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双时空之梦里梦外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双时空之梦里梦外-连载网

双时空之梦里梦外

鬼面羊驼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11.26

    上架

  • 6,997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婚礼变丧礼

双时空之梦里梦外 鬼面羊驼 2,398 2018.11.25 19:56

  婚庆酒店外。

  一群穿着打扮很是喜庆的男男女女们,手里拿着结婚整蛊所用的物品,什么鲜花气球之类的,站在酒店门口,急切又期待的看着路口。

  “怎么样?他们来了吗?”

  身材微胖的何素萍,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色衣裳,满面红光,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样,从婚庆酒店内走了出来。

  一位伴郎打扮的年轻男人道:“伯母,您别担心,他们俩打算在今天结婚的同时将结婚证也给领了,估计现在已经出了民政局的大门了,很快就会到了。”

  何素萍一听这话就笑了起来,晃晃手里捏着的红包,“伯母知道啊,我这不是急着喝薇薇的媳妇茶呢嘛,我连大红包都准备好了,就差儿媳妇了。”

  见此,周围站着的男男女女们,皆都善意的笑了起来,纷纷道:

  “伯母,您就放心好了,您很快就会喝到小薇的媳妇茶的……”

  “对对对,佑泽那家伙不知是修了几辈子的福份才能娶到采薇这么聪明又贤惠的姑娘,那家伙赚大了。”

  “佑泽可是头一个脱单结婚的,待会儿大家伙儿可不要手软,一定要把他灌醉……”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怎么就没有个青梅竹马等我娶呢……”

  气氛在何佑泽和秋采薇的大学同学的吵吵闹闹中热烈了起来,一边说笑着,一边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到来。

  “叮铃铃,叮铃铃……”

  何素萍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满脸笑容的接了起来,语带笑意。

  “喂,是小泽吗?你们到了哪里……”

  何素萍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表情突然呆滞了起来,语气颤抖。

  “小泽,你刚刚说什么,妈没有听清楚,你,你再说一遍……”

  这一次,何素萍的手机直接掉在了地上,但她却是顾不得捡起手机,几步就奔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快!去华城医院……”

  那群男男女女们,没有拉住何素萍,只来得及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面面相觑。

  “伯母她去医院做什么?难道是……”

  在何素萍的不断催促中,司机师傅冒着被交警罚款的危险,终于在半个小时里,到达了华城医院。

  因为太过于匆忙,何素萍并没有拿自己的包包,手里只有她包给秋采薇的改口红包。

  情急之下,她直接拆开了红包,掏出里面的钱,支付了车费,奔进了医院里。

  等何素萍在急救室前找到何佑泽时,何佑泽的眼镜片上布满了裂痕,他的西装外套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里,里面的白色衬衫上沾满了鲜红的血液,那么的刺目。

  他的手里还捏着两个同样沾满了血液的小红本本,正是他和秋采薇的结婚证。

  何素萍看着这样的何佑泽,几乎是站立不稳,她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才勉强走到了何佑泽的身前。

  “小泽,没事的,薇薇一定会没事的。”

  何素萍抱住了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急救室的何佑泽,语气温柔地安慰道。

  坐在急救室椅子上的何佑泽,突然被挡住了视线,神情一瞬间变得极为慌张,他抬手就推开了何素萍。

  “薇薇!”

  何素萍被推的后退了两步,终是稳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另一边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儿子,满面慌张地起身跑到了急救室的门前。

  看着自己的儿子这样,何素萍很是心疼,因为家庭的原因,何佑泽没有父亲,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

  虽然她尽可能的给了他所有的母爱,但何佑泽还是极为缺乏亲情。

  小时候的何佑泽,远没有现在这样有自信,甚至是极为自卑的,只因他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总是会被其他孩子欺负。

  那时候的何素萍为了抚养何佑泽,整天早出晚归的,根本无瑕顾及小何佑泽的心理健康问题,导致他患了自闭症。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何佑泽都陷在自己的世界里,以此来逃避外界的是是非非。

  后来要不是遇到隔壁孤儿院里的秋采薇,何佑泽的自闭症大概是不会好起来的。

  小时候的秋采薇,长的乖巧可爱,笑起来跟个小太阳似的,仿佛一切的烦恼都会在她的笑容里远去。

  也正是因为遇到了小太阳一般的秋采薇,何佑泽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了出来,与秋采薇一起长大了。

  何素萍很喜欢秋采薇,不止是因为她让何佑泽走出了自闭症的世界,还因为秋采薇是真的很好,她是真的疼爱她的。

  对于两个孩子修成正果,她是乐见其成的。

  她甚至觉得,只有将何佑泽交到了秋采薇的手里,她才能放心。

  没想到……

  两人领完结婚证,秋采薇竟然遭遇了车祸,这会儿正生死不知的在急救室里抢救。

  何素萍太了解秋采薇对于何佑泽的重要性了,正是因为有了秋采薇的陪伴,他才会慢慢脱离自闭。

  如果,秋采薇真的……

  何素萍无法想象何佑泽会成为什么模样。

  不不不!

  何素萍压下了心里那个如果,转而双手合十,不断地祈祷着,要让秋采薇平平安安的。

  此时,何佑泽的眼里,只剩下急救室不断闪烁着的红灯,就怕它会灭了。

  他紧紧地抓着手里染血的结婚证,心里第一次祈求的上天,一定要他的薇薇平平安安的,哪怕用他的寿命来换,他也愿意。

  然而,不管何佑泽怎么祈祷,急救室的灯,在亮了三个小时后,“啪!”的一声,灭了。

  灭了!

  灭了!

  何佑泽怔怔地看着急救室,感觉自己仿佛一瞬间置身地狱,四周阴冷的寒风,不断地吹着。

  急救室的门打开,秋采薇的遗体盖着白布,被推了出来。

  “对不起,病人由于伤势太重,抢救无效,于2200年2月2日下午15点22分离世,请节哀。”

  戴着口罩的白大褂医生,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何佑泽看着盖着白布的秋采薇,眼前渐渐的模糊了起来,他以为是自己的眼镜的原因,直接将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甩手扔了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他都扔了眼镜了,为什么还是看不清他的薇薇,是还有什么挡着他的视线吗?

  何佑泽抬起手,用沾了血的手,轻轻摸了一下,却摸到了满手濡湿。

  湿的!

  原来他是哭了吗?

  薇薇最不喜欢他哭了,说这样不像个男子汉,男子汉就应该流血不流泪。

  可是怎么办?

  他已经在努力管住自己的眼睛,让它不要流泪,可它怎么就不听呢?

  何佑泽使劲用手擦着自己的脸,想要抹干脸上的泪水,却越擦越多。

  他俊逸的脸庞,甚至都被他擦的红肿了起来,配合着被他糊到脸上的血液,怎么看怎么惊悚。

  但他就像是察觉不到一样,还在那里一个劲的擦着自己怎么擦都擦不干的眼泪。

  明明,何佑泽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来,但却有一种无形的悲伤,从他的身上蔓延了出来。

  何素萍看着这一幕,捂着嘴呜咽了起来,悲伤不已。

  终于,何佑泽像是知道了眼泪擦不净的事实,他停止了下来,慢慢半蹲了下来,趴在了盖着白布的秋采薇身上,身躯微微颤抖。

  明天再见………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