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恶,江湖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恶,江湖-连载网

恶,江湖

长久 著

  • 武侠

    类型

  • 2019.02.01

    上架

  • 6,175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我是恶人

恶,江湖 长久 1,928 2019.01.31 19:22

  西子湖畔,初夏余晖照耀在湖面上,微风拂过,千千金光反射,刺得行人睁不开眼。

  张亚心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一脚印的向前挪动着。路边的美丽风景,他无心欣赏。他手里捏着一根由千蚕丝编织成的马绳,马绳栓着一匹通身雪白身形矫健的骏马。白马和它的主人一样劳累不堪,马蹄踏地无声,马尾软踏踏的耷拉在马屁股上。

  张亚心艰难的抬起手,抬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看清了不远处旌旗上随风抖动的字:西子客栈。

  “客官里面请,打尖还是住店?”店家小二熟练的将张亚心迎进客栈。

  “住店一晚,上些西湖的活鲜,再来壶西子酒。对了,我这马也不能亏待,要睡单独的马厩,饲草要新鲜,饮水的话,取些西湖湖水就行了。”张亚心吩咐道。

  “好的,客官你先在厅堂歇息一会儿,酒菜马上就好。”小二麻利的把发黄的白毛巾往肩上一搭,牵着白马走向后院。

  张亚心径直走进厅堂,发现里面坐着四个人,两两成双。一男一女坐在屋子左角,两个男子坐在右角。

  他们都转过头瞥了张亚心一眼,然后瞪大眼睛仔细端详起来。这并不奇怪,因为张亚心的衣着打扮简直怪异,没人见过这样的人。

  张亚心没有平常男子那般乌黑的长发,眼睛前还挂着两片玻璃。要知道,这是传教士的标准打扮,还没见哪个中原人有如此行头,多看几眼也实属常情。

  张亚心没有在意客栈里的人投来的奇怪目光,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倒了杯凉茶解渴。

  “西子鱼宴来了,还有你点的西子酒。”店小二从托盘里取出菜碟酒壶,摆在桌上。

  “我的马可安顿好了?”张亚心抿了一口酒问。

  “草料今早湖边割的,水也是今早湖里挑的,客官你就放心吧。”店小二笑道。

  “那就好。”张亚心开始食菜吃酒,夕阳沉湖明月悬空之时,他已酒足饭饱了。

  “客房在哪儿?我有些困了。”

  “我这就带你去,且随我来。”店小二把他领到楼上,进了一间客房。

  张亚心躺在床上,把剑横在胸前,“他们应该会在午时动手吧,我先眯一会,玲珑这丫头,真是不让人消停一会儿。”

  午时,夜已极深,万物沉眠。

  “吱……”,客房的门被推开,三个人影从门缝中钻了进来。

  “他的包袱找到了吗?”一个人轻声问。

  “奇怪,我明明记得他把包袱放在桌上的啊?怎么不见了?”张亚心能辩清这声音的主人,是店小二。

  “你们要找的是这个吗?”张亚心左手提着包袱在空中摇晃。

  “对,就是这个。你,你没被迷晕?”店小二露出惊恐的眼神,看着坐在床前的张亚心。张亚心正在对他们微笑。

  “啪嗒”,店小二的人头滚落在地。

  张亚心用剑挑破被褥,裁了一块布下来,认真擦拭剑上的血渍。“开黑店,可以,我很欣赏你们。当坏人可是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可惜。”

  张亚心收好宝剑,挎上包袱,走出门去,然后回身慢慢把房门合上。

  客房里,店小二的两个同伙惊愕的站在原地,目睹一切的发生,但他们一动也不动。事实上,他们中了张亚心的迷软香,中此香者起初动弹不得,几个时辰后,若无解药,必死。

  张亚心准备到后院找白马,但在路过走廊边的一扇门前时,他停了下来。因为他听见了房间里传来的娇喘声。张亚心寻声推门而进,插门的木栓被他硬生折断。他来至床前,发现在床上发春的处子正是之前吃饭时厅堂里的那个女孩。张亚心记得女孩应该还有个同伴才对,他在对门的客房里找到了那个可怜鬼,胸口插着三柄短刃,血浸透了床铺。

  张亚心又回到女孩的房间。他看着女孩白皙的肌肤被春药弄得绯红,不禁喉头一动。女孩似乎被春药撩拨的受不了了,伸手在胸前胡乱的摸着。张亚心打开窗户,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时候还早,就帮你解一回春药吧。”

  张亚心把女孩的衣物全都耐心的剥下可花了不少工夫。他伸手去脱女孩左袖,女孩就用咯吱窝夹住他的手,去褪女孩胸前的亵衣,女孩就用下巴抵住张亚心的手指,去拉女孩的亵裤,张亚心的整只手就被女孩的大腿紧紧夹住。终于,女孩被张亚心剥成了赤条条的羔羊。张亚心小心摘下金丝眼镜,放在床边。然后,他搂起正在呻吟的女孩,轻轻吻了下去……

  女孩本若黄鹂般的嗓音此刻近乎嘶哑,张亚心结束了鞭挞,起身穿衣。他替女孩盖好被子,拍了拍她的头。“感觉不错。”张亚心说。

  张亚心戴好眼镜,抽出宝剑,准备了结了床上那个正在享受高潮余味的女孩。剑出鞘,寒光现,剑锋紧紧贴着女孩脖颈白皙的皮肤。

  “嘶……”,白马的嘶鸣突然从后院传来,张亚心听声后收回宝剑,从窗间跳入后院。他看见自己的爱马被拴在一棵树下,草料饮水全无。疲惫饥饿的白马抬起头,委屈的看着主人。“可恶”,张亚心回身进到自己的客房,朝还站在那儿的两人拦腰就是一剑,瞬间屋子便被流血淹没……

  张亚心走出房间,发现自己的鞋已被血渍污染,他便脱掉鞋,赤脚来到女孩屋内。

  女孩还在熟睡,经过刚刚的一番欢情,已是疲惫不堪。

  张亚心用剑刃抵住女孩喉咙,“对不起了,姑娘,我是个恶人。”

  正在张亚心准备了结女孩性命之时,一柄青锋剑抵住了他的后脑,“婬贼看剑”,一声清脆的呵斥从张亚心背后传来。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