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衣冠禽兽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衣冠禽兽-连载网

衣冠禽兽

紫韵悠然 著

  • 耽美

    类型

  • 2019.06.25

    上架

  • 5.1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无名快递

衣冠禽兽 紫韵悠然 3,143 2019.06.25 18:01

  入夜,一道亮光划破寂静的夜空,春天的风有些肆虐地拍打着窗户,雨意也愈见浓烈。

  苏默起身将窗户关上,桌子上整理着案件资料被风吹落一地,实数体验了一下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盛况。

  这次是他律师执业以来的第一个case,是离婚案,双方当事人就离婚以及孩子的抚养权产生了争议,对方代理律师是自己的男神,他有些紧张,同时又有些兴奋,因为终于可以在法庭上跟男神同台了。

  苏默将脸埋起来,暗暗想着男神的样子,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眸子闪着玻璃般的光芒,笔直的双腿,再加上那双会笑的桃花眼,简直美煞众人,好看,太好看了。

  书架上放着的礼物盒在昏暗的灯光下烨烨生辉,苏默抬起头不经意地就瞥见了它,明晃晃地躺在那儿,总是勾着他心事。

  一看到这东西,他就有些后背发凉,这是前些天收到的无名快递。

  他抬手将盒子拿过来,盒子里装的不是什么贵重稀奇的东西,当然也不是很平常的东西,那是一台相机,但是寄这台相机的主人,目的却有些不单纯。

  相机上有一张粉红色的心形便利贴,对方用清秀飘逸的字迹写了一句话,猥琐又不堪入目:想用它记录你在我身下xx的样子。

  苏默气愤地将便利贴揉成一团扔进书桌前的垃圾桶,相机却安安稳稳的放了起来,虽然不想收,但这东西也是挺贵的,以后不用可以捐出去,做做公益。

  脸颊开始变得又热又烫,面前的资料也再无心情看下去,苏默提笔开始在纸上乱画,一边写一边嘴里碎碎念:流氓,去死吧。

  发泄完心里的不快,苏默起身去冲了个澡。

  窗外是嘈杂的雨声,豆大的雨滴打落窗台的声音此起彼伏,更显得屋内的平静。

  这种时候最能引起内心深处的伤感,寂寞的城市,寂寞的人儿,沉寂已久的内心,或许正等待着一个可以唤醒的人。

  苏默安静的躺在床上,睡得安稳而缠绵........

  苏默背着包从法院回来,一脸的疲惫,对方的代理律师很厉害,字字珠玑,他提的每一个问题,都回答的游刃有余,而自己却是明显的准备不充分。不知道是看见对面的惹紧张还是因为第一次上庭胆怯,反正他今天发挥的不是很好。

  进门放下背包,他呆愣愣地站在客厅,厨房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苏默走进厨房,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系着粉色的围裙,在自己的厨房做饭。

  “回来了,想吃点什么,今天做了你爱吃的风味茄子和红烧肉哦”男人笑着说,话语里满是宠溺。

  苏默忙上前从背后抱住他,“哥哥,想吃”

  “乖,马上就可以开饭了”男人放下手中的厨具,去到旁边洗了个手,回抱他,低头亲吻他。

  “今天怎么这么粘人,怎么了”

  “你欺负我,你在法庭上欺负我”

  苏默委屈地说着,眼里噙着的泪水在眼眶打转。

  “宝贝,这是法庭,况且我是对方代理律师,我也要给我的当事人诉求啊,乖,不哭啊”

  苏默抽泣着,紧紧地环着他不放手,“那我要欺负回来”

  “好,都依你,让你欺负回来好不好”男人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苏默也不管什么踮起脚就是一顿乱啃。

  主动爬上来的小兔子总是免不了被吃掉,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绘声绘意。

  男人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勾引了,将人横抱起去了卧室,低沉悠扬的声音里尽是情欲:“宝贝今天怎么这么主动,这么可爱”

  “哥哥.......”软弱而娇羞的声音。

  “乖,我的宝贝......”

  一梦惊醒,苏默睡眼惺忪坐在床头,愣愣地傻傻地。

  果然是梦吗。

  他喜欢叶辰,那个庭上庭下都散发着自信的男人,从第一次看到他,他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

  这样的梦他做过不少,有时候看到情侣手牵着手在一起逛街,他都能幻想着叶辰牵着他的手,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

  那是一种偏执的喜欢,他知道,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天边已经泛起了红晕,抬手揉了揉眼睛,无声地鼓励着自己,又是新的一天,苏默,打起精神来。

  “想记录你在我身下XX的样子”苏默暗暗咒骂了一句,都是这句话害的,心里那点小心思,那些蠢蠢欲动的想念,就这样被勾引出来。一想到梦里叶辰对他做的事情,脸颊就开始发烫。

  苏默利落地起床去浴室冲澡,大早上的真是要命。

  匆匆吃过早餐后,苏默就去了事务所,要跟自己的男神同台了,内心不免有些激动。

  还有几天就要开庭了,他要抓紧时间搜集证据,查阅资料,他要尽全力的帮助自己的当事人规避风险,争取最优的诉求。

  事务所把这个案子交给他的时候,他其实是不想接的,不仅因为自己没什么经验,还因为对方律师是大名鼎鼎的叶辰——也就是他的男神。

  这个名字在业界是出了名的,尤其是这几年,风头正盛。

  他之所以会接下,是因为女方来咨询的当天跪在了他面前。

  “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孩子的抚养权,苏律师求求你,一定要帮我”

  那么一个柔软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孩子,就那样跪在了他面前。虽然在选择则个专业的时候他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可当真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惊慌失措。

  “苏律师,求求你,帮帮我,我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看着哭的那么伤心的人,他也动摇了。如果不是因为无助,没有人会愿意在陌生人面前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的脆弱。

  他当时就想,一定要帮助她,尽全力帮助她。

  苏默坐在电脑面前,查阅着以前的离婚案例,脑袋里却不时跳出来叶辰的身影,昨晚的梦还真是够劲爆的,自己是有多饥渴,苏默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醒醒,你醒醒吧,好好工作。

  “小苏,法院那边来的,给你的”同事严宸拿着一个信封递给他。

  苏默接过来,还有几天就到起诉状的答辩期了,对方如果答辩期内没有异议的话,法院那边就会尽快安排开庭了。

  文件内容还没读完,苏默就拍案而起,“太过分了,这也,怎么能这样”

  严宸转着转椅飘过来,“怎么了小苏,出什么事了吗”

  苏默愤愤地将文件拍至桌上,“对方律师申请了管辖权异议,如果法院同意了对方的诉求,案子就要发回县法院重申了”

  严宸感叹:“不愧是叶辰,这市第一律师的名号还真不是盖的,真要驳回重申的话,这个案子你赢的概率就更低了,赶紧找老大商量解决办法吧”

  从领导办公室出来,苏默更加失落了。

  “小苏啊,这个案子已经全权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管辖权异议无非就那样,回去多查查资料,一定要想办法让这个案子留在南清市分院,不然很难打”

  “我明白了,老大”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法院要做关于管辖权的调查,因此,庭审的日子自然而然的推迟了。

  苏默除了上班,见当事人,整理资料,生活过得也还说得过去。

  只是有一件事让他心神不宁——这段日子,他隔三差五便会从自己的储物柜里收到形状各异的快递,拆开来更是惊掉了苏默的下巴。

  有时候会是按摩棒,有时候是国外有名的助兴剂,苏默之所以会知道,那是因为他还好奇的拿着东西,在百度输入框里输入一堆英文,去查阅。而后他就想骂人,这种东西都能买到,这不是国家违禁东西吗,简直太可怕了。

  有这些东西就够让人惊悚地了,而那个始作俑者偏偏不放过任何调戏他的机会。

  往往快递里都会夹着一张心形的便利贴,上面写着各种龌龊不堪的字眼。

  今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又从快递柜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其实他也不想收这些东西,一来怕有人恶作剧,是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毕竟律师这个工作,总是会招惹一些不三不四又记仇的人;二来他也不是贪图小便宜的人。

  储物柜是这个小区每家每户都有的,业主一把钥匙,物业一把钥匙,只是物业那把钥匙往往都会给本小区的快递人员,因为大部分业主白天工作上班,不在家,方便快递人员送收快递。

  经过第一次事件后,苏默就已经向物业申请要回了自己那把钥匙,但每天下班回家经过储物柜的时候,还是会有快递放在自己的储物柜旁,并且快递单上依然是自己的名字,而寄件人信息就无从知晓了。

  问过小区物业也查过监控,可放在储物柜的一般都是小区快递员,就算质问他们他们也是不清楚,基本都是储物柜取件,就连寄件人他们都不清楚长啥样,所以根本无从考证。

  苏默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回了家,去客厅倒了杯水,又坐回沙发。

  今天从柜子里拿出来的快递被他扔在客厅的茶几上,光是那样看着他都觉得胸口发闷。

  苏默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坐直了身体,拿剪刀拆开了快递。

  经过这几次收快递的经验,苏默胆子大了些,并且他也知道盒子里装的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

  这次又是什么呢,苏默心里念叨着。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