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剑笔断春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剑笔断春秋-连载网

剑笔断春秋

吾名清欢 著

  • 武侠

    类型

  • 2019.04.26

    上架

  • 7,921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归家

剑笔断春秋 吾名清欢 2,673 2019.04.26 11:58

  湖州,天下十九州之一,临近东海,境内多湖泊,以此得名。

  湖州境内,天玺郡城,骄子之多。

  东城的景楼大街上,行人如织,繁华热闹。

  “十年,十年。”

  苏翊腰间系着酒葫芦,负着被黑布包裹的剑匣,夕阳将其的影子无限拉长,只不过这一身臭味的他行走在街道上,行人纷纷扬袖捂鼻远离。

  苏翊也不在意,浅笑安然。

  哒!哒!哒!

  耳闻马蹄声儿急,远处正有一华衣少年骑着一高头骏马在繁华街道上飞奔而去,一时间街道上行人们连忙避让开来,那骑马少年后面还有着仆人护卫骑马在后面追着:“公子,慢点,慢点。”

  苏翊看到这幕,朝旁边避让了下,而身旁的行人也避开他,苏翊目视那华衣少年骑马而过。

  “哪家的小子?也对,我离家十年了,十年前,这小家伙怕才几岁吧。”

  苏翊看着熟悉的家乡,甚至还有些认识的摊贩,经过一处卖冰糖葫芦的摊贩,他想起了那个天真无邪的妹妹。

  “十年了,当初离家时我才十六岁,不知那丫头嫁了没?”

  十六岁时,意气风发,锋芒毕露!

  被誉为天玺郡的年轻一代第一人。

  在十七岁那年,便离家游历天下,闯荡江湖,在沧州,拜入沧州剑客萧青墨门下,习得一身凛冽的剑法与制剑工艺。

  十年下来,每当他回头看时,恍然觉得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稚嫩。

  …………

  一路行走,看着熟悉的店铺酒楼,熟悉的河道石桥,往石桥赴去。

  他记得,在往石桥走十里,有一座府邸,就是他的家。

  负着剑匣,踱步来到了府邸门外。

  “天玺苏府”

  苏翊看到府邸的牌匾,眼角眉梢似怀悲,思绪万千。

  在门外站了半会,眼看门上的余晖将落,他忍不住自嘲,时隔多年,已近乡情怯,上前几步,伸手握住大门的黑油锡环门环,将其用力撞击红门几下。

  敲了几下,苏翊笑着等待。

  “哪位贵客来访啊?”

  半晌,门内传出一道苍老有力的询问声,这句平常的询问声,却让苏半盏眼眶红了。

  “温伯伯,是我……”

  这个看着他长大的老管家竟然还在,他应答时,都带着一丝哭腔。

  吱呀。

  大门打开一条缝,一个佝偻老头探出头来,打量着苏翊,几秒后,老头就瞪大眼睛。

  他可是看苏翊长大的人,一开始他还楞了一下,但一看到苏翊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他就认出来了。

  “少爷!你!你怎么这样子啊?!”温千语的话中夹着三分气愤。

  虽然眼前的青年一身破旧青衫,毫无昔日少爷气派,反倒有点像逃难的难民,身上有一股逼人的臭味。

  “少爷,你……”温千语惊愕道。

  “这……温伯。”

  苏翊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说道。

  “哎呀!快进!少爷快快入门,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温千语这时才反应过来,他起初按捺着激动,但想到夫人思儿落泪的场景,他最后不禁放声高喊。

  好家伙!这一吼,声音响彻整个府邸,一边喊,他右手猛地震开府邸的大门,好似要拍开无尽落寞。

  “少爷,给我,给我,让老头子来背。”

  温千语看着苏翊背着东西,连忙伸手要帮忙。

  “温伯伯,这个很重的,你看还是……”

  话还没说完,温千语就一手抢过背带,弯下腰很是轻松的背起那剑匣,脸上故作怒容。

  “小少爷,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老头啦?想当年我可是背着你这小顽皮游街的。”

  此言一出,苏翊忍不住笑了,也不坚持了,只好跟着温千语进去了。

  行到府邸最大的一处花苑,两人停步不行。

  “苏翊,你这小混蛋,终于回家了。”一个尖利的女声突然响起。

  女声一响起,整个府邸就传出一片喧哗,半盏茶的时间,一身红衣的中年妇人飞奔出来,身后更有数个丫鬟连拥着前者,红衣女子看到有个邋遢的男子站在温千语身旁。

  看到苏翊,中年妇人身躯不禁一颤,泪水都止不住的流下。

  “娘。”

  苏翊也是鼻子一酸,连跑过去,握着母亲的手。

  中年妇人看着儿子,一身邋遢的打扮,臭味逼人,儿子肯定在外面受了委屈,想着想着,那眼泪哗啦啦的流下,也不顾儿子身上的邋遢,紧紧抱住儿子。

  女子将苏翊抱的紧紧,生怕儿子从她面前消失似的。

  女人的肩膀时不时抽搐着:“你这小子,一去就十年,十年了,你让娘担心死了,你再不回来,我,呜呜呜。”

  “少爷,你都不知夫人为你流了多少眼泪,每日都在菩萨前为你念经祈福。”苏夫人的贴身丫鬟连道。

  “是孩儿不孝,现在才回来。”

  苏翊看着母亲歉意说到。

  十年过去了,母亲的发鬓已微霜,眼角的皱纹也多了几条,心中一疼,不知不觉,母亲老了。

  “父亲和小妹呢?”苏翊问到。

  “哼!那儒酸昨天还跟我吵了一架,今天气呼呼的不知去哪儿了,至于晴儿,她啊!正唠叨着你呢!”苏夫人不满说着,说到最后,皱着眉头拍了拍胸口。

  “娘,那我去洗刷一下。”苏翊看到身后那些丫鬟眼中的嫌弃,连忙说到。

  …………

  苏翊的归来,让整个苏府一片喜庆,也让天玺郡城的各个家族蒙上一层灰。

  那苏府主人的苏捭,在听雨楼里听书,有仆人兴冲冲的告诉他,苏翊回家了,闻言后,他连忙骑马赶回家。

  “老爷。”

  “老爷。”

  “老爷。”

  府邸内的仆人丫鬟们一见苏捭满头大汗的赶回苏府,好似赶考书生似的,个个强忍笑意连恭敬行礼。

  苏捭,四十有七,容貌清癯,寻常书生的打扮。

  此时,他坐在太师椅上,看似平淡的饮着雀舌茶,但苏夫人还是看出苏捭端茶的手隐约颤抖。

  苏捭等了大概半盏茶时间。

  咯吱,檀木红门被推开。

  一个翩翩公子推门而进,惹得苏捭夫妇和一众仆人丫鬟惊叹。

  剑眉星眸,丰神俊朗,挺鼻薄唇,一袭青衫,手执纸扇,缓步而入。

  称得上公子世无双这句赞词,这才是苏家公子该有的样子。

  苏翊缓步上前,对着苏捭和苏夫人,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父亲,娘亲,孩儿不孝,十年飘荡江湖,至今才归家,让二老挂念了。”

  苏翊言罢,缓缓起身又作揖礼。

  “好!好!好!回来就好。”苏捭练说三句好,可见心情激动。

  苏捭看到眼前玉树临风的儿子,也不由眼睛一热,有些湿润。

  儿行千里母担忧,苏捭嘴上不说,可心中却时刻牵挂着儿子。

  这十年,夜晚他多次都惊醒,因为他梦到了儿子惨遭不幸。

  他怕,怕儿子一去不回。

  十九州之大,天下广阔,深山大泽,一人在外闯荡也充满艰险。

  “父亲,你?罢官了?”苏翊这时看到父亲的服饰,好奇问。

  “是辞官了。”苏捭淡然说到。

  “翊儿,书读的怎么样?我们苏家世代书香,到了你这可不能断了!要不你去……”苏捭又问。

  “翊儿,别听你父亲的话,还当官?现在!都是当官惹的!”

  苏夫人听到丈夫的话,翻了个白眼。

  这两夫妻吵架,那些丫鬟仆人很是直觉的退后几步,低头不语。

  “这,十年不见,二老这是干嘛了?”

  绕是这天玺城的小魔王苏翊,此时也是噤若寒蝉。

  “哼!头发长见识短的女子。”

  “苏捭!你再说一遍,”

  “古人云:唯小女子难养,哀哉,悲哉。是吧?翊儿!”

  苏捭摇头晃脑的念叨着,最后还拉上苏翊。

  “古人云,古人云,知乎者也!整天念叨这玩意,翊儿才回,你!”

  “唉!古人云……”

  “又来……我真不知古人到底云了什么?你跟古人过日子算了。”

  苏夫人眯眼笑问,疑是自嘲。

  “哼!”

  苏捭这下不答了,扬起袖子就要离开,却被苏夫人一句话气的又坐了下来。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