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有没有看到我的剑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有没有看到我的剑-连载网

有没有看到我的剑

新作小白 著

  • 玄幻

    类型

  • 2019.03.06

    上架

  • 4,587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小镇

有没有看到我的剑 新作小白 2,480 2019.02.07 15:42

  无尽森林,百米巨木参天,一眼望去无边无际,就像是绿色的海洋。轻风阵阵,泛起无尽的涟漪。

  再宽广的海洋,也必然有海岸和边界。在这片绿色海洋漫长的边境线上,有一座小镇。

  小镇人口不多,虽然来来往往的人流不少,但小镇土生土长的不过百来号人,这些人大多姓李,小镇也就被称为李家镇。

  李家镇是个普通的小镇,镇里的人也都是些普通人,可是在这镇上来往的客人们,却看起来不太普通。

  一位白衣青年,举止儒雅,满面笑容地向街边三两女子问路,可是手中的长剑却还在滴血。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一只小手拖着两三层楼那么高的巨兽尸体在街上晃荡,引得行人纷纷躲闪。

  全身冒火的巨犬背上坐着个全身隐在黑袍中的人。

  …………

  这个普通的小镇看起来似乎不太普通,可这镇里土生土长的人却是真的普通人。

  奇怪的是,这些普通人似乎不怎么怕这些不太普通的人。

  街边女子熟络地为青年指着路,几人还不忘调笑两句,惹得青年满脸通红地落荒而逃。

  不知从哪钻出一个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老人,拦在小孩身前,从掉光了牙的嘴里不停蹦出数落的话语,或是年龄大了,好些都是重复的。小孩皱着眉,看起来不太耐烦,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便一拳把这小山一样的尸体轰出镇外,老人这才闭了嘴。

  街边房子冲出一位妇女,手里端着个盆,朝冒火的巨犬泼去。

  嘴里不停骂着:“和你这畜生说了多少次了,进镇子要把身上的火灭了,万一把老娘房子点了,你赔啊?你赔啊!?嘿!还听不懂人话了,对了,我都忘了你是畜生,还真不一定听的懂。”

  又指着坐在巨犬背上,同样被淋湿的黑袍人,骂道:“它听不懂人话也就罢了,你次次听不懂,你也和它一样,是畜生吗?”

  熄了火的巨犬无辜地望向坐在背上的主人,黑袍人轻轻摇了摇头,只好呜咽一声,夹着尾巴,在妇人的骂声中,灰溜溜逃了。

  …………

  在街边的一座房子门前,一位少年坐在小板凳上,津津有味地看着街道发生的事。

  “小节,怎么又在看这些闲事啊?快来,帮我把这些药材拿给小李掌柜,对喽,记得换些苦炎草回来。”屋内传出老人的声音。

  坐在屋外的少年连忙应了声,走到屋内,只见小木桌上几包药材整整齐齐的摆着,一位微微驼背的老人正在收拾着架上晾晒的药草,边上摆着一个背篓和一个药锄。

  “爷爷,您又要进山?您前两天不是刚进了一次山吗?”黄时节看到地上的药筐和药锄,有些不解地问道,“是因为雅儿的病情吗?”

  老人拿起地上的背篓和药锄,转过身,面容和蔼:“放心吧,你当初还是我这把老骨头从山里背出来的,况且这山我熟,你就安心在家,照顾好雅儿。”

  黄时节心中虽然不放心,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还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他不是土生土长的小镇人,或者说,他根本不是这世界的人。

  他原本是个普通高中毕业生,高考失意后,和几个朋友相约到华山旅游,只是他的记忆在华山之后就是一片空白,等自己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这房子里了。

  还记得当时刚清醒时,发现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全身剧痛,根本不敢动弹。一旁的老人当时正在给自己换药,发现他醒来。

  老人轻轻将他头上因为剧痛流下的冷汗擦掉,他永远不会忘记,老人当时慈祥的目光以及那温暖的话语。

  从那以后,老人收留了他这位可怜的“失忆”的孩子,他也将老人和老人的小孙女雅儿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说来好笑,刚开始那一段时间,还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心里想着自己是要建功立业、名流青史了,说不定还能为人类的科技树多点几颗小星星呢。毕竟自己刚开始接触到的小镇人,都是普通人。

  直到第一次在街道上遇到那全身冒火,龇牙咧嘴的巨犬,整个人都吓懵了,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当时那个连走路都不稳的老人家,跑到巨犬跟前,指着它的鼻子就是一顿数落。

  这也让他养成了个习惯,有事没事坐到门外,欣赏这些在他看来不可思议的闲事。

  目送爷爷单薄的身躯消失在街道,黄时节将桌子的药草拿上,朝小镇东边的药铺走去。

  小镇药铺名为怀仁堂,掌柜的是与他岁数相差不大的青年,叫李忘切,性子随和,大家喜欢叫他小李掌柜。

  当初他受伤那段时间,这位小李掌柜出了不少力,也做了不少亏本买卖,加上爷爷是镇里的采药人,一来二去,黄时节和这小李掌柜也结下了交情。

  虽然怀仁堂只是一个小镇药铺,却是整个小镇人气最旺的地方,一半的外地人大多是冲这小药铺而来。

  不一会儿,黄时节就到了怀仁堂门前,果然今天这小小的药铺又挤满了人,隐约可见里面一位青衫青年在忙碌不停。

  像这种局面挤是肯定挤不进去的,他刚开始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黄时节机智地绕到后院,轻三下、紧三下敲了敲后院的门。

  不一会儿,后院的门打开了一条门缝,一只通体金黄的小猴子从门缝钻出了脑袋,抬着头看了眼门外的黄时节就缩了回去。

  黄时节随着小猴子进了后院,随手将门关好,药铺不愧是药铺,小小的后院都是晾晒的药材。

  小猴子跳到一旁,“吱吱”叫了两声,黄时节将手上的药材放到小猴子跟前的地上,笑道:“小心大夫,老规矩,三包止血草、三包葛藤花、一包含香叶,都是晾晒好的。”

  这叫小心的小猴子却不听黄时节的话,自顾自地将几包药材打开,小手抓着放在鼻子嗅了嗅。检查完后,才轻轻叫了两声,非常人性化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对这药材十分满意,随后抱着药材钻进一间屋子。

  黄时节虽然送药多次,也看了多次,但每次黄时节都不得不感叹这位小心大夫的强大。这位不叫大夫就不高兴的小心,别看是只小猴子,却是极通药理。

  但是黄时节转念一想,这是个小说一样的玄幻世界,发生什么时候似乎都说的过去吧,黄时节想到这不禁笑了两声。

  这时,小心从房子出来了,手上还抱着个盒子,来到黄时节的跟前,将盒子放在地上打开,盒子里面全是大拇指大小的金黄色透明石块,小心十分小心地拿出十颗小石头。

  这是这个世界的货币——道石,据黄时节所知,道石的作用和小说中那些石头的作用基本设定一样。

  对那些外地人而言,似乎能用来修炼,对于小镇的普通人来说自然没什么用,但是却能用这些石头换外地人的那些宝贝,倒也有了货币的功能。

  黄时节将道石收好,小心把盒子抱回房间,再出来时,手上拿了三株通体朱红,根部却是深黑色的药草。

  这次轮到黄时节十分小心地将这三株苦炎草收好,贴身放在胸前。

  这不得不让他郑重小心,毕竟这对雅儿而言是真正的救命药。想到雅儿,黄时节不由叹了口气,心中也对这七岁的小妹妹充满疼惜。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