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启华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启华-连载网

启华

辰溪 著

  • 都市

    类型

  • 2019.10.10

    上架

  • 3.5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爷孙长谈

启华 辰溪 3,217 2019.10.10 18:00

  第1章

  林城,森林之城。位于在南北交通大动脉上的林城是楚南省的人口大市,户籍人口高达八百多万,人口数位于全省第二。可经济总量却排第四位去了。由林城沿着大动脉往南行十六七公里,下了国道往西南再行三四公里是集龙镇,这里是典型的内陆小镇,农业为主。

  密集的人口在广袤的大地上并不那么明显。过了镇里往西南行两三公里是太坪村。

  “爷爷,我来了!您老叫我来有什么事吗?”张启华把二轮摩托停在了张坚毅家前院里,便急忙出声道。

  坐在太师椅子上的张坚毅看张启华进屋,也不起身。

  只伸手拿了身旁茶机上一个小茶杯放在椅子前的矮桌上。接着把茶杯满上,顺手推到正对面示意启华自己拿椅子坐下喝茶。

  “启华啊!前几天我去过村医务室两次也没有见到你在,最近都在忙什么呢?”张坚毅浑厚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问。

  张启华微微笑着回道,“爷爷,我最近啊!也不是很忙。就是,现在这天气冷热无常,生病的人还是挺多的所以基本每天都出诊呢。因此,就没怎么在医务室,你去诊所那会,我没在呢!”

  二爷爷张坚毅是村里的老医生了,据说是赤脚郎中,不过医术还是很不错的。今年七十一岁了,四年前,张启华从卫校毕业就直接跟他学起了医,做起来村医。

  两年前拿到行医执照后张坚毅就从医务室退下来专职养老养身了。养了两年下来,这时老人家是养得身体健朗,声音洪亮。

  沉吟了一会张坚毅又说道,“现在来诊所打针的人很少了?你都是直接上人家家里去看病的了吗?”

  “是啊!基本上过了正月十六就开始上门去给人看病了。不过还是有些人会来诊所看病的,上门问诊的基本都是年纪比较大的老人,和由那些年纪大的老人看顾的孩子,生病了行动不便的人我才会出诊。”张启华伸手端起小茶杯轻吹一下,试了一下水温之后仰头喝了。

  又接着说道,“出了正月,基本就剩些老人和小孩子在家了。轻壮们都返城务工去了。”

  把茶杯放下伸手端起茶壶给杯子里续上茶水,又给张坚毅的茶杯续满茶水。

  “嗯!是啊!都出去挣钱了,你堂哥,还有你叔伯和你爸他们也都是出了正月就出去了。村里一下子又少了很多人了。”张坚毅慢悠悠的说道,“他们出去到今天也有一个多月了吧!”

  也不等张启华回答就又自顾着说道:“你现在给病人留了针就往下一家去,拔针的注意事项一定要详细交代清楚了!千万别疏忽了,弄出医疗纠纷来啊。”

  张启华静静地听着同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每一个病人都会详细叮嘱,也同时会交代清楚家属注意事项才离开。”

  张坚毅这才点点头后又道:“你现在给人看病全都靠用点滴了吧?”

  也不待张启华回话就又说道:“这样下去之前三四年里学的那些中医医术估计也很快就会荒废了吧!”

  顿了顿接着说:“西医是有见效快的特点,同时也有很仔细和严苛的准则。操作起来容易掌握,治疗效果也快。以前我也给病人用西医、医药……哎!看来我张家的中医传承是要中断了啊!”

  “要不是十年动荡,销毁咱们家很多医书资料,也许我的成就会稍微高一点吧!”说完张坚毅老气长叹。

  张姓在太坪村有几百年了,不过学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没有人知道了。张启华只知道自己的爷爷的爷爷就在做郎中了。

  张启华见壮也没有什么好安慰的,不过既然爷爷问话了还是要回话的。于是说道:“爷爷,中医这个东西除了基础之外,其实悟性也很重要的。”

  “您老也知道,我这脑子虽然不是太笨,但对文言文和医理却不甚管用啊!这方面可能我二哥和三哥要比我强很多啊!”

  顿了顿看爷爷没有插话,才又说道:“现在学校教书,都用简体字和通俗语。而且我们九年书读完出来,总共也没有学过五十篇文言文。现在让我学祖上留下来的医书,我看着他们,它们是都能认识我,我是一点也认不识它们呀。!”

  “现在我一看到那些书就昏昏欲睡,根本睁不开眼皮。爷爷,这中医自然是不能就这么废了的,你放心等我们下一辈,一定能出有悟性的张家子弟能学到的张家医术的,呵呵!”

  张坚毅听张启华如是说也觉得有些道理,基础好和悟性好才能在中医道路上行得高走得远。轻叹了口气说道:“这也不怪你,家里小辈有四个男孩,前面三个都不愿意学医。至于你,要不是你爸逼着你去上卫校你也不跟我行医了。其实,现在这个时代,做那一行,只要用心又愿卖力气都能过上好日子。”

  “我们那会不行,生活艰难,更别说学习读书了。能有个饱饭吃就很好了。我大哥走得早,那时你爸才十岁你亲爷爷就走了,这下一大家子的生活就更困难了,他们这一辈人也就没有什么学习读书的机会了,更别提学中医了。”

  “到了你们这一辈人,生活条件倒是好很多了可选择也多了,都不愿意学中医。看来也只能寄希望于下一辈人了。”

  说道这却是面色转喜,“还是你最懂事了,年纪最小却最先成家,那三个哥哥都一大把年纪了却都不结婚,也不知道脑子里都想些什么,薇薇丫头都快三岁了吧!真快啊!”

  见张坚毅停下了,张启华才接着说道:“爷爷,我二哥应该今年就会结婚了,已经和我妈说过了,年底能成。其实吧!三个哥哥都有女朋友了只是都想先做事业再成家。您啊!不用担心这些事的。”

  “我也只道这三个小子都有对象了,可处了对象就要对人家负责任吗!还有就是一个个的都不想着生娃,这让人心里怎么安生呢!”张坚毅道:“老大都二十八了,哦,他那对象多大了,你知道不?去年国庆带人家回来住了几天呢!还是老大这小子眼光高。只是,那么漂亮的媳妇他要能守住才好。”

  “哦,听说比我大几个月吧!爷爷你放心,大哥肯定能守住的。”张启华道:“我二哥的对象就是永县的,也来过家里两次了,你见过的。”

  张坚毅似乎在搜索二孙子的对象是哪一位,随后点点头道:“好像还有些映像,一个个的都很不错。处的对象都很好,就是不早点把事给办了,让人不省心。”

  说着又认真的看着张启华道:“你媳妇,有多久没回家了?就在林城上班,有多远啊!这出去都快两个月了,把儿女扔给家婆就不管不顾了吗?你把她给看仔细了,别到时候闹出笑话来。”

  看着爷爷一脸严肃的表情张启华心里也是不由得一紧。

  不过嘴上却说道:“爷爷,美莲休息的时候都回娘家呢!你也知道我岳父前年检查出胃癌,去年做了切除手术,现在正在家养身子,美莲也是心疼父母吗!所以有空就回娘家多照顾老人去了。”

  “要是这样就最好了。但是不,毕竟这太坪才是家,不能一直都不回。”张坚毅说道:“对了,你岳父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花了八九十万,能多活个十年八年吧?”

  “还行吧,我上周去看时,人气色很不错。不过这大病过的人,身体总是不如常人的。”张启华应道:“爷爷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了?”

  “我没听到什么流言,就是凭自己的直觉。”张坚毅答道。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又问道:“集龙黄胖子这段时间没找你麻烦了吧?”

  张启华也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又把两个杯子都满上茶水。回答道:“过了春节后就没有找我了呢!现在我也按规矩来,上门去看诊的都是咱太坪九个组的,其他村的病人他们要是上诊所来就给他们看。”

  “其实,现在黄胖子和我关系比以前好些了。一个是春节前帮了他一点小忙,二是我现在收费也比以前稍微涨了一点点,这样和其他村的医务室的收费差距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哎!你也不容易,你岳父没有儿子,你这做女婿的自然就是儿子了。去年那场病,你这出了五十万,现在压力自然是大,收费涨点就涨点吧!现在风气是这样,你也不能太过另类了。”张坚毅道:“既然黄胖子那里,你处理好了我就放心了。”

  张启华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对张坚毅说道:“爷爷这马上就到中午了,我还约了黄胖子到诊所说事呢!现在就回去了。”

  “这就走了,你伯母还说要留你吃午饭呢!”张坚毅说道:“既然有正事那就不耽误你处理正事了。车子骑慢点。”

  “好嘞!我骑得很慢的,您放心吧!”张启华道。“有空了我就来看你,你保重身体。”

  太坪村医务室是在县道旁边,一条铺了四,五年的水泥路面是沟通集龙以西四个乡镇通区进市,的主道路。路铺好后两边房子也慢慢的多了起来,三年前村医务室还在村子里面,现在公路两边变成了新村,超过四成村民都把新房盖在了公路两边。当然这是村干部和乡镇干部所喜闻乐见的。

  回到诊所,黄志吉已经在诊所门口等着了。见张启华回来才下了车,跟着他进了诊所。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