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李府悬案纪事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第二卷 共1章
第三卷 共1章
第四卷 共1章
第五卷 共1章
第六卷 共1章
第七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李府悬案纪事-连载网

李府悬案纪事

铁哥 著

  • 历史

    类型

  • 2019.09.21

    上架

  • 1.5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李府奇事

李府悬案纪事 铁哥 2,549 2019.09.21 20:12

  话说北宋元祐年间,东京开封府东头大街的最东头住着一李姓大户人家。这李府背靠大山,左边槐树林,右边柳树林,前面空地甚阔,一条小河傍着青石板路从门前穿过。户主姓李,单名一个奥字,字勒卧。此人原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辞职后归隐于此,极少露面。江湖传言李奥曾是御前十大高手之一,做过太子殿下座上宾。因其一身黑色行头,江湖人称“黑侠”。李奥身负绝学,行事低调神秘,不过性情孤傲,无形中也引出许多对头,致有后来麻烦。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李府有一公子,姓李名普,字纳思。李公子三岁时,有相国寺高僧预言:李公子乃乘龙之命,前程远大,但十年内必有大劫,特赐贱名狗宝,或可渡过。故李府上下只称李公子为狗宝。狗宝从小聪敏异于常人,看书习字,过目不忘。兵法韬略,无所不熟。其算学天赋极高,酷爱纹枰对奕,与人下棋。狗宝七岁时随父远游,机缘巧合在衢州烂柯山遇到一代棋侠祝不疑。祝对狗宝极为赏识,收他做了关门弟子。三年后狗宝与师父棋艺已不相仲伯。出山时,祝对李奥说:“令郎已得山人真传,他日必有大成。就此别过,永不相见。此后万不可透露师徒关系,切切!”并让李奥和狗宝发了毒誓才辞行。狗宝拜别师父,随父回到东京,从此一心钻研棋艺。来客中有善奕者,尝与狗宝对奕,但鲜有胜者。此后,李府神童之名不径而走,东京城内喜奕者无人不知。

  戊戌年立夏,狗宝十一岁生日。李奥高调举办家宴,借此机会助狗宝出道。前来捧场的有开封尹、都监、团练使等官员,也有奕林、武林、商贾等各界名流。狗宝在父亲陪同下出来向宾客敬茶。众人一见,纷纷称奇。你道这少爷肌肤如雪,耳朵奇大,眼晴像宝石,清澈见底,见人便笑,笑容能融冰化雪,真个是人中龙凤,人见人爱,一时风头无双。在座凡家有小女的宾客,无不在心里把狗宝放在女婿的位置上左掂右量,暗暗痴想。特别是团练师韩之济,极力想跟李奥攀上这门亲事,讨要狗宝的生辰八字。众人皆知,韩之济家小女今年十岁,有闭花羞月之貌,沉鱼落雁之容,被称为东京第一玉,引得媒人踏破门槛。倘若这两家联姻,简直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韩之济与李奥交谈甚欢,并交换了儿女生辰八字。众人齐声喝彩,纷纷讨要酒喝。这让在座的好几位爷,心里醋意直冒。话说当日来的富商大贾中,有马师爷、郭员外、俞镖头、贺庄主等几位爷。这几位爷都是富甲一方的主,各府上都有公子少爷,成日里只好斗鸡斗蝈蝈,欺负丫鬟佣人等勾当。一帮纨绔子弟,与狗宝相比,好似拿簸箕比天。这几位爷也先后托媒婆到韩府上门说亲,却被婉拒。今日这场面,让这些大爷脸上很是无光,在一阵窃窃私语之后,无心下箸,找个借口全都提前告辞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奥向众人拱手道:“得蒙诸位大人赏脸,光临寒舍,为犬子做寿,在下不胜荣幸。今日特向诸位禀报一事:因犬子喜奕,本府特地筹建纳思棋馆一处,以供诸位搏奕之乐。择日不如撞日,散席后敢请各位移步,为棋馆揭牌。”众人一听,纷纷道贺。

  鼓乐喧天,鞭炮炸鸣。覆盖牌匾的红绸落下,“纳思棋馆”几个金色大字苍劲有力,熠熠生辉。李奥见众人捧上贺礼,朗声道:“在下有一不请之情。凡今日为棋馆道贺的贺礼,都作棋馆股本。棋馆每日凡有赢利,当日结算分红,不知各位意下如何?”众人对狗宝棋艺早有耳闻,见李奥如是说话,心下大喜。特别是“九材牌馆”掌柜赵史率先响应:在下出三十万两银子入股。这一声喊引得众人惊呼艳羡不已,各位大人纷纷响应。众人在李府大管家金爷引领下,到偏房一一登记。棋馆管事陈盛则带一班伙计端茶倒水,忙个不停。

  李府大管家金爷,原是李奥父亲的手下,在李府操持大半辈子,现已年近花甲,耳不聋眼不花,身板硬朗。对李府忠心耿耿自不必说,一把算盘打得又快又准。李奥当家后,依旧让他做了大管家,对金爷总是礼让有加。棋馆管事陈盛原是太原府跑马帮的,家境颇为殷实。他与“九材牌馆”掌柜赵史乃是远房亲戚,在赵史的提携下,渐渐淡出马帮,在东京府混得也算是有头有脸。赵史见他于搏奕之道颇有造诣,便将他推荐给了李奥。李奥见陈盛精明能干,便留他在纳思棋馆做了一名管事,并将他几名手下也安排到棋馆打杂。

  在座宾客中有喜奕者,提议道:“早闻李少爷棋艺高超,今日能否讨教一二?”李奥笑道:“此事甚好,也让犬子长点见识。”于是棋馆数十台纹枰同时摆开,由狗宝执黑守擂,宾客执白来攻。一局五十两银子,赢者通吃。看客随意押注,多少不论。狗宝与父亲商量之后,提出车轮战法,以一对众。众人不曾见过这般奕法,一时观者如云,看狗宝如何与众多奕手同时厮杀。但见攻擂的二十余人,齐齐坐在枰台一侧,狗宝则在另一侧,从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往来不断,落子如飞。一柱香燃过,众人不禁暗暗吃惊:这狗宝棋艺之高,算法之精,应对之妙,可说是常人难望项背。两个时辰不到,攻擂者先后败下阵来。宾客中有人原以为打败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岂不是手到擒来的事?谁知黑子势大沉雄,如峰峦重嶂,又如水银泻地,白子完全找不着机会。座中有几位高手,自出道以来未输得这么惨,铁青着脸走下擂台,怏怏而去。

  连续三日对奕,狗宝无一败绩。消息不径而走,轰动整个东京城。数百里外的西京洛阳、商都、颖昌府等奕林中人都听说了此事,纷纷慕名前来,一试高低。但在纳思棋馆,都成了狗宝的手下败将。提起狗宝,众人无不敬若奕神。

  纳思棋馆生意红火,日进斗金,每日分红给大小股东,毫厘不差。先前送贺礼的日日进息,兴高采烈,口口相传。棋馆来者不拒,一一应允。三教九流之辈,人人均可参与。这种好事一传十,十传百,入股者蜂拥而至。一年不到,大小股东约有数十万之众。李府终日人声鼎沸,欢声不断。纳思棋馆真个是名震奕林,财源滚滚,惠及数十万东京百姓。那些引车卖浆之流,耕田洗衫之辈,几曾见过这多银子?无不将李奥父子奉为菩萨,初一十五焚香叩头。拿到分红的小贩走卒、佣人农夫、老妪孤叟、乞丐娼妓等人,千恩万谢,满意而返。市井更是传言:这狗宝是财神爷降世,专门下凡来救苦救难普渡众生的。

  纳思棋馆随着股东人数的增加,其背后各大财团的影子股东的势力也越来越大,在东京城内形成一个商业巨无霸,涵盖了棋馆、钱庄、万货、酒楼、绸庄、车船等业务,通过参股与合伙,渗透到各大行业,与合作各方共享红利。天量财富积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虹吸效应,跺跺脚也会让东京城抖三抖。纳思棋馆渐渐露出的冰山尖角,开始进入其他商贾们的视线范围。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