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国偷香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43章

第001章 神女花粥

第002章 宫中秘密

第003章 血猪

第004章 诸鬼降临

第005章 一条蛊儿

第006章 天宇城的流浪儿

第007章 魔王初世

第008章偷鸡雅贼

第009章 魔王行踪

第010章 女人打架

第011章你最好不要太快服软

第012章戏是假的 情是真的

第013章为遇见你伏笔

第014章 脊惑之亲

第015章不能让你走

第016章纠缠不清

第017章哭什么

第018章美人蛊惑

第019章又是北正门

第020章第三条腿

第021章私会幽香

第022章密阳

第023章先皇遗妃

第024章碧血秘密

第025章神女迷城

第026章无邪那条狗

第027章 五百只鸭子

第028章 上坟

第029章 毒誓的力量

第030章 假传文碟

第031章作者韩美美

第032章 奸情烂大街

第033章 你在意淫吗

第034章千年一欲

第035章 神游之余

第036章 灭门惨案

第037章 月下两波人

第038章 邪灵缠身

第039章 迷魂血阵

第040章 第三波人

第041章 邪灵出没

第042章 恐怖升级

第043章 现代僵尸病

第044章 天地诛心

第045章 七

第046章 六月雪

第047章 一粒米

第048章 破蝴蝶伞

第049章 迷魂道场

第050章 圣主薨了

第051章 一场梦

第052章 霸王硬上弓

第053章 却是故人偶遇

第054章 端倪初显

第055章 探个究竟

第056章 情敌掐架

第057章 消息汇总

第058章 在下要出趟恭

第059章 谁心里没个龌龊的秘密

第060章 无邪的承诺

第061章 救了太后

第062章 你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第063章 说要公审

第064章 八公和龘龘

第065章 在下厉清尘

第066章 第三重身份

第067章 神女殉夫

第068章 断袖之癖

第069章 公开放水

第070章 刎颈之交

第071章 同情之谊

第072章 晓之利害

第073章 什么考验 今日第二更

第074章 又来一位

第075章 惊魂再现

第076章 通灵券:今天第三更!求众筹。

第077章 比谁先死

第078章 逼良为娼

第079章 底线意识

第080章 心之所向今日二更

第081章 血泪崩塌

第082章 终于回来了

第083章 红颜旧

第084章 至亲之人

第085章 蛊王殿下

第086章 无异于向在下撒娇

第087章 子时信息

第088章 子时三刻

第089章 狼女

第090章 叫而无为

第091章 各怀心事

第092章 祸从口出

第093章 迷魂血易得,真心血难求!第三更

第094章 月下萤火

第095章 美好时光

第096章 又一出折子戏

第097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

第098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二第二更

第099章 太后和她的狼

第100章 暗藏玄机的仪式感

第101章 一切按部就班

第102章 双月凌空

第103章 七公主的猪耳朵

第104章 山洞里的狐狸新娘

第105章 温柔陷阱

第106章 风流債难了二更求票

第107章 太后的筹谋

第108章 木心往事

第109章 疑是偷香者

第110章 镜中幻像

第111章 小试牛刀

第112章 人间盛宴

第113章 特使到访

第114章 魔镜直播

第115章 大红灯笼高高飘扬

第116章 故人相见

第117章 玉销魂:夜夜偷香

第118章 两个人的墓地

第119章 雪沥清尘

第120章 穷奇谷的守夜人

第121章 牺牲从我始

第122章 猫和铲屎官

第123章 她的绝世美颜

第124章 俊儿的热闹

第125章 成了帮凶

第126章 国将不国

第127章 三堂会审

第128章 他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第129章 告别盛宴

第130章 新的乱战

第131章 向死而生

第132章 二度进宫

第133章 更多羁绊

第134章 人去谷空

第135章 哑巴憋出话来

第136章 猫蛊游戏

第137章 与大猪蹄子打架

第138章 谜之自信

第139章 小丑表演

第140章 大变心中想

第141章 情景再现

第142章 姐妹花开

第143章 笑傲江湖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魔国偷香传-连载网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著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7.22

    上架

  • 49.1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001章 神女花粥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3,199 2019.07.22 15:53

  作品导读:

  很久以来,想写一篇虐恋的文。

  血,分迷魂血,舌尖血,心头血,最后是回魂血;生命有些东西,奔流在血液里,夜晚时分,令人专会崩溃。想好了,千句万句的誓言,毒咒剁手要放下了,那人一句话,就是躺进了坟墓里也会奔去的。

  情,不知所起,万劫不复而一往情深。

  阴谋从来与爱情相伴,我们相爱的心又陡然脆弱,世事却总是沧桑。

  ……

  ……

  傍晚时分,曲径幽深。

  天高云比树低,野旷月亮隐隐的就显得在人头顶上。暗影幢幢,莫名的地方发出奇怪的声音,天生异相。

  魔珏国偏安一隅,今日的思年华皇宫里却似鸦雀无声,凯越皇帝皇冠华服却愁肠百转,亲自命人关了中门,摆开辉煌仪仗,准备迎接仙妃娘娘临盆。

  简朴的皇宫一处院落里,层次清晰,三进三出,层瓦勾角,抄手游廊,样样应有尽有。

  “仙妃娘娘呀,你这肚子可算是争气了。生个皇子出来,我魔珏国御敌就有了先锋了。登基之日,您便骑五花马,凤冠霞帔,多气派。好好封你为后,你一生也算有个依靠不是吗?”接生婆徐嬷嬤勉强算是宫中医女们的半个师傅,所以张罗忙碌间,眉头紧锁,显得更加忧心忡忡。

  魔域大陆,从来都是天子守国门,御血而战……

  一门之外的凯越皇帝不置可否,完全无从搭理,他眼睛死死盯着地面,心里只是一味的求姜央大神佑护。

  这事说起来惊险得很。

  这皇宫中若干年不见妃嫔们有喜,而这千盼万盼的自己最宠爱的仙妃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千熬万煎的终将临盆,可现如今却已是生了三天三夜,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又一遭……

  徐嬤嬤使尽浑身解数,与各位接生医女奋力扑救,才勉强生下来;无良是接住胎儿脑袋一刻才发现其于胎腹之中被憋得太久,严重窒息,造成脸部严重变形,而且脖子上癡青泛紫仔细观察下去却见一块印记。

  关键丑则丑矣,也就便罢了。

  这印记位置在脖子左侧接近心脏的部分,形状如同一颗美丽动人的蝴蝶,如同被索喉。接生婆徐嬤嬷大汗蒸腾间露着淡淡的笑容掩饰道:“新生儿都是丑的,越丑长大后越漂亮呢……”

  几个接生婆如释重负,随口应承着。“是呢,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呢……”

  徐嬷嬤面色微沉,眉头一皱。嗯,宫里的事情岂是你们几个能议论的,一不小心,以你一个“妄议朝庭”罪将其法办。本来圣主举国欢庆期待着这胎是个皇子,如今却生了个公主,一时还不知怎么向前面禀告呢!

  几个面面相觑间噤了声。这才想起来应该拎着新生儿,倒把屁股一掌,使其啼哭才对。

  不想一掌打下去,未哭,又打,还是不出声,屡试不爽。

  婴儿不仅面色酱紫,而且手脚冰凉毫无气息。

  一众人慌了,莫不是是个死胎,前面两个接生婆已经跪地,磕头求饶。

  “仙妃娘娘饶命!”

  “圣主饶命!”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宫中当差的女官本来就少,若不是家贫夫君又无能,谁会做这刀尖上舔血的营生。

  徐嬤嬤暗自心惊:自己接生多年,什么没见过。这魔珏上层高官家里哪个没去过,小姐公子哥儿的,其中有一大部分都因自己接生有功,被认了干娘,寄生嬤嬤的大有人在。

  这初生的公主有胎记本身就是不祥之兆。而这胎记的位置又更不详,蝴蝶,蝴蝶,蝴蝶结于喉间,莫不是传说中的“蝴蝶索喉”之运。

  磕头如捣蒜间,就觉得姐儿几个这回该命赴黄泉了吧,说不定还会株连九族呢……

  “闭嘴!”徐嬷嬷轻叱一声,右手姆指和食指一掐,狠劲儿使掐,即使掐烂了这公主的千金屁股,也比死胎强。

  这凯越皇帝虽说妻妾众多,无奈仿佛受了诅咒,已近不惑之年,膝下仍是无儿无女,如今圣主已经下了口喻,派了最好的接生婆过来,务必保得母子平安。

  “如鲸向海,似鸟投林,如蚁巡巢,似蜂茹蜜。”

  正当人们绝望之际,一个声音呢喃细语地传出来,接生婆们以为是仙妃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念得诗。不巧的是,回头见仙妃因为生产时死去活来又逢大出血,人早已昏溃不醒,被一个嬤嬤灌了半瓶水,还未醒过来。

  再回头看时,那个婴儿闭眼,皱眉头间又说了一遍。“如鲸向海,似鸟投林,如蚁巡巢,似蜂茹蜜。”

  声音呢喃如黄莺初啼,呱呱语音实难辨明。徐嬤嬷是个正经的医女,医书看了不少的,愣是没明白了这四句话。

  “天。我的老天爷啊!这是孟婆汤没喝够呀!”以前光听说这事情,自己一辈子帮人接生,可魔珏国多少年也沒见有此事,不过以为以讹传讹而已。

  众人手脚颤抖间问,这可怎么办!

  “吾等俱是没听见!如若妄言,天打雷劈就是!”一干人对天发誓,信誓旦旦。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传出去岂不是妖言惑重,以乱视听,千刀万剐之刑总是有的。

  “灌尿!”

  圣主问:“怎未闻哭声!”

  “声弱,未得而已。”

  “确是?”

  “确是!”通传之人斩钉截铁地回到。

  凯越皇帝缓缓起身转头向呼延老宰相尴尬一笑,后者眼神示意不打紧,返身向里事情很快水落石出,只是心中难免悲凉,妃子生子生到这份上,也真不是个事儿了,内里事情瀼尿一举一旦传出去还不得被天下人笑话,这张老脸就甭想在魔域十国之间抬起头来:江山社稷为重,储君之事意味着江山能否有固。

  魔域大陆十国,蛊邪魑魅丛生,各国皈依姜央神教教众众多,迷信胎记之说,“蝴蝶索喉,万箭穿心”之印记,代表族人和国人因多行不义而遭受诅咒之怨。虎视耽耽的临国天元国以及数十万大军压境之于魔珏人民,我众人已完全经不起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

  这公主胎记及蟾语一经传出去,完全有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束手无策间心生一计,老宰相呼延远达嘿嘿道:“圣主,就报死胎,何不如捐了姜央母神的门槛,以敬请母神保佑我魔珏国万事昌盛,百代繁华!既保了公主性命,又堵了别人口实。”

  巫婆婆救下的小公主仍可在宫中圣主跟前待着,对外称神女花粥。

  十三年后,魔珏历292年。

  “姜央母神啊!这医经要不要再抄下去了?”小神女半夜睡着,一觉醒来,心下念叨:“怎么!我又抄经抄得睡着了。”

  “要疯了,不抄经出来自己要被打,板子,荊条,反正师傅逮什么算什么!”

  “抄,俺的那个姜央神啊,十大本《金刚菩提子经》,手都快抄废了。生不逢时,烂血,死血般的人生也就是如此了吧。”

  当然“血”是魔域大陆诸国的制敌互殴的法宝,天元国太子善用血蛊御虫,护国公那老贼善养心培育瘟疫鬼,昌蓝国伽十国靠一个靠“望闻问切”养血,另一个靠“星相”养血,别国都在养血,而自己作为魔珏国隐性公主却在抄经!

  虽从未见过父皇。但他经常派人看着自己,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起三更爬半夜,各种酷刑般的强生健体……她急速望向窗外,那里经常会有一个暗影,甚至阴森恐怖的有一个遮脸人的眼。

  还好,今天那里什么人也没有。

  一张小床,不足零点三尺宽,床头只能放下一个小矮柜。行李箱破败不堪,里面装满自己从寺庙里捐赠来的几件衣服。你猜对了。这是间宫中修行房,在她生活的琼穆城里,这种小茅屋随处可见,隔壁住着神女的老师傅“巫婆婆”……

  我,花粥,实则只是一枚效命姜央、带罪修行小小神女。

  悉悉索索,花粥真是烦透了。

  小花粥四处望望,小矮矩上一个凹坑里竖了一面镜子,神女花粥唯一一件女性物品,竖直了它,照进去。

  “俺的姜央母神啊!只是因为那家伙多长了一条腿,既不同父也不同母的花良厦……成了太子。要吐了!”

  说着说着,她真的恶从胆边生,“咳……咳”干呕了数声。

  “神女花粥……你忘了神女信条?”果然惊动了隔壁的老人家韩美人,她从来叫的是徒弟的全名,在这个修行屋里神女从来没有过小名儿,昵称之类的。

  为了以示警告,晓之利害,巫婆婆以她惯有的毒舌语气表示警告。

  “咳,咳咳——我只是咳了几声!”呕上来的酸水呛到了喉咙里,咳嗽了半天,只能自己去小厨房里喝了口凉水。将息床上半个时辰……

  “咳…………”小神女投声问路。

  听得外间悄无声息,师傅终于是入了梦乡。

  师傅巫婆婆早点入得姜央神教,命运多舛,早时爱上一个男人十九岁怀上了个孩子,被施了铁梨花刑,所幸功夫尚可,留下一条命。却丢了孩子,后来魔珏与天元国大战中又救过父皇,所以才得己出入思年华皇宫。

  “是啊。看你像个鬼。整日就知道出去疯玩……你不怕被噬了,你就…半夜跑………”却听师傅隔壁禁告自己。

  蹑手蹑脚地,一只猴般拎了手脚,终至门口,却听师傅咳咳又说。

  “完了。完蛋了。小声,小声才好!”仍旧蹑手蹑脚奔出来惊得一个寒颤,又被逮,父皇该拿鞭子抽了……

  “还好……"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