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鼎世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鼎世-连载网

鼎世

渔家 著

  • 玄幻

    类型

  • 2019.07.18

    上架

  • 7,088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后文明时代

鼎世 渔家 3,765 2019.07.21 11:27

  五年前,地球发生重大的异变,堪比世界末日,一股神秘的能量从南北极两大洲出现,围住了地球人所住的七大洲,许多地球人在这一股能量爆发中丧生,但是也有人在这一场迷雾中存活下来,但是存活下来的人,有一小撮的,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他们能够一拳轰出万斤,能够一脚跺出万钧,一跃能够飞出万丈,一秒能够跑出万米,飞天遁地,无所不能,犹如古代万神通天的场面,非常震撼。

  而这类人,被自称隐世于大山的古世家族称为修行者,只要努力顺天修行,便能如上古时代的天神,一拳碎山河,一掌崩天地。

  而那股突然爆发出的能量,也就是灵气。

  五年后,存活下来的人都把如今灵气复苏的时代称为后文明时代,想方设法地让自己成为修行者的一员。

  有着古世家族的引领,修行者越来越多,平等的天秤,修行者的称越来越重。

  “你来了?”

  当颜辰打开了盛天大楼顶层的会议室大门时,里面有着五人围坐在着一张会议桌,四男一女,其中只有一男子的年纪才与颜辰相差无妨,都是二十岁刚出头。

  看到颜辰进来时,坐在首席位的中年男子对着颜辰说了一句:“这五年来,你对公司的付出都是有目共睹的,我代表公司全体员工向你表示致敬,但是公司迫不得已……”

  他是颜辰的老板,洪霸天。

  “不用说了,我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了。”颜辰目光无色地回道,虽然他也从紫雾中活了下来,但是却没有成为修行者,所以作为普通人,被公司开除是必定的,就算他是公司的功臣,也逃不掉被淘汰的命运。

  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是修行者的世界了,他这种普通人已经快没有呼吸的空间了。

  “哈哈,辰哥,真不好意思。”

  这时,那个年轻的男子笑了起来,他把双脚搭在会议桌上,叼着雪茄,双眼中的嚣张时刻透射而出,他看着颜辰说道:“一来就坐上你这个副总的位置,可惜,你要是个修行者的话,或许还能继续在这里工作呢。”

  这个男子颜辰认识,叫苏志勇,是羊都市里的一个富家子弟,仗着家里有钱为所欲为,在世界还没有异变之前,他曾追求过自己的妹妹,甚至还使用了下三滥手段,幸亏颜辰及时赶到,不然妹妹就要被这个畜生给祸害了。

  不用说,这家伙还在惦记着当初被自己教训的一幕,所以在世界异变之后,他变成了修行者,反而更加目中无人。

  “你怎么就没有死在那场异变之中呢?”面对苏志勇的挑衅,颜辰没有半点后退,反而重重回击,虽然苏志勇是修行者,但是颜辰一点都不惧怕:“而且,要是我是个修行者的话,我第一时间就是打得你爹妈都不认识!”

  “你!”

  被颜辰如此不放在眼里,苏志勇当下就是一顿生气,他好歹也是修行者,在如今的世界里,修行者就是被普通人仰慕的存在,可是却被颜辰如此打脸,这让苏志勇如何受得了这份气。

  嘭嘭嘭——

  苏志勇的身上发出闷响,手臂上竟然出现了蓝色的道纹,这是修行者象征,只有成为修行者,才会出现道纹。

  颜辰虽然是普通人,但对修行者也是有着见识,所谓的修行者,不过就是吸收了灵气,然后觉醒自己的血脉,让自己拥有能够使用灵气的能力而已。

  看着苏志勇手臂的道纹,一瞬间就感觉周围的空气开始流转,仿佛空气被苏志勇所扭曲。

  这就是修行者的实力么?

  即使是对修行者又不少的了解,但是颜辰还是第一次对修行者面对面发生冲突,那种威压像是无形的枷锁,让他无法动弹。

  看到颜辰一动不动,额头上还有冷汗直冒,苏志勇冷笑一声,就算颜辰的身手很不错,但终究只是普通人,想着当初自己被颜辰按在地上摩擦时的场景,苏志勇恨不得将颜辰当场撕碎。

  就要行动自己的想法时,却被坐在首席位上的中年男子伸出一只大手,拍在苏志勇的肩膀上,苏志勇刚站起来的身体又被压制回去。

  “苏大少,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对普通人出手可是大罪。”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出声,但是语气很冰冷,虽然苏志勇现在是盛天组织的副总,而且还融资了几亿,但是这里,依旧是他洪霸天的地盘。

  “哼!”

  听到这里时,苏志勇这才冷哼一声,身上的道纹猛然消失,坐回了位置上,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很不服气,只是又不得不服。

  虽然普通人没有地位,但是这里是华国,有着类似东厂的组织存在,他们的职责就是逮捕犯罪的修行者。

  所以这也是颜辰作为普通人,却敢对峙苏志勇的原因。

  “颜辰,这些年辛苦你了,公司会给你开出丰厚的工资的。”洪霸天双眼无神地盯着颜辰,淡淡说道:“只是你也知道,探险家这份工作的风险,我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颜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五年里,他顶着危险为公司跋山涉水,为了就是寻找某种草药而已,如今草药已经找到了,他也不必要再继续在这个公司呆着了。

  “等等!”

  正当颜辰想着离开时,苏志勇又是叫住了他,把玩一下腕上的手表,不怀好意地笑道:“我听过辰哥你加入公司,就是为了寻找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这种东西还需要找吗?现在市场上一大堆。”

  听完苏志勇的话,会议室里面的其他三人开始议论起来,对颜辰寻找冬虫夏草这件事唾弃。

  “要是变异的冬虫夏草呢?”苏志勇阴阳怪气地说道。

  “变异的冬虫夏草?那可是好东西啊,灵气复苏之后,好像很多药草的药效都发挥出极致。”

  “没错,我的邻居,他家的小孩在路边不小心误食了一颗果子,都进化成修行者了。”

  “苏少,难道你找到了一片都是变异的冬虫夏草了?听说变异的冬虫夏草在冬天真的成虫,夏天真的成草了。”

  “对啊,要是我们能给市场上供应,公司肯定会飞黄腾达的!”

  苏志勇适当地提醒,又是引起了这三人的兴趣。

  “哈哈,那玩意我当然没有了。”

  苏志勇紧紧的盯着颜辰的背影:“这得问问我们的首席探险家,他这五年来拼命地去探险,就是为了寻找变异的冬虫夏草,因为他的妹妹就是癌症患者。”

  颜辰的神情有些难看,感觉到其他三人贪婪的目光,他双拳紧握,看着苏志勇问道:“不知道苏大少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苏志勇反笑一声:“我的意思不是已经表达的很明显了吗?我这是在人艰不拆,辰哥,你应该比我还懂盛天组织的规则,脱离组织的人,可是要净身出户,你可别藏着冬虫夏草了,这可是盗窃罪。”

  “而且你应该也知道,没有公司的帮助,你能在全世界到处游走寻找药物吗?”

  看着苏志勇步步逼紧,颜辰很愤怒,却又无可奈何,他可是急需手上的冬虫夏草来治好妹妹的癌症的,五年里他遇到了多少的危险,刚刚能看到治好妹妹的希望,却又要被苏志勇给抢走,他心有不甘。

  “小颜,你这就不对了,公司这些年可是待你不薄,你想要去什么地方,资金部都是第一时间给你资金,为了就是让你能够安全,如今你得到了好东西,却没有上报!”

  “哼,我之前就说了,这家伙就是个白眼狼,每次去探险的时候,都不带点值钱的东西回来,说什么作为探险家的素质,我呸,这次还不是带了什么东西回来了吗?”

  面对责备,颜辰努力想要让自己平息心情,他把视线望向首席位上的洪霸天,本以为洪霸天会看在多年上下属的份上,会帮他一把,却没有想到被倒打了一耙。

  “小颜啊,你看……”洪霸天有些讪讪尴尬,但是这些年颜辰每次出去探险时,都已各种借口拒绝带回从绝迹中带回某些宝物,毕竟公司真的要他做的,就是取回某个宝物,但是这五年来,颜辰从没有从外面带过东西回来。

  如果这些颜辰真的把冬虫夏草带回来,这是一个发达的商机,毕竟有人虽然成为了修行者,也只是抑制癌症而已。

  “行了,我知道了。”

  二话不说,颜辰往会议桌上丢出了一枚带土的药草,此时正值冬天,当这冬虫夏草果出现空气中时,竟然变成了一条绿虫,它还会蠕动,同时还发出了绿色的幽光,很是奇异。

  “哈哈,辰哥就是大方,这么贵重的东西说不要就不要。”看着桌子上变异的冬虫夏草,苏志勇却不以为然:“就一枚而已?这也太少了,根本赚不了多少钱,你可知道,当初公司扶持你,可是损失了不少资金。”

  当然,没有你这样挥霍,我都没有机会收拾你。

  这句话苏志勇在心中默念了。

  颜辰已经愤怒到极点了,咬牙看着苏志勇问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哈哈,当然是想要你填补公司那些年亏损的资金空洞!”苏志勇说道:“最近华国的圣山上面发生了异变,你走一趟,并且把上面这东西给我带回来。完成任务后,你和公司的恩怨,两清!”

  说完,苏志勇丢出一份资料。

  “苏少,你这是在强人所难!”听到这里时,洪霸天也忍不住出声了。

  圣山,又称昆仑山,在许多古书中都有记载,但是许多内容都一笔带过,所以在探险界里,是一处危险度达到五星的禁地,别说是人类,就连修行者,也是一去无回、尸骨无存的地方。

  “我这可是在为公司着想,难不成洪总不愿意看到公司飞黄腾达?”苏志勇却冷笑了一声,根本不把洪霸天放在眼里,要不是洪霸天的实力比他强,他早就抢下了盛天组织,对于他这种瑕疵必报的人,直接就可以整死颜辰了

  “没错,苏大少说的对,我支持苏大少!”其他三人也开始无形之中支持了苏志勇。

  洪霸天气得铁青,没有想到这几个心腹竟然也被苏志勇收买了,指着他们有心无力:“你们!”

  苏志勇看到这一幕,心情非常舒畅,哈哈大笑起来。

  “颜辰,你不用答应,我用我自己的存款来帮你填回去。”

  看到这一幕,洪霸天叹息:“这是我最后能帮你的了。”

  颜辰却冷笑一声,直接摆手拒绝了洪霸天的帮忙,他虽然没有给公司带来巨大的财富,但是他给了公司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知识,所以刚才洪霸天没有帮他拦下苏志勇时,颜辰心中已经把两人的关系给撇清了,他紧紧地看着苏志勇,虽然家伙摆明就是让他去送死罢了。

  但是颜辰的性格就是不服输,他坚信,以自己的能力想要征服昆仑山,还是有五成的把握。

  五成,对于他这个常年徘徊在绝境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好,我去!”

  颜辰一拍桌子,自信地看着苏志勇:“如果我完成任务了,冬虫夏草,还我!”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