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南极仙翁:逐镜而生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南极仙翁:逐镜而生-连载网

南极仙翁:逐镜而生

塞北亲王 著

  • 奇幻

    类型

  • 2019.06.01

    上架

  • 6,407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人神眷侣初登场

南极仙翁:逐镜而生 塞北亲王 3,186 2019.06.01 19:53

  三千大道,如影随形。

  这是林青渡劫时脑海中出现的八字,现下他却想不得那么多。眼前一群小青年欲抢劫一名老伯。

  老伯也是惨兮兮的,年轻时干农活是一把好手,现下却要遭受这般劫难。老伯膝下育有一子,出来工作后便对农村里的父亲充耳不闻。老伯倒也乐的自在,老伴死后,整日里饮酒下棋,快活至极。一月前,儿子儿媳妇突然造访,更是带着一个四岁的小孙子。他们希望将老伯带至K城生活,老伯原本就想在农村安享晚年,奈何可爱的小孙子不依不饶,老伯因此放下戒备跟着儿子儿媳妇来到城里。这些日子里,儿子儿媳妇还算孝顺,至少面儿上还过得去。直到今天,一群记者突然造访。当着记者的面儿,儿子儿媳妇表现的更好,满脸的仁义孝顺。老伯何时见过这阵势啊,一步步的跳进记者挖的坑里,最终说出了实情。记者走后,忍耐许久的儿子儿媳妇终于爆发,将老伯轰了出去。老伯心里暗自骂道:都怪我财迷心窍,唉,落得这般下场,也是罪有应得啊。

  陌生的城市里,老汉抱着自己的三万块钱到处打听火车站,直到半夜还是找不到,却在这里遇见了这群混混。

  四个小混混喝了些酒,本就烧的在街上闲逛。这时恰逢老伯,于是心生歹意,将其团团围住。紧身衣豆豆鞋,本是老伯最鄙视的装束,现如今却被困得脱不开身。老汉不骂天不骂地,只骂自己不理智。现下,他将装钱的包裹护在身下,自己闭着眼睛压在上面。一个白毛舔了舔匕首背,瞪圆了眼睛恐吓道:“老头,我们只为劫财好去洗脚,识相的赶紧交出来。”老汉却不言语,额头上已是冷汗连连。一戴眼镜的说道:“咋的,你还想劫色不成啊!”众人哈哈大笑,白毛却怒道:“你大爷的,少说两句能死?”林青提了嗓子,“识相的赶紧滚,若冲撞本神,定叫尔等粉身碎骨!”微风吹过,四人酒劲散到身体各处,迷迷瞪瞪的回头,却看见一位紫袍人手拄着玉杖,一旁站立着一只三尺来高的迷你梅花鹿。四人敛了敛神,对着角落厉声喝道:“哪里来的毛孩子装神弄鬼?”老伯却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求救道:“救救我,他们要抢劫,救救我啊。”说着说着,眼泪却不争气的淌了下来。老伯一生与生活斗争,临了临了,在这一关掉了泪,属实是有些讽刺啊。

  林青手中玉杖重重敲在地上,四个小青年却立地化作灰烬。老汉紧闭的双眼睁开来,却疑惑地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趴在地上,真是奇怪。”他站起身来,感觉脸上湿哒哒的,于是扯过衣角擦了擦,继续寻找火车站。四个小青年却摇晃着脑袋与老伯擦肩而过,似是谁也看不到谁一般。

  林青却不姓林,因背后有一青色胎记故而得名,这让林青在长达一千年的叛逆期里很是难过,为何父亲如此随意呢?是的,他是玉清天王,盘古大帝第九子。因曾辅佐过玉皇大帝,而得封号——南极长生大帝。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是他,南极仙翁是他,寿星老人亦是他。林青的基因链里具备一些特殊因子,酷爱研究基因的盘古大帝利用他的细胞创造了许许多多的神仙,因而四御之下,八成神仙都称其一声干爹。

  林青将兜帽摘下,却不似画像那般模样。这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高中生模样,细看却还有那么一丝婴儿肥。他的眼神并不凌厉,却炯炯然布满希望,若不是这身紫袍,许是谁都能将其当成高中生。“乳臭未干”四字确实有些冤枉林青,他至少有个一万九千岁,活化石一枚。万年来,他曾来过地球两次,倜傥模样也惹了两段情缘出来。第一段以女孩身兼重任无疾而终,那时他情窦初开,现在想来也并不记恨。第二段情缘则令其至今难以忘怀,那个活泼开朗的宋朝公主,就那么,那么...

  林青不愿回忆那痛苦的过往,亦或者他已得到弥补的机会而不用再次回忆。梅花鹿转了三转,化作二尺来高的白胡子老人来。老人指了指头顶的摄像头道:“我们如此招摇,平民势必恐慌。”林青道:“有人替我们收拾,不用操心。繁琐的流程记住了吗么,一定要让我尽早入学。”老人道:“放心。”

  尚优半拄着头,迷迷瞪瞪的打着盹。“铛铛铛”,老师大力的敲着黑板。“尚优,站起来!”尚优只得不情愿的唤醒意识,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叮铃铃”~下课铃声响起,老师道:“下课,尚优到我办公室来。”学生们起立,齐道了声:“老师再见”之后,便各自玩去了。

  高二却是个不上不下的时候,不能像高一那般快活自由,也不想像高三那样努力学习。尚优吊儿郎当的跟在老师身后。

  尚优出生在一个原生家庭,自小不受待见。每每有什么好吃食,好玩物,父母总是紧着弟弟。一开始尚优还萌萌哒的表示自己不爱玩,不爱吃,可到了后来,她竟淡然了。一个七岁的小姑娘居然时常搬把椅子盯着天空发呆,属实令人心寒。这弟弟还十分的不懂事,时常的要这要那不说,还不时的对着尚优炫耀。尚优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怒上心头,也不敢打。毕竟从小到大都是自己的错,哪怕自己挨打不还手。尚优十分的凉薄,心里不曾有一丝丝的亲情,对待常人也是高冷异常。

  老师将教案重重的摔在桌子上,“你原本学习那么好,怎么就颓废成这样了?长得好看有用吗,靠自己才是正道!”尚优努了努嘴,不以为然:“我的仙女姐姐会养我的。”老师重重的拍了三下桌子,吓得尚优一激灵。老师别过脸去,眼里似是噙着泪。“我马上就要被调到市里去了,你乖一点,新来的班主任可不像我。回去吧。”尚优却吊儿郎当的朝门外走去,老师看着尚优的背影,连连感叹着。

  回到班里,两个死党胖子和刘默凑了过来。胖子从背后掏出一束玫瑰花,“李腾又送了一束,您看...”“扔了!”尚优依旧似往常那般决绝。胖子摇摇头,啧着嘴惋惜,却又一把将花扔进垃圾桶里。刘默鼓起勇气,说道:“两年了,除了那半年,他无时无刻不在骚扰你。要不我去跟他谈谈?”胖子附和道:“是啊,这么下去不被他烦死才怪。”刘默道:“大不了就打一架,我刘默怕过谁!”胖子却突然惊恐万分,在刘默耳边低声说道:“我刚想起来,他爸好像管着你爸...”刘默顿时没了一番热情,唉声叹气。尚优“咯咯咯”的被二人的“相声”逗笑起来。要说尚优,不笑时便好似南极归来,冰冰然不近人情,虽生的倾国倾城,却也气场强大。然而一笑起来,虎牙与酒窝一并浮现,平添了几分可爱,纯纯的十分撩人心魄。刘默痴痴地跟着笑,胖子“噗嗤”大笑,笑刘默这家伙没底线。

  尚优拨开抽屉里那一沓一沓的情书,从中翻出三个小面包,两个扔在桌子上。“这小面包可好吃了,我仙女姐姐推荐的,你们也尝尝。”胖子直来直去,拿起便撕开包装囫囵的吞了下去。刘默却显得有些扭捏,“我...我不太爱吃零食...”尚优撕开包装,慢条斯理的嚼着,嘟囔劝道:“你这个富二代虽然吃过的多,但是这个面包绝对好吃,你尝尝,你尝尝!”胖子回味无穷,砸吧着嘴趁刘默不注意,一把拿起面包来,“你不吃啊,我吃!”刘默赶忙夺过来,“谁说不吃了?”尚优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让刘默回忆起他们初见时的场景:尚优单背着双肩包,双手插兜,虽是年级前十名,班里第一名,却活脱脱一个英姿飒爽的巾帼形象。当时的刘默则灰溜溜的滚回自己的座位,从此不提“退学”二字。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刘默与胖子回到了座位。尚优坐在最后一排,没有同桌。倒不是不受欢迎,哪个小伙子不想坐在女神旁边啊?奈何这女神是个异类,谁敢坐她旁边,她就势必要捣乱祸害,非逼得老师把这个同学调走不可。真要论起来,最令她满意的前同桌是胖子,其他同桌都一一被她使手段赶走了。尚优也乐的自在,自己占一个大桌子,书本有地方放,自己面前多出一片地方来睡觉,岂不美哉?她趴在桌子上,一抹阳光洒在脸上,把个脸蛋晒得发红。

  尚优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似是有人在谈话,“这个班有一个叫尚优的,您看是不是您要找的那个人?”尚优已经醒了过来,循着声音望向教室前门。一个白胡子老头走进来,扫视一周后却突然将眼神锁定在尚优身上!尚优瞪大了眼睛,心想:莫不是一个铁树开花的老头相中我了罢?老头眼里似乎噙着泪,学生们顺着老头的目光一个个看向尚优,眼神里充斥着一个极其难听的词汇。老头转身离去,老师敲了敲黑板骂道:“看什么,美女没见过啊!”学生们哈哈大笑的回过头去,继续听讲。尚优呆呆的盯着门口,这么多年女神第一次觉得浑身尴尬...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