸,当他们落座后,亦可从纸上脚印再次佐证嫌疑人的身份,如此一来,定然叫偷盗者就地擒拿,此案可破!”

  后来李伽周密布局,悉心拉网,果然按照女儿的独特妙计逮捕窃贼,按时结案,后来媒体称赞李染净‘奇谋尽出,古城柯南’,出尽了风头,受到了广泛关注,也让李伽看到了女儿独到的另一面。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