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炮灰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抗战炮灰-连载网

抗战炮灰

那康 著

  • 军事

    类型

  • 2019.03.06

    上架

  • 5,535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出蜀1

抗战炮灰 那康 3,152 2019.03.05 19:00

  我是个死刑犯,受人唾弃的死刑犯。

  都说做人不要冲动,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知道了后果也要冲动一次。

  我很年轻,才年仅20,我或许应该像别的那些年轻人样挥洒自己的青春,享受这个和平年代的美好生活。

  我不知道有些人脑袋里的思想是怎么一回事,他们的血是中国血,可他们却崇拜外国,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在他们眼里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吧!

  我并不是一个思想保守发人,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中国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如坐火箭般的位列世界强国前三甲。

  这些都证明改革开放是正确的,但是现在有一点过渡的开放了吧,以老子的话说就是他娘的姓什么都不知道了,你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去崇拜其他西方国家。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国家已经位列世界强国这么多年,5000多年的历史文化,是其他西方国家能比的?

  这不叫守旧,但是你们是中国人!华夏血!少年强,则中国强,不是什么中国强,则少女?

  现在不是晚清时期的中国,也不是民国初年的中国,你们的骨子里是中国人的烙印,你的血也是。

  或许晚清的懦弱,让你们对于外来国家骨子里里产生了一种中国人就是弱小的自卑感觉,但是你们不是晚清时期的人,现在100多年过去了,你们现在在想什么。

  我估计我现在的思想有些极端,不过我虽然过去是个死刑犯,但是我知道我是中国人,流着华夏血。

  我这一生也没什么好追求的了,不过我幸运的来到了1937年,来到了我1937年的老家—四川阳新县。

  我现在是川军第43军26师76旅156团1营3连2排中尉排长,连长是杨骏章,也是四川阳县人,王思辛和潘㯖分别是1连和2连的连长,不过都因为大家都是四川人嘛!又是要去上海淞沪去抗日,有了这个共同目标,大家也在路上聊到起劲儿。

  因为我现在摆脱了死刑犯的身份,成为了一名川军排长,心情也好了许多,只不过想到淞沪会战战的结局,我的内心还是有些失落的,就是因为知道此去抗战前的结局才会让人感到彷徨。

  周围的士兵三三两两的徒步前进着,他们并不知道此去抗战他们会死在那里,我并不知道的他们会有多少人活了下来,而我一个人知道,这对我来说有一种莫大的恐惧。

  蒋委员长和各路战区司令长官都不知道的事情,我知道了,但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现在的身份只不过是一个中尉排长,现在的26师装备着落后的武器弹药,去对付日本的飞机大炮,对!当炮灰!

  其实川军第装备不是很差,只不过比较好装备都留在了四川,我不知道此时四川内的各路军阀大佬为什么要把装备优良的装备留在四川,继续打内战吗?

  说起打内战,咋川军说第二,还真没人敢人第一,从北洋政府开始,到南京政府,川军打了几十年内战,这几十年里各路外省军阀都想从四川分一杯羹,可是根本就插手不了四川的军阀割据局面,因为每当有人想来四川插一脚的时候,各路军阀昨天还打的死去活来的,恨不得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收拾了,但是听说有人想来四川搞事情,这特么能忍?四川各路军阀出奇的一致团结,第二天就可以坐在一张桌子上喝茶聊天打屁了,等外人走了之后,继续打得死去活来。

  在前几年最后还是四川军阀最大的头头—刘湘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出任四川省总司令。

  不过尽管是这样,老蒋还是没有办法插手四川内的事务,可是一个意外发生了,抗日战争爆发。

  “排长!排长!你说那那日本鬼子长的是个啥子样子?听外头人说,日本鬼子都打拢上海了。

  我转头看着一脸憨样的叫我排长的何味。

  我看着一脸憨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何味,我愣了愣,随即我驴唇不对马嘴的回了一句:”“取媳妇没有?”

  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传来了爽朗的笑声,大着嗓门笑到:“排长啥子时候做起媒婆来了,要不要也给我老曹牵哈线,搭哈桥,咋个样?

  川军本来就全中国纪律最差,素质最差,装备最差……,总之什么都最差的那种杂牌军,上下没有什么纪律性可言。

  何味还揪着我问刚才我问题:“排长,是不是日本人到底长个啥子样子,日本儿,日自个儿干啥子?”

  我听到何味有趣的回答,暂时忘掉了心中的烦恼,我便瞎求扯的回答道:“晓求得日本儿人为啥子取个日不聋怂的名字!”

  曹翻忍不住笑道:“三味,我告诉你,日本儿人,他龟儿子的枪比老子们都要好,洋货,晓得不?长啥子样子我也不晓得。”

  曹翻是原来二排的排长,光棍一条,还当过土匪,后来因为下山逛窑子被抓了个正着,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刚好何味就是当时抓住他的其中之一。

  后来被遍到三连里混了一年给混到了个排长,结果曹翻这家伙管不住自己的裤裆里的家伙,不知悔改的勾搭上了当地阳县附近山村的一个寡妇,被发现了,事情有些大条了,反正最后那寡妇还跟曹翻这个土匪藕断丝连,何味亲口告诉我的。

  我反正不知道曹翻这老痞子给何味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总之一定见不得人。

  然后我在这个三连二排里这个大部分地痞流氓山匪的组成队伍里被连长杨骏章很弄上了排长。

  反正我现在在二排里很没地位,没人把我当回事,但至少还是关键时候有曹翻这个老排长站出来替我出头,我自然和曹翻这老流氓也达成了不可告人的目的。

  反正曹翻这个老排长在二排里就说话是没大没小,班长被他吆五喝六的,连长样骏章也对曹翻无可奈何,主要是这狗日的,皮糙肉厚,打仗是个好手,不过在连长那里乖的跟哈趴狗似的,马屁是一个接着一个,这是全排六十号人都知道的事,不然连长也不会惯着他。

  我相信连长也知道这回事,只不过出于各方面的原因,还是把这个兵油子给留到现在。

  “我听说你前两天又跑去和那赵寡妇干那事了?”我淡淡的笑道。

  何味这个愣头小子,当时脸就红了,何味没想到今天一贯文质彬彬的排长居然当着三人的面,直接问这种话,低着头,穿着那双他娘亲手给他做的新鞋子,在泥巴里碾来碾去。

  曹翻这个老兵油子也没想到一贯文质彬彬的我,问这些不害臊的粗话,随即转眼一撇何味那囧样笑骂到:“你小子怕是毛都没长齐,连女人啥滋味都不晓得,等老子打完仗回来,老子带你去开开荤,我请客!”

  随即又一脸贱笑的凑到我跟前,小声的说:“连长是不是也想勒个咯?”随即又自圆其说的说道:“也对,当兵那么久,不泄泄火那……”还没等他说我,我一脚就揣了过去。

  曹翻也不生气,毕竟我也没使多大劲儿,而何味此时也没那么害臊了,大声的对曹翻喊道:“我这次打玩仗回来,拿到军饷,我一定要取一个比那找寡妇还要水灵的幺妹!”

  我笑着说道,好,到时候,我要去喝喜酒,只是我的内心知道,这一去就回不来几个人了。

  曹翻笑骂:“瞧你那点儿出息,老子等着瞧瞧你那媳妇长个啥子样子,别到时候遭别个骗得跑咯!

  随即曹翻,旁边的荆棘丛上折了一根牙签搬的刺,叼在嘴里,哼着歌,一晃一摇的就朝着营地赶去。

  “排长,曹赖皮那狗日的相好,长得也不咋地,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怕是老子不知道你屁股大,不晓得曹赖皮咋个和她搞起来的。”

  我看着一脸朴实憨样的何味,突然说道:“”上了战场保护好自己,莫要遭日本儿鬼子给整死在哪儿搁着,晓得不?”

  何味一脸不知所谓的叫嚣道,“这回我们去上海让那些小鬼子些知道锅儿是铁打的!花儿是红的!老子逮到一个拄死一个。”

  正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何味道:“排长走彡!前面就要到泸州了!”

  我一路上都在尽量思索所以有关战争的细节,但是我前世根本就读过什么历史,只知道一点皮毛的基础知识,我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折磨很难让人体会。

  其实我刚醒来那会,听到有人叫我排长,我知道我好像来到了过去,最后我一个人默默的在部队里混了十多天之后,也不怎么爱说话,也没人感到奇怪,后来我从何味那里旁敲侧击才知道,原来的杨鈉也不爱说话。

  最后我在莫名其妙的当上了排长,最后连长再通知,要敢往前线,而且是去上海和日本人打仗,这一连串的事情,让我有些适应不过来。

  我其实很想做个逃兵的,但是这样做前世到现在的自己,心中过得去前世到现在自己良心和留着华夏男儿血的良知吗?

  我知道,就算我不参加这场长达八年的抗战,中国还是会胜利,自己大可以放心的在大后方尽情的享受,但这只是我为自己担心所找的借口,对这是借口。

  “杨鈉!杨鈉!连长喊你们排走快点!”一排的一个士兵隔着老远朝我喊道。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