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那些花儿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那些花儿-连载网

那些花儿

康尼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2.12

    上架

  • 3,620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跌落

那些花儿 康尼 3,620 2019.02.08 14:53

  《那些花儿》

  (本小说纯属虚构,故事中的人物、社会团体、工作单位、时间背景及故事情节均属虚构杜撰,特此声明。)

  作者:康尼

  (一)跌落

  一架空客320在海城上空盘旋,即将降落在海城云水机场。听到广播声后,李清拿掉眼罩,从飞机行李架上取下一个黑色BV挎包,在包里各色精美收纳袋中拿出一个,把驴牌睡眠眼罩放进去拉上拉链,再拿出一个黑丝绒袋子打开,取出日本Ginza粉盒、唇膏、护手精油、梳子,一一用过收好,才弯腰从座椅下取出一双粉色软皮套鞋,鞋头大片银灿灿水晶拼写出知名的logo--香奈儿。李清蹬掉拖鞋,把脚伸进粉色小香里穿好,习惯性抬着双脚左右欣赏。李清对漂亮鞋子有着特别的痴迷,尤其是那些带有贵重装饰的华丽时装鞋,尽管她的脚比一般女人的大,尽管她已不年轻,但她脚型漂亮,应该说这双脚是她身上最让她满意的器官,因此她对装扮自己的脚不惜重金。

  飞机停稳,同行的两个男子即抢上前来,一个递上她的巴宝莉彩虹长风衣,一个取下她的同品牌皮箱,一前一后拥着她走出机舱。任职一家全国性保险公司海城分公司总经理四年多,李清早已习惯属下像家奴一样小心翼翼伺候她,最初她还清醒,知道这些人很假,只是不得已忍受她暴烈的个性,可现在,不这样恭顺的人基本被她从公司清理干净了,她就是这个2000人公司的女皇帝,她觉得他们本应这样卑躬屈膝。

  走在机场通道上,玻璃窗外是海城典型的九月艳阳,灿烂的阳光穿透玻璃幕墙投射在地砖上,斑斓五彩。窗外是蓝天白云下碧绿的山影,李清心情非常舒畅,终于回到海城了。这次到总公司参加会议已整整五天,老一套的会议模式,总部每个领导云里雾里对着各式花样的PPT一通表演,听得真累啊。李清照例在机场等候飞机的时间里就快速布置完贯彻落实工作,无非是简单的依葫芦画瓢,让分公司综合部“吃透”上级会议精神制作好她的发言稿和PPT,上行下效,她的工作内容基本也是一样的开会表演,早就熟能生巧毫不费力,担任保险公司总经理,是她感觉职场一路爬上来最为轻松的阶段。学历不高,开会发言不是她的擅长,可她的能耐在会后,在这家公司十八年的摸爬滚打,她自信很少有她不能攻克的人际关系“堡垒”,坐到今天的职位,不正是草根的她一点一点攻下来的吗。

  “李总,驾驶员已在出口处等候,您的专车直接送您回家,我们坐另一辆车回公司。”李清没有答话,穿过出口通道来到机场大厅,四处寻找自己的司机王军,稍远处王军已慢慢吞吞朝自己走来,走了几步,王军居然站住了,李清这才注意到王军身后七八个身穿深蓝色制服的人正快步朝她走来,上来就把她围住,一个年轻人出示了工作证,“是李清吗?我们是海城检察院的,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李清不解地回身想找两个下属,身后早没了那两人的踪影,只得把身份证递过去。

  “没错,你是李清。有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跟我们走吧。”

  “为什么?去哪?”

  “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你们弄错了吧,不会是绑架吧!”李清拿出手机准备拨号,被贴身站着的一个女制服一把夺走,“不准打电话。你的所有行李和你的私人物品暂时全部由我们保管。”

  李清彻底懵了,心里开始发慌。这时机场公安处黄处长跑过来,李清认识他,多年来一直是他帮忙自己往总公司几个领导家空运土特产,每逢过年过节李清都要亲自上门给他拜年送礼,老熟人了。李清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迎过去:“黄处,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看……”

  黄处长根本没看她,脸上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表情,冲着蓝制服当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说:“陈处,你们的车辆停在外面应急通道上,其他还需要我们配合做什么就请吩咐。”

  陈处点点头,“谢谢,打扰了。任务完成,收队。”

  李清无奈坐进机场应急车道上的一辆商务车,车身赫然印着几个大字:海城市检察院。李清坐在后排中间位子,左右两个工作人员紧挨着她,车子出发行驶上高速,她才定下神悄悄打量车上的人。陈处在前面一辆轿车上,和她一车的是四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一律无表情,不说话。李清知道不可能再得到任何信息,干脆往后靠在椅背上,按照她的瑜伽教练教的方法,吸气呼气,冥想放松。

  车子终于停下,李清下车,眼前果然是海城检察院高耸的大楼,陈处向他带去的人低声交代几句后,大家就散了,留下一个女干部与陈处一前一后带着李清上台阶往里走。李清打量着大楼大厅,和她颇为熟悉的海城政府办公大楼几乎一样的设置,她甚至想象得出上面办公室的格局,顿时心宽了宽,也许要带她到陈处办公室询问什么,最近中央密集派出巡视组和专项工作组,分地区分行业巡查,她熟悉的不少高级领导干部纷纷落马,也许她是被请来核实什么相关情况的。他们进入最边上一个电梯,没有乘电梯上行,而是下行到地下负三层,电梯门打开,面前是一个安检机,通过安检机进入一个更衣间,李清被要求摘掉所有首饰、手表、胸针、围巾,女干部在她身上反复检查后,让她穿上一双旧拖鞋来到一个小房间坐下,就关门离开了。

  一系列指令动作把李清吓傻了。此时她不敢挪动半步,僵直地坐在椅子上,只有桌椅的空房间,四周用海绵包裹的严严实实,这不是传说中的审讯室吗。她觉得自己随时可能晕过去。

  陈明道是个年轻但经验丰富的检察官。在机场第一眼见到李清时,他立即感觉这个女人不简单。高个、精瘦、一身品牌非常显眼,表情霸气老练,衣服色彩倒很明艳,打扮得像个入时的天真少女。唯一没想到的,李清本人比照片和网络上搜到的图片丑很多,准确说这是个颜值较低但很妖娆的女人,高高的颧骨把她本就骨感的脸越发凸显得线条生硬,笑起来眼睛一只大一只小,仍是一副凶相。陈明道把既定的审讯方案微微做了调整,他觉得对付这个女人可以来点有力道的手法,她扛得住。

  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估计审讯室的李清已经把自己吓得差不多了,陈明道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徒弟进入审讯室。李清立即起身,女干部大喝一声:“坐下!”李清震惊了,心脏突突乱跳,多少年没人敢大声对自己说话了,此刻只有咬牙忍住。女干部拍了一叠文件在桌上,男干部高声说道:“嫌疑人李清,为高效完成本次询问,同时依据相关法律保障你的应有权利,请你认真阅读这些文本,我们下次来时该签字的地方签上你的名字,听清楚了吗?”李清点点头,女干部大喝:“清楚回答,点头摇头的,哑巴吗?”

  陈明道始终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夹,里面夹着厚厚一摞纸张,终于他抬起头温和的看着李清,“李清,作为一个相当级别的国企领导,在你的世界一定是养尊处优惯了,外面的世界叫你吃惊了吧。我们对你同样感到非常震惊。痛心啊!企业培养一个你这样的干部非常不容易,但看看你的所作所为,真是……”

  “毫无廉耻、胆大妄为!”女干部憎恶地瞪着李清。

  陈明道始终平静友善地看着李清,像是忽然下定决心,“我想你一个女人走到今天也算不容易,况且儿子刚刚去了澳洲求学,家里还有老母亲,这样吧,我给你一个自己坦白的机会,争取宽大处理。如果我照着手上这些前期侦查材料一条条询问清楚,可能对你非常不利。你愿意争取宽大处理吗?”

  “我不明白,我兢兢业业做工作,企业一直克服困难发展正常,家庭和和睦睦让人羡慕,我怎么成嫌疑犯了。我愿意积极配合组织调查,相信政府会搞清楚情况,给我证明。”

  “好的,你愿意主动我很高兴。介绍一下,我叫陈明道,这两位干警是陈洁云和高松,小陈负责记录,现在你可以开始说自己的问题了。”

  “说啥问题?我犯什么错了吗,您能提示一下吗?不知道说啥啊。”

  陈洁云猛的合上笔记本电脑,“陈处,您别费心了,别对这种自作聪明的女人发善心给机会,浪费大家时间,她那些违纪违法的罪行已经证据确凿,她抵赖不了!”

  陈明道目光炯炯,极有耐心的合上材料本站起来,“李清,我还是给你一点时间,你自己想清楚说什么,我们再来。我们不会没有证据就把你带到这儿来,不要心存侥幸。”三人往外走,陈明道合上门忽然又打开,盯着李清的眼睛淡淡的说,“可以从丁一鸥说起。”

  头顶一记响雷,震得李清眼前一片金灿灿的星光。丁一鸥,这个世界上她又恨又怕的恶毒女人,她果然没有放过自己,拿了她的钱占了她的房,竟然还是要害自己。让她从丁一鸥开始坦白交代,那是要撕下她的脸皮,暴露她最不能启齿的秘密啊!她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咬牙呼气强迫自己冷静,事已至此,她得快速缕清楚如何说清问题。

  不知过了多久,陈洁云端着两个盒饭进来放桌上,示意李清吃饭。李清意识到已经到晚饭时间,她拿了一个盒饭打开,炸鱼、白菜、西红柿和米饭。陈洁拿起另一盒打开吃起来,李清勉强吃了几口,她下了飞机没回公司没回家,肯定都乱套了。家里人也可能还不知道出了事,还在等她吃饭。

  “和你一起出差的你那两个同事我们已经警告过,回公司就说你出差没回来,家里也一样。”

  李清又吓了一跳,这小姑娘确实已在这里阅人无数,已善于读心之道,这些年轻的对手掌握绝对的主动权,作为阶下囚的她如何可能有侥幸的胜算。她把盒饭扣好放回桌上。

  “吃不下?这可是我们还算可口的伙食。也是,你奢侈日子过惯了,天天鲍鱼龙虾鱼翅燕窝的,难怪这么大年纪头发柔润皮肤细腻,你铤而走险就为做这样的女人,我看不值。”

  李清觉得陈洁在臊她,看来自己那点事他们都知道了。“陈警官,我有话说。”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