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幽兰生前庭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幽兰生前庭-连载网

幽兰生前庭

乐心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3.16

    上架

  • 4,282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楔子

幽兰生前庭 乐心 2,090 2019.03.16 08:40

  是夜,雨雪纷飞。

  庭院,一阵寒风胜似一把利刃,凛冽地拍打着门窗,更是凌迟人心。

  遥想前尘,那一幕幕讨伐声,怨恨的眼神,仿如昨日,而不是已过三载。

  想一想,他快有一个月没见过了她,而她快是半年没见过他了。

  “林子,她如何?”

  梁晔站在一幅画前,书房珠光绰绰,摇曳出点点暗影,映得画上的美人更似诱人见怜。

  “清风,你本不是如此情断之人,为何?”林霏看他又看着那副美人图独自哀伤,默默叹一声,开口,“也罢,你的事我管不了。不过我得提醒你,这事,她迟早会知道。”

  林霏言毕,又一次摇头哀怨一声,静静地退出了书房。霎时,房里只剩一下一丝房门相扣的回声。

  嘭……

  一阵凛冽的寒风,撞开掩盖着的木窗户。

  微弱的烛光被寒风吹灭。

  梁晔推开门,站在门边的风口上,瞧着漫天飘落的白雪,渐渐地锁起眉头。

  “常安,备马车。”说完,他又改口,“备马,把那匹新晋的千里黑驹找来。”

  常安躲在廊下躲风雪,他原以为将军又要连夜出射场,毫不犹豫地冲刺去马厩安排。

  梁晔,字清风,是北周的名将,性格孤僻,才貌出众,文武双全,是北周新生代的“常胜将军”。自十四岁上战场,他的新颖独特的战术,以及高强的武术便让他未遇到一场超过十天的战事。

  唯有三年前的那一场与北齐那位“不败将军”苦苦厮杀三个多月,也只是打个平手。

  最终,苦无前线的军粮缺少,后庭国君施压,百姓备受战事之苦,他听从部下韦副将的建议,俘虏了洛将军的女儿为人质。

  她仅是一个深闺的弱女子,初见她时,一身青白色衣衫,头发仅是一根白玉簪挽着一个发髻,别无其他饰品。可就是那么匆匆一眼,他就此想忘忘不掉,不得已把她藏在深山林子。

  洛将军看到女儿被俘虏,心痛不已。而他的女儿不负所望,面对刀枪毫不畏惧,劝他以国为重。

  于是,他们再次纠缠三个月,最后也仅是因为两人军粮欠缺,打个平手。

  两国暂且言和,他本是无理由不放她归家,可是,每次想起那张临危不惧的脸,他便会舍不得。然而,见到她时,他又不知说些什么。这样,日子便一日又一日地过着。

  他忙于战事,战场上无法分神,不觉得有不妥。只有到了夜深人静时,他便会发现那一张脸,一双眼睛,那一抹背影,会越发的清晰。

  深思不清楚,和臂膀林霏诉说,被告知他患上相思苦。

  他不信,因为长了二十三载,遇到不少颜色身姿更佳的女子,他也不曾为此动容分毫。

  怎知,当他安耐不住身心的叫唤,在一年半前,一个也是如此的大雪纷飞的夜晚,醉酒的他蛮力得到她后,他画了这幅幽兰花丛中的她,便信了林霏的话。

  不知不觉中,他掠来她的人,她偷走了他的心。

  “常安,明日群臣来府里朝贺,你让林军师和韦将军看着办。”清风说完,跳上马,转眼消失在风雪中。

  “将军,琅琊山上被雪封了,不可进山。”常安的话仅是留在呼啸的风雪里。

  宇文清风的回想,被琅琊山脚的一处雪崩带回到现实。他瞅着这漫天的飞雪,以及那深林被风吹打的声音,更是心惊胆战。

  他担心她会害怕,担心她会受寒,还有她会哭泣。

  那一刻,他有些恨自己,怎么会由着她的性子,不讲她们带回府里。

  琅琊山,是北周的一处被人遗忘的高峰。因为与北齐交接,也有野豹什么的动物出没,人们根本不敢上前。

  宇文清风爱好涉猎,也是偶然中发现这深山出有一处别外洞天。他在此建了一间竹屋,周围设有陷阱防备野物,可风雪无情,那竹子也算是牢固,他此时此刻就是想见到她,即使她还会轰走他。

  “这一次,我决不生气,绝不掉头骑马就跑。”

  因为风雪太大,千里驹载着他吃力,快走不动了。他便下马,牵着马一步一步踩着深厚的积雪前进。

  忽然,马受慌跑了。

  他瞧着前方,果然不出所料,又是一阵雪塌方而来。常年斡旋于沙场,身手敏捷的他轻易地躲过了。

  终于,在天亮前,他走到了深山中的一个庭院。

  竹屋地下的河已被风雪冰住,屋子隐隐约约有着哭声。他拍一拍浑身上下积雪,瞅着这院子四周。

  那原是花香四溢的前庭,尤其是那一簇簇开得娇艳的幽兰花,早已经被覆盖在厚厚的白雪之下。

  三年前,这里初建成,他便遗弃被这里,可他也记得这是一片荒地。

  后来,她被他困在这里,这里便变了。

  两年半前,他来说让她出山劝她父亲交兵投降,她把一桶河水泼在他的身上。

  两年前,他再次出现时,这里满院子的幽兰花,还有一些果蔬。他误以为自己走错地方,直到看到她的白色身影在侍弄花草。

  “这是什么花?”

  “幽兰花。”

  那是她第一次对他说话,他仍记得那声音很轻很柔。只是,她发现时他时,就躲进屋子,不肯再见他一眼。

  一年前,那一个同样的风雪夜,他们之间便再也撇不清关系。

  “你又来了?”

  他站在院子里,一直不敢向前,怀里静静地捂着给她们带来的衣物,生怕风雪弄湿了。

  不知不觉地,站到了天亮,风雪也听了,天开始放晴。

  在第一缕阳光打进院子里时,幽兰打开大门,便看见浑身被白雪覆盖的宇文清风。

  “我来给你们送衣裳。”他惊喜地回道。

  她取出那些两套新作的小棉袄,把大件的衣物塞回他的怀里,平静地说道:“好了,你走吧。”

  “庆儿。”他追上前。

  “我是洛幽兰。”她关门前,特意再次说明这一次。

  是啊,庆儿,是他给她起的字。因为,他总觉得她的眼里总是有着忧伤,所以想着给她起一个喜庆的名字。

  宇文清风有些手足无措地坐在竹台阶上,守在门口,想着她等下做什么,便帮着她分担一些,也在苦恼怎么把那个消息告诉她,以便把伤害降到最低。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