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将军大大任我欺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将军大大任我欺-连载网

将军大大任我欺

离落 著

  • 耽美

    类型

  • 2019.07.29

    上架

  • 11.9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初相见

将军大大任我欺 离落 2,027 2019.07.29 16:03

  楚飞趴在山头远眺山下打的乌烟瘴气不可开交的两队兵马,足足观望了二个小时之久,尘土飞扬迷了他的眼。

  “总算是打完了,你们这些古人太没趣了,整天打打杀杀就不能做些文雅的正经事吗?害得老子也跟着受累。”

  一个轻盈的跃身伫立在山头,滑稽的摸着光秃秃发亮寸草不生的头,表情尴尬的吐着舌头憨笑着。

  “老子给忘了,老子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和尚。”

  随即拿起被他遗忘在地的斗笠扣在头上,因为还不习惯头上没半点毛,挠了挠扎人的斗笠,戴上比他脖子还粗的佛珠准备下山去。

  没错,装逼要装全套,不然谁会相信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和尚。

  “我有一头小毛驴从来也不骑,有一天我心血来潮骑他去兜风,一不小心来到了没有wifi,没有网络鸟不拉屎的远古时代…”

  手托乞讨用的铜钵一步一个坑哼着改编的小曲,去会人人闻风丧胆的鬼将军去了。

  清风送凉,酷暑难熬,楚飞犹如误入凡尘的小沙弥,微风吹动素灰佛衣,与前方正在收尸杀红了眼的将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单手覆在脸颊中央,口中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

  “和尚~!大家伙快来看,这里竟有和尚出没。”惊讶稀奇,除了与死人为伴从没见过活物的将士们个个停下手中的活,齐刷刷朝凭空出现的小和尚望去。

  “阿弥陀佛。”抬起一副悲悯度化世人空灵出尘的眸,就这一眼,便魔怔了前方所有将士的心魄。

  这世间怎会有如些缥缈不染尘埃的男子,空灵的似一面明镜清澈脱俗。

  “你们一个个的都傻站着干吗?还不快去处理英勇牺牲将士们的遗骸。”

  声如洪钟天震地骇响彻云霄直穿云层。

  拔开层层人墙,黑煞魁梧的身躯遮住了楚飞的视线。

  这人好大的戾气,楚飞不禁往后退了几步,抬头打量着这个与大榕树一般挺拔高大的男子,一脸的凶神恶煞好似从地狱而来的恶鬼,面方眼圆极为的暴戾,怒睁着眼额前的青筋随着呼出的粗气一鼓一张着。

  楚飞好怕他一巴掌拍下来把他拍成肉泥。

  “哪儿来的和尚?快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闷雷压抑住的声音在见到楚飞翩若惊鸿的容颜时刻意的压低了几分。

  “阿弥陀佛,小僧是来度化这些亡魂的,希望他们来世不要再起杀戮。”

  “哈哈…哈哈…度化,和尚呐!你觉得像我们这些双手染满鲜血,天天舔血为生,活在刀尖上对着腐烂的尸体说来世,你不觉得你太过天方夜谭了吗?”

  放肆的狂笑着楚飞的天真,抹去鬓角未干的鲜血,肆无忌惮嘲讽着楚飞的无知。

  “一花一叶一菩提,只要施主肯放下杀戮…”

  “胡扯,要是我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哪还有你们这些普度众生的和尚逍遥说法。若是我们不拿刀奋勇抗敌寇,你们和尚早死八百年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若想教化世人,应该去宫里教化那些克扣我们军饷的那些老狐狸。”

  咆哮声不绝于耳,楚飞都快被震的失了聪,他虽认同这个黑无常的说法,可他不能表露出来,因为现在他是度人向善的和尚。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僧为他们做完法事便离开。”

  楚飞探出头看了眼血流成河遍地的尸体,不觉心口隐隐作起呕来,从小到大,他哪见过这么多死相惨烈的死人。

  在现代,他连一个死人都不曾见过,没想到一来到古代就给他安排了这么大的场面。他的小心脏在颤抖,五脏六腑都在翻滚着。

  一阵阵随风飘散而来夹带着尸臭的腐味直扑入他的鼻中,那味道是他生平闻过最难闻的,比地沟里的毒水还要恶心。

  “呵!就你这小身板,比女人还娇弱,可别到时候给吓晕了。你们还矗着等饭吃啊!还不散了去搬尸体。”

  黑煞骂跑了看热闹的将士,打量了一番比娘们还娇媚的楚飞,留下一句话便走了。

  “爱咋咋得,念完经就给老子走人,这里从来不留吃闲饭的人。”

  鄙视,赤裸裸的鄙视,望着黑无常走远的身影,楚飞做了个鬼脸。

  殊不知,他搞怪呆萌的样子全落入了从营帐出来的冷残影眼中。

  “煞,他是谁?”

  冷残影叫住了一脸不屑的黑煞,冰冷到骨子里的双眼一刻也没从楚飞身上移开过。

  “将军。”

  嚣张孤傲不可一世的黑煞在见到来人后,脸上的神情秒变敬畏,恭恭敬敬抱拳行礼。

  “一个小和尚,说是来给死去的将士超度的,人倒长得跟神仙似的,脾气竟比我还犟。末将见他是诚心实意想度化死去的将士,也就擅做主张留了下来。”

  黑煞人虽凶恶,可他也心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若是小和尚真能为他们超度,也算是告慰兄弟们的在天之灵。

  “你就这么笃定他是真和尚?”

  一袭纯白长衫从冷残影营帐内出来,他的人就如他身上的白色衣衫一样洁白如雪,摇着手中的铁扇风度翩翩,含情脉脉凝望着正和将士一起的小和尚。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在嘲讽我识不清人吗?”

  看着白木兮裸露在外的前襟,一股无名的怒火直冲脑门,黑煞别过脸不让自己浮想联翩。

  “我可没说你,是你自己非要承认我也没法子。”

  似若似无的扯动薄唇,白木兮遮扇把视线落在被自己逗怒的黑煞身上,他白木兮生平最开怀的就是逗眼前这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粗为乐。

  “谁承认了,分明是你意有所指,将军您说是不是木兮拿话怼我?”

  “艾!将军人呢?”

  抬眼,面前的人空空如也。

  “喏,英雄救美去了。”

  白木兮怼了怼完美的下巴,眼中的笑意渐深。

  “天呐!莫不是我眼花了吧?那个正抱着小和尚的是我们的鬼将军吗?”

  黑煞张着脱臼的嘴巴被雷得面目全非。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