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 文明之歌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文明之歌-连载网

文明之歌

北海东鱼 著

  • 科幻空间

    类型

  • 2019.04.14

    上架

  • 7,424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文明之歌 北海东鱼 3,922 2019.04.14 14:17

  “艾伦博士,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说出资料的下落呢?”一身黑色劲装的金发白人男性蹲下来,直视半躺在地上背靠沙发的中年人,碧绿的眼睛如淬了剧毒的利刃,折射妖异的光芒,健壮得像座小山似的身躯散发咄咄逼人的压迫感,戴着黑色手套的宽大手掌,状似随意的握住一把银白泛着冷冽额度手枪。

  他极有耐心,从踏进这栋装潢古典的房子过去一个多小时还在审问任务目标,仿佛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消耗。

  戴维·艾伦艰难忍受大腿上受伤的伤口传来一波波尖锐颤栗的疼痛。他脸色发白,额头冷汗涔涔,面容因为强忍疼痛而略显狰狞。“像你这种人不会明白的,我就是死也不会说的。”

  似乎拼尽最后一口气大声嘶叫,戴维大口喘息着,情绪激动。刚才一番动作,腿上的伤口又流血了。该死!真是煎熬啊!戴维内心挣扎着不断痛呼,混蛋!不如给他个痛快,何必时不时在他腿上打上一枪折磨他,反正他是不会告诉他资料在哪里的!

  “艾伦博士很有骨气嘛!”男人起来走到一旁的墙壁,米白色的墙上悬挂多幅风格迥然不同的油画。画的主人异常喜爱它们,无一不是用最名贵的木材制作边框。

  他伸手取下一幅少女头像的油画漫不经心地打量,“这副作品上的主人是雪莉小姐吧。”虽是疑问却是用肯定的语气。

  戴维转头盯住男人的动作,厉声问道:“你想做什么!”他有些惊惶,想站起来冲过去,奈何一动牵扯伤口,剧烈的疼痛陡然刺激又将他拉回地面。

  他用几近颤抖的声线哀求:“求求你!别这样做!她是无辜的!她什么也不知道!”

  男人放下画作,转而把玩起其它小物件,声音不冷不淡,“我不认为,艾伦博士,您的女儿年纪轻轻就获得双博士学位,真是羡煞旁人的天赋啊!尤其是在您的精心教导下。”

  戴维目光紧紧跟随他的动作,蓝色的眼眸逐渐染上灰暗,生出绝望的气息。他的内心已经出现一丝动摇,对方的手段老练残忍,明显是专干这行的。今天他多半是活不成了,只是他的女儿雪莉该怎么办?无论交不交资料,他的下场都不会好到哪里去,维度公司那边不会放过泄露机密的人,“我……”他犹豫着。

  “怎样?艾伦教授是做好选择了吗?”男人问,到底是资料重要还是女儿重要,他重新蹲回地上等待戴维·艾伦的回答。

  似是下了最大努力说出结果,戴维眸光坚定的盯着这个在他眼里凶神恶煞的杀手,语气愤恨,“你休想得到资料!”同时心里愧疚道:对不起,雪莉。

  男人没有听到满意结果,突然笑了,嘴角微翘,勾起嘲讽的弧度。“真是遗憾啊!艾伦博士。”他缓缓站起来,举起手中安装消音装置的手枪对准对方的脑袋,“噗!”的一声细微轻响,戴维的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三天后,郊外公墓,即便是晴天,满目生机勃勃的翠绿也掩盖不了空气中弥漫阴郁伤感的氛围,一块块树立的灰黑冰冷墓碑平添几分悲凉寂寥气息。

  一大群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女神情肃穆地围绕一座新立的墓碑哀悼。碑上镌刻的字母遒劲有力,仿佛要将离去的灵魂刻入人心深处,摆满碑前如玉般纯洁无暇的白色玫瑰,镀上太阳灿烂神圣的光辉,将生者对逝者的怀念哀思展现得无比虔诚。

  “戴维·艾伦,一位深受爱戴的学者,一位威严慈爱的父亲,毕生的年华奉献给伟大的科学事业。时间也许会模糊他在我们心中的记忆,但他对真理不懈追求的精神如火炬一直熊熊燃烧,指引我们向未来不断前进……”沉重不失力度的悼词,作为戴维·艾伦的至交,约翰·韦斯特用沧桑而雄浑的声音,宛若吟诵优美的赞歌般诵读,只是,这是一首悲伤之歌。

  雪莉·艾伦矗立在人群最前方。眼眶微红,嘴唇发干,短短三天她整个人憔悴许多。白得几欲透明的美丽脸庞没有一丝血色,本就消瘦的身形单薄得如同纸片般,在风中摇摇欲坠。

  她深深注视墓碑上那个无比熟悉的名字,想象着黄土之下埋葬父亲冰冷僵硬的躯体,阴冷潮湿,无边的黑暗将永远伴随他长眠。无法跨越的生死之隔,唯留下一块石碑刻画存留的一丝怀念。活着的自己,会在将来无数个日子里,依凭仅剩的怀念铭记他曾经存在的时光。

  随着约翰·韦斯特的诵读结束,人们陆续对雪莉·艾伦表示慰问后相继离开墓地。直至空旷的草地上只剩约翰和雪莉两个人,他走到她面前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叹息道:“想哭就尽情哭吧!没人会嘲笑你的。”二十多年,雪莉就像他的亲生女儿一般,戴维的死来得太突然,对她的打击一定无比想象的沉重,他不忍心看到她故作坚强的姿态。痛苦,最会折磨一个人。

  不过几秒,雪莉便忍受不住内心愈发汹涌快要窒息的悲伤,扑进约翰坚实的怀抱里痛哭流涕,脑中一遍遍闪现回到家中看见父亲倒在血泊的惨景。绝望像枷锁牢牢锁住她的心脏,令她难以呼吸。

  约翰温和地抚摸雪莉颤栗的背部以示无声的安慰,唯一的亲人走了,接下来雪莉得度过很长一段艰难的时光。他想,或许该让雪莉搬来英国跟自己和安娜住一段时间,平复平复激动的情绪。

  几分钟后,雪莉终于停止哭泣,约翰适时提议道:“如果你想,可以去我那里呆一段时间,安娜阿姨可是无比想念你呢!”

  “不用了,父亲生前物品,我想好好整理整理。过段时间再去英国拜访您和安娜阿姨。”她退出约翰怀抱,伸手随意抹掉脸上还湿润的泪痕,声音有些哽咽。

  “好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及时联系我。”

  “我会的。”

  与此同时,全球著名的尖端科技公司维度正在召开一场重要会议。

  八位董事们对由谁接手戴维·艾伦领导的项目各执一词,维度公司现任总裁凯文·凯尔端坐在会议桌主位上,双手交叠一言不发的听着他们议论。

  戴维·艾伦生前负责的“新纪元”计划,是公司目前的新领域,其中蕴含的开发潜力超出想象。必须要找一个可靠的人代替他继续项目,因为只有真正做出绩效,项目才有价值。虽然他们提到的都是公司数一数二的顶尖人才,但凯文觉得那些人似乎还达不到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要求。

  早在宣布戴维·艾伦死亡消息时,凯文已经考虑让谁来接替“新纪元”计划,那个人年轻有为,天赋卓绝,短短四年就为公司带来将近百亿美元收入,无疑是“新纪元”的最佳人选。而且另外一个原因,凯文觉得是时候让那个人为公司创造更辉煌的成果。

  他出声示意会议桌旁的所有人安静下来,“我认为计划由安琪拉·斯图尔特博士继任是最理想的。”

  “安琪拉,你决定让她来做?”成员中的莉迪亚·希尔顿女士首先出言,将近四十的她保养得当,散发女人成熟的魅力风采。说实话,凯文的决定令她有些意外。

  安琪拉·斯图尔特,十四岁进入维度美国总部研究所基地,三个月转入欧洲分部的研究所。她在微生物上的造诣非常高,特别是病毒这一块,展现了非凡造诣。那双白皙漂亮的手,毫不夸张地说,堪比威力惊人的核武器。

  “没错!安琪拉·斯图尔特。同时任命她全权负责欧洲分部研究所基地。”凯文毫无征兆抛下一枚重磅“炸弹”,顿时激起千层浪,除了莉迪亚·希尔顿保持缄默,其他人无不持反对意见。

  董事之一的阿拉德·汉斯先生语气激动地说:“凯文,你在开玩笑吗!居然把欧洲分部交给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是想葬送公司的事业吗!”

  “没错!欧洲那边的项目占据了公司所有项目的三分之一,怎么能如此轻率!”一直与阿拉德·汉斯同一条战线的曼斯菲尔德·马丁也不甘示弱。其他人则默不作声,心里正思量着自己的盘算。

  凯文·凯尔没有反驳,反而安静坐着,棱角分明的年轻脸庞看不出喜怒。他目光冷静地扫视会议所有人动作,心里对这帮只懂坐享其成,如蛀虫般的高层不屑一顾。安琪拉·斯图尔特天生就是个发光体,年轻不是她缔造奇迹的阻碍,反而是她迸发瞩目光芒的资本,凯文有预感如果安琪拉来做这个项目,这个世界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新纪元”将得到淋漓尽致的完美展现,可惜这帮满脑肥肠的家伙目光短浅!

  意见一时僵持不下,室内气氛有些凝滞。刚才未作评论的希尔顿女士却在此时开始讲话,“我赞同凯文的决策。”她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些微意味不明的笑意。

  “什么!”不知道是谁出声惊呼。

  “莉迪亚,你怎么……”不等汉斯继续讲,莉迪亚·希尔顿轻而易举打断他接下来的诘难,“各位不同意安琪拉担任欧洲分部那边事宜,是担心影响公司利益吧。”毕竟出什么不好的意外,到头来白白蒙受损失的还不是他们这些董事。

  当然,她没有明说出来,继续道:“从公司过去四年的收益看,尤其是药品销售,其中很大一部分得归功于斯图尔特博士的贡献。没有她带领团队研发的特效新药,恐怕公司医疗方面的收益不会出现如此明显的大幅增长。要知道,发展至今,想要获得更多财富,唯有创造创新。”

  只见她说完,其他人的态度明显有所转变,如果说刚才是犹豫,那么现在则是完全偏向凯文这边了,即使一向与她不和的汉斯先生也不再开口,脸色阴沉地坐着,他清楚此刻不好再多说什么与莉迪亚起冲突。

  凯文若有所思的打量她一眼,不做任何表示,能说服其他董事何乐不为。

  莉迪亚满意地扫视一圈其他人的表情,果然,只要一涉及金钱纠葛,他们就蠢蠢欲动,那么接下来,事情该顺理成章……

  欧洲分部研究所基地,收到美国总部发来的授权许可,安琪拉·斯图尔特并无太大的喜悦,长相甜美的她维持一贯的冰冷姿态,如同极地万年不化的彻骨严寒,一如既往地沉浸于实验室埋头研究。

  封闭静寂的十号实验室,精密复杂的仪器,琳琅的试剂,纤尘不染的实验桌旁,安琪拉端详着透明管中注满晶莹的冰蓝液体,湛蓝澄澈的双眼,目光深沉得如同海底深渊。

  八年前,年幼的她像个拼命抓住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者,义无反顾地乞求那人带自己离开那个快乐与痛苦交织的地方。然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小小的,肉眼不可见的细微物质已经融入她短短的生命历程,成为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像熟悉身上每个细胞一样了解这些或温和或狂暴的极致危险。

  “七号天使”,特地选择出血热类型,她像一位吹毛求疵的艺术家似的力求完美地精心雕琢这些微观层次的遗传构造,使之达到理想效果。当完成那一刻,她甚至能够听见血液几欲燃烧的声音。鲜红的,炙热的,涌动着喷薄而出,四溅开来,滚烫得能够穿破最坚固的堡垒。

  它会是人类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致命病毒,属于死亡的华丽交响正式开始奏响第一个血色音符……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