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我是一只僵尸太岁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我是一只僵尸太岁-连载网

我是一只僵尸太岁

烂泥兜兜 著

  • 灵异

    类型

  • 2019.03.05

    上架

  • 5.4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太岁星降临

我是一只僵尸太岁 烂泥兜兜 3,349 2019.03.05 18:01

  从古至今,关于僵尸这种像谜一样的生物,在世界各地就流传着无数传说和故事。那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僵尸呢?

  是有的,而我恰恰就是其中一只,已经活了几百年的僵尸,我叫杨天瑞。

  我是怎么从一个正常人类变成僵尸的?这个故事还是要从几百年前开始说起......

  我出生在海泉村,这是个典型的海边小渔村,这里的人们平日里不是出海打渔,就是在岸上补晒渔网,日子过得很简单宁静。

  我也和这里所有的人们一样,从小跟着父母亲一起打渔晒网,自给自足,无忧无虑的快乐成长。

  光阴飞逝,眨眼我就长成了十七岁的少年,而父母亲却已渐渐老去。

  那一年,也是我即将成人独自出海打渔的一年,而我发觉父母亲总在唉声叹气,连胃口都变差了许多,有时我细细的观察他们,发现他们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几度追问他们却只是回答没事。

  有一天晚上吃完晚饭,我终于忍不住,又一次追问起父母亲们为何忧心的原因,母亲只是望着我叹了叹气,就自顾自的收拾起了碗筷,我又望向了父亲。

  “小瑞,我们出去说。”父亲面色有些沉重,端起他还未喝完的土烧酒就走了出去。

  我跟在父亲的后面,发现他的背已经比前几年更弯了,头发也比前几年更白了,心中一阵酸楚。

  我一路跟随父亲来到了海边,我们海边的人们有心事,总是喜欢对着大海和星星说。

  夜幕下,幽蓝平静的海水里,泛着天上的点点星光,大海的神秘夜色像是给夜里的人们编织了神秘深邃的梦境。

  “小瑞,你看那颗星星有多亮。”父亲端着碗泯了口酒指着天上一处,“你知道这颗星星叫什么嘛?”

  我顺着父亲所指的方向望去,发现天上正挂着一颗极亮的星,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这颗星星好亮,以前怎么没注意到还有这样的一颗星星。”

  父亲对我慈祥的笑了笑,把土烧酒递给了我:“这颗星叫‘太岁’,每一年才出现一次,你又怎么会注意,而且往年是没有这么亮的,只是今年好像特别的亮。”说完不知为何又叹了口气。

  我接过酒喝了一口,由于喝得太急,呛出了声,我平时不怎么爱喝酒,而且父亲也不太准我喝,他说出海的时候要随时保持清醒,若是平时喝多了,就容易出事。

  “老爹,你的土烧怎么变得这般烈了?”我端着酒碗连咳了几声。

  父亲见我这样,忙拍着我的背,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道:“小瑞,你长大了,大海的男人就要喝最烈的酒,打最大的鱼。”

  我咳了一阵,好受了些,然后犯嘀咕地说道:“老爹你平日里不是都不怎么准我喝酒的么,说要随时保持清醒,有回我喝了些,您还骂了我一顿呢。”

  父亲闻言哈哈一笑:“那只是叫你平时喝酒要有分寸,不能急,不能多,你想想你若喝得烂醉出海,怕不是你打渔,而是鱼打了你,现在你要成年了,很多事可以自己决定了。”

  我点了点头,好像是这个理,端起碗来又喝了一口‘好香好烈的土烧’,然后又把碗递给了父亲,父亲也是照例来了一大口。

  没一会儿,碗里的酒就见了底,我们父子俩也有点醉意了。

  “老爹,你说我明天就成年了,可以独自一人出海打渔了,这样就不用辛苦你们了,可怎么看你们总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我躺倒在海滩上,望着满天的星星,若有所思道,“是不是老爹你会不习惯没能在海上的日子。不会是怕我打不到鱼吧。”

  “该来的或许怎么也躲不掉,又或许只是我们杞人忧天,那道士只是胡诌的吧,可能根本不准。”父亲此时坐在我旁边,叹了一口气,有些出神地说道。

  我爬起身对着父亲,瞪大双眼十分好奇的道:“老爹,什么道士?是跟我有关么?说来听听。”

  “都要变成大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告诉你便是。”父亲赶我到他的身旁坐好,思绪好像回到了过去,“那一年你刚出生,你娘还在床上卧着坐月子,忽然家里来了个路过的白发道士讨水喝,这道士好生奇怪,虽然白发却不似老人,长得还极俊美。”

  我忍不住更好奇,打断了父亲:“怎么个俊美法?”

  “浑小子别打岔,好好听着。”父亲在我头来了记爆栗,接着说道,“那白发俊美道士喝了水说没什么报答,就给当时尚在襁褓的你批了一命,命盘里说你是太岁星下凡,异常凶邪,十八岁有一大凶之劫,大劫之后便不死不活。”

  “呸!什么狗屁道士?”听到这里我啐了一口:“还异常凶邪?我长这么大都没伤害过多少小动物,最多就杀过鱼,哪里凶邪了。还说我不死不活?我不是活得好好的。”

  父亲叹了口气,又说道:“当是我也觉得这个道士胡说八道,就准备轰走他算了,可正当我要轰他走的时候,那道士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第二天我向村里的人问起有没有见过一个白发俊美的道士,村里竟没一人瞧见有这么一个人经过。你说奇不奇怪?”

  我砸吧着嘴巴,然后犯疑地说道:“可能就是这么凑巧大家都没看见,又或者是个神仙?”

  “后来时间一长,我和你母亲也就慢慢淡忘了这事。”父亲长叹一口气,心绪纷乱地说道,“可是眼看着你明天就成年出海打渔了,又见天上太岁星今年特别怪异,于是又想起这怪事开始犯愁。”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原来是个该死的破道士害你们这般忧心,没事,我这不好好的么,啥事都没发生,算命这东西都不准的。”

  我耸了耸肩,对父亲宽慰地说道:“老爹,你看这满天繁星,明天定是晴空万里,无风无浪,这天气我出海打渔能出什么事。”

  经过我的一番开解安慰,父亲望望天,摇头笑了笑,想毕心中应该释怀了许多。

  夜凉了,有些喝醉的父子俩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家。

  半夜,听到了父母亲的鼾鼻声,我的心才稍微放宽了些,但却因为明天要独自一人出海打渔而兴奋的睡不着觉,到了天蒙蒙亮,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会儿,梦里还见到那个该死的白发俊美道人。

  清晨,我睡过了头,是我父亲把我叫醒的,母亲给我做了顿丰盛的早餐,吃饱喝足后,我就带着母亲给我准备的干粮,背着父亲新编织的鱼网出了门。

  临走时我看到了父母亲眼神里的担忧和不舍,后来我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见到慈祥的他们。

  出了门,我一路往海边走去,碰到了邻居家的小女孩‘妞子’,她扎着双小辫子一蹦一跳调皮的跟着我走,边走边说:“天瑞哥,你今天是要出海打渔了么?能带上妞子一起么?我听我爹爹说,大海上面可美了呢,有大鱼,有大鸟,还有仙山。”

  我拍了拍她的小脑门,哄道:“哥哥不能带你去,等你长大了才能出海哦。”

  “那好吧!”妞子嘟起小嘴有些不开心,然后伸出了粉嫩的小手道,“那等妞子长大了要带我去哦,拉勾勾。”

  “嗯!一定!等哥哥出海回来拿大鱼换了钱,就带你去镇上买糖葫芦吃。”我拉着小妞子的手指打勾道,但我没想到那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食言,也是最后一次。

  在村里走着,继而又碰到了张老爹,牛大嫂,陈老伯,还有一些我平时的玩伴们,他们一一同我告别,并嘱咐我要早去早回,第一次出海不要出太远,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们。

  来到海边,只见碧蓝的大海在阳光的照耀下,海面波光粼粼,漂亮极了。

  风平浪静,晴空万里,正是出海的好天气,其它出海打渔的船只早早都陆续出发了,我由于昨晚太过兴奋而导致早上睡过了头,此时岸边码头就剩我家的小帆船了。

  我把干粮和鱼网往船上一扔,解开牵绳,拉起石锚,扬帆起航,看到船上还插着好几面红白小旗,这是新人出海时的一种仪式,渔船必以早稻秆烟熏一遍,又以布制红白各色三角小旗数面,每旗各书其出地附近之神名于上,分插船之首尾,冀其保佑安全。

  我看着这些小旗,又想起了我的父母亲,抬头往岸上望去,美丽的小渔村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我的心好像有些不安。

  今日海上的风并不大,却刚刚好,我驾着小帆船随着风,很快就到了几个附近捕鱼的地点,撒了好几网,却收获不大,都是些螃蟹和常见的海鱼,量还少得可怜。

  第一次出海总想着能网大鱼和稀罕的鱼回家,于是我把船驶向了茫茫大海深处。

  在海上的时间是过得很快的,转眼就到了晚上,我坐在甲板上啃着母亲做的干粮,看着船上就那几条小鱼海蟹正发愁。

  突然天上乌云滚滚,瞬间就吞噬了星月,海面上狂风四作,天有不测风云用来形容海上的天气最恰当不过。

  我连忙降下帆,把鱼和网都搬进小船仓,我自己也躲了进去,海面上顿时波涛汹涌起来,我只听到呼啸的风声,和海浪不断拍打的船声,我这小渔船在海洋中就像一片摇摇欲坠的树叶,随时会被无情的大海所吞没。

  船体产生了剧烈的摇晃,耳畔响雷一个接着一个,听得十分真实,我捂着耳朵都感觉快要聋了,就像天离我很近一样,可能我这时已被巨大的海浪抛到了空中。

  只见眼前闪过一道强烈白芒,如一把利斧,劈开了云雾,劈开了黑夜,也劈开了我的小渔船,也劈开了我。

  同时天上的太岁星射出一柱光芒,就在雷电劈下的同一时点,射在了我的身上。

  海面恢复了原有的平静,我失去了知觉,只有一片黑暗......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