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青涩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青涩-连载网

青涩

林十里 著

  • 耽美

    类型

  • 2019.06.08

    上架

  • 2,964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姓余的,我要和你分手

青涩 林十里 2,964 2019.06.08 20:55

  仲夏之交,明明是最热的时候,却偏偏又是随县二中开学的时候。

  一辆辆大巴陆续停在了离随县二中不远的街口,大巴里下来不少拿着大包小包东西的家长和学生。

  在这种氛围下,只拿着两个行李箱的余强和两手空空只背着书包的肖夏就格外的显眼了。

  感受到周围或明或暗的窥伺目光,肖夏撇撇嘴,冲着还在后备箱那拿行李箱的余强不满的嚷嚷:“余木头,你快点,我都要热死了!”

  已经拿到行李箱的余强正艰难的从人群中“突围”,奈何人实在是太多,相互推搡着,余强基本上是寸步难行。

  已经耐心耗尽的肖夏实在是等不下去了,眼睛四处滴溜溜的瞅着,想找个阴凉的地方歇一歇,但是只怪天气实在磨人,就算是树荫下也没能凉快半分。

  烦死了烦死了,肖夏心中烦躁,早知道就不陪那木头了,县二比其他学校要早开学半个月呢!

  肖夏本来是要去市一的,他本身成绩就特别好,中考正常发挥也都考了个A,但余强就不一样了,他是个学渣,中考只考了三百多分,勉强上了县二的分数线,就这还是超常发挥了的。

  本来两人是要分开的,但肖夏舍不得啊,一咬牙一跺脚,瞒着父母就把志愿改了,这把肖父气的啊,差点没打断他的腿!

  但肖母想着,两人本身就是一起长大,感情又好,自家儿子又是个被他们惯坏了的任性脾气,余强向来沉稳,有个人照顾也比自家儿子一个人强,要是被人欺负了呢?于是与肖爸一合计,这事也就算了。

  余强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便看见肖夏一脸烦躁的站在树下,担心他中暑,余强快步走上前,把自己背包中的帽子递给了他,解释着:“人太多了,一时间没挤出来,等急了?”

  毫不客气的接过帽子,肖夏心中余怒未消,冷哼一声,也不管余强,转身就走。

  余强心中无奈,赶紧推着两个箱子跟上。得嘞,小祖宗又生气了。

  肖夏和余强这一对组合在大街上尤为奇怪。一位两手空空一脸烦躁的走在前面,另一位提着书包拉着行李箱汗流浃背的走在后面,怎么看怎么违和。

  街上很热闹,卖各种东西的摊子分布在路的两边,若是以前,肖夏可能还会很有兴趣的四处看看,但现在那些叫喊声只让他更烦躁。

  麻蛋,他快被烤熟了!

  直到报完名,肖夏也没有和余强说话,余强也不急,按照老师的提示去把自己和肖夏的饭卡充足了钱,又去传达室把两人的被子提到了老师指定的寝室,准备铺床。

  两人的被子都是邮寄过来的,省了很多事。

  他们住的是楼梯间,空间比一般寝室要小,只放了两张床,床是上下铺的单人床,也就是说,这个寝室一共也只睡4个人,空间够用,墙上还安了空调,看起来条件不错。

  余强一直没和肖夏服软,最后倒是肖夏按耐不住了,一进寝室便发气似的一脚把余强刚刚放好的行李箱给踹到了。

  行李箱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余强只当没听见,用抹布将床铺的灰尘全部擦干净后,就准备铺床。

  可那一双星眸中却闪过星星点点的笑意,别扭的夏夏,真是太可爱了呢!

  见余强还没有反应,这下肖夏可炸了,几步并作一步地冲到余强面前,夺过他手中的枕头用力扔在了地上,大声冲他喊叫,“姓余的我要和你分手!”

  此话一出,余强刚刚还盈满笑意的眸子,瞬间便沉了下来。

  肖夏却还毫不觉察的念叨着,“你让我在太阳下面等了那么久,还不和我说话,对我冷暴力,我要和你……唔”

  “分手”二字还未说出口,肖夏便被余强堵住了嘴。

  肖夏瞪大眼睛看着正在吻自己的余强,眼中的震惊无法掩饰,他下意识的挣扎,却被余强紧紧的箍在了怀里。

  余强坐在那张灰尘已经被擦干净的空床上,肖夏被他整个抱在怀里亲吻,也幸好他们来的早,宿舍楼梯没人,不然,这一幕绝对会成为高一年级的新闻头条。

  感受到肖夏挣扎力度渐小,余强的动作慢慢温柔起来,一吻结束,肖夏已经两颊酡红,两人都剧烈的喘息。

  “夏夏,还要分手吗?”余强最先缓过来,声音低哑的开口。

  肖夏被余强吻得浑身发软,靠在余强身上,嘴却依旧不饶人,“谁叫你不理我,还对我冷暴力……”

  “我错了。”肖夏话还没说完,便被余强打断,“我错了,是我不好,让夏夏久等了,夏夏原谅我好吗?”

  暗哑的声音在肖夏耳边响起,听到这话,肖夏本就已经被余强得七零八落的绿气终于全部消散了,喜滋滋地从余强上跳下来,颐指气使的让他赶紧铺床,“我饿了。”

  看着肖夏得意洋洋的小模样,余强无赖,认命的叹了口气,加快速度,继续收拾床铺,生怕自家的小祖宗饿坏了。

  他对肖夏是真的没脾气,打不得骂不得,就连他撅下嘴,自己都心疼的不得了,更别谈让他生气了,哪次吵架不是自己先认错?

  不过,他们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余强喜欢肖夏,从他懂得喜欢的意义起,他就明白自己喜欢肖夏,他不是同性恋,只是他喜欢的人恰恰是一个同性。

  小林的人都知道,余强把余强当成眼珠子护着,简直比肖父肖母还要尽心,这也就导致。肖夏对余强一直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

  余强倒是不太在意,他巴不得把肖夏宠坏,宠到不管男人女人都不要他,宠到他离不开自己。

  但是这样想着,但余强却是不敢告白的。他怕。怕肖夏拒绝,怕他再也不理自己。这般胆怯的余强却在中考以后向肖夏坦白了,好像被鬼迷了心窍一样,他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就好像,如果这次再不坦白,他就要永远失去肖夏了一样。

  所幸肖夏同意了,于是两人便一起在搞基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喜欢了那么久的宝贝,终于如愿以偿的被自己抱进了怀里。他是宝贝得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几乎是有求必应,这也让肖夏在他面前越来越无理取闹了。

  就像现在,余强这忙乱的铺床,扫地,肖夏却优哉游哉地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穿着帆布鞋的脚不时地晃动一下,惬意极了。倒不是肖夏偷懒,他虽然娇气,却没有矫情到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地步,余强压根儿就不让他插手。

  聂胜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酷似“刁蛮少爷与他的忠心仆从”的画面感让他的腐男之魂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其实,也不怪聂胜大惊小怪。肖夏本就体型削瘦,长相虽不是精致的让人惊艳,却也是干净清秀,再加上他本身就特别白的肤色,低下头玩手机,一脸骄矜的样子,妥妥的骄傲受一枚啊啊!

  至于余强,一看就是那种成熟稳重的类型,连床都不让他铺,妥妥的忠犬攻啊!

  不要问聂胜为什么第一眼就确定攻受,你见过哪对cp里,攻比受矮半个头的呢?

  咦?反差萌好像也不错?

  在心里给肖夏和于强盖上了“有奸情”的戳子,聂胜的眼睛嗖的一下亮起,兴奋地放下行李箱,连床都没铺便迫不及待的跑去和肖夏搭话。

  “你好,我叫聂胜是淮河的,你们叫什么名字啊?是一个地方的吗?”

  见聂胜不拘小节的一屁股坐在了满是灰尘的床板上,甚至还溅起了一圈灰尘,肖夏默默地将行李箱往旁边挪了挪,离聂胜远了些,有些嫌弃。这个新室友……略豪迈呀。

  想着以后还要和他相处,肖夏还是开口介绍了自己。

  “我叫肖夏,那边那个木头是余强。”

  肖夏极其懈怠的自我介绍,并没有打击到聂胜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的腐男之魂,相反他更激动了,啊啊啊!他们认识啊!!果然有奸情啊啊啊!!!

  聂胜心中不停的呐喊,看向肖夏的目光看,堪比180瓦的大灯泡。

  肖夏:莫名菊花一紧。

  终于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聂胜还想开口,却被余强打断,“同学,我已经把寝室打扫好了,你可以先铺床,以后总有时间聊天的。”

  已经收拾好了的余强唐突的插进了他们的谈话中,对聂胜说道,他站在肖夏面前,身体不着痕迹地挡住了聂胜望向肖夏的视线。哼,我老婆是你可以看的吗?

  “也是。”聂胜想了想,反正都在一个寝室,打探情况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床给铺了,然后再去吃顿好的,嘿嘿嘿,如此想着聂胜一个鲤鱼打挺,便想站起来,然后猝不及防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