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 生命的旅途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生命的旅途-连载网

生命的旅途

梦之天籁 著

  • 科幻空间

    类型

  • 2018.11.09

    上架

  • 3.80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13人上

生命的旅途 梦之天籁 2,134 2018.11.08 23:09

  “杨志伟,我来找你了。我们那么久没见过面了,一会儿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呵呵,一定会很有趣。”蔡承森坐在去往杨志伟家的公交车上,望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树木和建筑,心中想象着遇见时的情景。

  “不过,这公交车可真挤啊,现在都已经暑假了,怎么还这么多人?”蔡承森把目光收回,看向公交车内,座位已经坐满,中间的过道都还站着几十个人。

  随着车子的前后摇晃,蔡承森从人群缝隙中看见一个人的手伸进了另一个人的口袋,拿出了一个小皮夹钱包,依据位置抬头去看是谁,但是因为人太多了,而无法确定:“这,车上有小偷,该怎么办?要跟大家说吗?但是,没看清是谁啊!不行,决不能让失主白白丢失钱包,我得想个办法。一个既能提醒失主,又能判断出谁是小偷的方法。”

  蔡承森揉揉太阳穴,然后一拍脑袋,“想到了。”

  “呀!我的钱包怎么不见了!”蔡承森故意大声的喊出来。车上的人听到了纷纷去摸自己的口袋,蔡承森趁机观察所有人的动作和表情,不几秒后,一个人也大喊:“我的,我的钱包也不见了!身份证和银行卡都在里面啊!”

  “不行,完全看不出,这人居然能隐藏的那么好。不过失主已经发现自己钱包丢了,只要钱包在小偷身上,搜出来就只是时间问题了。”蔡承森这么想着,不料,那个失主不一会儿又说道“啊,找到了,原来掉地上了,东西也没丢。太好了。”

  “啊,失算了。”蔡承森有点懊恼,“不过失主已经找到钱包了,这就行了。”这么想着时,售票员阿姨挤过来对蔡承森说:“孩子啊,你找找看你的钱包是不是也掉在地上了?”

  “啊,是,我找找看。”蔡承森尴尬的笑了笑,把头伸到座椅下假装去寻找,而靠近窗边的手则悄悄从口袋拿出钱包,然后假装惊讶道:“啊!真的也是掉地上了。”然后抬起身子,但就在抬起身子的一瞬见,他感到了一阵寒意,使他浑身一颤,那是一种恶视目光的压迫感,“难道小偷知道我是故意的,知道我看见他行窃了?希望是幻觉吧!”他拍拍胸口,努力使自己不安的心平静下来。

  公交车一路上停了几次,乘客下去了不少,蔡承森扭头环顾公交车内部一周,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座位也有几个空着。但是他仍能感受到那种目光的压迫感:“小偷还在车上。”这么想着,他仔细观察剩下的这些人,希望能看出那种目光的出处。

  ‘噗’一声响,一个红色的物体从蔡承森眼前一闪而过掉在地上,打断了他的观察。蔡承森低头一看,是一个红色的小气球。蔡承森捡起了气球,看向公交车上的人,过道左边一个约莫7,8岁的小男孩站起来说:“这是我的。”

  “哦,给你,小朋友。”蔡承森递给他,小男孩拿过来,拍拍灰尘就又吹了起来。

  “信诚,这样很不礼貌的,快给哥哥道谢。”小男孩后座的一位约30来岁的女士说道。

  “奥,哥哥,谢谢你”小男孩把刚吹大一点的气球捏在手里,说了这一句话后,又赶紧把气球放到嘴中继续吹起来。蔡承森看到小男孩这样,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你一点都没有诚意。”小男孩左边座位的小女孩大声斥责。

  “要你管。”小男孩瞥了一眼小女孩,又继续玩气球。

  “你……我是你姐姐,怎么不能管你。”小女孩气鼓鼓的,脸都变红了。

  “就比我大几分钟而已。”小男孩反驳道。

  “你……妈妈。”小女孩扭头以求助的目光看向小男孩后面的那个约30岁的女士。

  “信诚,给姐姐道歉。”女士厉声道。

  “不,不道歉,为什么要道歉。”小男孩盯着气球,一脸不情愿。

  “唉,越来越不听话了。”这位女士叹了一口气。

  “别生气了,现在的孩子都这样,他们正处于第一次叛逆期。你呀,很幸福了,有这么两个孩子,唉,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女朋友呢!”坐在这位女士左边的男青年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哈~,那你可要加油了。”女士笑的合不拢嘴。

  蔡承森听到这对话摇摇头,扭头看向其他地方。他注意到公共汽车内左后方角落的座位上有个奇怪的人,这大热天的,却戴个帽子,还戴了一个口罩和一副墨镜,并且始终低着头,似乎不想让人看见他的样子。蔡承森在心里判断:“这人一定有问题,会不会他就是小偷?不对,他现在还低着头,应该看不见我,但我还能感觉到那种目光。”

  “啪”一个棕色的东西掉到了蔡承森身上,打断了他的思路。但他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东西,就立刻被前座的人迅速拿走了。他抬起头,这才发现他的前座坐着一位头发黑白相杂,脸色黄瘦,皱纹满面的老爷爷。老爷爷不再把帽子戴在头上,而是紧紧抱在怀中,生怕别人抢走似的。

  “这帽子是他很珍爱的物品吧!”蔡承森这样感叹着。

  蔡承森正想观察其他人,却听到司机大嗓门说到:“什么?前面堵车了?这又不是节日或学生开学,咋会堵车嘞!你们都被堵了半个小时了?那个小路能过吗?能过啊!那我就那边走吧。”

  售票员阿姨听完后习惯性的说道:“大家注意了,想在前面下车的乘客,可以在这里下车,然后搭下一班车。若要到终点站下的乘客,请坐在这辆车上别动,我们将返回到不远处,与另一辆车汇合,将那辆车要到终点的人坐上来,然后我们将从另一条路直达终点站。现在请要下车的乘客准备下车,下车请注意过往车辆。”

  车上的乘客抱怨了几句,无奈地下了车,不一会儿要下车的乘客都下去了,站在路边等待着。司机拿起通迅仪说了几句,便掉转了车头。蔡承森再次环顾了一下车内,乘客只剩下了过道左边坐的那对双胞胎,他们后边的妈妈和那个男青年,左后角落坐的那个戴帽子口罩的奇怪男子,坐在自己前面的那个老爷爷以及自己共7个人。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