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国偷香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99章

第001章 整个抖音都在说他不爱我

第002章 与魔鬼的初次契约

第003章 身体的变化

第004章 顶缸第一天

第005章 供观众喜欢的暖男

第006章 高学历却遇上了愚昧无知

第007章 他长了一张和前男友一样的脸

第008章 初次当值

第009章 面对现实,隐忍是唯一出路吗

第010章 闺蜜之间有话说开就好

第011章你最好不要太快服软

第012章 戏是假的 情是真的

第013章为遇见你伏笔

第014章 脊惑之亲

第015章不能让你走

第016章纠缠不清

第017章哭什么

第018章 美人蛊惑

第019章 魔术游戏

第020章第三条腿

第021章私会幽香

第022章密阳

第023章先皇遗妃

第024章碧血秘密

第025章神女迷城

第026章无邪那条狗

第027章 五百只鸭子

第028章 上坟

第029章 毒誓的力量

第030章 假传文碟

第031章作者韩美美

第032章 奸情烂大街

第033章 你在意淫吗

第034章千年一欲

第035章 神游之余

第036章 灭门惨案

第037章 月下两波人

第038章 妖魔出没

第039章 迷魂血阵

第040章 第三波人

第041章 邪灵出没

第042章 恐怖升级

第043章 现代僵尸病

第044章 天地诛心

第045章 七

第046章 六月雪

第047章 一粒米

第048章 破蝴蝶伞

第049章 迷魂道场

第050章 圣主薨了

第051章 一场梦

第052章 霸王硬上弓

第053章 却是故人偶遇

第054章 端倪初显

第055章 探个究竟

第056章 情敌掐架

第057章 消息汇总

第058章 在下要出趟恭

第059章 谁心里没个龌龊的秘密

第060章 无邪的承诺

第061章 救了太后

第062章 你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第063章 说要公审

第064章 八公和龘龘

第065章 在下厉清尘

第066章 第三重身份

第067章 神女殉夫

第068章 断袖之癖

第069章 公开放水

第070章 刎颈之交

第071章 同情之谊

第072章 晓之利害

第073章 什么考验 今日第二更

第074章 又来一位

第075章 惊魂再现

第076章 通灵券:今天第三更!求众筹。

第077章 比谁先死

第078章 逼良为娼

第079章 底线意识

第080章 心之所向今日二更

第081章 血泪崩塌

第082章 终于回来了

第083章 红颜旧

第084章 至亲之人

第085章 蛊王殿下

第086章 无异于向在下撒娇

第087章 子时信息

第088章 子时三刻

第089章 狼女

第090章 叫而无为

第091章 各怀心事

第092章 祸从口出

第093章 迷魂血易得,真心血难求!第三更

第094章 月下萤火

第095章 美好时光

第096章 又一出折子戏

第097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

第098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二第二更

第099章 太后和她的狼

第100章 暗藏玄机的仪式感

第101章 一切按部就班

第102章 双月凌空

第103章 七公主的猪耳朵

第104章 山洞里的狐狸新娘

第105章 温柔陷阱

第106章 风流債难了二更求票

第107章 太后的筹谋

第108章 木心往事

第109章 疑是偷香者

第110章 镜中幻像

第111章 小试牛刀

第112章 人间盛宴

第113章 特使到访

第114章 魔镜直播

第115章 大红灯笼高高飘扬

第116章 故人相见

第117章 玉销魂:夜夜偷香

第118章 两个人的墓地

第119章 雪沥清尘

第120章 穷奇谷的守夜人

第121章 牺牲从我始

第122章 猫和铲屎官

第123章 她的绝世美颜

第124章 俊儿的热闹

第125章 成了帮凶

第126章 国将不国

第127章 三堂会审

第128章 他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第129章 告别盛宴

第130章 新的乱战

第131章 向死而生

第132章 二度进宫

第133章 更多羁绊

第134章 人去谷空

第135章 哑巴憋出话来

第136章 猫蛊游戏

第137章 与大猪蹄子打架

第138章 谜之自信

第139章 小丑表演

第140章 大变心中想

第141章 情景再现

第142章 姐妹花开

第143章 笑傲江湖

第144章 死生契阔

第145章 群魔乱舞

第146章 血力困惑

第147章 初诉衷肠

第148章 左右不是人

第149章 太子殿下喝醉了

第150章 冰蓝血因

第151章 杀父仇人

第152章 肾亏得补

第153章 木板床上的修行

第154章 情敌默契

第155章 孩子他爹

第156章 坏囡囡和负心汉

第157章 投诚的礼物

第158章 近宫情怯

第159章 见到父皇

第160章 哭丧出殡

第161章 张吴氏要殉夫

第162章 现场审案

第163章 皇宫里的秋千

第164章 搞怪之人总是要搞怪

第165章 不得不的尬聊

第166章 魂迷春梦中

第167章 古墓魅影

第168章 一条红裤衩

第169章 没嘴儿的夜壶

第170章 等君入瓮

第171章 午夜惊魂

第171章 迷魂收尸阵

第173章 夜半钟声

第174章 一个女婿半个儿

第175章 出大事了

第176章 墙上奇观

第177章 两个灵魂的又一次对话

第178章 请叫我伍老师

第179章 早恋要修成正果了

第180章 拒绝暗恋的正确方式

第181章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182章 带你去见一个人

第183章 绕舌和穿越的意义

第184章 急个锤子 我又不是你的新娘

第185章 心机婊与白莲花

第186章 死了都要爱

第187章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

第188章 世上没有鬼 有鬼也是人在作妖

第189章 他妈的 这句国骂是为了怀念祖国

第190章 现代人遇到僵尸也无奈

第191章 所谓美女 遇到的都是渣男

第192章 伍月老师被耍流氓

第193章 自己倒成了事外人

第194章 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婚纱的诱惑

第195章这到底来了哪里

第196章 咱们也算配合的默契

第197章 没有哪个赘蝑比这个赘蝑更赘蝑了

第198章 轮盘之下谁都是铁憨憨

第199章 他扮演的角色是隔壁老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魔国偷香传-连载网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著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7.22

    上架

  • 69.30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001章 整个抖音都在说他不爱我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3,844 2019.07.22 15:53

  作品导读:

  血,分迷魂血,舌尖血,心头血,最后是回魂血;生命有些东西,奔流在血液里,夜晚时分,令人专会崩溃。想好了,千句万句的誓言,毒咒剁手要放下了,那人一句话,就是躺进了坟墓里也会奔去的。

  情,不知所起,万劫不复而一往情深。

  阴谋从来与爱情相伴,我们相爱的心又陡然脆弱,世事却总是沧桑。

  ……

  ……

  穿越?

  这件事如果在电视剧里看到,你一定会说:“建国以后,不是不让成精吗?”但是如果真落到你身上,你恐怕不会是一句:“我靠,穿越了!”那么简单了事吧!

  关键是穿越+失恋。

  或者换句话说就是由于失恋,自己的心性和境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后……然后发生的一切就不是自己一个年轻中学教师的智商能理解的了。

  失恋。谁的人生若没有个十回八回的失恋,那还不如叫个外卖吧。

  现在的快递小哥十锅倒有八个是俊的,以至最近半月看着门口的快递小哥比看得那袋肯德基麦当劳还是什么的全家桶,更要口水来得多一些。

  某人失连半个月以来,度日如年,心情也失落到极点。

  几乎每一秒看一眼手机,置顶的那一栏里默默无闻地躺着一句话:“你怎么了,为什么不理我!?”

  上厕所了,洗澡呢,抑或白天睡觉呢?

  “你妈妈又病了?我要不要请假过去帮你?”当然这句话半个小时前面发过了。

  抖音上说一个爱你的男人是不会让他的女人,如此这般地受尽煎熬的。

  认识你。

  自尊心虚荣心没有受过遵重,TMD,老娘就是为了来求虐的吗?

  透过教室角落里一面细长镜子望进去,那里面有个灰头土脸,颊上有些许小雀斑的女人,就是伍月老师。

  姿色平平,肤色暗沉。

  每次去见面临时抱佛脚,恶补化妆术的感觉真的很累,“跪舔”这个词儿,发明这个说法的人,是得有多卑微,是得有多夜夜难眠,才才一语道破天机。

  如果我的钱不是月月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你母亲的医院,如果我的钱不是不定期的买羊毛衫,电饭煲,还有鞋子等等邮过去,还要想办法说尽好话让你接受这些礼物。

  也许我也可以像抖音上的诸多女子,穿穿汉服,晒晒美颜照,用点化妆品,甚至垫垫鼻子,整尖下巴。

  镜子里我尝试忽略我的鹅蛋脸,塌鼻子,还有小雀斑。

  阳光从斜上方照下来,形成一片灰柱照在了我的脸上,角度刚刚好,起到了美颜相机的效果,侧颜美呆了……

  去他的任俊男,老娘真是受够了。

  不冷不热,偶尔撩一下,既不承诺,又不放弃,想失踪就失踪,毫无征兆报备都没有,真的玩的一手好推拿——

  据说人生之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爱一个人很难,而恰恰又被那个人爱上的机会为零。

  当然自己早已认定了自己的招渣体质,更何况从唯物主义角度讲,自己上辈子一定没有拯救了银河系。

  但是与任俊男相恋大概是此生唯一的幸运了吧。

  如果上帝允许自己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幸运的话,那么似乎用在这里该是自己认为的最合适的地方了吧。

  原以为自己的余生就该是这个人了吧,从高中到大学,从毕业又到在这个小城市里找到工作,苦苦的异地恋,但是那种微微泛着苦涩和酸楚的感觉,让我以为自己爱情本该如此。

  痴痴傻傻地做了一个梦。

  抖音里男主持人性感风趣的声音传过来:“这样的男人身边总是莺歌燕舞,又怎会为一朵小花驻足。而爱情的胜利,往往属于骄傲者。”

  “有一种男人,来者不拒,自以为是暖男,旁人看却是博爱,而实际上是滥情。”

  “对每一个女人都不拒绝的男人,不是对爱情没有要求,更不是对女人极尽呵护,只是在他心里每个女人都是一具皮囊罢了。当你对一个男人示好时,若他不拒绝,同时也对别的女人乱施温暖,这样的男人轻易不要踫他。

  任俊男蜗居在那个他的小寝室里,伍月老师便可用电饭煲做出所有的美味,蛋糕,松子糕,奶昔糊糊,卤蛋,卤肉饭等等,甘之如饴享受他用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载着自己,穿行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茫茫车流里。

  然而此次回到自己的城市里,情况却不知何时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想你,男男。”

  “用我所有的爱和中学教师的智慧想你——”

  “你要爱我,如同我那样爱你就好了!”

  这样的信息不断地发了数百个,然而那边却骤然了无了音讯,各种担心:任俊男被车撞了?我就说你換换你的那破自行车吧,你偏不,这倒好。

  可是,如果说是车撞了,那总有医院会第一时间来找家属吧?他手机的微信置顶的那个“五月”就是我呀。

  但是仍旧是手机关机,微信号打过去显示:“对方手机不在身边”。

  抖音上说,从三点上看出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一是为你是否舍得花钱。二是看吵架后道歉的诚意。三是看他回信息的速度。

  第一点:5月20日,他给我发了一个红包,520,单位名称当然不是亿,也不是千万,哈哈,微信红包也就转不了那么多,当然就是很正常的五百二十元,那个诱人的红方阵容真的很诱人,我没有收过鲜花,巧克力也没有,当下窃喜。

  窃喜之后又有点小坠坠,我知道他没有钱,有一分钱都会拿出去与他母亲治病,他母亲得了一种富贵病,一个月就要花掉好几万元的透析治疗费用。

  不过,还好。

  当然除此以外,他并没有为小伍月老师花过一分钱。动车票,机票,打的票,当然两人见面时的房费都是老师自己出的。

  第二点是吵架后的道谦诚意。认识任俊男很平常,在一个很平常的地方,去旅游由一个古城去往另一个古城的慢车上,39元的车票站了一晚上。

  人多拥挤中就靠了背后一个人。

  几秒钟的意外。

  留电话是自己主动的,虽然从来与别的任何人没有这样主动过。

  但是吵架,有一次吵架吵得很凶,他说异地恋真的很难存活,他说他给不了我想要的幸福。然后我哭了,一个女孩子那种无助的无声哭泣的那种……然后他就从后面抱住了我,嘴巴里喃喃低语:“对不起,亲爱的宝贝,我错了……”

  一连几十句“我错了!”

  幼年就成了孤儿,从来没有人叫我过“宝贝”,然后他们俩个抱头痛苦,哭到他躬身席坐于地上,再然后拱着头在伍月的怀里摩挲,手指,右手的食指勾勾画画,在她肚皮上写字,“我”,“爱”,然后是“你”。

  字里行间流露出窃以为己有的惊喜。

  “三十年来的生命里,没有爱过任何人。”

  “一生一世只爱你!”

  “你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是我的第二位亲人!”

  可是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爱情。这道歉之后的偶尔谈话中说:“其实我很后悔向你道歉呢。我更看重我们应该相濡以沫的老夫老妻般的感情。”

  另这第三点“秒回信息”似乎永远是不可能实现的。

  数番以后,己经是半个月后,当伍月决定冒着被学校开除的风险准备旷工飞往小城时,取出手机准备关机时,才看见手机微信“男男”那一列有一行字:“亲,我回来了。”

  伍月拿起手机迫不及待地打过去,手机通了,嘟嘟囔囔,响了数十声,终是被他掐断了。

  微信里闪现了一条信息:“亲爱的,原谅我。”

  伍月抖森双手打字,字却怎么也发不出去,一架飞机正从上空掠空而去,返身再往外放狠话:“你并不在乎我!”

  “你说是就是吧。”他发信息说。

  “我理解我们正式说开了。”伍月回他:“从前有一个故事,两个女人抢孩子,县官断不清谁是亲妈,让两人抢。一人一只胳膊拉扯间,亲妈放了手。我是亲妈,我选择放手。”

  伍月又接着回他信息:“两个人关系不对等。我牵肠挂肚,夜不能寐,痛彻心扉,而你只是玩玩——”

  所有的离开都是赚够了失望才舍得离开的,所以的离开都是有预谋的,而整个抖音都在告诉伍月,他不爱她。

  发了那一堆信息出去,真是失望透顶,直接一把拉黑了这厮。

  又把手机电话拉黑。

  放弃登机。

  机场摆渡上返程时空无一人,泪水如同决堤的海洋,恣意挥洒,呼嚎大哭:“凭什么,我日夜煎熬,你却能随便一句话散伙。”

  当然有人惊异地看过来,车上无人,却是机场摆渡车的司机,透过车窗子望过来,喇叭里类似俳句诗歌朗诵,道:“琼穆城,上午的斜阳很是刺眼,透过神殿笨重幽深的窗户——”

  什么意思?

  这是唱哪出。

  阳光像他描述的一般映射到他那张枯瘦如柴的身躯上,给人一种与尸体抑或某种变异体接触的触感,让人们不忍促读间就迅速回收了眼光。

  那人又回过头来,一种如哽在喉咙里声音说:“欢迎荣归魔珏国!”

  不对吧,伍月四下流离目光望出去,扑到车窗子上,跌跌撞撞地想趴开门或窗车子流转间流线型继续流转。但是好似车已经驶离了机场,以一种鬼异的方式和速度离开着。

  “抑可鬼谲怪涎,或是艰涩难懂。但截止到魔珏历五月,一种被称为biang之物,蔓延西部乘机抵达……”

  抬起眼看着后面其他摆渡车上的人群,仍然想通过诸多表情中看出端倪,做了一个helpme的表情。甚至于双手比了110。

  但距离太远,人们都忙着。

  瑟瑟发抖间。此人转过脸来:“也许有人博闻广记,也许有的天赋异禀也未可知,可惜我不是。我是一朵处于阴阳交界的花朵——也许你会讶异,也许你会赞叹!但请神女仔细听清下面的句子……这或许就是你们老师所说的时代背景——”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已经顾不得脸面了,只是发神经为了自己的变态疯狂吗?

  “不。我哪里是神女。你弄错了。我是教社会学的。”印象中我只知道印度神女,供献给神的女人。

  “社会?……那是何物?”

  他面对过来的这张脸,毫无顾忌地伤痕累累错乱交叉,阳光明媚之下的阴影中透出恐怖和邪恶。瞧这问题问的,看着他那张一点也不唯物主义的枯叶病的脸,我能跟你讲我所擅长讲唯物主义的吗?

  唯物主义能避邪,伍月倒希望念几句“物质决定意识”的不管机械唯物主义,还是辩证唯物主义,令诸邪避让。

  “这种奇怪的东西先是个茧状。然后在某种药物状态下,又重新化茧成蝶——

  人一旦误食该物,或者唾液,飞沫等等,就会患上枯萎病。

  人和牲畜一旦接触到该物,立即变得具有攻击性。

  因此上,为解决西郊那边的难民围城,巫傩也好,神女也好。百姓,细作也好——他们一度可是缺衣少食……而你要替代的这位神女,是一位从出生就遭遇咒诅的公主。”

  伍月简直要令人疯狂了,还“公主”!尽量接近前面窗户位置,让自己真正的意图传出去,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秘笈是你,哦,不,也就是魔珏国的神女公主的娘亲,仙雨儿遗留下来的——”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