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青衣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青衣-连载网

青衣

夜白无霜 著

  • 其他

    类型

  • 2019.05.02

    上架

  • 7,298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青衣归来一

青衣 夜白无霜 3,682 2019.05.02 19:48

  1935年上海

  黄浦江码头上一眼望去,全都是来“接亲”的人儿,他们在那里互相拥挤着,争抢着位子,只是为了能够靠在前头点好早一点见到自己的亲人。突然,有人叫了起来:“快看啊!船到了!船到了!”人群立刻沸腾起来了!有些人甩甩帽子,做了个招手的姿势,示意着亲人朝这边来,有些人“抛了”一个飞吻,让自己的女伴往这边来,还有一些人则直接奔跑过去拥抱妻儿,一家三口簇拥在一起的那种温情,无以言表。乔曼茵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不知不觉她已潸然泪下,她发现自己似乎不能克制情绪了,可是内心的一再提醒她:“你要镇定!你一定要镇定!”她赶紧把眼泪擦干,径直往前走。随后,她叫了一辆黄包车,往多伦路方向走了。

  总算到多伦路了,乔曼茵盯着眼前这栋白棕相间的小阁楼,心里久久不能平复,感慨道:“4年了,我终于回来了!”她打开了门,这房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东西,和新家没有什么两样,毫无生气可言。她进去之后就直接朝书房走,她挪了一下书柜,一间密室出来了,她赶紧进了密室,拿出藏在地板里的发报机,开始发报,她用明码发了4个字“青衣归来。”

  淞沪警备司令部情报科电讯处,电台台长钱淑贞欣喜万分,因为她监听到了“非法”电台,她赶紧记录了下来,而且内容很快就破解了。随即,她把记录下来的情报,立马拿给了情报科科长乔曼桠,乔曼桠看了看,哼了一声,问道:“这是什么?就这几个字?”

  钱淑贞立刻打起精神来,认真的回道:“这个电台信号是没有登记的,我怀疑这是共党发的信号,这里面是我破译的内容,看样子应该是共党那边有人到上海了。”

  乔曼桠邪魅一笑,说:“好像有点道理,但是共党的情报并不是那么好破译的啊!我们可一直都没摸索到他们的密码规律啊!敢情你是怎么做到的?”

  钱淑贞不屑着说:“这有什么难的,共党这次发的密电码太简单了,我估计发报的是个新手,我们只要抓住青衣这一条线,就一定能把他们刚刚重建的地下组织彻底摧毁!”

  乔曼桠哈哈大笑道:“钱台长口气不小啊!看来这以后我的位置岂不是要给钱台长留着了?”

  钱淑贞吓得直哆嗦,赶忙打了自己几个嘴巴子,连连说道:“属下不敢,属下不敢。”

  乔曼桠用那甚人的目光看着她,“你这是干嘛呢?我从来不体罚下属,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我抓共党,好处绝对少不了你的。”

  听了这话,钱淑贞松了一口气,她连忙感谢,但是她依然忘不了乔曼桠那恐怖的“嘴脸”,想到这儿,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小声的说:“这也太恐怖了吧!天哪!我崩溃了!”

  唐杰拍了拍长衫,理了理头发,走进内山书店,内山先生看到他来了,笑着说:“唐先生来了,您可是好久都没有来了哦!今天来买什么书啊?”

  唐杰翘起了兰花指,扭了扭头,娘里娘气的回答道:“老规矩,图画书,帮我包起来,另外不要叫我先生,叫我小姐姐,还有田哥哥在吗?”说完,还不忘做了个撒娇的表情。

  内山先生苦笑不得,无语的“念”道:“好的,好的,田先生就在里面。”

  唐杰做了个加油的动作,喊了一声:“耶!”接着他把2元钱搁到内山先生桌上。“扮”了鬼脸,就走到里屋里去了。

  田平一看到他,就调侃道:“唐妹妹来了啊!”

  唐杰摇了摇头,让他不要胡闹。

  唐杰轻声说:“今天收到了一份电报,那上面写的是青衣归来。”

  “青衣?”田平疑惑道。

  “嗯,我搞不清头绪,所以只能冒险来找你。”唐杰应道。

  “哦,我想起来了,之前有个负责货物运输,货物储存的一位同志的代号就叫青衣。”

  “这封电报难道是她发的?”唐杰不解道。

  “好了,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去问问汉年同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行,那我先走了。”

  “哎!”田平叫住了唐杰,递给了他一个中国结。

  唐杰抓了抓头,嬉笑道:“嘿……我忘

  了。”说完,赶忙把中国结拿走了。

  唐杰一从里屋出来,内山先生就说:“你一定又从田先生那里拿了中国的传统饰品吧?田先生的手还真是巧啊!什么时候我也想和他学学手艺呢!”

  唐杰嘚瑟道:“我田哥哥的手艺那当然好了!田哥哥做的饰品戴在我身上可好看喽!不过他今天竟然偷懒,没有做新的,而是在那里悠闲的喝茶看书,哼,气死了我了!本来我还以为今儿个能捞到什么新的款式呢!”

  内山先生忍住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田先生也是要休息的嘛!你就谅解一下。”

  “我知道!”等声音一停止,唐杰就不知所踪了。内山苦笑着,嘴里嘀咕道:“唉,这孩子,不过他旦角确实唱得不错,平时也忘不了戏瘾。”

  这时,里屋里田平想:青衣不是已经牺牲了吗?怎么会回来了呢?这究竟是敌人的圈套?还是他来了?田平不得而知,如果真是他来了,那么他冷不丁发这个电报是想什么意思呢?

  乔曼茵从多伦路小阁楼出来以后,就去了先施百货公司,买了一大堆东西,她把这些东西分门别类整理好,还在每个袋子上写上了名字,谁是谁的,一目了然,这样送礼物的时候就不会错乱了。她一边哼着歌,一边拎着东西,上了电车,结果搞得整个电车里的人都在看她,她不但不觉得尴尬,而且还向车上的每个人都打了一个招呼。下了车,乔曼茵舒了一口气,往家走去。当她离家门还有100米的时候,看门的佣人就大声喊道:“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回来了!”里面的人闻声而来,他们无不激动,无不欣喜,尤其是二太太苏倩和乔家大哥乔晏铭(字楚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一地。乔曼茵快速的跑着,抱着二太太泣不成声。二太太帮曼茵擦了擦泪水,说:“囡囡啊!你回来就好了,没事啊!不哭哈!”大太太笑嘻嘻的说道:“这下好了,楚雄、曼茵都回来了,快进屋啊!傻站着干嘛?”

  乔家是上海的名门,住的这幢洋房是全上海最大的洋房,乔家并没有像别的有钱人家一样,在老爷去世以后选择分家过,他们一家还是在一起生活,现在老爷乔志琦(字源海)留下来的那些产业已经全部移交给了大太太马季秋管理,其实老爷生前的遗愿是把这些产业全部给乔家大哥的,子承父业,可乔晏铭并不喜欢干这些,所以也只好由大太太扛起了这偌大的家业。

  乔曼茵按照排列顺序一个一个的分着礼物,最后还剩下了4个礼物,三太太严雨兰甩着手帕,矫情的说道:“怎么还剩了这么多礼物啊?”

  乔曼茵斜着眼,哼了哼,:“怎么你女儿的那份不要啊?还有四太太和二哥的礼物,我不应该给他们准备吗?以及还有大嫂的,我给大嫂买了一件薄纱青衣,可漂亮了。”在大哥和三太太听完这话以后,俩人分别是两种截然相反的表情和动作,大哥的脸色很难看,咳了几声,而三太太脸都礓了,身子瞬间抖了一下,小心的说了几个“是,是,是。”

  大太太叫了四太太房间里的丫鬟翠红下来,把礼物拿了上去。随后不免发表了一声感慨:“四妹妹身体这一直弱,幸好老天眷顾,让羽轩来到了她身边,晚年也算是能享福了,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这样我们打牌也就不会缺人了。”说完之后,大太太问乔晏铭:“对了,儿子我儿媳妇什么时候能够从国外回来啊?你们最近通信了吗?”

  乔晏铭敷衍了句:“应该快了吧,这边和国外通讯不方便,所以也就没怎么写信。”

  “你呀!你呀!我还想早点让蝶珊给我们家多生几个大胖小子呢!你不知道,和娘同龄的那些人都有好几个孙子了,她们天天就在我跟前炫耀。”大太太不快活道。

  “好了,好了,怎么还不开饭啊?我肚子都饿扁了。”乔曼茵急切地说道。

  “囡囡啊!小妹还没回来呢!再等等吧。”二太太摸了摸曼茵的头,叫她稍微耐心一点。

  “等她?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谁知道她今天又唱的哪出戏啊?”乔曼茵握紧了拳头,好像有一团火气要喷发。

  “曼茵,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小妹在美院学美术,还没下课呢!”

  “妈,我是你女儿,我刚回来,你哪能不给我吃饭呢?”乔曼茵不服气的说道。

  三太太见这情景,赶忙出来当和事佬,拍了拍二太太的后背,说:“二妹,不用等她了,谁知道她几点回来呀!曼茵今天也累了,我们吃,不管她了。”

  大太太吩咐厨房上菜。

  乔晏铭还把珍藏的一拼拉菲红酒给拿了出来,他给每人都倒了一点红酒。

  乔曼茵恍然一笑,拿起红酒杯,“大哥,你要不要这么疯狂啊!这酒你已经藏了很多年了吧?你舍得现在喝?为我接风洗尘也不必这样吧。你竟然能把自己的喜爱之物拿出来奉献。大哥啊!你知道吗?我这几年去了法国,我到巴黎美术学院学了油画,结果我发现,我只喜欢画一种东西,那就是青衣,我对青衣的迷恋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了!青衣真美啊!”

  乔晏铭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乔曼茵,她感觉乔曼茵这几年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变得他已经认不出来了,可不管她怎么变,他对她的爱是永远的都不会改变的。她今天反复提起青衣,乔晏铭想到陆蝶珊之前也和他说过青衣,这会是巧合吗?还是陆蝶珊和她讲过什么?他越来越看不懂她了,因为乔晏铭清楚,在这个家里,最多不超过3个人知道乔曼茵不是二娘的亲生女儿以及二娘是日本人,他现在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乔曼茵走到她“舅舅”植田俊义那里去,因为植田俊义还尚不清楚,乔曼茵并不是他妹妹的亲生女儿,所以他对她是绝对不会像对待那帮“狗腿子”一样,他肯定会把她培养成一位“真正”的日本间谍,甚至还有可能会为她死。想到这里,乔晏铭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不晓得乔曼茵是否已经变成了这样,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乔曼茵就要比乔曼桠可怕的多,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他不想两个妹妹全变成了他的敌人,更何况乔曼茵还是他这辈子最深爱的女人。他不希望让这种悲剧降临在他的头上。乔晏铭给自己下了一盘赌注,或许他把自己的命也给赌进去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