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人形兵器天使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人形兵器天使-连载网

人形兵器天使

银驷 著

  • 军事

    类型

  • 2019.10.14

    上架

  • 5,222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战争之物

人形兵器天使 银驷 5,222 2019.10.15 00:00

  这是最后的任务

  但是又显得很不那么寻常

  当周辉河再次醒来,他已经躺在联解军军医院之中了,要说凭据,恐怕,那标志性的橄榄剑,谁也不会选择视而不见。

  桑洛姆丘,数千万年前的古墓,以及,古墓中那给人以不详预感的壁画,以及那具石棺中的东西……

  周辉河一度想停止思索,但是,眼前发生的事,让他感到又是那么的不寻常。

  护士刚刚来过,为他测量了血压,等身体指数,当然,还不忘看看周辉河头部的伤口,末了,还说一位叫叶琳捷娜·佩卡·维扬纽夫的中尉军官会来看他。

  是个俄罗斯人,周辉河通过这个名字推断出,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个女军官。

  而就在周辉河胡思乱想的时候,“吱呀”的一声病房的门被推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个十六七岁少女偷看的脑袋,一头淡紫色的头发让周辉河觉得十分诧异,那不是人为赋予的颜色,相反,更像是精灵所固有的头发颜色,尽管这个小脑袋没有配备像精灵那样的尖耳朵就是了,但是少女抬起头来的时候,周辉河自然也看到了她的脸,而且,很清晰。

  周辉河脑海里只有这样的想法

  她好漂亮!精致的五官,不是人为赐予,更像是人类愿望对于美的追求的期待的回应那样。

  琥珀色的双瞳,似宝石一样闪光的双眼眨巴着窥视病房中的一切,与周辉河的目光一撞,然后逃走了,

  “master他已经醒了。”淡紫色头发的少女朝着门外说道

  “已经醒了?”另外一个女声略带惊讶的语气

  难道说是刚刚那个护士提到的叶琳捷娜·佩卡·维扬纽夫?周辉河这样想着,同时也不忘从床上坐起。这点行动能力还是有的。不过眼前这个淡紫色头发的女孩子称呼“master”有些让周辉河感到奇怪。难道联解军内部有这样的习惯?

  伴着这声音走进来的是一个穿着军服的年轻女军官,看起来很年轻,后面的事实也验证了周辉河的猜想,至于军衔,周辉河留意了一下,没错,中尉军训。

  “刚刚护士给我说你醒来的时候,我还不太相信。”女军官坐在一旁的病床上,饶有兴趣地打探着周辉河。

  亚麻色的头发,淡蓝色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标标准准的斯拉夫人。而她淡蓝色的双眼打量着周辉河的时候,周辉河感到有些不自在了

  “被你这样看着,有些不自然”

  “不,我只是在想,被帕茜莉亚选中的人,和我有什么一样的地方”

  “帕茜莉亚?”周辉河一头雾水“那是谁?”

  哈啊啊啊啊啊——

  女军官不合时宜地叹气,但周辉河很明显听出这叹气中一种有些无奈的感觉。

  “把你救下来的人”淡紫色头发的,长着一双翅膀的,那个女孩子说道:“我想你应该能明白了吧”

  啊······仔细回想了一下

  “救我的人”周辉河默念道

  仔细想想,周辉河想起来在伊尔76运输机上发生的事,在离开桑落姆丘之后,伊尔76被劫持,本来以为这是梦里才会发生的事,但是,偏偏自己撞上了。而且就是周辉河带领最后几个士兵在后舱与劫机人交战,然后在掩护其他人进入BMD3伞兵战车跳机后,自己去炸掉从古墓中发掘出来的石棺,但是劫机的人似乎也是冲着石棺来的,而周辉河在慌乱中触动了石棺外侧的石锁,在石棺中散发的光芒中,依稀可见一个长着翅膀的人,而破片手雷爆炸后形成的弹片擦过周辉河的脑袋,之后的事,就不清楚,直到刚才……周辉河在联解军医院醒来

  “怎么样,想起来什么了吗”淡紫色头发女孩子问道

  “救我的人,应该是那个长着翅膀的,留着天蓝色头发的人”其余的事,周辉河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女军官想了想,一拍脑袋

  “忙着说别的,我都忘了介绍一下自己了”

  这是最重要的事,好吗?周辉河心里默默吐槽

  “联解军第二近卫‘巴格拉季昂’师第201装甲骑兵旅第4连叶琳捷娜·佩卡·维扬纽夫”说着,叶琳捷娜伸出了手

  周辉河也伸过手去,握住她的手

  “俄联邦武装力量远东军区第4机步师第16旅第12营周辉河”

  “我旁边这个女孩子”叶琳捷娜指着淡紫色头发的女孩子“智天使戴莎雅妮”

  “智天使?”

  戴莎雅妮接过话,继续说道:“救下你的人,是永天使帕茜莉亚,不过在我看来,你应该还不知道两天前的事”

  “两天?我躺了那么久?”

  “准确的说是两天一夜,你们的飞机偏离导航,飞入我们近卫第二师的防空识别区,帕茜莉亚抱着昏迷不醒的你迫降到了我们的防区。”叶琳捷娜说道:“之后你就躺在我们联解军的军医院了”

  戴莎雅妮一脸无奈地说道:“把你抬进医院真的太不容易了,帕茜莉亚一开始可是打死不让我们碰你。把你当宝宝一样抱着”说到这里,戴莎雅妮都忍不住笑了,连叶琳捷娜也偷偷捂住了嘴。不过内心这种无名火是怎么回事?周辉河心里有些不爽,要不是他起不来,他一定起来弹这两人的脑门。

  “后来,我和戴莎雅妮就赶过来,打了半天口水战,总算是把你弄进医院里面了”

  哇,真的是多灾多难啊。不过伊尔76运输机怎么会偏离那么远的航线,且不说最后想起来的时候,机舱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自己本来就是抱着必死的觉醒了的,但是,能活到现在,周辉河心里只有庆幸。但愿bmd伞兵战车里面的那几位士兵还能活着。

  “你们说的帕茜莉亚,我大概能知道是她救我了,那些劫机的人为什么会冲着她来,还有……”

  周辉河看了看眼前的戴莎雅妮继续说道:“帕茜莉亚到底是什么人?”

  “兵器天使,准确的说人形兵器天使”叶琳捷娜一脸严肃地说道:“不知道是什么人制造出来的生物兵器”

  “天使?兵器天使?”

  看着一脸迷茫的周辉河,戴莎雅妮走到一旁,在周辉河近乎不可置信的目光中,戴莎雅妮展开了背后的翅膀,全身上下被红色,金色以及黑色的铠甲覆盖,而在这铠甲之上,左肩搭载一门光束炮,在右肩上,则配备另外一柄长剑。

  这并不是梦。周辉河不用去捏自己的脸,因为伤口隐隐作痛。

  看起来本来很正常的女孩子,至少在没有翅膀之前,周辉河是这么认为的,可眼前这个女孩子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一般来说,只有日本的特摄会这么搞吧,给一个女孩子穿上盔甲,带上武器之类的,然后去维护世界和平?

  “我在想,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巧合,有的是,是必然”叶琳捷娜说道:“你与帕茜莉亚的相遇,我是这么想的”

  “我觉得并不是,我只是按动了石棺的石锁,然后后面的事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但是,你被派去发掘那个遗址了,而且,你也是押运的人员。更重要的是,帕茜莉亚选中了你”

  周辉河,26岁,俄联邦武装力量远东军区第4机步师第16旅第12营营长,在执行退役前最后一次任务的时候,被派往桑洛姆丘,而桑洛姆丘这个地方,却显得那么异常,那里出土了核反应堆以及大量的人类骸骨,根据碳测年的算法,桑洛姆丘是4500万年前的一个遗迹,大致测绘图显示,这是一个城市,用考古学家第一份报告来说“他们是被毁灭的”毁灭的惨像去看看那些骸骨就能略知一二。姿势在奔跑,呼叫。而发掘出来的部分文物中,有一些高度碳化的文物。如果能够联想起来什么,他们只有想象到日本广岛那个原子弹造成的迹象。而周辉河的任务则是押送从遗迹中发掘出来的石棺,而运输石棺的伊尔76运输机却被劫机。周辉河原本想炸掉石棺,但是却在慌乱中触动了石棺的石锁,在四散的光芒中,周辉河看到的是一个蓝色头发的,长着翅膀的天使,之后,破片手雷爆炸,弹片以及冲击波双重大礼使得周辉河失去了意识。

  周辉河现在感觉大脑很乱,

  “但是我还是有点不能理解”

  “为什么联解军会有戴莎雅妮这样的存在?”

  “嗯”

  “那你会怎么看戴莎雅妮?”

  “刚才你也说过了吧,她是生物兵器,生物兵器这种东西,无论怎么说,我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果然是帕茜莉亚选中的人”叶琳捷娜轻舒眉头,之后又继续说道:“所以,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有一个请求”

  “是什么?”

  在叶琳捷娜的话语中,周辉河听到了貌似很任性的“要求”

  “邀请你加入联解军,成为我们的一员”,嗯,这算是醒来后第二个大惊喜

  “不容许我考虑的吗?”周辉河问道

  “那倒不必,你可以继续考虑,不过我先说好了”说到这里,叶琳捷娜脸上浮现出一丝坏笑“即使你不来我们联解军,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让你加入我们的。”

  你们绝对有什么阴谋!周辉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他看了看戴莎雅妮,陷入沉思。

  “至于你提到的戴莎雅妮为什么会在我们联解军,其实很简单,因为和帕茜莉亚一样,戴莎雅妮也是从一个遗迹中发掘出来的”叶琳捷娜说道“在发现戴莎雅妮的时候,我也是作为运输官负责押运装载着戴莎雅妮的石棺,在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人能解开石棺上的石锁,而我,则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去触动那个石锁,石棺打开后,戴莎雅妮主动向前,称呼我为‘master’,和我缔结了主仆关系”

  听到这里,周辉河忍不住说道:“我现在有点理解你说的,我是被选中的人了”

  “而我邀请你的原因,我还想说,帕茜莉亚需要你,因为只有你才能办得到。你肩负着这样的责任。”

  “的确是很麻烦的责任啊”周辉河苦笑“还有一个问题,难道你们高层不知道戴莎雅妮的存在吗?”

  叶琳捷娜听到这里,笑了笑,说道“肯定知道啊,不过他们开过了会议,就兵器天使的事,他们做了规定”说着,叶琳捷娜从手边抽出一份卷宗,递给周辉河

  “这是联解国家政治代表会议做出来的决定。”

  联解国家政治代表会议,周辉河在军校的时候就学过,联解国家政治代表会议,是联解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行使国家最高立法权。相当于俄罗斯联邦会议,联解国家政治代表会议做出来的决定,相当于国家法律。

  打开卷宗,周辉河仔细阅读着。

  “对于兵器天使的存在,兵器天使不能卷入我国与海纳尔帝国的战争之中。”

  “其契约缔结者叶琳捷娜·佩卡·维扬纽夫,可拒绝任何联解国家机构要求兵器天使协助的要求”

  但在看到“若存在其他兵器天使的情况,以上原则依旧有效,法律予以承认。”这一条的时候,周辉河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还会有其他兵器天使?”

  戴莎雅妮接过话:“因为我还能记得她们。”说到这里,戴莎雅妮脸上出现了一丝忧虑“但是很奇怪的就是,帕茜莉亚我没有印象。”

  看着周辉河一脸奇怪的表情,叶琳捷娜说道“戴莎雅妮在醒来的第二周,对我说了,除了她还有其他的兵器天使存在,分别是力天使,炽天使,大天使,主天使,权天使,堕天使,能天使座天使但是永天使确实没有印象”

  周辉河猛然想起了古墓中那幅壁画,白色的翅膀与黑色翅膀的天使中间那个长着白色角的天使,而那个白色角天使右边则是天蓝色头发,长着白色翅膀的,看起来像是救下自己的帕茜莉亚,不,不是什么像不像,根本就是帕茜莉亚。

  “我有一个别的看法,恐怕还有别的三位天使。”

  “不可能,我大脑中有其余兵器天使的名字和样貌比对,根本就没有别的兵器天使的存在”

  “不过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加入联解军的事,以及兵器天使的通气,还是我此行目的,总之,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周辉河动动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他读完叶琳捷娜给他的宗卷,大概的意思周辉河能明白,联解国家对于兵器天使的存在无论是利用还是别的方面都做了很详尽的规定,其核心就是不能将兵器天使置于战争之中。

  “突然担负这个责任,说实在,我一开始也很难接受,但是,你我都是被选中的人,你现在回到俄军队列我们也绝不阻拦,但是,到那里之后,你所能做到的,也只是袖手旁观而已”

  “我只想再考虑一下”周辉河轻轻躺下“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吗?”

  叶琳捷娜带着戴莎雅妮退出病房外。

  “责任……”周辉河默念道,加入联解军意味着什么,周辉河心里不是不清楚,加入联解军,意味着周辉河即将面对的是整个海纳尔帝国,但是还有一个情况,周辉河却并没有提起,他知道这个情况一旦给叶琳捷娜提起,那会使得事情更加糟糕,叶琳捷娜说的很对,自己要回到俄军序列,其实很轻松,自己服役期已经到了,回到莫斯科,办理手续,就能回到父亲在中国的家,但是,但是……这真的好吗?

  入联解军,联解国家现在还在和海纳尔帝国开战,这真的不是说着玩的,联解军在2015年起虽然占据了对海纳尔帝国的战略优势,但那也只是极小的优势,周辉河去过乌克兰战场,知道战争的滋味。

  2014年12月21日,周辉河下属工兵营进入乌克兰东部一个叫索特夫卡的小镇,而周辉河的任务是带领工兵营清理雷区,而进入索特夫卡的时候,炮火几乎摧毁了整个小镇。

  第二天,工兵营的任务又临时改成救助难民,在圣诞节即将来临前夕,这个叫索特夫卡的小镇并没有节日气氛,有的只是不绝于耳的爆炸声和孩子的哭声,而当晚,周辉河营地中收到一批遗物,是几天前,阵亡士兵的遗物,有个手机来电铃声响了起来,周辉河拿起来的时候,却在犹豫要不要去接

  来电显示:妈妈

  这是第七次响起来了,收缴遗物的士兵告诉周辉河,但是周辉河有些不敢接,因为阵亡名单他看过了。

  第八次响起周辉河没有接

  第九次,周辉河很慢很慢地拿起:“您好”

  “是阿里拉夫吗?”语气中满是期待,却有一丝不安

  周辉河心里咯噔一下,停顿一下,然后思考着该怎么回答

  “是阿里……拉夫吗?”

  “很抱歉,夫人阿里拉夫康斯坦丁彼拉特夫已经牺牲,我是他所在部队的临时指挥官”

  电话那头传来抽泣声,尽管只有十几秒,但是,这十几秒,握着电话的周辉河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能请你帮我把他的遗体带回来吗?请让他回家吧”

  “夫人,对于您的要求我会给上级反映,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谢谢……谢谢”哭声越来越大,周辉河很想说一点诸如“请节哀”之类的话,但是他说不出口。

  在最后,周辉河如约将阿里拉夫的骨灰送回了他的家乡。之后,他就调去了远东军区。直到执行护送任务。

  就在周辉河思考的时候,病房的门已经静悄悄被打开,一双绯红色双眼开始打量着病房中的他。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