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魔道剑尊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少年壮志不言愁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魔道剑尊-连载网

魔道剑尊

念不归 著

  • 仙侠

    类型

  • 2019.07.15

    上架

  • 6,564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天魔翼

魔道剑尊 念不归 4,299 2019.07.18 01:37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御雪山庄的雪已不知下了多少年,庄内映雪湖早已被大雪掩盖。

  这一日,随着一声孩童的啼哭,天空的雪戛然而止,逐渐孕育成九道天雷,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气息。无数修士来到御雪山庄,所有人都知道这天劫意味着什么,他们的心里只回荡着一句话:“若那孩童撑过这雷劫,从今以后,这户人家决不可招惹!”

  只是,随着孩童的啼哭声越来越大,天空中那闪耀着的雷劫逐渐形成一只大手,向着孩童所在的房子按去。周边修士早在大手形成的时候就飞速向后退去,有人惋惜,有人幸灾乐祸,这种雷劫,他们连靠近都不敢,那孩童估计会死在雷劫下!

  大手逐渐落下,孩童所在的房子瞬间便化为了碎屑,一个妇女抱着她的孩子,在她旁边还有一人,这人剑眉星目,不怒自威,他嘴角溢血,拼了命的抵抗着雷劫,终于,又是一口血喷出,他终于倒在地上,妇女抱着孩童赶忙冲过去:“贼老天,为什么?你也会怕吗?但你杀不掉我的孩儿,你,不配!”这妇女指天大声说道。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雷劫下,妇女和那男人皆是一愣,他们赶忙说:“前辈请速速离去吧,这雷劫,只怕前辈也挡不住。”

  那人看了他们一眼,眉头一皱,弹出两颗丹药,说道:“好好疗伤。”说完这句话,他便再没有看二人,转头冲向那只雷劫化成的大手,他好似一把利剑,刺破了那只足以毁灭御雪山庄的大手,天空也渐渐恢复如初。

  他立在空中,盯着某处虚空,缓缓说道:“这一轮回,不是你能染指的!让你主子出来!”虚空一颤,无人应答,这人眉头又是一皱,摇了摇头,身影逐渐模糊,再出现时他已在那夫妇二人身旁。

  “晚辈常天扬,王怡,见过前辈,谢前辈救命之恩。”夫妇二人身躯一弓,问道:“前辈尊姓大名?”

  那人不说话,看了王怡怀中的孩童,叹了口气,说道:“错了,错了啊!”他挥手一招,便从王怡怀中夺过孩童,王怡正欲还手,却被常天扬拦住,他知道,这人既然愿意救他们,就不会害他们。

  “常家的人,你们有了一个好儿子啊!”那人看了一眼常天扬,若有深意得说道:“孩子有名字吗?”

  “回前辈,还没有取名。”常天扬回答道:“前辈有什么建议吗?”他身边的王怡狠狠地刮了他一眼,常天扬不理,却不想逗笑了那神秘人,他也不生气,说到:“王家的女娃,王青云那小子还在吗?”

  王怡心中一惊,这神秘人称她家老祖为小子!难道说,这人!她不由得一阵后怕,若真惹了这神秘人,只怕她们一家三口还有御雪山庄的所有人都会死!

  “王怡失礼了,敢问前辈认识我家老祖?”

  神秘人脸上露出憧憬的神情,随即又是一叹:“唉!罢了罢了,都过去了,倒是你这女娃,是怕本尊与你抢这孩子吗?”

  王怡尴尬一笑,拉了拉站在旁边的常天扬,向他努了努嘴,常天扬会意:“前辈可否为我这孩儿取个名字?”

  神秘人略微思考,将那孩童递给王怡,说道:“常御风,与这御雪山庄也算合适了。”他说完,身影逐渐消失,常天扬正想问神秘人的名讳,耳边却响起几句话:“世间生我独孤剑,一剑飞来天地惊,若问此生欲何为,败尽天下显我名。不得告诉他人我的名讳,会给你招来祸患的,若有一日,你这孩儿走到那一步,让他来不周山找我。”

  常天扬自然听过这几句打油诗,从他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神秘人是谁了,只是那人不让他说,他便不能再提。

  神秘人离去后,常天扬才发觉御雪山庄周围有数道强大的气息存在,他这才知道那神秘人用大法力掩盖了这里发生的一切。他让王怡带着小常御风不要出去,袍袖一展,向着山庄外面飞去。

  “诸位来我御雪山庄,不知所为何事,是看我御雪山庄的笑话吗?”常天扬冷哼一声,那几道强大的气息逐渐靠近,他们皆是四大宗门的长老级人物。

  一个身穿红衣的老者开口道:“常庄主,这是我烈火宗烈火令,执此令可拜入我烈火宗门下,直接作为内门弟子!”所有人皆是一惊,这老者竟然直接拿出了烈火令,要知道这烈火令可是烈火宗的圣物,有这令牌就相当于直接成为了烈火宗的弟子了!

  常天扬接过烈火令,说道:“如此便谢过前辈了,若非我儿被雷劫所伤,根基有所损坏,定当让他拜入烈火宗,只是,如今我儿已不再适合做修士,只盼他能安全一生,便好了。”常天扬解释过后,又想将烈火令还回去,却不想那红衣老者并没有接,而是说道:“我烈火宗送出去的东西自然没有收回的理由,不管你家孩儿是否为天才,我烈火宗既然认定他,他便是我烈火宗的弟子。”

  听了老人的话,常天扬也不矫情,便将烈火令收了起来,而在场的其他人,他们无不幸灾乐祸,这红衣老者送了烈火令,却为烈火宗招了一个废物,实为愚蠢,几人与常天扬道别后便直接离去了,这老者心头暗笑,一群笨蛋,这孩子虽然毁了根基,但也比那些自诩天才的人好多了吧。

  常天扬看老者表情奇怪,自然知道老者想的什么,不由摇了摇头,说道:“前辈若无事,晚辈便先离去了。”

  老者收回心神,道:“也好,若令公子有修火的心,还望常庄主能将其送到我烈火宗。”常天扬答应后,老者便离去了。

  时间像流水一般,一去不回,数年以来,御雪山庄一只下着茫茫大雪,偶尔停个三五天,便又下了起来,这里一年四季都是雪,洁白无瑕。孩童已长成了少年,黑发披肩,“父亲,什么时候才能教风儿修道啊?”这少年便是常御风,如今的他已经五岁了。

  常天扬鬓角已经花白,当初为了抵抗天劫,他终究是受了伤,损了根基,几乎沦落为一介凡人。

  “风儿莫急,你还小。”听了常天扬的话,小常御风不愿意了,他撇嘴说道:“父亲,风儿想去外面看看,我们御雪山庄一直以来都只有雪,静的可怕,风儿不喜欢这里。”小孩子从来都是这样,一心只想看看外面的风景,可却从不知自己所在之处就是最美的风景。

  常天扬笑到:“怎么,你那若依妹妹不来看你,想去找她啊?”听了常天扬的话,小常御风小脸一红,便跑开了。

  看着小常御风生气的样子,常天扬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两年前,他无意间得到一种魔族的心法,却久久不能参透,当时的常御风才刚会跑,他的身边跟着一个与他年龄不相上下的小丫头,小丫头名叫柳若依,是天离宗宗主之女,两个小家伙因父亲是至交,便从小就黏在一起。

  可这一天,小常御风突然看到父亲带来的魔族心法,一股强大的力量竟然从他体内喷出,将柳若依击退,年仅三岁的小丫头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煞白,便昏了过去。常天扬看到这一幕,一闪身拖住小丫头的背,雄厚的内力向着小丫头体内灌去,不多时,小丫头终于睁开了双眼,她挣扎着向小常御风爬去,嘴里念叨着风哥哥。

  常天扬不禁虎目一红,小孩子的感情往往是无暇的,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不掺杂任何的利益。

  抱起小丫头,他一瞬间便掠到小常御风身旁,只见小常御风脸色通红,弱小的身体不住得滚动,“风哥哥,抱抱,有依依呢!”常天扬怀中的小丫头挣脱出他的怀抱,伸出她稚嫩的小手,摸了摸小常御风的脸,用自己的脸贴住小常御风的脸,竟然就这样睡着了。而小常御风当然不知道这一切,他只感觉一个小人贴着他,便安静了下来。

  当小常御风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与御雪山庄一点也不同,不再是一片雪白,正欲说话,却感觉背后火辣辣的疼,竟又昏了过去。

  这里是隐世常家,不知从何时起源,常天扬正跪在一位老人面前,他虎目微红,在他的身边是王怡,常御风的母亲。常天扬说道:“请老祖救救我这孩儿!天扬愿意做任何事!”

  那老祖脸色很是不好,终于,他开口说道:“天扬你先站起来,莫急,你可知风儿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常天扬与王怡皆是一愣,背后?他们不知,自从那一日过后,风儿便长久不醒,只是嘟囔着沫儿,是不是掺杂一句依依,二人还以为沫儿是小常御风在御雪山庄要好的仆人家的女孩子,因此并没有多想,只是带着小常御风不停的向着常家奔来。

  “天扬,你跟我来!怡儿也来吧!”那老祖向小常御风所在的内殿走去,常天扬与王怡也跟在后面。

  不多时便到了内殿,老祖伸手将小常御风的衣服褪下,常天扬定睛一看,小常御风的背后竟然有一副狰狞的翅膀!那翅膀散发着魔气,这魔气何其熟悉,正是当日将小丫头弄伤的力量!

  “这!这是怎么回事!”常天扬惊道。

  老祖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天扬,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数个纪元之前,常家先祖与魔族魔尊相识,二人称兄道弟,共同成就仙王境,一日,有人起兵谋反,篡夺先祖的帝位,自称舜帝,先祖不愿世间多生战乱,便带常家族人隐退,魔尊萧莫离自是不愿,与舜帝争斗数百年,最后,先祖一封书信说明不愿多生战乱,魔尊念及自己兄弟的友情,竟命魔族自退三万里,人魔两族从此相安无事。不知为何,有一日魔尊竟身受重伤,濒临死亡,舜帝偷偷摸摸的想要将其暗杀,却不想魔尊即使身受重伤,也将其斩落一臂,舜帝转身便逃,那知魔尊身后浮现出一对翅膀,翅膀一展,便如流光一般出现在了舜帝的身旁,舜帝早就吓破了胆,那个速度即使巅峰时期的先祖都不能匹敌,可谁知,魔尊并没有杀他,叹了口气,便放其离去了。终于有一日,魔尊化道,舜帝竟大肆掠夺魔族领土,不得已,魔族只能退避域外战场,只因当初魔尊的一句魔族永世不得犯人族!最终,先祖出面解救了魔族,这一劫才算是落下。”

  “难道!这翅膀印记是……”老祖打断了常天扬的话,点了点头。

  “这翅膀本不是害人之物,可,风儿他年纪还小,且不知为何,他竟对魔族的气息如此抗拒,因此,这翅膀知自己的主人心中纠结,便想要替他做决定,引他入魔道,却不想这却是害了他。”

  老祖话音一落,王怡猛的跪下,说道:“老祖,请您一定要救救风儿,他,他太苦了。”王怡脸上挂着泪水。老祖郑重的说道:“这是干嘛,风儿是我常家人,我自然会救,你二人且先出去,到外殿等我。”

  二人遵从老祖吩咐,在外殿等候,只觉内殿灵气四溢,可苦等数日无果,常天扬正欲闯进去,却听到老祖一声呼唤:“进来吧!”

  两人慌忙入内,却不见小常御风的身影,殿内气氛浓重,不再是老祖一个人,常家七祖竟全部现身,他们脸上无不透露着劳累的神情。

  常天扬向七位老祖行了礼,便向刚开始的那位问道:“老祖,风儿怎样了!”

  那老祖点了点头,说道:“没事了,我让仆人带他去殿外玩了,你且将事情经过详细说给几位老祖听!”

  常天扬正沉浸在回忆中,却被小常御风打断,小家伙拿着一把木剑,耍的有模有样,是不是喊一声,像是在鼓励自己一样!

  王怡这时走了过来,坐在常天扬身旁,问道:“天扬,风儿也到了修炼的年纪了,你打算将他送到那个宗门?”

  常天扬面带笑意看着小常御风,对身旁的妻子说道:“还记得风儿第一次拿到剑吗?这小家伙痛哭流涕,不知道的还以为有人欺负他,就送到灵山剑宗吧!”说完,他嘴角泛起一抹坏坏的笑意。

  王怡拍了常天扬一掌,轻轻说道:“你呀,自从我嫁给你就没个正形,现在竟然想看自己儿子的笑话!”

  常天扬将她搂在怀里,轻声说道:“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嘛!”王怡听到这句话,嘴角的笑意再也忍不住,是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人本就不是安于现状的人!

  可怜的小常御风,就这么被两个最亲近的人“算计”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