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玉未央之绞丝环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玉未央之绞丝环-连载网

玉未央之绞丝环

陈执驭 著

  • 其他

    类型

  • 2019.08.20

    上架

  • 4.1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未央阁

玉未央之绞丝环 陈执驭 2,758 2019.09.03 18:04

  巍巍青山,连绵不绝。

  有大荒山一座横亘千里,气势磅礴,山腰雪线之上终年冰封。

  巨大的雪山直插云霄,纯净洁白,与远处长天白云连在一起,融进这万年的天光里。

  如水袖白练一般的登山石阶自天空铺挂而下。

  天已入伏,临近日落时分,气温渐冷,进山的道上却是逐渐热闹起来。

  不时有三五人群拾级而上,行至半山,或凭栏远望,或仰头极目。只见金光灿烂的白云之上,隐隐有绿色皴染山尖。

  赶路之人俱都明了,那便是此行今夜的目的地,名为无忌涯飞来峰,峰顶面积不大,堪堪容得下一座七层宝塔,塔门匾额上有宋徽宗手书瘦金体:未央阁,三个墨书大字在斜阳中熠熠生辉。

  塔顶有偌大玉石一块,不知何年何月一分为二,上浮为莲花座,下沉为曲水流觞池。

  莲瓣内置莲蓬形出水口,候到子时阴阳交叠,便有无源之水,名为灵河,倒流进莲花座,自莲蓬孔口倾泻而下,落入下方曲水池中。

  届时上座下池俱是晶莹剔透,如剥了皮的荔枝冻,灵河水更如注入生命一般,流光溢彩欢腾不息。

  子时一过,无源之水便会寂然无迹,既不知来处亦不知去向。

  也因了这灵河之水,在这茫茫雪山之巅的小山峰,尚能存着这一片绿意盎然,犹如沙漠里的绿洲,总让人忍不住叹服造化神奇。

  一阵陶埙之音,哀婉动人,如泣如诉,在塔顶回旋激荡,直听得登塔之人一股哀伤之意鼓荡在心尖眼眶。

  “珏爷……”年轻男子轻呼出声。

  “阿诚,我没事。”前行男人一摆手,“你去拍卖大厅照看吧,我一个人上去。”

  珏爷接过明式黄花梨托盘,盘里一侧摆着宋代官窑玉壶春瓶,瓶里只剩一半的是上次喝剩的陈年佳酿,另一侧摆着的是明代时大彬紫砂壶茶具一整套,茶则里搁着备好待用的陈年普洱茶。

  盘子里另备有两只玉杯,其中一只是汉代新疆和田白玉杯,平足束腰,高约十厘米,素器无纹,杯壁薄透,碾磨精细,恰恰彰显出和田白玉本身的质地莹润之美。

  另外一只是明代新疆和田白玉龙杯,螭龙趴于杯体外侧,身躯拱起扭动,张力十足,龙头俯于杯沿,恰似蛟龙饮水之状。

  珏爷进入塔顶,望见那个立于塔边吹埙的男子,一时有些眼热心悸,伴着呜咽的埙音,竟是无语凝噎,呆立良久。

  男子身形如松,坚毅挺拔,专注吹埙的样子,显得丰神飘逸,超尘脱俗,只是如此骨肉悲鸣的埙音里,这个身影无比孤独而落寞。

  男子转身,眉目如画,眼睛里折射出,如宝石般明亮的月光静好。

  塔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珏爷忙上前一步道:“王……”

  男子微微一笑,竟似有些害羞的样子,低眉道:“别这样,我现在很喜欢老师这个身份。”

  珏爷将手里的托盘搁在身边一张明代黄花梨高束腰雕花炕桌上,抱拳施礼道:“华老师好!”

  华之夏微微颔首点头道:“珏爷好!”

  珏爷一脸惶恐,施礼道:“您还是称呼我遇之吧。”

  华之夏道:“甚好。”

  珏爷一指托盘道:“华老师,饮酒抑或品茶?”

  华之夏没有回答,只是眼望着珏爷,轻声道:“你还在进行那个研究吗?”

  珏爷感到华之夏周围的气流瞬息万变,不禁心中一凛,斟酌着词语道:“研究可能会取得一些进展,可能会有一些困难。”

  华之夏轻轻道:“唔,那你做你的研究吧。”

  他说完便不再言语,径直坐下,取过宋官窑玉壶春瓶和素玉杯,自斟自饮起来。

  珏爷在各种场里摸爬滚打几十年,在集团里极有威严,在古董玉器江湖里极有地位,向来都是他居高临下对别人,那种不怒自威,从容掌控的气派已经融进骨子里。

  可是此刻,他竟然有一丝惶恐无助,那轻飘飘的一句话,他明白意味着什么,一时间他在内心里搜索着各种挽回的说辞,他在等着对方给他问题,以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抛出来,才能显得不那么迫切与刻意。

  可是,没有,华之夏什么都没有再说,他没有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就如当初他陈遇之提出要求时,华之夏没有问他任何理由与目的就照办一样。

  珏爷兀自思量一回,取螭龙杯,陪酒一杯,低声下气开口道:“您,可否再给我一次机会。”

  华之夏道:“有意义吗?”

  终于可以说出口,珏爷激动道:“当然有意义!芸芸众生,为命所苦!从生到死长不过百年,前二十年懵懂,后二十年痴呆,除去生活琐事耗费的时光,能用来学习创造的时间何其短!辛辛苦苦积攒几十年的知识技能,还没能来得及发挥作用,突然生命就到了尽头,所有的东西都归零,下一代人又要重复这样的老路。试想站在神的角度看这个游戏规则,一定会觉得人是很可怜的生物,这个规则就是故意折磨人的!所以神一定做了别的游戏规则,等着我去发现!”

  “人类一定还有其他的生命形态存在着,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越百岁而不衰的人,虽然是少数,但是这些少数人身上一定有秘密和规律可循!这样的人是幸运的,当然应该更无私大度,应该积极支持我的研究才对。”

  华之夏举着手中玉杯,缓缓道:“这玉杯,你在灵河水里洗过了吧!”

  珏爷道:“是的。”

  华之夏道:“你问过它愿意了吗?”

  珏爷楞了楞道:“古玉虽有灵,却多未开化,不是谁都能压得住。”

  华之夏道:“玉石之美者,聚天地之精华,吸日月之灵气,受切磋琢磨之修造,乃成玉器,成器者,择德而居。它们会自己选择心仪的人认主,在它们面前,我们才是被选择的过客。”

  华之夏柔声道:“玉为五行俱全之物,可以封魂聚灵,何尝不是生命的另一形态?但你却用灵河之水强行洗去,与你所追求的岂不相悖?你连这一点尚且不能领悟,何谈与神同行。”

  珏爷怔愣不语,似有所得,却缥缈无根,仍是要努力挽回道:“听您一席话,似有所悟,只是愚钝未能一次参悟透彻,请您给我最后一次机会。”

  华之夏叹道:“不必!无非是再多一些失败的试验品,那便是我更多了一些罪孽罢了。”

  珏爷内心豁然,暗暗道:“陈落雪死了!她定是死了!死了!她死了,我不知道!她居然不遵守约定就死了!”

  难怪他的埙声幽幽,难怪他的身影孓然独立,难怪他选择了饮酒。

  珏爷笑得有些无奈:“紫苏那孩子,还好吗?”

  华之夏吹起陶埙,声音苍劲悲凉,望着塔外松涛阵阵,只觉天高地迥,山川雄浑,他似乎并没有听进去那句问话。

  珏爷听得心潮澎湃,不禁从旁唱和道:

  纷纷坠叶飘香砌,夜寂静,寒声碎。

  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

  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入喉,先成泪。

  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

  道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

  词曲应景,埙音相和,此情此景在两人眼角眉梢间呼应,倒是难得的心意相通。

  只是这人间绝色没能保持太久,阿诚来了,送来十几张球帖,珏爷接过来翻了翻,便递给华之夏。

  华之夏看过第一份球帖,求的就是战汉新疆和田白玉绞丝环,姓名栏里标着求玉人梅爱苏。

  接着翻下去,除了最后一张求的是半块清代和田玉凤凰带扣,求玉人王有田,并配了祖传半块带扣图片。其他十几张球帖,求的均是战汉新疆和田白玉绞丝环,只是名字各色不同而已。

  珏爷见华之夏翻完,语声幽幽道:“能递得上球帖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辈。重利之下难免有人惹是生非,紫苏那孩子,怕是有危险了。”

  华之夏平静道:“你不用拿她威胁我,我自会护她周全。”

  珏爷哈哈大笑道:“她若是知道,从小你护着她长大,只为了等她长大取她性命,那时她会怎样?”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