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形色人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形色人-连载网

形色人

安寺劲 著

  • 短篇

    类型

  • 2019.09.01

    上架

  • 5,882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篇 丑娘

形色人 安寺劲 2,970 2019.09.01 17:59

  有诗云:头有胎记没人养,疯跑街头到处嚷,为儿周全身体伤,到头见了活阎王。

  十八年前,有一户人家,是求佛求神,好不容易盼得女人有了身孕,十个月过去了,到了分娩产子的时候,这男人跪在当院,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求老天爷保佑,赐给我一个大胖儿子吧。我肯定用三牲来叩拜您老人家。”说罢,哐、哐、哐、的磕了三个响头,由此可见其心之诚。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他的祈祷,他的第三个头,刚磕下下去,还没磕实,就听得屋内接生婆叫唤的声音,“生了,生了。”

  这男人一听,顿时心里大喜,“这老天爷是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啊。”高兴之余,又连着哐、哐、哐三个响头,动静比之前的更甚。然后手杵地,抬腿起身,刚跑到屋子门前,门帘还没掀开呢,手就停在了空中,原来是接生婆说了一句,“咦,怎么是个姑娘啊。”

  这男人一听顿时就瘫倒在地上,一边蹬腿,一边哭喊了起来,“我的老天爷,没法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你说这一个大男人坐在地上哭,是个甚道理,不过此事还真怨不得他。

  原来这家算上这个刚生的这个,已经六个丫了,前有大丫二丫嫁了人,中有三丫在家,后有四丫五丫襁褓送了人。这又来了一个六丫,也怪不得男人受不了啊。

  求一个儿子是来一个丫,求一个儿子来一个丫。这家都快成养丫专业户了。你说这哪个男人受得了。且让他哭一会吧。

  “咦,这孩子怎么不哭呢。”接生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男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就冲进了屋内,就听得“啪啪”两声,接生婆用手打了打孩子的屁股,还是没反应,又拿手放在鼻子跟前,有微微的气流之动,看来孩子没事啊。可为什么不哭呢?

  男人从接生婆的手里夺过孩子,“啪啪”又是两巴掌,只不过这俩巴掌比之前的更响了些。只见得婴儿,胡乱的蹬了蹬腿,摆了摆手,还是没声音哭出来。

  接生婆脸色一惊,右手背拍在左手心上,说道:“坏了,这八成是个哑米。”哑米就是哑巴姑娘的意思。

  这男人一听更受不了了,差点又倒在地上,还好被接生婆扶住了。

  “你先把孩子给我,我先帮她把脸上和头上的脏东西擦了。”接生婆从男人的手里接过了孩子,拿温水毛巾擦了擦,这一遍擦过去,脏东西,不见少;又是一遍,还是不见少;这接生婆就生气了,再来一遍,要是擦不掉,我就不管了,果不其然,第三遍还是不见少。

  男人傻愣愣的站在旁边,也在琢磨这是怎么回事呢,走到跟前,用大拇指这么一抹,明了了,这哪是脏东西啊,分明就是胎记啊。当时腿就不住的打颤,身子一个劲的往后退去。

  接生婆看着男人这般样子,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是这么一抹,更加明了了,这就是胎记啊。吓得将这孩子放在了炕上,退了两步,来到男人跟前,像是受了惊吓,嘴巴都不好使了,说话发颤,“这……这孩子是个不祥之兆啊,这额头这块有一块大大的黑胎记,这是不祥之兆啊。你得赶紧想办法啊。”

  接生婆说完这句话,就慌张了跑了。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老天爷你睁睁眼吧,求儿子,不给我就算了,你偏偏还给了我一个又哑又不‘干净’的孽种,你这是要逼死我啊。”男人又瘫坐在地上,靠着墙,手拍在地上,蹬着腿,哭喊着。

  “不行,我不能让这个孽种害了这一家人。”这话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男人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乱了方寸。

  只见他站起来,走到炕边,双手慢慢抱起来婴儿,男人看了看还未醒过来的女人,又看了看怀中的婴儿,突然冲出了屋子,这一路狂奔二十里地,来到了一个尼姑庵,将孩子放在了门口,又是一路狂奔跑回了家中,醒来的妻子见身前不见了孩子,便问男人,男人只道是生下来就是死婴,已经埋了,这女人好不伤心,恸哭不已。

  尼姑庵的门开了,出来一个老尼,看见门口有一个婴儿,她甚是惊奇,又往前走了几步,四下望了望,不见有人。回过身来,抱起婴孩,看到了她脸上的胎记,当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嘴里默念一句佛号:“阿弥陀佛。”边带着孩子回了庵内。

  这老尼用的是小米粥,一点点的把婴孩喂大了,转眼间丑娘已经十六岁了,老尼已经六十五了,躺在病床上,看起来时日无多,说不定哪天就没了。老尼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丑娘了,可自己现在这副模样,也是无可奈何。

  这说没还真没了,丑娘埋了老尼之后,这尼姑庵也是日渐衰败,没法子,丑娘只好挨家挨户的去讨饭去,行到村东头时,有一家不光给她饭吃,还收留了她。丑娘是连比带画,嘴里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感谢话,跟人进了屋。

  没成想,当天夜里就被这家的儿子给霸占了,丑娘是死活不从,便招致一顿毒打,事后,这儿子的老娘出现了,“儿子,用绳子把她绑起来,等她给咱家生了儿子之后,再放她走。”

  原来这老女人是尼姑庵的熟客,知道老尼去世了,又认得这丑女,无奈自己家里穷,儿子娶不起媳妇,方才看到丑娘要饭,突心生一计,这不,这就成了。

  起初,丑娘是绝食、打闹、换来的是一次比一次更厉害的毒打,后来,丑娘是不哭也不闹了。有饭就吃,只是有一样,就是笑个不停。吃喝拉撒都在炕上。

  看到丑娘肚子日渐大了起来,这家娘俩这才对丑娘好了点。转眼已是十月之久,没想到丑娘真的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这可把这家娘俩高兴坏了,不等丑娘醒过来呢,这家儿子,就找了个麻袋,把丑娘装了起来,丢在了街上。

  丑娘醒来着急坏了,自己的孩子哪去了啊?也不知道她怎么寻得的道,又来到了这家,听到孩子的哭声,是焦急不已,使劲的敲着门,这开门的老女人一看是丑娘,唤来自己的儿子,拿着粗木头又是一阵毒打,丑娘的嘴里冒着血,趴在地上还想着爬进院子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孩子在哭啊,他饿了,在找妈妈啊。

  踢开一次,丑娘爬了过来,踢开一次,丑娘爬了过来,血水和泪水混在一起,拖出了一个长长的道,这家儿子害怕了,跟他娘说道,要不就让她见见孩子吧。没想到这老女人当面就呵道,“你懂什么,赶紧一棒子打晕。扔的远一些。”儿子听了母亲的话,一棒子打在了丑娘的脑袋上,丑娘晕了过去,被扔远了。

  第二天,丹阳县就多了一个傻子,不是别人,正是丑娘,你说她傻吧,生人一靠近,她就跑;你说她不傻吧,一天只知道捡垃圾吃,傻乐。身上都馊了,臭烘烘的,也没人愿意靠近她。

  转眼已经十年时间过去了,最近丑娘一直跟在一个小孩的屁股后面,周围的人都打趣那小孩道,“小子,这是你丑娘,快去叫娘。”小孩一听自己因为丑娘被取笑了,便冲到丑娘跟前,一阵拳打脚踢,丑娘只是护着自己,并不还手,或者跑。等小孩打完了,她反而张开双手,想要去抱这孩子,小孩一见,呀呵,你还要抱我,又是抬拳恐吓一番,俩人在大街上就这样你一下我一下的,可有意思了。

  “我奶奶说了,我娘生我的时候死了,你们不要乱说。”小孩走的时候恶狠狠的说道。

  你说也奇了怪了,丑娘平时见了生人都是躲得远远的,谁要是欺负她,她也是躲得远远的,怎么就非得跟一小孩过不去呢?

  这一日,一辆马车打街里过,忽然这马不知道怎么了,就受惊了,拉着大辕车就跑了起来,转眼就撞到小孩了,突听后面有人喊道:“我的儿。”小孩回头一看,这喊叫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丑娘,原来这丑娘,不知道怎么滴,一着急,就喊出了声音,也是奇了怪了。小孩又回过头去了。这熊孩子看着扑面而来的马,还觉得好玩,咯咯的笑着,忽然,一个人影扑了上来,压在了他的身上就再也没起来。

  小孩钻了出来,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问道:“她怎么了?”

  旁边的人说,“你娘为了救你,死了。”

  小孩伸出手,慢慢地摸在了丑娘的脸上,脸上挂着几滴泪,哭着说道:“我、娘、死、了。”

  你说这也奇了怪了,丑娘是怎么认出自己孩子的呢?

  后世传:头有胎记没人养,疯跑街头到处嚷,为儿周全身体伤,到头见了活阎王。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